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恩将宠报>第 36 章 第 36 章
  重儿在院里冲出来,满脸的汗,“穗穗姑娘!这是怎么说,好好的怎么还摔了呢?二奶奶那边知道你出去逛了么?你就擅自做主出去?”

  李茂楠跨过一步拦在重儿和杨穗面前,横着浓眉,“你几斤几两重?我院子里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问东问西的了?”

  重儿被李茂楠吓地倒退了几步,后背撞上小檐下的红漆柱子,双膝一软,趁势跪了下磕头,“二爷教训得是,是奴才没长眼。”

  杨穗在后面挠李茂楠的衣裳,拳头抵在李茂楠后背上,借着力站稳,探出脑袋来,“我今儿白天出去往外面村庄上寻荷花和水产种子去了,你起来说话。”

  “寻什么?”李茂楠惊愕地回头问。

  杨穗漏了馅儿,反正纸也包不住火了,直直地看着李茂楠,装宁折不弯。

  重儿刚想扶着柱子站起来,听李茂楠断喝一声,吓得又瘫下去,垂着脑袋,“楠二爷饶命,重儿不是故意要来叨扰冒犯穗穗姑娘,只是园子里望舒阁已经竣工,明儿欣柔姑娘就要请两边府里的奶奶姑娘们上楼去看看,所以我过来告知姑娘一声,阁楼下边的溪水和荷花水产该置办了,姑娘今晚上或是明早晨,趁着人少,过去看看怎么引水,怎么布局……重儿说完就走,不不,重儿这就滚。”

  李茂楠紧握着拳头,看着重儿吓得屁滚尿流地滚出了院门,越发怒不可遏,回身揪住杨穗抵在他背后的那只拳头,“你跟我说你没有管望舒阁的任何一件事?”

  杨穗这会子自己一天的遭遇还没理清楚,重儿又告诉她望舒阁已经建成,自己目前又是个瘸子,脑子里一团乱麻,不知道该从那件事下手做起,轻飘飘地抬眼看了一眼李茂楠,“这真的不算望舒阁以内的事,欣柔她……”

  杨穗想起那个追着丫头出去,冒着被姐姐家人责罚的风险救下一条人命的余欣柔,倔强地说:“欣柔姑娘她不知道,是我自己领的收尾的活儿。”

  李茂楠拿手把杨穗的拳头一甩,发现自己两个人居然还站在风口上,气不打一处来,回身往屋内喊:“横水聚山出来,都没长眼睛么?平日里柳嫂子就是这么教你们伺候主子的?”

  横竖聚山应声出来,步子虽然还是懒洋洋的,但别说李茂楠人身攻击她们了,她们连李茂楠稍微提高嗓门说话都没见过,倒都有些惊讶,又见杨穗半瘸不瘸地靠在李茂楠身上,连忙赶过来接住。

  下午好不容易和李茂楠建立起来的肺腑之交,又被自己的多管闲事搅和了。

  李茂楠到底在生自己什么气?

  杨穗被横水扶进屋,一个人在月洞窗前直坐到月上梢头都没想明白,一动不动的话,双腿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痛了,只是觉得发僵,再不起来活动活动,坐骨神经都快麻木了。

  杨穗拄着双臂,刚想从椅子上站起来,低头之间,只见面前移过来一团黑影,“谁?”杨穗下意识地就去摸手边的剑。

  李茂楠眼疾手快,一只手按住了杨穗,一只手去搂杨穗的胳臂肘,“在我这里还怕?”

  杨穗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放下手里只摸到剑柄的剑,就想软绵绵地又坐下,只是李茂楠还托着自己的胳臂肘,坐不下来,两人就这么一内一外地僵持着。

  “谁叫二爷神出鬼没的,二爷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么?”

  “你也知道人比鬼可怕?”李茂楠把杨穗按住坐下,自己一掀衣裳,一举腿从窗外翻了进来,“那你还去招惹人?”

  杨穗借着月光往李茂楠脸上看,似乎有影影绰绰的树叶碎片参差在茂楠脸上,把李茂楠的焦急、担心和压抑都分割成了一小片一小片,“二爷?你到底是在气我没有听你的话,还是气我不该去揽事做?”

  你到底是针对我这个人,还是针对我做的事?

  李茂楠顿了一会儿,没说话,伸手大胆地去按杨穗的膝盖,才刚刚摸到布料,只见杨穗猛地一后缩,同时皱了皱眉。

  “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怕他们惹你生气。”

  李茂楠退后往椅子旁的小矮榻上一坐,略略比杨穗矮些,杨穗去看时,只就只看得见李茂楠梳着的一溜儿漆黑的小辫儿,顺着肩头披到背上,头发上居然还粘着些草屑。

  长长的眼睫毛在月光下微微颤动着,睫毛尖儿上还挂着灰尘,眼睛一眨,便腾起小小一缕烟儿似的云雾。

  衣裳和鞋面上也沾着些泥,还没来得擦干净。

  杨穗有些失神,她下午着急,居然没注意到李茂楠这狼狈模样,她不禁伸手去掸了一掸李茂楠衣裳上的灰尘,“太太的那位好友,和赶儿住儿有关系对不对?你前儿说的,除了横水聚山,还替一个姑娘穿过耳朵,是海岚姑娘对不对?”

