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恩将宠报>第 16 章 第 16 章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杨穗愣怔了一会儿,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是回话的时机了,幸好自己的确不冷也不热,按照李茂楠的意思来说,也就不用吭声了。

  走了一会儿,两人还是不说话,比方才两人在城内一行的气氛还差些,杨穗记吃不记打,早就气消了,于是没话找话地问:“方才棋二爷乘凉的,好像也是棵杨树,似乎比城外的那棵还壮硕些?”

  李茂楠轻轻一笑,心内对比了一下,“是,这棵树也是当年建府盖房子时就在的,如今也二十多年了,自然壮硕些。”

  人活二十四都开始脱发肾虚了,这棵树还是郁郁葱葱的,杨穗有些感叹,“倒难为它了,还是这么茂盛。”

  李茂楠摇摇头,笑着说:“并不是如此,不过说来也奇怪,这棵树其实一直是颗枯树,直到九年前……那年夏季一场暴雨,竟然扭转过来,大家都说这是……”

  李茂楠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接着十分艰难似的继续说:“都说这是仙人渡劫,得了道,所以降福在这棵树上,降到我们家。”

  封建迷信。杨穗在心内鄙视,但面上还是得阿谀奉承,她说:“是这个理!枯木逢春么,棋二爷一家药香满院,时常妙手回春,二爷又心善,一家子都是神仙一样的人品,枯木受了得到仙人点化,重新活了过来也是有的。”

  李茂楠一面走一面歪头去看杨穗,神情古怪,直等到杨穗说完,自己才接话,“今年三四月间,本来是万物复苏,这棵树又枯了,一两个月来竟然把叶子掉了个尽。”

  杨穗:“……”打脸也来得太快了……

  李茂楠看着杨穗一脸菜色,脸上竟然有些微微的缓和,没有了刚刚说到九年前神仙渡劫时那么艰涩,说:“所以我才说奇怪呢,就在这月月初,没下雨,竟然响了一整夜的雷,全家人都说神仙也救不了这棵树了,谁知过了几日,竟然吐出新芽来,短短几天,就如此枝繁叶茂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杨穗舒了一口气,心里想:“我还见过铁树开花呢!”

  然后就听得李茂楠笑了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杨穗:“你家不也是药香满店么?有什么草木逢春了?”

  不,没有,我这是拍马屁呢,您怎么还拆台呢?

  杨穗一时半会儿有些语塞,幸好刚好又走到一座院外,两人这才把那棵大杨树丢下。

  院门上张灯结彩,从外面看去,里面也富丽堂皇,和方才的那座院子云泥之别。

  这是李拄雨的院子,因为杨穗刚跟着李茂楠一进院就听到一个小丫头进屋内传话,“雨二爷,楠二爷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位公子!”

  丫头话音刚落,只听得院内有声音迎出来,“二叔今儿劳乏了,不知又遇上什么样的小公子,也叫侄儿替二叔裁度裁度!才不叫二叔吃亏!”

  杨穗:“……”

  好吧,也不能怪李棋眼神不好。怪不得刚刚李茂楠打量她,差点忘了,虽然自己现在穿的是女装,然而太素了,头面上又是男子打扮,院里竹木极多,丫头看差了。

  果然正屋里有人迎出来,看上去倒和李茂楠差不多年纪,几步走上前来拉住李茂楠的手,“楠二叔,您可回来了!我说靡儿那小子,也太不管事了,只管把你带出去,不管把你带回来。”说着就把李茂楠往屋里拉。

  李茂楠道了谢,又替金靡开解,“靡儿事务最忙的,一时半会儿走开了也是有的,哪能因为我单个地过生日,耽搁了我们家的生意?况且他给我留了一个人,十分中用,我们一路上回来也没遇上什么事,倒看了好些城里的景致。”

  李茂楠说着,抽出手来给杨穗打手势,杨穗方才吃了没有给李棋行礼就被怀疑品行不好的亏,立马迎上,躬身行礼,“小女杨穗,见过雨二爷。”

  奇怪,刚刚丫头说的明明是位公子,怎么又变成女子了?李拄雨好奇,不禁下死眼去看杨穗,杨穗也不胆怯,用眼神迎上去,发现这李拄雨虽然不是李茂楠的亲侄子,但眉眼间果然有几分相似,基因的力量真强大啊!

  这边李拄雨打量了杨穗一会儿,借着院内亮如白昼的灯火,发现这的确是位姑娘,及腰的长发,只挽了一个简单的小发髻,额前有少许碎发落下,是男子的打扮。

  再看脸上,不施脂粉,浓眉微弯,眉骨有些不同寻常女子的突出,鼻梁高挺,眼睛坚定有神,嘴唇带着恰到好处的嫣红,正紧抿着,在灯火下格外顾盼神飞。

  身上只是一身小市民常见的麻布月牙白色长衫,不常见的是绣着不显眼的红梅在上面,仿佛月宫中不长月桂,倒长出雪梅来了。

  手上呢,一手拎着一串药包,一手握着一把剑,简单利落,实在英姿飒爽。

  李拄雨看了不禁心内感叹:“谁说的二叔不喜女色,只是一般的女色不能入他的眼罢了。”

  叔侄俩携着往书房走,走到门口,李茂楠突然回过头去看身后的杨穗,似乎有话要说,李拄雨察言观色,“让姑娘进来罢,没外人,也不谈正事,不相干的。”

