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恩将宠报>第 28 章 第 28 章
  那时杨穗约么才几岁,杨焰在城内喝醉了酒,到了晚间没出得城去,央掌柜的放行。

  掌柜的虽然仁义,但毕竟不熟,没叫伙计帮杨焰挪,谁知杨焰衣服袖子一撸,马步一扎,一个精瘦的人就把石门给移出一道口子来,然后杨焰抱着杨穗,大模大样地在掌柜的和伙计们呆滞的眼神中出城去了,杨焰打着酒嗝,还不忘回头给掌柜的把石门给还原归位了……

  当时的杨焰怎么说呢,用杨穗前世的话来说,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我以后一定要嫁一个像我爹一样英武的男人,只要跟着他,就安全,就不怕!”当时还不到十岁的小杨穗被爹爹抱在怀里这样想。

  然而……如今的事实是,杨焰一分钱的嫁妆都没给闺女准备,自己拍拍屁股浪迹天涯去了……不知道哪个英武的男人瞎了眼会看得起杨穗这个穷光蛋。

  杨穗想起往事,又是心酸又是怀念,往账台那边看时,只见掌柜的还是那掌柜,只是鬓边有些斑白。

  虽然杨穗那时还小,如今过了这么多年,掌柜的肯定也认不出她来,但杨穗依然像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似的,一进去就捡了长凳子坐了,唤过小二来,细细看着菜单子,小二是个乡屯里进来的姑娘,不知道是午困了还是怎么的,始终懒懒的,杨穗说一声,她才应一声。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杨穗太自来熟了,把人家给吓着了。

  李茂楠拉过两匹马在店外大树下拴好,进入店内,看见杨穗已经捡了桌子坐下了,正拉着一个姑娘说着什么。

  直到李茂楠撩起裳裾坐在她对面,杨穗被那月色的神采一扫,自己打眼一看,感觉像是鸡窝里给扔进来一只凤凰似的,自己有些羞,从单子上一眼望下来,最后只叫上一壶清茶来,然后迅速闭了嘴,叫小二下去。

  人家富二代来吃街边小摊儿,太委屈了。

  然而小二并不买杨穗的帐,杨穗的生意做不成,她便一步蹭到了李茂楠身边,满面含笑,几乎点头哈腰,“爷吃些什么呢?”

  杨穗把那小二嫌贫爱富的样子看在眼里,酸在心里,自己低低地咕哝,“不就是穿得好些,看起来富贵些么?至于这么区别对待么!”

  杨穗又觑着眼去看李茂楠,只见人家正和小二热情地交流着今日菜式,心里鄙视李茂楠:“吃个饭都能这么着?你和她很熟吗?你的高冷人设呢!”

  于是杨穗气呼呼地,打定了主意不想照顾这家生意了,“你吃得惯么?要不我们换家酒店吃?”杨穗愤愤不平地问李茂楠。

  李茂楠对杨穗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问话置若罔闻,也不讲究,伸手从桌上捡起小木板,一面看菜式,一面去看矮间里作对比,淡淡地问:“穗穗打小有什么忌口么?”M.175boOk.com

  说起这个来,杨穗才猛然想起,上辈子倒没有什么忌口,倒是原身过去十五年在吃饭上面有些讲究,杨穗回忆了一下,为难地说:“不怎么实在忌,只是平时油酥的不能吃,盐吃得淡,肝脏不吃,糖渍的少吃……”

  这他妈的全是自己前世爱吃的东西……

  李茂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最后笑着对那姑娘说:“上个蒸栗子,一盘拌酸笋,一钵荷叶熬出来的虾皮汤。”

  那姑娘一一记下去了,两个人对面而坐,都不说话,直到全素宴端上桌,还是李茂楠大人有大量地先开口,“早晨议事厅上说些什么?棋二奶奶实在安排你管什么事了没?”

  用了原身的身子就得认命,杨穗入乡随俗,就着两菜一汤也吃得开心,几下几下拌着栗子就酸笋下饭,“没什么事,棋二奶奶也没实在吩咐,只叫我好生听欣柔姑娘的唤,我也同欣柔姑娘说好了,只说我要照料父亲弟弟,她也答应了,不让我多插手。”

  李茂楠认可地点点头,又问:“当真是不插一点手?”

