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恩将宠报>第 30 章 第 30 章
  李茂楠急急忙忙穿好衣裳,赶着出去拦人,“别急着走,给你选几对坠子耳环。”

  出门在外,多多少少要给男人一些面子。

  于是杨穗听进去了,站在门口,等着李茂楠和掌柜的讨论坠子样式。

  掌柜的取出了好几对金银的耳环,都被李茂楠推开了,掌柜的没办法,只得对杨穗招手,“姑娘过来,我给你照着耳朵比一下,让你这位爷看看我说的好看假不假!”

  杨穗伸长脖子一瞧,柜台上一来耳环,全是金灿灿的,晃得自己眼都花了,也就扭过脸去,没有过去的意思。

  李茂楠对着掌柜的笑笑,小声说:“和你说过了,她不喜欢。”

  “哎呀!”掌柜的遗憾地摇摇头,“都是些富贵样式,你们这样的人家怎么还看不上呢!”

  关于杨穗的爱好倾向,李茂楠终于和掌柜的拉扯明白,便指着柜子里两对银钩子珍珠小粒的坠子说:“要这个罢,这个和她的意。”

  掌柜的撇撇嘴,“这位爷,这个倒好,只是太小家碧玉了些,和奶奶夫人的身份般配不上。”

  李茂楠静静地笑,己伸手去取了那两对坠子,又塞了足够的银两到掌柜的手里,“掌柜的这张嘴没开过光吧?”

  掌柜的没听明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李茂楠把那两对坠子盒子放进怀里,抽身走出门去,倚在门上的姑娘正眼都不看那位爷一眼,只在后面跟了出去。

  两人出了门,各自上马,一前一后地行着。

  和上次晚上回府不同,这次杨穗不走前面给路痴李茂楠带路了,让李茂楠自己问去。

  李茂楠一路走一路问,好不容易走到状元府邻着的那条街,李茂楠模糊识得路了,便稍稍勒着马缰,好让马走得慢些。

  杨穗前后两世以来,第一次生出来要避着一个人的心思,便也勒着马,不让小黑马走到栗色马身边。

  天杀的李茂楠干脆勒住马不走了,还回过头来,伸出手来要去牵小黑马。

  小黑马胳臂肘往外拐,当真就几步上去,把马嘴拱在李茂楠手心里磨蹭。

  杨穗:“……”

  李茂楠上身扭过去,哄着马,眼皮都不抬,不疾不徐问:“耳朵还疼么?”

  杨穗聊胜于无地勒着马,蔫蔫的,“不疼,只是还烫些。”

  李茂楠抬起眼看着杨穗,憋不住笑了,“那就是还疼,傻丫头。”

  说完,李茂楠突然一仰身,手从马嘴里抽出来,往上一把揪住了缰绳,再使劲往前一拉,小黑马一个踉跄撞在栗色马身上,杨穗差点从马背上栽下去,直直撞在李茂楠肩膀上。

  “我看一下。”李茂楠扶了一把杨穗,让她坐直了,说着又要凑过去去检查杨穗的耳朵。

  “真的不痛。”杨穗挣扎着坐正,奋力拉着小黑马往旁边溜。

  李茂楠在旁边看着她,手还举在半空中,慢慢地放下,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地由浓转淡。

  给总统套房住,给尸位素餐,给请吃饭,给送珍珠耳环,还动不动就拉拉扯扯,包养二奶都不敢这么干,李茂楠还真没个富家少爷的样子。

  杨穗这么想着,心里早就油盐酱醋一缸子,不能再去看李茂楠,用眼四下一溜,发现已经快到状元府那条街了,估摸着李茂楠应该丢不了了,便狠狠地一挥鞭子。

  小黑马一个激灵,猛地蹿了出去,连自己的伴儿都顾不上了。

  李茂楠在后面看着杨穗骑着马落荒而逃,刚想打马追上去,顿了顿,还是勒住了,脸上苦笑一声,才慢悠悠地喝着栗色马跟上去。

  杨穗很快到了状元府跟前,远远地就望见午间送主子出门的那个小厮赶儿,正眼巴巴地在门口张望,连姿势都没变,杨穗都怀疑赶儿是一下午就保持这个姿势在大门口没动过了。

  杨穗骑着马疾驰到门前,不等马儿住脚便一溜马镫下了马,“辛苦赶儿了!”

  赶儿没去接应杨穗交接给他的马,一脸焦急,“二爷呢!”

  杨穗不敢承认是自己把李茂楠给甩在后面了,“后面呢,他的那匹马太慢了。”

  赶儿急得原地转了两圈,拔腿就往杨穗回来的方向跑,“穗穗姑娘这是什么话?什么他的马你的马?姑娘骑的这匹才是二爷平日里骑惯了的!最温顺的!今儿是怕你不会骑马,所以把自己的马给了你,自己骑了一匹野的,姑娘不说照看,还一个人回来了!”

  李茂楠一个宅男,哪来的时间和场合骑马?还能驯出温顺的脾气来?

  杨穗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瞬间想起来那匹栗色马的确有些不服管教,要不是李茂楠耐心好,骑术也还不赖,早就被撂下马去了。

  这么一想,杨穗莫名其妙地心慌起来,再不好骑的马,慢半里地,如今也应该到了啊……于是杨穗抓起手里没来得及交出去的缰绳,翻身一跃,没坐稳就拍着马儿奔了出去。

  小黑马似乎也感知到了自己的正经主子还没到似的,循着味道奔过去,几步就超过了徒步的赶儿。

  杨穗眉毛眼睛都快拧成一团了,一面打马,一面街道两边四处找寻着,真的怕那个路痴楠二爷,在自个儿家门前出点事。

  等到转过街角,远远地看见李茂楠在尽头优哉游哉地骑马过来,杨穗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下。一人一马在原地等着栗色马儿走上来,杨穗问:“你怎么不骑你自己的马?”

