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恩将宠报 > 第33章 第 33 章
  这没什么不好的,只是杨霞认了郭蔷做干娘,自己不就是郭蔷的干女儿了么?那……咳咳,李擎霜叫自己姐姐,李茂楠就不会阴阳怪气地嗔怪侄女儿了。

  这叫,牺牲自己一个人,造福李家一宅人。

  眼看着明月将圆。

  李茂楠这些时日都没出过门,杨穗便得了空儿把状元府里大大小小,无论主子奴才都拜访了一遍,在这边混了个脸熟。

  杨穗相貌本来就不俗,又经过横水打扮一番,戴上李茂楠给她的珍珠坠子,越发光彩夺人了。

  大家见她嘴又甜,又不像余欣柔那么冷,又不像自家霜姑娘那么聒噪,家世又怪可怜的,倒都喜欢她,送了她好些布匹衣裳和吃食,甚至邀着她中秋一起赏月的姐妹们都排起长队来了。

  说到中秋赏月,杨穗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望舒阁的收尾工作没完成,重儿没有来找自己,那就是还没到引水放螃蟹的时候,但自己准备工作要做好,该出门去找些上好的螃蟹荷花种子和老泥巴了,但自己一个人没有理由出门,于是当晚就去找了李茂楠。

  这些日子李茂楠不是看书写字,就是在府上应酬那些达官贵人,没怎么来找杨穗说话,杨穗心也静了,现在见了李茂楠也就不尴尬了。

  “二爷!”杨穗摸进李茂楠的房间,鞍前马后地伺候着给李茂楠研磨,“您好一段时间没出门去逛了,这也马上中秋了,饶叔那里不叫赶儿住儿回去看看么?”

  李茂楠写完一个大字,拿起纸来吹吹,“想回去看弟弟了?”

  “呃……是,上次回去,就说好了要早些回去看他。”杨穗毫不避讳地承认。

  “也有一个月了,也成,我也该出去逛逛了。”李茂楠放下纸笔,叫进横水来,“吩咐在外面,叫裁缝赶出几身衣裳来,要五六岁的小孩穿的,宁可针线好些,不要花里胡哨。再叫厨房预备下甜的咸的各十个饼子,加些冰放在盒子里,交给赶儿收着,再告诉一声,明儿出门去。”

  杨穗感激不尽,连连向李茂楠道谢。

  李茂楠不领情,“别谢,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是觉得弟弟摊上穗穗这么个姐姐,怪可怜见儿的,所以给他这些,也当是安抚一些了。”

  杨穗:“……”

  人逢喜事精神爽,想着要出去看望老雇主了,赶儿住儿两个果然容光焕发,次日两个人兴兴头头地牵来马,见了杨穗,直接连称呼都变了,“姑娘请上马!”

  杨穗差点把下巴给吓掉了,哆哆嗦嗦上了马,走了出去,才问李茂楠,“二爷,我怎么觉得,这些日子以来,府上的人跟变脸似的,都上赶着……”

  “上赶着巴结你?”

  “也不是,就是有些……不怕二爷恼,之前我进来,大家明里暗里嚼舌根,不大看好我这种出身的人到了二爷身边,如今无论那些姊妹兄弟,倒还称呼起我姑娘来了,我当不起当不起。”

  杨穗一面说一面摇头,珍珠坠子在白皙修长的脖颈间晃来晃去,李茂楠的视线被吸引过去,钉在杨穗的耳垂上一时半会儿没能移开,半晌才笑着说:“那是你会做人,换个人,换成霜儿,你看那些人有好脸色没?”

  杨穗嗤地一声笑出来,自嘲说:“所以霜姑娘生来就是小姐啊,根本没个换人的说法。”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着话,倒十分自在,杨穗现如今和李茂楠之间养成了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说话也就忘了形,刚想透露一下郭蔷要认自己弟弟做干儿子的话来,突然觉着这条路走得太长了些。

  这不是去饶氏瓷业的路,倒有点像前儿和李茂楠出去下馆子的路。

  杨穗猛地一回头,发现原本跟在后面的赶儿住儿都不见踪影,第一反应是李茂楠这个路痴认错了路,后面两个小子走路慢,没能跟得上,所以如今跟丢了。

  “二爷,咱们是不是走错了路?”杨穗小心地问,尽量不去打击李茂楠的自尊心。

  “没有。”李茂楠轻轻一笑,“带你去个好地方。”

  杨穗前世是个人来疯,现在虽然收敛了许多,但挡不住李茂楠带着她疯啊,听了这话,也就不怕了,反而有些期待,不知道李茂楠会带自己去什么好地方。

  离城门口越近,杨穗心内就越期待,这是要带自己出城玩去了?

  然而这个念头刚一闪过,前面李茂楠猛地住马,一跃而下,“到了。”

  杨穗抬眼一看:百花洲。

  ……

  这就是李茂楠所说的好地方?

  李茂楠见杨穗不动,自己反应过来,笑着说:“是我忘了,穗穗今儿要回去看弟弟的,这马儿就给穗穗骑了,记得日落之前到这里同我会合。”

  还以为这段时间李茂楠规规矩矩地在家里看书写字,没有出门拈花惹草,也没有来撩拨自己,原来还是想着这个花红柳绿的地方。

  关键是还把赶儿住儿支开,临了又把自己支开,是不是怕有人跟着,自己的英姿不好发挥?