  那倒不是,最后往池子里引水养螃蟹种荷花是自己的事,但这点鸡毛蒜皮就不用说出来了,于是杨穗嘴里包着饭,心不在焉地撒谎:“可不是?”

  顿了顿,杨穗咽下嘴里的东西,又贼兮兮地说:“我冷眼看着,欣柔姑娘真是能干,如今两边府里上上下下,奶奶姑娘们都把她当自家人,丫头们也认她作主子,现在人家一个姑娘家,单枪匹马地又揽上望舒阁这件大事,说不定以后可就真长住在二爷府上了!”

  “嗯。”李茂楠淡淡地回应,用筷子轻轻拨弄着盘子里的菜,这少爷是真的吃不下。

  杨穗看着,虽然心里腹诽这些少爷娇气,但多多少少有些心疼,“二爷是不是不大吃得惯?”

  还没问完,只见李茂楠搛起了一筷子酸笋,毫不犹豫地送入口中,慢条斯理嚼了几口,“的确没有我们家厨房里做的好吃,不过……”

  李茂楠又去舀汤喝,“能吃饱就是福气了,讲究那么多做什么,是不是?”

  杨穗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吃了两三天状元府的饭菜,的确觉得奢华美味过了,要是自己一双手能做出那样的味道来,回去做给杨霞吃,那小子也不会整日吵着要去吃外面的小吃食了。

  “我听大小姐说,厨房的管事嬷嬷,是横水姐姐的娘?”

  李茂楠听了,拿眼睛一瞟杨穗,过了一会儿才说:“是,怎么?”

  杨穗本来狼吞虎咽来着,一边吃饭一边叽叽呱呱,见了李茂楠定要把口内东西咽下了才开口说话,吃一筷子菜喝一口汤一点声音都没有,自己羞得不行,讷讷地回:“没怎么。”

  然后自己在心里盘算着回去找横水的娘学学下厨的手艺,饭桌上就不说话了。

  两人沉默地吃好饭,小二过来算账,杨穗才反应过来,哪有爷出门在外往外掏钱的?不都是身边跟的人身上带钱么?

  谁知李茂楠不是典型性的少爷,竟然自己从怀里掏了钱出来,却只有两贯铜的,小二点了点,竟然和饭钱不差什么,就像是提前数好的一样。

  那小二也有些讶异地抬头去看李茂楠,送上饭后贴心服务,“这位爷现在去哪儿呢?我们这边路又窄,车子马匹又多,怕走迷了,我给爷指个路?”

  李茂楠也不客气,开门见山:“多谢姑娘了,我平日极少出门,这边也是头一遭来,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什么适合爷们取乐玩笑的地方?”

  那姑娘一甩抹布巾子,“爷可算是来对地方了!我们隔壁就是一个曲艺坊,叫百花洲,小曲儿戏目最多,从早热闹到晚上,我们这里就有一道小门通过去,爷可去随我去瞧一瞧?”

  李茂楠起身道谢:“那多谢姑娘了。”

  于是小二姑娘引着李茂楠杨穗两个人到了百花洲后门,跟守门的小子小声吩咐了一句,便转身对着李茂楠说:“爷这边请罢,我都告诉了,这边进去是一样的,掌柜的自然知道是我们店里吃过饭的食客。”

  李茂楠拱手道谢,翻身进去。

  杨穗闷闷不乐地跟在后面,眼中是百花洲大红大紫的门帘房梁,耳内是俗不可耐的羌管之声,整个人都不舒服。

  李茂楠还算收敛,只是进去环顾四周,并没有叫歌姬舞姬的意思,那些浓妆艳抹的姑娘们也识相,没有过来招惹李茂楠。

  杨穗在背后做着鬼脸,暗暗鄙视李茂楠,“肯定是因为今儿自己一个人,不得尽兴,所以才没有这个听戏听曲儿的心思,或者就是来踩个点,混个脸熟,日后好直接往这里来寻欢作乐,或者……是因为刚刚付了饭钱,身上没银钱了。”

  “二爷身上不是带钱了么?怎么不坐会子看个戏听个小曲儿?”杨穗幸灾乐祸地问。

  李茂楠已经把百花洲楼上楼下里里外外走过了一边,踩点算是踩好了,他也不甘示弱,“本来是有的,没想到一顿饭钱贵得很,铜钱都使完了。”

  杨穗:“……”

  合着……这是自己在外面吃完花光了李茂楠寻欢作乐的本钱了?

