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恩将宠报>第 8 章 第 8 章
  李擎霜把李茂楠拉入房强买强卖中,先是掩上门,确定隔壁房中做针线活的姊妹两人听不见时,才跑近前来。

  先把李茂楠按在了椅塌上,恭恭敬敬地斟了一碗茶,双膝跪地捧上去,口内说:“侄女不孝,二叔大喜的日子,没能在二叔面前尽孝,如今补上,只是房中有限,只得以茶代酒,望二叔不要见怪,不要辜负了霜儿的一片孝心。”

  李茂楠失笑,心想霜儿虽然平日里没大没小的,其实心里有数,该到的礼节一样不会落下,于是他把手里自己的名帖放在桌上,客气地接下,嗅了一口茶香,满饮一口,伸手扶起李擎霜,道:“霜儿起来罢,不用整这些名堂。”

  献完酒……哦不,献完茶,就算礼毕了,李擎霜立马丢了她富家小姐的礼数,猴儿似的凑上前去挨着李茂楠坐着,欣喜地说:“二叔猜我今儿在城外碰着什么人了?”

  虽然李擎霜平日里出去,除了空捞捞的钱袋子外,再就是哪家的冰糖葫芦好吃,哪家的匠人手艺精湛,实在会来钱等等,其余的一个都碰不上,碰上了也带不回,口头上说能带回的,都是哄她这个钱袋子开心。

  但李茂楠实在喜欢这个侄女,于是他很给面子地一挑眉,故作惊讶地问:“哦?碰上什么人了?我认识么?”

  李擎霜心内想:“你多少年没出过门了?能认得才怪!”但她十分敬重二叔,话到嘴边改了口,思忖半日,说:“不是我们城中的人,二叔定不认得的,是位小公子!面容俊秀,功夫又高,还能说会道,他在城门口卖艺,不过片刻功夫,就赚了满满一袋子钱!”

  李茂楠饶有趣味地听着李擎霜介绍,心内其实没当回事,刚刚金靡还说在清风楼备下了酒席,要了上等面容功夫绝佳的小公子呢,现在他侄女又说自己遇上这样一个高人,莫不是现在面容上等的公子相公都吃不起饭了,要靠舞刀弄棍混口饭吃?

  李擎霜便把她在城门口的所见所闻描述了一遍,介绍完,见李茂楠没什么反应,就眼巴巴地望着李茂楠。

  李茂楠知道她这是有求于人的表情了,温柔地问:“嗯,好个天上地下举世无双的俊俏公子,怎样呢?”

  李擎霜急了,“二叔你不喜欢么?”

  李茂楠:“……”

  合着这又是闹哪一出呢?

  “二叔当初说欣赏会些功夫,能持家,会说话的小子,我如今找了来,二叔就不喜欢了么?”李擎霜这句话说得有些心虚,因为杨穗并不是个“小子”,但她心内也明白,只要关键条件符合李茂楠的要求,其他的都可以放宽,况且杨穗那姑娘性情洒脱,扮上男装,也可以假乱真了,不信她二叔不喜欢!

  李茂楠哭笑不得,他当初的话就是纯粹说来敷衍这小丫头,然而小丫头也大了啊,不可欺,随便一句话,她便当真了,还正儿八经地去四处寻觅了。

  李茂楠正无话可说,李擎霜又接着说:“只因二叔待我好,二叔又不得出门,所以我每次出门才能时时刻刻想着二叔,既然如今二叔行了加冠礼,是大人了,以后能出门,我便不再为二叔寻觅了,只是这一次……”

  前面的话听着还挺顺耳,后面的话就越来越不对劲儿了,果不其然,只听得李擎霜接着说:“这一次我连定金都付了,人家还答应了我,明日就在城门口大杨树下等着我呢!我说了家里有大人去接她来家里玩,我堂堂李府的二小姐,不能说话不算话啊!我明天是定不能出门的了,二叔……”

  二叔行行好吧!

  李茂楠无声地叹了口气,他不是嫌李擎霜多管闲事,也不是不愿意去接待李擎霜在城外结交的朋友,只是有些隐隐地担心:李擎霜不像金靡一样,人脉亨通,能找来正经的武打班子去清风楼表演。hTtPs://M.175BOok.com

  李擎霜遇见的都是些民间艺人,交定金?只是骗她些金银财宝倒还好,要是哪一天把这人哄骗了去,可怎么办呢?”

  李茂楠无奈,扶额问:“你,付了多少的定金?”

  李擎霜有些惭愧地低下头,喏喏地道:“下两个月的月钱,都预支出来,全给了……”

  李茂楠已经咽下去的一口茶险些没让自己的亲侄女儿给呕出来。

  什么人呐!付个定金就是几两银子,要是真接回家,那费用不得比府上的小姐奶奶们还多!

  李茂楠想毕,心想:“也罢了,这样坑蒙拐骗,连个正式的场子都没有,只能在一棵大树下耍几招,哄哄李擎霜这样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的江湖艺人,没那么人心不足蛇吞象,明儿大杨树下只会有勤恳做生意的城郊外的农人,不会再有什么俊俏公子了!”

  于是为了打发李擎霜,他答应下来,“那便这样罢,我明儿正好也要去城门内看戏去,就把你的朋友带回来,只是陪你玩几天,人家说不定也是有家室的,付完工费就给送回去,不准再浑闹了!”

