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恩将宠报 > 第34章 第 34 章
  杨穗躲过看门的小子们,从百花洲后门溜进去。

  因为上次李茂楠带她进来踩过点,杨穗马上就绕到了一层小楼中庭里的柜台,压下心里的焦急,“掌柜的,今儿早晨,有没有一个叫李茂楠的少爷来这里?”

  掌柜的耗子变的,见了杨穗跟见了猫似的,“有……”掌柜的眼神躲躲闪闪,忽又瞅见后面追上来的那个丫头给他使眼色,忙又改口,“没有、没有。”www.175book.com

  李茂楠那人该不会被人卖了吧……

  杨穗取下身上随身配的剑,“啪”地一声按在柜台上,“到底有没有!再给我说一遍!”

  掌柜的见了那把剑,当即就吓破了胆,双腿发软瘫了下去,“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要问我。”

  杨穗一见掌柜的是个孬种,抓起剑转过身来,正好撞上赶上的那丫头,杨穗便把剑在胸前一横,挡着那人不让她靠近自己,“我数三声,把李茂楠交出来!”

  那丫头都快急哭了,“姑娘别着急,二爷、真的,二爷没事,只是现在不方便。”

  “是左拥右抱不方便还是胳臂断了腿折了不方便?”

  先礼无效,只能后兵了。

  杨穗拔剑出鞘,退后一步揪住了掌柜的衣领子,横剑在他脖颈间,抓着人几步奔上竹木楼梯,“今儿不保证李茂楠全须全尾地出现在我面前,我砸了你们小破店!”

  大不了自己让官府拿了去,李茂楠一定要毫发无伤,要不然,自己怎么向杨焰交代……

  “姑娘饶命、饶命啊!”掌柜的声音嘶哑,眼泪都给吓了出来,“楠二爷并不在我们这里,我也不知道他往哪里去了,姑娘放了我罢。”

  “李茂楠,给我出来!你是醉了还是伤了,说话!”杨穗现在谁也不信,只是拿着剑横冲直撞,吓得店里人都噤若寒蝉。

  “李茂楠!二爷!”杨穗押着人质,转过小楼拐角,就要去一间一间地去开门棒打鸳鸯,却撞上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

  “小公子、找、找什么爷,爷在这儿呢!”

  那酒鬼人事不知,摇摇晃晃的,也没见着杨穗架在掌柜的手中的利剑,还只顾上来拉杨穗的手。

  掌柜的不敢伤了无辜的客人,“公子让开些,这位姑娘手里拿着兵器啊!”

  那丫头也不敢看着杨穗被人欺辱,就要赶着上来拉扯那个壮汉,“放肆,不准碰我家姑娘!”

  我什么时候变成你家姑娘了?

  杨穗的疑惑越积越多,但都来不及解开,只看见那醉汉停了步子,嫌弃地看着杨穗道:“是个姑娘家啊……啧”

  嫌弃完,猛地转身,仿佛预设好的似的,一把把小二打扮的那个丫头搂紧怀里揉搓起来,“那你总不是姑娘家了吧?你在找谁啊?小公子?”

  那丫头身子单薄,挣扎不开,好不容易往醉鬼胳臂上咬了一口,下一瞬就换来临门一脚。

  杨穗手里架着一个人放不开,可也不能看着好好的一个清白姑娘受人欺负。

  “公子、大爷,手下留情,不要伤她,她也是个无辜的姑娘!”掌柜的脖颈上渗出了一丝血,龇牙咧嘴地对着那个醉鬼求情。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挑战自己的道德底线么?

  杨穗心一横,一把把掌柜的扔在了旁边,挥剑向前,直直抵住了那醉鬼的喉间,“放开她!”

  那丫头也机灵,见酒鬼被封喉在即,人也醉醺醺的,虽然力气大,但抓不实在,便一个灵活的缩骨术,一下从酒鬼的魔爪下逃了出来。

  “唉……都是些女人啊……”酒鬼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喉咙前抵着一把剑,还醉醺醺地说胡话,“李茂楠又是谁啊?什么二爷,这总是个男人了吧?给我带上来,少爷我好好疼他!”

  倘若现在再静一些,那醉鬼能清醒些,他大概就能听得见杨穗紧握拳头发出的关节声响了。

  李茂楠把她支开,只为了酒色,杨霞也没见着,自己的活儿也没完成,本来就已经憋屈了大半天了,现在又把恩人给搞丢了,还听一耳朵的污言秽语,杨穗不忍了。

  杨穗的心脏仿佛被人无知地揪扯下来,还连着胸腔内的热血,一下子如坠冰窟,冰锥刺骨,激得人神智全无。前世的地痞流氓气被逼得无处遁形,在这一瞬间通通涌了出来。

  杨穗剑一收,一手却比剑退回来的速度还快,几乎在剑离开醉鬼喉咙的一瞬间,杨穗的虎口也死死扼住了醉鬼的喉管,“信不信老子把你的舌头割了喂狗!”

