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恩将宠报>第 27 章 第 27 章
  杨穗一大早被噩梦惊醒,摸着耳朵都觉得疼,本来打算求个情,央告李茂楠别拿她的两只耳朵开刀的,但如今自己都已经把人家给卖了,也就不好意思拒绝了。

  慢吞吞地回到李茂楠院中,仍然只有横水聚山两人,不见李茂楠的影子,杨穗心里窃喜,李茂楠是把昨晚那事儿忘了?不是说卯时初就要起床的么?

  所以说不要任性立flag,免得落人口舌。

  横水见杨穗去了大半日,本是心里着急的,使小丫头去厅上问,才知道还有“霖哥儿身子怯弱惨遭撞克,姨奶奶为求心安怒弃贱奴”这么一出,唯恐杨穗去拿耗子,一个不留意,给李茂楠惹一身腥回来。

  想着就要去厅上唤她回来,却被聚山拦住了,“你不用着急,你只看在二爷那一套衣服上面?二爷可对我们说了实话?他如今得了个心腹丫头,我们便不消这么时刻小心了。那丫头嘴也严实得很,姐姐别去,看她回来怎么说。”

  横水心里急急地,终于盼到杨穗回来,便追进耳房里,先在门口平复了一下心情,“今儿怎么说呢?姑娘捞着什么差事?奶奶们可仔细吩咐了?”

  杨穗将计就计,大喇喇撒起谎来,“奶奶们喜欢喜欢欣柔姑娘,又可怜我家中有老父亲和弟弟,不让我多去费心,我就只每日过去应个卯,帮着欣柔姑娘照看些,都是些轻松活计,应了卯回来,还能帮着姐姐们做事!”

  “那便好。”横水语气里放心多了,抿着嘴微微笑着,看着杨穗的表情也慈眉善目的,只把杨穗看得浑身发毛。

  “横水姐姐有什么事要吩咐我做么?”杨穗惴惴不安地问。

  横水笑出声来,一甩帕子,抽身出去,一面说:“我没什么事,二爷有事!这会子在太太房里,想也快回来了,穗穗等着罢。”

  唉……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杨穗认命,乖乖在自己房里等着主子回来。

  李茂楠回到自己院中,已经是午间的事了,和横水聚山说了一声,只在庭院里立着,稍稍提高了些声音,“穗穗呢?还睡呢?”

  杨穗赶紧收拾仪容迎出去,见李茂楠脸色还不错,看来自己把主子卖了的事暂时还没有人告密,自己心里又开始琢磨起要不要求情不要打耳洞的事。

  还没开口,李茂楠便先下手为强了,“见过棋二奶奶和欣柔姑娘了么?”

  “见过了,我……”

  “那便妥了,”李茂楠打断杨穗,“换衣裳,头发拆了挽成发髻,罩上网巾,赶紧儿的,同我出去。”

  杨穗:“……现在?去哪儿啊?”

  “去哪儿?”李茂楠觑着杨穗,“你把我昨晚的话都当耳旁风了么?”

  好吧,存天理,灭人欲。

  李茂楠就是天理。

  横水恰好也在庭院里,“二爷在太太那里用过饭了么?再着急的事,也歇会子,何况穗穗还没吃呢。”

  李茂楠毫不通情达理,已经叫住儿把两匹马牵到了垂花门外了,另一个小厮赶儿正在上缰绳套马嚼子。

  那两匹马听话地把嘴伸进笼子里,嘴里哞哞地发出声音来,马蹄哒哒地踏着石板地面,仿佛在急着要主人骑它们。

  李茂楠快步走出去安慰马儿,一面回头吩咐杨穗,“别磨蹭,快去!我带你外面食肆里吃去!”

  恩人要带我去下馆子啦!穿耳之痛瞬间被杨穗抛到了脑后,屁颠屁颠地跑进房里换衣裳去了。

  不得不说,聚山虽然平时面瘫一样,没有什么情绪起伏,话也不多,见了杨穗也多半没好脸色,但心思特别细腻。

  杨穗进到自己房里,打开箱子,发现男子的衣裳发饰和鞋袜一应俱全,杨穗唏嘘着装扮好,赶紧蹦出了房门。175BoOK.com

  杨穗出垂花门外,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李茂楠的一条腿,自然地踩在马蹬里,纨绔紧紧裹着小腿,月色的长衫耷拉下来,轻轻地覆在膝盖,掩得小腿曲线若隐若现。

  李茂楠已经骑在了一匹栗色马上,正微微躬身,一只手拉着缰,另一只手前去抚摸着马脖子,小声地对马儿说着话,那马儿时不时打个响鼻,并不想多搭理李茂楠。

  杨穗本来暗自感叹李茂楠恰到好处的腿,往上看去,只见李茂楠对着身下的马无可奈何,只觉着这一人一马的好笑,想起自己前世也是骑过游乐场的马的,便起了捉弄的心思,上前去一拍马背,“二爷头一回骑马么?”

  李茂楠正头疼,也没想到杨穗动作这么快,没注意到她这个小不点,猛地直起身来,那马被杨穗一拍,背上的李茂楠又一动,它也受惊了,登时扬起脖子,一甩头便要往前冲。

  这可把赶儿吓坏了,连忙喝住。

  上面李茂楠反应快,连忙一手把杨穗往外推了几步,又拉紧缰绳,死死地坐稳了马鞍,那马吁了两声,估计是看着旁边自己的小伙伴没动,自己才安分下来,往前蹭了蹭赶儿的脑袋,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李茂楠见马儿安分了,才看着杨穗,“吓着你了?”