  李擎霜心内怏怏地说:“什么我的朋友,那是我特意给你寻觅的一个良人!”但她的注意力被迅速转移了,问:“二叔你明儿果然要出门?去哪儿看戏?能带我去么?”

  李茂楠想了一下金靡那一副见了李擎霜就口水直流的嘴脸,又知道清风楼这个地方,风传不是风花就是雪月,实在不妥,于是说:“不是什么正经地方,霜儿别去罢。况且有金靡在,你去了也不自在。”

  李擎霜一听,果然没了要去的心思,脸耷拉下来,愤愤地说:“怎么又是金靡!招惹完我,又来招惹你!”

  其实金靡这个人年纪也还小,年轻气盛,除了有些色迷心窍外,没有其他的什么不是,今儿他被困在酒席上下不来,还是金靡抽出空去,替他印了几百份自己的名帖回来。于是他试着为金靡说情,“你既然知道他的性子,便远着他就是了,他敢越雷池一步,你就告诉你嫂子去,看不教训他!”

  李擎霜想到她嫂子就生气,她嫂子叫金维琴,和金靡果然是姐弟,成天挑小姑子的刺,还能替自己出什么气!

  想到这里,李擎霜才惊觉自己来这里是给二叔敬酒的,为了圆执雪姐姐为她撒的谎,如今聊着聊着,不知道又是哪个时辰了。李擎霜刚想告辞回自己院里,又退回来,支支吾吾地道:“二叔,前日里我看他们抬进来一箱一箱的生辰贺礼,你都看过了么?”

  贺礼么?李茂楠不怎么在意,开了箱子,过了一遍目,盘算了一遍以后怎么还礼便放下了,他问道:“看过了?怎么?”

  “呃……”李擎霜有些不好意思,嗫嚅着说:“二叔啊,我那天见着送了好些金银首饰,你房中就横水和聚山两位姐姐,且他们都是极朴素的,你说那些送礼的都是什么眼神啊?忒不会算计了!”

  嗯!李茂楠心内想:“谁算计,也没有我的亲侄女儿会算计啊!”

  李擎霜那点小九九早就路人皆知了,李茂楠今儿也乏得厉害,便不再逗她,浅浅地笑了:“霜儿说的是,都是些没眼色的人,如今我收着也是糟蹋,霜儿看着哪些合你的意?或是你房里青儿姑娘缺什么,只管从我这里拿,不用告知我的。”

  李擎霜等的就是这句话,马上从椅上跳下来,“谢谢二叔!”

  然后三步两步跑去隔壁屋子,也不知会横水聚山两人,自己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轻车熟路地捡出了自己心仪已久的一对金锞子,拿在手里颠了颠,兴高采烈地关上箱子,走到横水聚山面前,乐呵呵地说:“两位姐姐,我和二叔聊完了,快快去打些热水来罢!二叔折腾一天了,该通通头歇着了!”

  横水没动,只有聚山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一面往外走一面叨咕:“也不知道叔侄俩成日家商讨些什么?莫不是要干什么大事。”

  李擎霜见惯了李茂楠的丫头这种“没上没下”的模样,自己从来不在意,拿着金锞子跑到隔壁房中,给李茂楠又道了声谢,刚要走,又想起来什么,提醒道:“城门口大树下,楠二叔别忘了,明儿归儿给你使一天,那姑娘认得归儿!”

  李茂楠正撑着额头揉眉心呢,听了李擎霜的话猛地抬起头来,定定地望着李擎霜。

  然而李擎霜预支的两个月的月钱回了本儿,得意忘形,压根儿没注意到自己漏了馅儿,甚至还拿起金锞子晃了晃,“这就当是二叔还我的定金了,明儿接了人家里来,我是不要的,给二叔了!”接着就三步两步,欢天喜地地出去了。

  李茂楠这下算是明白了,侄女儿这是变了个法子在给自己找婶子呢!过了河就拆桥!李茂楠无奈地摇摇头,提高嗓门,“横水,去送送霜姑娘!”

  隔壁屋内,横水答应了一声,刚想起身赶上李擎霜,李擎霜已经跑到了院门口,嚷着:“横水姐姐不用麻烦了,我自个儿回去就成,现在晚了,姐姐们快些歇着罢。”

  李擎霜一路哼着小曲儿往自己院中去,刚到两府边界的碧花溪上,没成想在花木架子下碰上她嫂子,她嫂子正从小径过,一眼便看出来李擎霜是刚从状元府回来。

  说到她嫂子金维琴,嫁给她哥李拄雨实在是屈才了。多么精明的一个女人,可惜李拄雨年年参加乡试,年年都垫底,在生意上也没什么头脑,在家说话还不如已经出阁的大小姐李执雪说话有分量,李执雪和李擎霜好,因此她便十分看不惯李擎霜,见着李擎霜这日这么晚还没回自己院里,讥讽的心思便起来,“哟!二姑娘好久不见呐!没成想在这里遇上,今儿姑娘又在外面遇上什么新鲜事?这样欢喜?”

  又是阴阳怪气的语调,李擎霜的心情一下坠入谷底,心里想:“晦气!”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恩将宠报更新,第 8 章 第 8 章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