  杨穗抢上来一步,“谁叫二爷只带两贯铜钱,要是带些银子,也就不烦恼这个了!”

  李茂楠脚步一顿,也不说话,抽身就往外走,杨穗追都追不上。

  这是生气了?杨穗连忙追出去,倒回去到了那食肆外时,杨穗只看到李茂楠在那边取马,脸色看起来还好,没有什么怒气,但解缰绳的手仿佛带刀似的,一翻一覆都带着杀气。

  杨穗想了想,公子哥儿的少爷脾气,自己惹不起惹不起,只能向大佬低头。

  于是快步赶上去,“二爷下次出门,叫横水姐姐备下些银钱交给我罢,在外面吃饭消遣就不用二爷费心了。”

  李茂楠不说话,只是摸着马发呆。

  杨穗没听到李茂楠回答,大着胆子稍微仰头去看时,却只见到李茂楠几乎都被马儿的头身挡住了,上半张脸只看得见一双眼睛,里面似乎酝酿着一场夏日里的偏多雨,闪烁着隐约的电闪雷鸣。

  “你怕疼么?”李茂楠突然问。

  杨穗没反应过来,下意识说实话,“不怕。”

  “那我们就不用铅针了,来不及,浸在肉里难受,也容易发炎。”李茂楠说着,四处一望,赶上前几步,拦住一个路人问着什么。

  等杨穗的反射弧圆回来,自己已经石化在原地了。

  这些人打耳洞,虽然也是智取,要么用铅,把耳朵给融出一个小洞来,要么用针,直接穿个孔……但都没有穿耳枪来得干净利索。

  杨穗两耳发烫,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眼睁睁地看着李茂楠问好了地方,正走回来拉马。

  这下杨穗也顾不上嘲笑李茂楠没钱花天酒地,也顾不上照顾公子哥儿的臭脾气,只想保住自己的耳朵。

  “二爷……我能不能,不穿耳?我、平时也不怎么打扮。”杨穗一不做二不休,狠下心,上去拉着李茂楠的衣袖,非常笨拙地撒娇。

  很显然李茂楠不吃这一套,瞪她一眼,“我手臂上伤口还没好,别拽。”

  “哦……”杨穗猛地想起来,“对,你的伤口?你换药了没?”

  李茂楠甩甩自己的袖子,没甩开,叹了一口气,“换了。”

  “你自个儿换的?”杨穗惊道,这得多身残志坚啊!

  “不是,横水给换的。”李茂楠说。

  这下杨穗更吃惊了,不是说好了不麻烦横水聚山两位小姐,一切交给自己来做的么?哦不对,今早李茂楠起床的时候,自己还在做梦呢……

  杨穗越想越愧疚,头低着,没脸再去向李茂楠求情了。

  李茂楠低头就着脸去看杨穗,只见杨穗脸上又气又急,眼睫毛颤得厉害,只是说不出话来,便不再逗她了,“哄你玩的,我自己换的,没叫横水知道。”

  虽然自从那会子聚山把李茂楠破了口子的衣裳找出来洗了之后,她们姊妹俩就知道了,告不告诉没什么区别。

  杨穗听了,更觉着自己对不起李茂楠了,先是给了人家一刀,后来在人家家里好吃好喝地住着,还要睡大懒觉,连药也不给人家换,太不负责任了。

  于是杨穗咬咬牙,抬起脸来,赌咒发誓:“我从明儿起也卯时初就起床,二爷手上的伤我来换药,虽然也换不了几副药了,但二爷要是有什么事,只管吩咐,无论多早,我随叫随到。”

  李茂楠脸上终于有了些笑意,递了一根缰绳到杨穗手里,“穗穗不用随叫随到,我手上并不怎么痛了,自己换药也行。只是……”

  李茂楠说着,作势要牵着马走,便又举起手臂来,“穗穗在我臂上划一刀,我在穗穗耳朵上穿两个孔,这就算扯平?好么?”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恩将宠报更新,第 28 章 第 28 章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