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恩将宠报 > 第6章 第 6 章
  杨穗若有所失地收了茶碗茶盘,洗净了放在案上,进院时,发现齐桂虎还在院中等她,也不怕露天的院里阴气重了。她整理好情绪,走上前去,不等齐桂虎问,自己先开了口,“是今儿下午在城门口碰上的,说是请我去他们府上呢,住在他们府上,一月演几出武打戏文,酒水米饭管够,还能有额外的往家里拿些。”

  齐桂虎看得出杨穗欣喜的模样,知道她是打定了主意要去挣这个钱了,心内虽然不舍,但一想到以后穗儿妹子也是进过状元府的人了,舞刀弄棍也不像在城门口大杨树下那么风吹日晒地委屈了,也便欣喜起来。

  他拍拍杨穗的肩膀,笑着说:“既这么着,我也不拦着穗儿了,你放心去吧,霞哥儿在我这里,你只管放心,一月之中,有空闲了,只管回来,后院你的屋子,一直都给你留着。”

  杨穗最怕的就是这个,原身和齐桂虎的兄妹之情实在太深,要说自己和杨霞从明天起就搬出去住了,还真不好开口,但一想到蝶姨和齐书涵惯爱鸡蛋里挑骨头,杨穗还是咬咬牙,艰难地说:“桂虎哥……我、我是这么想的,如今我们红升堂的生意越发兴隆起来,许多时候病人来,一时半会儿痊愈不成的,连个卧榻都没有,人家生着病,还得去外面找屋子住,病越发重了,别人知道的说是颠簸折腾了,不知道的,还说是我们红升堂医术不佳呢。”

  齐桂虎也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一大半,杨穗也没等他表态,趁热打铁,“且如今霞哥儿也大了,家里书涵妹妹日渐上进起来,三日五日便要过来帮着铺子里打点的,霞哥儿住在后院,实在不妥当,因此……桂虎哥你还记着霞哥儿口里时常说的任叔么?如今我爹虽然走了,他对霞哥儿的情义却还在,况且他如今也上年纪了,一个人在山中孤零零的,我把霞哥儿送到他那里去,不说给老人家上山下山跑跑腿儿,就是陪着老人家玩笑一回,解解乏开开心也是好的,这不是两全其美么?”

  齐桂虎听完,感慨良久,心想:“要是自己的亲妹子齐书涵什么时候也能有这般的口齿和心胸就好了。”然而他心中也知道自己的妹妹的二娘时常排挤杨穗姐弟俩,杨叔走后更是变本加厉,要是自己的亲妹子有杨穗这样的心胸,那杨穗也就不会动要搬出去的心思了……

  齐桂虎想着,心内有些愧疚,叹了一口气:“你说得很是,是我思虑不周了。霞哥儿那位任叔那里,我知道是位爱清静的高人,我就不过问了,只是你那里,若当真去了状元府,深宅大院的,也时常提防着,我们这种人家的出身,不求飞黄腾达,只是把主人家照顾周到了,也就罢了。”

  杨穗听话地点点头,他一直在观察齐桂虎,提起状元府来,齐桂虎一点情绪波动也没有,也倒是,杨焰说了李茂楠是自己幼时的救命恩人,桂虎哥也就比自己大几岁罢了,也许压根儿不知道这件事呢?这也侧面说明,李茂楠救过她一命这件事,还真的就是被藏在剑柄之中的,如今只有他父女二人和恩人本人才知道的事情,说不定……连杨焰的结拜兄弟——齐二石也不知道。

  杨穗点着头,又说:“这些我都知道,只是一件,桂虎哥,我住在这里十五年了,你和齐叔虽然不说,我也知道,家里虽说不甚艰难,但也绝不算富贵,我如今出门去了,虽然去的是个顶好的人家,终究是干苦力活,齐叔要是知道了,他定不依的,还要麻烦你……”

  齐桂虎打断她,“你这是什么话?你放心,我爹的性子,我是知道的,定不告诉他,让他忧心,只说你是去别处当差去了,伺候姑娘小姐们研墨铺纸的差事,他也就不疑心了。只是你也要保重,不要让我这个知情人担心。”

  兄妹两个又互相嘱咐了许多话,直到了二更天,房内的杨霞说了好几次梦话,院里的寒气越来越重,两人才作别,杨穗依然回自己院内的屋子,齐桂虎则去正门关了铺子,骑着马赶着夜路家去了。

  杨穗躺在床上,枕头旁边放着刚从怀里拿出来的还热乎着的那块金子,思量了接近一个时辰,眼看着就要听到鸡鸣第一声了,才终于睡过去。

  这一晚的城内。

  李擎霜带着归儿做贼似的,不敢走李府大门,活生生多走了四里路,绕到小角门,那里有她早就买通了的门童,于是主仆两人趁着后花园没什么熟人走动,偷偷摸摸地混在进出来往的人群里进去了。终于穿过水深火热的后花园,李擎霜便大摇大摆起来,摆着阔绰少爷的谱,不慌不忙地往自己院子的方向走,只留下了归儿在后花园门口用眼神祝福着他的主子。

  李擎霜这里刚出了花园门,才拐过山石子,马上着急起来,一面跑一面解自己身上的男装,还得抽出空来解头上的一溜儿辫子。

  院门外,她的奶娘王嬷嬷早已等得油尽灯枯似的,见李擎霜一路跑过来,连忙迎上,口内念佛道:“我的二小姐,我的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你可算是回来了!”