  这时,那边小肆里走出来一个人,正是上次伺候饭茶的那个丫头,见了李茂楠,脸上笑出一朵花来,“这位爷,许久不见了,今儿吃些什么呢?还是吃上次的那些么?我可都还记着呢!”www.175book.com

  李茂楠朝那姑娘拱手,指了指百花洲的招牌,“多谢姑娘,替我对掌柜的道谢罢,今儿出来玩的,怕来不及,晚间再出来用饭罢。”

  “那也是!爷放心大胆去,今儿百花洲里有最好的酒肉和可人儿招待,爷可得玩得尽兴,晚间我还在这里等你的!”那丫头一挥帕子,又说:“我对这边极熟悉的,姑娘小姐们都认得我,不知道爷喜欢怎样的戏文诗词和姑娘们,我倒可以替爷看看!”

  李茂楠这时倒有些羞了,侧脸去看杨穗,见杨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是什么好脸色,自己也就略微红了脸,狠狠把那丫头一瞪,“姑娘不用问,只是要麻烦姑娘替我引见引见了。”

  说着,李茂楠弃杨穗不顾,径直跟着那丫头走了。

  你就烂死在这温柔富贵乡吧!

  杨穗眼不见心不烦,一拍马背,驾着风拐出了城门。

  杨穗气呼呼地,想着不能委屈杨霞,还是把李茂楠赏的衣裳饼子送上了山,谁知一老一小一大早就悄麽下山去城里采买过节的货物去了,杨穗把东西放在木屋子显眼的地方,又一个人下山来。

  正好,自己可以在城外打听打听谁家的荷花莲藕好,谁家的螃蟹虾子肥,再料理好泥巴,赶明儿就能支出银子来,早点把这事儿给了了。

  杨穗下山来,就没有了上山那么小心谨慎,一路观察着农庄农田,路过一处叫葡萄庄的地方,这地方多年前闹过雪灾和饥荒,人和畜牲几乎死了个遍,这些年倒缓和过来了,地里庄稼都快翻黄,过了中秋,再等一程子就是农忙的时候了。

  杨穗本来想进村去问问有没有好的莲藕种子,到了村口,见村口大树上挂着红幔子,口子上村民进进出出,满脸喜色,都忙得脚不沾地。

  想是今儿村子里有什么天大的好事,才能让几乎白手起家重建家业的村民们高兴成这样,杨穗想了想,自己一个外人,还是不要去打扰人家的好事了。

  可这样一来,一路上就再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农庄佃户了,杨穗怏怏地回到城里,想了想还是跟李茂楠打个招呼,打算自己先回状元府去。

  离日落还早着呢,杨穗入了城门,刚想直接从百花洲旁边那家小肆后院子的小门穿到百花洲后门,一走进去,只见早晨招待自己和李茂楠的那个丫头正在小门外面站着呢。

  见杨穗走近来,那丫头一个箭步窜出来,“小公子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可用点什么呢?我们店里如今又出了新鲜的菜式了。”

  杨穗的确还没用午饭,但今儿瞅见李茂楠狗改不了吃屎,想上山找弟弟疯玩一天散散心也没有遂心如意,没吃饭的心情,只想回状元府躺尸去,“不了,我从你们这道门过一下,去那边曲艺坊一趟。”

  “哎!”那丫头不放杨穗走,“小公子,这个时候曲艺坊里戏子优伶们都歇中觉呢,你这会子过去听不着什么戏。”

  “我不听戏,我找人。”杨穗轻轻推开拦在自己面前的人。

  “姑娘别去!”那丫头一着急,道出了杨穗的真实身份。

  杨穗也一愣,仔细地去看那丫头。

  那丫头低着头,杨穗就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耳垂上挂着的一对珠子摇摇曳曳地晃着,把杨穗的眼睛吸引了过去。

  穿耳戴环在这个年代都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丫头才有的待遇,一个小小乡屯里出来做工的丫头也有这个待遇了?

  杨穗想起来早晨,这姑娘在李茂楠面前那么能说会道的,就跟多年的酒肉好友似的,这会子在自己面前怎么还着急上了?

  莫不是李茂楠在百花洲做出什么幺蛾子了不成?还是……

  杨穗心里有些打鼓,试探地问:“姑娘知道我去找谁么?”

  那丫头慢慢地抬起头,看见杨穗正目露寒光地看着自己,吓得又低下头去,吐词不清,“姑娘听我一句罢,如今午后,那边坊里都在歇息,姑娘去也找不着什么人,用过饭去也不迟。”

  杨穗对这好意置若罔闻,“你怎么知道我还没用饭?”

  “啊……”那丫头有些不知所措了。

  杨穗步步紧逼,“我找李茂楠!”

  那丫头更加急了,“二爷在坊里呢,我们不好去打扰的!”

  她怎么知道李茂楠是二爷的?

  杨穗装作要往外去看菜式单子,其实眼睛看着门外,只有自己刚骑回来的那匹小黑马,李茂楠早晨骑到外面的栗色马不见踪影,杨穗心里咯噔一下。

  “二爷呢?”杨穗突然开口,狠狠地问。

  说完趁着那丫头不注意,猛地从她身旁蹭过去,三步两步穿过了小肆和百花洲连着的那条小道。

  那丫头一抬头发现人不见了,连忙追上去,“穗穗姑娘别为难我了,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