  李茂楠善意的谎言被揭穿,也不气恼,实话实说,“怕你摔了。”

  杨穗调转马头,和李茂楠并着往回走,对李茂楠的话恨铁不成钢,“是摔了我值钱,还是摔了二爷值钱?好歹是位爷,二爷这点算计都没有么?”

  李茂楠不搭理她,直等到远远地看见赶儿在那边两条腿狼狈地找过来了,他才对着赶儿招手,示意他回去,然后才说:“摔了你值钱。”

  杨穗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心想这是自己怼了主子,主子不高兴了,没成想又等来李茂楠一句撩拨,气得一扬鞭子,又飞了出去。

  这次到了府门前,赶儿还没走回来,杨穗便自己住了,不管后面主仆两人,自己牵了马进去,直接给栓到了垂花门外李茂楠的小马厩里,“呐,你的爱马,还给你了!”hTTps://WWw.175book.com

  别说些话来撩我了……

  杨穗对着马自言自语一回,进到院子,横水聚山正好在准备晚饭,见她进来,横水笑着说:“方才还说你们俩今儿在外面用晚饭呢,都没打算预备下你们俩的了,可巧这会子回来了。”

  姊妹俩人大概是没听见多的脚步声,也没听见李茂楠的声音,便放下手里的东西,要走近来问杨穗。

  横水本来笑盈盈地,聚山脸色也还不错,但一走近看到杨穗,两人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也不问话了,都背过身去,手里拿的拿,抬的抬摆饭去了。

  和前一两日不同的是,这次横水聚山直接把杨穗的饭摆在了李茂楠屋里,眼看着就要把筐子往李茂楠屋里抬,杨穗虽然不知道横水聚山为什么一见她就变了脸色,这会子反应还快,连忙上去拦住,“哎姐姐,我和你们一处吃!”

  聚山这回居然破天荒地和颜悦色,“你当然是要和我们一处吃的,只不过今儿晚上可能不行,二爷恐怕还有话同你说,你们坐一处,好说话。”

  还有什么话要说?李茂楠这一下午已经骚操作不断了……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呢。

  杨穗闷闷不乐地,不知道往哪去。

  往自己房中去,待会儿吃饭了还得劳动别人来说一声,显得自己骄矜。往李茂楠房中去等着开饭吧,感觉自己多迫不及待和李茂楠共进晚餐似的。出门去,又怕撞着李茂楠从外头进来,显得自己出去接主子似的。

  杨穗在庭院里纠结来纠结去,还是撞上李茂楠大长腿跨进院子里,见了杨穗在那打转,自己倒疑惑了,“愣着做什么?把手洗了去,还等我给你预备下水盆手巾么?”

  不劳烦您了……杨穗仿佛得了特赦令,一溜烟儿去把手洗了来,进得房中,发现李茂楠已经坐着了,没有等她,自己端着碗吃上了。

  也是……毕竟中午那顿饭,委屈少爷了。

  杨穗过去,也不客气,直接坐在李茂楠对面。

  李茂楠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那两对坠子我交给横水了,你这耳朵明儿早晨就可以把线给摘了,直接戴上坠子,不影响伤口。”

  “嗯。”杨穗答应着,想装作自然些,先盛碗饭先吃着,却见自己碗里已经盛上米饭了,视线再稍微放远些,看到自己面前放着全桌唯一的一盘肉菜。

  富贵人家不馋肉食,又是晚间,吃得倒比清贫人家清苦些,杨穗看着李茂楠面前绿油油的两三盘素菜,心里说不上是感动还是感激。

  以前还在红升堂时也是这样,杨焰平时上山下河地帮着铺子里采药,正需要体力,可每次好不容易饭桌上有点油荤,杨焰都不动声色地把肉菜推到弟弟和自己面前。

  弟弟还小,见了肉便要嚷嚷,可杨穗看不下去,每每扯谎说不喜欢吃肉,还被杨焰三令五申给灌下去。

  也只有过年过节,齐叔家里做了大肉,装些到铺子里来,杨焰才开个荤。

  ……

  这事儿,只有杨焰在家的时候才做过,如今杨焰不在家,居然有个人接他的班。

  也许对于大鱼大肉吃惯了的李茂楠来说,这个行为很有可能只是他不喜食油荤的表现,可对于杨穗来说……这很显然不是父亲对儿子女儿的疼爱,自己和李茂楠之间的关系……自从下午李茂楠亲过自己鼻尖之后,自己就哪哪儿都不舒服。

  尽管这些少爷公子,可能把调戏撩拨女人当做寻欢作乐的下酒菜,撩得越多的女子芳心暗许,自己才越有本事似的。

  杨穗趁着李茂楠低头吃饭,自己赶紧仰仰头,把眼泪给倒了回去,再一看李茂楠,就着青菜吃得怡然自得,动作不疾不徐,全身上下都写着“宠辱不惊”。

  “二爷……”杨穗想了又想,还是决定离李茂楠远着些。

  “嗯?”李茂楠抬头。

  “谢谢你的坠子,还有这几日的款待,我想……二爷身边其实压根儿不缺我这么个丫头使唤……”杨穗说得有些断断续续,却异常地坚定。

  还没说完,李茂楠“啪”地一声把筷子按在了桌上,“你还有棋二奶奶交代给你的活儿没完成呢,别想逃。”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恩将宠报更新,第 30 章 第 30 章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