  醉鬼无知无觉,大概还只是觉得自己喝多了,酒气上涌,憋得喉咙难受,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见杨穗,又定了定神仔仔细细去看杨穗的打扮,淫|笑道:“好人儿,我就说你是个最清俊的,快来我怀里……”

  杨穗虽然凶神恶煞的,一副不把这醉鬼一剑剁了誓不罢休的样子,反正凭李家人的权势,没有银子办不成的事,但二十一世纪的刑法始终在她心里绷成了一根紧紧的法律底线,她下意识地不敢去逾越。

  所以杨穗手上其实根本没动什么力气,只是恶狠狠地掐着醉鬼的脖子,这会子醉鬼淫心一上来,连自己的生死安危都不顾了,双手扑着就要来抱杨穗。

  杨穗厌恶地撇过脸,一手还是掐着醉鬼的脖子,一手拿剑抵住不让醉鬼靠近自己。

  “穗穗姑娘你快走罢,这人吃醉了酒,不知事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那丫头跪坐在地上呜咽着说。

  醉鬼也听了进去,觑着小眼睛去看地上的人,油腻腻地笑:“好小子,你怎么这么招人疼呢!”说着就像从杨穗手下挣脱,扑向地上的人身上去。

  李茂楠还没找着,杨穗才不想管这烂摊子呢,但也不能看着这醉鬼去祸害别的姑娘男人,只得忍忍,依然擒着醉鬼,朝掌柜的大声喝:“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叫人把这醉鬼绑起来,等他砸了你的招牌么!”

  掌柜的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唯唯诺诺地,一面跌撞着往外面跑一面喊:“官老爷在哪里,救命呀,杀人啦!”

  醉鬼又被杨穗一使劲儿抓了回来,这才觉得喉咙有些不同寻常的刺痛,这会子清醒了一些,见自己丢了脸,便生起气来,一腿往杨穗腿间肋骨上踢去,“我可去你的,什么人也往我身上动手动脚的!”

  “穗穗姑娘!”地上的丫头惊呼。

  杨穗刚吩咐完掌柜的去叫人,这会子不防头,生生挨了这一脚,痛得一皱眉,手上下意识得下了力,一咬牙,“你找死么?”

  醉鬼发出吚吚呜呜的声音,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了似的。

  奈何这个醉鬼的身子有两个杨穗那么宽,估摸着喉管也粗,一时半会儿掐不断,还能腾出力气来扎挣,一脚一脚地往杨穗身上踹着。

  四周人本来就奔逃得差不多了,剩下还有胆子看热闹的,都是些眠花卧柳的货,别说只手缚鸡了,连只跳脱些的耗子都抓不住,那丫头四面看了一圈,绝望地低下了头,一手捶着地面,嘶哑出声,“二爷你快回来啊!”

  杨穗已经支持不住了,那醉汉力气太大,自己双腿双脚被重重地踹了好几次,小腹上又挨了几拳,拳头几乎握出汗来,已经快站不住了,她缓缓地举起了剑,慢慢地移向醉鬼的喉间。

  虽然没有锋,但多拉扯几下,也能让他人头落地。

  杨穗眼里杀气乱蹦,把那丫头吓个半死,“穗穗姑娘不要杀人!”

  杨穗红了眼,哪里还听得进去,千钧一发之际,一层小楼传来了声音,“是海岚的声音!”

  那丫头仿佛在悬崖绝壁勒住一匹野马,想也不想就喊出声,“哥!”

  下一瞬,就在杨穗的剑已经磨破了醉鬼两层皮,喉咙流血不止时,“穗穗住手!”

  李茂楠几步跃上了二层小楼,残影似的抢到了杨穗跟前,一把夺下杨穗手里的剑,把摇摇欲坠的人揽在了怀里。

  后面赶儿赶上来,要去扶地上的夏海岚,夏海岚泣不成声:“去绑了那个人!”

  赶儿两步过去,一手扯过桌上的丝绸桌布,杯盘细细哗哗碎了一地,就在杯盘狼藉中,赶儿把骂骂咧咧的醉鬼绑成了个麻花粽子。

  住儿在后面跟进来,心疼地扶起地上的夏海岚,“海岚,伤哪儿了?”

  夏海岚被醉鬼一脚踹倒,现在脚还扭着,站不起来,“哥!好痛……“一句话没说完,本来就没止住的眼泪更如雨下,打湿了住儿的袖子。

  杨穗扶着李茂楠两条手臂,终于从痛楚当中缓了过来,居然还记得把手换到了李茂楠伤口以外的地方,然后才反应过来李茂楠的伤口早愈合了,现在的伤员是自己。

  杨穗微微抬起头来,见李茂楠焦急地看着自己。

  还能扶住自己,还能做出这样焦急的表情,人没事就好。

  “二爷……你去哪儿了……”杨穗仰着头对着李茂楠微微一笑,再也支持不住,腿一软往李茂楠面前栽了下去。

  李茂楠双手接住杨穗,扭头去问住儿,“海岚身上伤哪里了?”

  夏海岚直打哭嗝儿,“我没事,穗穗、穗穗姑娘,海岚对不住二爷。”

  李茂楠狠狠地一闭眼睛,又猛地睁开,“这不干海岚的事,住儿带海岚去找大夫,再同掌柜的说一声,这几天旷工,我另请人给他添一个人在食肆里帮忙。”

  又对着赶儿道:“这畜生哪来的?”

  赶儿工作效率极高,就这么一会子的时间已经从旁边看热闹的人嘴里知道了醉鬼的身份,“城里一卖猪肉的屠户家的儿子,花天酒地当饭吃的。”

  李茂楠看都不想去看地上的麻花粽子,“押下去,告知他家里人,走路防跌,吃饭防噎,别把花酒当饭吃,当心有朝一日醉死在这里!

  “等掌柜的回来,告诉他,倘若是个人样就往店里招揽,以后每月的银钱都不要领了,直接散伙。”

  说完,一弯腰抄起杨穗膝弯,径直出了门,连马也舍不得骑,叫了辆城内最大的车子,“去城里最好的医馆,快些!”

  打车子的人询问:“公子是去李府荣和堂么?”

  “不去荣和堂!”

  “这就是城内最好的医馆了……”

  李茂楠一句话全是火星子,“城内除了他家就找不出好医馆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