  得到了主人家的同意,李茂楠才一伸手,向杨穗做了个往里走的手势。

  三人进去,叔侄俩谈些男人们应酬上的事,几乎都是李拄雨在说,李茂楠在听,杨穗也不几乎听不明白,便自己站起来在书房内走动。

  李拄雨的书房虽然沾了一个“书”字,房内书本却寥寥无几,连本家的药学书籍都没几本,多的是山水画帖,四壁墙挂得满满的。杨穗也看不出有什么写意共情在上面,只觉得栩栩如生,忍不住动手去摸了摸,要确认一下有没有3D效果。

  一幅幅画看过去,都是精品,只有一幅手笔不太好——一幅美人图,画得过于纤细袅娜,让人怀疑风轻轻一吹,就能把美人的腰给吹折了……反正不好看,像葫芦娃里面画虎不像反类犬的蛇精。

  不过也是,现在不是以丰腴为美的大唐盛世,

  杨穗心里面暗自发笑,忍不住曲起手指敲了敲美人的腰,画纸轻轻翕动,有断续的空响从画纸下传来。

  杨穗讶异,这面墙是空心的?古人就这么技艺精湛,知道怎么节约建材了?按理说李府不至于这么斤斤计较……

  正纳着闷呢,李拄雨也注意到杨穗的驻足,在坐上笑着说:“让姑娘笑话了,那副画是我十几岁上画的,胡乱一气,没个意思,只是母亲说是我的第一幅画,定要留存下来的,所以挂在那里,白让人笑话罢了,平日里我都不敢让客人们进来谈话。”

  杨穗垂下手,心口不一地恭维:“雨二爷这话也不对,我看了这么几面墙,倒是这一副让我记得最深的,不像其他的那么世俗,自有一种纯粹本真在上面,棋二奶奶让挂出来,到不一定是疼爱二爷,多的怕是这画真的好!”

  这话说得李拄雨也有些飘飘然了,幸好及时醒过来,摆摆手:“罢了罢了,是母亲疼爱我!这书房也是她当初主张替我建造的,我本不喜读书,她只说我娶了亲,少个写字念书的地方,巴巴地还从外祖母家里请了得手的匠人来建,我怎好拒得?她要挂这幅画,便挂上好了。”

  哦……妈宝男。

  杨穗一笑而过,不答话了,为表真诚,只得又站在画前,仰头陶醉地欣赏着。

  等到叔侄俩谈完话,两人出来,已经二更天了,月色空明,杨穗跟着李茂楠往状元府那边走,杨穗八卦地问:“我看着雨二爷,年纪像是和二爷一般大?”

  李茂楠在前面带路,一手抬起挡路的几条柳枝,让杨穗走过去了,“没看错,我们同岁。”

  “哦……那人家雨二爷十几岁就娶了亲,还有了自己的私人订制的小书房,那做叔叔的肯定不会更晚,也许连娃都有了呢?“杨穗这么想着,自己可是怕了四五岁的小孩子了,于是试探地问:“那二爷呢?娶亲了么?”

  李茂楠脚步一顿,“没有。”

  杨穗松了一口气,不用帮恩人带小孩了,还想问问有没有近期娶亲的打算的时候,李茂楠突然回过头来,“家里没有定下过谁家的姑娘,我也没有和谁私定过终生,你放心。”

  杨穗这一惊可吃得不小,她知道古代男子十三四就能抱上娃,没想到自己恩人老大不小了,母胎单身二十年啊……杨穗向李茂楠投去同情的目光,却看到李茂楠看她的眼神不太对,杨穗猛地反应过来,“我放心什么?”

  李茂楠似乎是在等着杨穗问出这句话,一甩袖子,“不用到了我院里受主子奶奶的气!”

  受不受气,杨穗是无所谓的,反正以自己前世地痞流氓的经验,她不叫别人受气就是好的了,她心疼的是恩人的胳臂,你还要不要了啊……

  杨穗赶忙追上去,着急地说:“爷轻点甩,你手臂上还上着药呢!”

  一句话没说完,却听到一句稚嫩的嗔怪,“归儿呢!死哪儿去了,我叫你一大早去楠二叔院外候着,你还给我睡大觉呢!”

  杨穗听着莫名觉得耳熟,还不等大脑开启听音识人系统,又听到一句成熟些的女声,“姑娘悄声些,晚了,快回去罢,明儿再来找楠二爷,就是要收拾归儿,也等着明儿罢,大小姐还在屋里等你洗漱歇下呢!”M.175bOok.com

  李茂楠显然也听到了,几步走上去,隔着两府交界处的花木,“霜儿找我?”

  李擎霜听到李茂楠的声音,连忙兴兴头头地到了李茂楠跟前,还一面说着话,“楠二叔今儿出门怎么不带着归儿,我和二叔说的事,二叔都没有放在心上!”

  一到跟前,猛地看见李茂楠身边站着个人,和昨天她在城门口大杨树下遇见的那个一样的头面打扮,李擎霜都忘了和李茂楠理论,瞪大了眼睛:“穗穗?”

  杨穗一脸黑线,差点两眼一抹黑倒下去,心想:“冤家路窄的傻白甜,阴魂不散的违约金啊……”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恩将宠报更新,第 16 章 第 16 章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