  王嬷嬷上了年纪,刚一迎上就被李擎霜闪身错开,然后就再也追不上了,只能提着小脚在李擎霜身后一面追一面骂,“明儿我要拧一顿归儿那个小兔崽子,成日家不学好,只会图受用,变着法儿撺掇着主子往外逛去!”

  归儿在那里早听见了,委屈地吼:“我早说不出去的,霜姑娘骂我,说她一个小姐,支使不动我们做下人的了,带她出去了吧,又挨您老人家的打!我们哪一个是容易的!”

  王嬷嬷还想骂归儿,李擎霜已经解开了头发,转过身来,脸上是稚嫩的怒气,“嬷嬷别这样,找不着人出气就派小幺儿的不是,腿长在我身上,我要去哪儿,他拦得住么?我不去哪儿,他又能绑了我去不成?您老人家乏了,还不回房歇着去,七月十五大晚上还在外面逛些什么!又吵闹些什么!嫌小鬼儿的耳朵不好使么!”

  嗬!李擎霜么,是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主,说起别人夜不归宿的不是来一套一套的,把自己完全摘了出去。

  幸好王嬷嬷是个极容易被转移注意力的,又供着菩萨,一听果然慌了神,虽然还是盘算着哪天得揪着归儿打一顿,最后还是咕咕哝哝地踮着小脚回自己房中去了。

  李擎霜披头散发地一路躲躲闪闪,终于回到了自己房内,丫鬟青儿忙迎了上来,衣服妆奁早就备好了,就等着来个人使。

  别人家的姑娘,都是“晨起理双鬓”,李擎霜呢,是“晨起理冠发”,“理双鬓”的事却要等到晚上做。

  青儿一面给李擎霜打扮,一面哭惨,“好姑娘,你下次再出去这么一整天,好歹着个人回一声,让我们好担心!再不济也说个去处,叫我们好回话!你今儿这么一整天不在家,奶奶来问了一次,小雨大奶奶来问了一次,可苦了我们了!”

  李擎霜每次回家晚了,让丫头奶娘们吃了苦头,自己心内也十分愧疚,可下次再遇上溜出府的好时机,还是照溜,从来不长记性。

  何况今天是她二叔的二十岁生辰,加冠之礼,李府状元府都人来人往车马不绝,她哪能放过这个机会?

  李茂楠是知道李擎霜的性子的,知道她逮着机会,肯定撺掇着归儿出城逛一天去,因此倒不在意,只是李擎霜的娘和她不饶人的嫂子,唉……

  李擎霜叹了口气,费神憋出些抱歉的神色来,“娘和嫂子都找过我了?为难你们没有?”

  青儿给李擎霜梳着头发,一脸愁闷,“楠二爷大喜的日子,能怎么为难呢?原是午间奶奶来问了一次,我只说你往姑太太那边请午安去了,奶奶便没多问。晚间小雨大奶奶又来过一次,可叫我怎么说呢?说你在楠二爷那边不成?今儿楠二爷那边全是男人,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可能在那边,就算在,那也大半天不见你的影子。我正没主意,正好大小姐来了,她说……”

  不等青儿说完,李擎霜猛地回过头来,连头发丝儿绷断了一小缕都不觉着疼,她兴奋地问:“执雪姐姐回来了?”www.175book.com

  李执雪是李府的长女,虽是庶出,却把李擎霜当做亲妹妹看,两姐妹十分亲厚,李擎霜认李执雪这个姐姐,比自己的亲大哥李拄雨还要亲。

  前些年李执雪出了阁,远嫁江南,李擎霜还哭了好几天……

  青儿笑着把李擎霜的头扳回镜前,道:“是是是!虽然大几岁,大小姐始终还是侄女,从小又待楠二爷好,楠二爷的加冠之礼,她能不回来么?”

  李擎霜仿佛这会子才觉着头皮有些发疼,她轻微地点点头,“是了,只是为什么早些天没到,今儿才到?江南果真那么远么?”

  “不是因为远,早就算好了行程的,我听说是路上大小姐胎动了,看了两天的大夫,才……”

  李擎霜果然好了伤疤忘了痛,又心急火燎地转过头去,问道:“执雪姐姐又有孕了么?”

  青儿哭笑不得,干脆不梳了,轻轻地给李擎霜按摩着发麻的头皮,笑着说:“是!大小姐一路舟车劳顿,刚一进府,连水都没有喝一口,先来看你,谁知道你不在,却碰上小雨大奶奶。要不怎么说大小姐冰雪聪明呢?她一看我的脸色就明白了,她就跟小雨大奶奶说你在楠二爷院子里,等着那边男人们的酒席撤下了,好给楠二爷敬酒的,小雨大奶奶这才罢了……要不是大小姐,我们做丫头的又要挨训了!”

  青儿说着,语气里说不尽的得意。

  可不得意么?归儿时常说起他们家大小姐来,也是得意非常!青儿和归儿两个人,一对金童玉女,都是吃里扒外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