  李茂楠埋着头吸气,突然毫无预兆地把头埋进了杨穗膝间,双手紧紧握着拳,狠狠一砸在地面上,清晰沉闷。

  李茂楠的声音被埋在裙子布料里,听起来有些喑哑,“你不能生气。”

  杨穗知心姐姐附身,拍了拍李茂楠的头,“我生什么气?二爷别这么说。”

  “我上次和你说的,等过了中秋,你要走要留我不管你的话,你别当真,别走。”李茂楠抬起头道。

  杨穗愣着看着李茂楠,这话她是没忘,但要不是李茂楠现在提起来,她也压根想不起来,“二爷,什么意思?”

  李茂楠神色凝重,“没什么意思,我不能让你走,因为我是李家人,我不想让你走,因为我是李茂楠。”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么?”杨穗疑惑,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整天无所事事只知道花天酒地调戏小丫头的恩人么?不过半天没见,说些话来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李茂楠避而不答,微微笑着,“我今儿回城的时候,在城门口听见人说,一个才半大的姑娘闯进百花洲找人,凶神恶煞的,说是找不见人的话,提着剑就要杀人。”

  杨穗辩解:“我不是半大姑娘!”

  李茂楠反问:“倘若白天真的没有找见我,你真的会动手杀人?”

  杨穗垂着头,看着李茂楠仰头看着自己,身体离了小榻,几乎跪在自己身前,下巴枕在自己膝盖上,不知怎么的,杨穗咂摸出了一种名叫“依偎”的味道来。

  这些日子杨穗风言风语也听说了,二老爷李冶还在时,极其溺爱长子李繁椿,严格教学,文武双全,基本不怎么管李茂楠。只有太太花婠稍微疼爱些李茂楠,然而二老爷早逝之后,紧接着李繁椿也贬官在外多年了,花婠便对李茂楠的疼爱渐渐减了。

  说太太不疼二爷,杨穗是不信的,不是害怕李茂楠照顾不好自己,特特地把自己的两个大丫头给了李茂楠使唤么?自己刚进状元府的时候,太太不还语重心长地告诉自己要好好看着二爷么……

  然而过了一个月,杨穗再瞎也看得出来母子俩之间的隔阂了,李茂楠每日清晨会去给花婠请安,横水聚山也隔三差五地去花婠那里去汇报工作……仲夏日长,一个月里母子俩说过的话恐怕就是请安问好,加起来没有李擎霜一个时辰能说的。

  阖府亲眷,想来只有李擎霜李执雪姊妹两人真正敬重这位二叔,然而李擎霜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儿,李执雪又要在金维琴的聒噪下,努力保持心情愉悦,保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自己都泥菩萨过河了,而且终究是女人,不能和叔叔长期说话做事都在一处。

  再说李茂楠身边的朋友,都是金靡一流,除了关心李茂楠的酒量、李茂楠撩人的手段外,没其他的事,每日招猫逗狗,以看李茂楠的笑话为己任。

  这是缺爱,不仅是母爱,还有关注、在乎、关心。

  于是杨穗脱口而出,“会!找不到你,我让百花洲血流成河。”

  哪怕在另一个空间,这项罪名足够让人把牢底坐穿。

  李茂楠笑笑,“为什么要为我杀人?”

  因为担心你。

  因为我穿到这里来,疼我的齐桂虎父子俩家里有本难念的经,李家又个个明里暗里看不起我,后来巴结我也只是看在你李茂楠的面子上,只有你对我不偏不倚,只有你骚话满口,只有你让我动了想谈个恋爱的心思……hTtPs://M.175BOok.com

  这就有些难回答了,杨穗在犹豫:要不要趁胜追击,表个白先?

  可明天余欣柔要请大家去参观望舒阁,明摆着就是府里奶奶们评判兄弟媳妇的时候,人家门当户对、人家郎才女貌,自己凑什么热闹?

  杨穗只有一个万无一失的答案,“因为……我父亲……”

  “因为你父亲说我救过你,要你为我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月色突然被一朵黑云遮住,李茂楠白玉似的面上暗了许多。

  杨穗趁着月色不明,赶紧心虚地点点头。

  李茂楠深吸一口气,“那好,穗穗听着,棋二奶奶的意思,明天我是必定要去望舒阁走一趟的,府里的人几乎都要去,你也逃不了,但你腿还不好多走路,你负责的就是池子里的事对不对?正好你就一直在阁楼下看着就行了,不要去靠近欣柔,连一句话都不要同她说,不能离开我的视线,明白吗?”

  这个杨穗硬生生地听出来惊悚的感觉,“为什么不能和欣柔姑娘说话?为什么不能离开你的视线?”

  李茂楠僵硬地一笑,“我怕你办事不力,惹欣柔生气,你自己挨骂,也生气。”

  杨穗心一沉,心想幸好自己方才没有冲动地表白,木讷地答道:“好,穗穗记住了,二爷放心。”

  李茂楠站起来,嘱咐杨穗早点歇下,翻身出去,背对着杨穗,突然说:“穗穗?”

  杨穗刚想瘸着腿去打个水来洗脸,“嗯?怎么了二爷?”

  “以后别冲动伤人杀人,好好活着,才对得起我。”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恩将宠报更新,第 36 章 第 36 章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