  杨穗摇头,吓是没有吓着,这么烈的马,她喜欢,就像歌词里怎么写的来着……爱上一匹野马……

  可惜,现在再也听不到民谣了,只有街外边整日吹吹打打没完没了的梨园春。

  李茂楠见杨穗的神色突然暗淡下来,还以为杨穗是真的受惊了,往后指了指那匹黑色的马,“那匹马还算温顺,要不……还是给你叫个车子罢?”

  杨穗立马不干了,连忙摆手,恩人特意叫自己换了男子打扮,不就是要自己放心大胆骑马的意思么?

  杨穗行动力极强,赶紧前进几步,翻身跃上马背,“我不怕的,不坐车子。”

  李茂楠轻轻一笑,也不多过问了,扭过头赶着马往远门外走,杨穗也赶紧跟在后面,赶儿在地上小跑着,直把主仆两人一直送到状元府大门口,才恋恋不舍地抽身回去。

  杨穗回头看了一眼赶儿,觉得心里有些愧疚,是不是自己鸠占鹊巢,害得人家归儿不能出府玩去,于是打马赶上前去和李茂楠并肩行着,旁敲侧击,“二爷今儿出门,只有我一个人跟着么?”

  栗色马儿似乎是特别喜欢小黑马,见它赶了上来,一面驮着主子,一面就把头凑过来亲昵,亲昵几回,便把李茂楠和杨穗的距离拉近了。

  午时里,城内街上也不甚拥挤,李茂楠没去拉马儿,也没去看杨穗,只是淡淡地扭过头去,深深地看着状元府大门,又顺着街边,眼神延伸到那边的李府大门,“谁说的?今儿跟着我们俩的眼睛可多了。”

  杨穗许是前世刑侦破案的露天电影看得多了,硬是从李茂楠的话里听出了些诡异,便警惕地扭过头往后边看,然而后边只是稀稀拉拉的人,街边铺子里午睡打盹儿的猫儿狗儿……

  是自己疑神疑鬼了?

  杨穗扭头往后看时,李茂楠也恰好侧身去看杨穗,见杨穗不看前路也能把马骑稳,手上腿上姿势都对,自嘲似的,眼皮微微垂下,笑着摇了摇头。

  摇着头,手上可没闲,一挥马鞭,一下抽在挨得极近的两匹马的马背上,“穗穗跟上!”

  杨穗本就想东想西的,听见李茂楠大声一喝,回过神来,身下的马儿已经疾蹄狂奔起来,杨穗连惊呼都被湮没在了夏日的风声里,只能使劲拽着缰绳,要不让自己被颠下马背。

  等跑出去一段,杨穗适应了这个速度,侧过身去看李茂楠,只见李茂楠也正歪头看着她,脸上笑得明朗朗的,“穗穗小时是不是学过骑马?”

  不,小时候没学过,上辈子学过。

  杨穗在风里也轻快地一笑,假装李茂楠的问话被风吹走无声了,自己也就不回答,只提起马鞭,也学着李茂楠的做法往两匹身上扬了一鞭。

  街上行人买卖越来越少,路也变得粗糙了,几双马蹄争着往前奔着,扬起地上稀碎的沙尘,被温暖干净的风一吹,飘絮似的纷纷落到了路边的垂柳叶儿上。

  两人几乎骑出城去,才终于在城门内一家食肆前停下来,李茂楠翻身下马,刚想去伸手接一把杨穗,然而杨穗眼睛早看见了食肆内大石头板子上赭石写出来的菜单名儿,连脚下都不看,伸腿一抬便下了马。

  李茂楠无奈地摇摇头,心想自己幸好叫杨穗扮了男装出来,要是一个姑娘家这么利索的下马,直奔肆里寻东西吃,这姑娘也就不用嫁人了……没人敢要。

  这家铺子邻着城门口,老板以前是个江湖浪子,如今已经回头许久,在城门内做生意也做了十来年了。

  铺子一道大门通街,遇上集市,门前便热闹非凡。

  一道小门挨着街尾小巷子口,通着一个叫百花洲的曲艺坊的后门,食肆沾了百花洲的光,居然也日日笙歌,相当于是处在交通要塞,来往行人颇多,店内装修和饭食又都十分的……雅俗共赏,所以做得好生意。

  这是街坊都知道的,不知道的是……食肆后院子还有一道小小的石头砌起来的门,直通城外,平时都用柴火茅草封了,遇上乡亲们没赶上关城门,或者是江湖义士入不了城,掌柜的都会放行,只是需要趁着后院子没人,几个伙计一起使劲推,才能挪动那道石门。

  杨穗一进到里面,熟悉感扑面而来——

  这时正值午后,肆里只有些散了午市的农人,正三个五个搭在一处喝油茶,七嘴八舌地说着张家李家的老婆们,伴着隔壁矮间里的洗菜淘米声,生活气息十足。

  杨穗又往小门那边往巷子里看了一眼,直看到了院子里,她心想:“果然,食客虽然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是那种属于小市民的气质是不会变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看一个人处在哪个社会阶层,看他平时去些什么地方就知道了。”

  当然了……杨穗回身看了一眼正站在外边栓马的李茂楠,一噘嘴,“旁门左道就只配我这种旁门左道的人走,像李茂楠这种栓个马那手法都跟挥墨山水似的……养尊处优的少爷,定是不知道这种小门小道的。”

  他平时都走阳关大道,今儿只是时运不济,打马走到这个不符合他身份地位的地方。

  哪像我?注定要走独木桥。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恩将宠报更新,第 27 章 第 27 章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