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恩将宠报>第 40 章 第 40 章
  “好姑娘,你还哄我呢!别以为我不知道,楠兄弟护着她,姑娘你也护着她,哪里来的杀人放火的狐媚子,还留着做什么!”

  是三姨奶奶红梅的声音,“这一天终于来了。”李茂楠想。

  李茂楠相信李擎霜应该能挡一会子,便绕了路,去茶房里倒了一杯水来,递到杨穗唇边,“喝罢,别听。”

  杨穗一口干了,摇摇头,“欣柔真的没事么?”

  为什么三姨奶奶还来找我麻烦?

  李茂楠安慰,“比你好着呢,这不与你相干,欣柔就算只掉了一根头发丝儿,那也是你的错。闭上眼睛,睡罢。”

  杨穗摇头,是她往楼上喊了一声,才使得余欣柔转过身去,才不防头跌了下去,杨穗想也不想也知道,红梅不找自己的麻烦才怪。

  “二爷,我想起来坐着,不能在你床上躺着。”

  李茂楠虽然心疼,但他也知道红梅气势汹汹,要是闯进来看见杨穗趴在自己床上,越发说不清楚了。

  李茂楠点头,把杨穗扶起,移到外间几前坐了,刚坐定,红梅带着家人们已经冲进来了,“好个霜姑娘!你再拦着我,莫不是和那个姓杨的一伙的!”

  李擎霜寡不敌众,把主战场交给了李茂楠,自己跑外面搬救兵去了。

  红梅咆哮着进来,见杨穗没事人一样在几前坐着,自己便叉了腰,扯开嗓门儿,“哪里来的骚狐狸,我知道,你看上了我们家楠兄弟俊俏,你只管说出来,楠二爷不过多个妾室,我们家欣柔也不是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你做什么使坏要我欣柔妹子的性命!”

  杨穗并不是个老实吃亏人,和红梅针锋相对,“我叫的是霜姑娘,并没有叫欣柔姑娘,谁知道那阁楼围栏是快豆腐渣,一碰就倒!”

  红梅气疯了,都顾不上去疑惑豆腐渣是个什么意思,“天杀的不要脸的狐媚子,那谁知道呢!当初可是我们奶奶亲手把这件事交到你们俩手上,你问我为什么那围栏一碰就倒,欣柔会自己害自己么?昧着良心推脱,谁教你的?”

  杨穗有一瞬间的失神,心想:“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棋二奶奶是把这事交到我们手里了没错,只是我这一个月来只是早间晚间道议事厅上点个到,点完就走,并没有摸过阁楼的一根木头,一块砖石,三姨奶奶这话好没意思,硬要鸡蛋里挑骨头么!”

  红梅骨子里认定了杨穗是个为了接近李茂楠不择手段的人,才不相信杨穗会放弃这个讨好李茂楠的好机会,“你?嗬,你当然没有摸,也不看看你是什么出身的人,你会么?你敢么?也只能使些下三滥的手段罢了!”

  李茂楠看着杨穗气得大口喘着气,他心里想把这事儿交给杨穗自己解决,看杨穗能做到什么地步,但实在心疼得不行,便上前去对着红梅拱手。

  “三姨奶奶,欣柔妹子能干,所以棋二奶奶你们几位放心大胆地把望舒阁的事交给她,你们乐得自在,不怎么过来,殊不知,穗穗这一个月来,的确没往望舒阁那边去过。欣柔姑娘能者多劳,望舒阁的确是她一手操办的。”

  红梅不高兴了,再怎么说,李茂楠也是自己中意已久的妹夫,怎么能够帮着外人说话呢?

  “难不成我们家欣柔自己在围栏上做手脚,要自己害了自己的命不成?楠兄弟这是什么话?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一语未了,外面有一声严厉的呵斥传进来:“三姨奶奶好狠的话!”

  屋内李茂楠和红梅带过来的丫头婆子们都纷纷去看,只见横水聚山扶着花婠往里面进来,后面跟着李擎霜,还有杜潇荏梁小枝一干人。

  聚山呵斥完,横水接着说:“这事儿霜姑娘已经告诉太太原委了,既然欣柔姑娘没事,大家聚在一起和和气气说清楚,是新仇旧恨,还是工程上出了岔子,大家说明白便是,在这里吵什么吵?”

  红梅被丫头抢白,气鼓鼓的,还想说话,被杜潇荏使劲儿给她递眼色的样子给吓回去了。

  花婠自从李繁椿远赴边关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自己房门,连丫头都不怎么使唤,吃饭也都是厨房的管事柳嫂子亲自给送过去。

  花婠虽然在李家不管事,好歹是为诰命夫人,李冶虽然走了,那份荣誉还在,无人敢不尊敬,也不知道李擎霜怎么把这尊佛给请出山的。

  李茂楠赶紧拉着杨穗给花婠跪下请安道乏,花婠只是不说话,也不示意叫两人起来。

  杜潇荏还在一边给心高气傲的红梅使眼色,悄声说:“还不跪下给太太请安!”

  红梅自进了李家门,几乎没怎么见过花婠,也不把这位诰命夫人放在眼里,这会不情不愿地跪下,还堵着气,嘟嘟囔囔,“霜姑娘可真会,连太太也给搬来了,搬来也没用,奸诈小人还有什么好说的,留在我们家败坏门风?你看太太依不依!”

  李擎霜气得牙痒痒,就要冲上来和红梅理论,被聚山一挥胳臂拦住了,“霜姑娘冷静些!”

  花婠站了这么一会儿,始终是一句话没有说,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太太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偏遇上这会子重儿已经洗了澡出来了,见了这场面,吓得双腿发软,险些跪倒,不过倒还是他有眼力见儿,连忙去搬了一把椅子来,送到花婠脚下,“太、太太请坐。”

  花婠神色终于有些变化,对着重儿一笑,这才坐下,话中带刀,“都起来罢。楠儿,你和母亲说说罢,怎么回事?”

  李茂楠没起,跪着匍匐过花婠那边去,“儿子不孝,惊动母亲了。只是儿子句句属实,杨穗这些日子的确没有到望舒阁那边去过,根本没有时间,更没有理由去做什么手脚。”

  花婠轻轻点点头,红梅这才想起来花婠在李家的权威,也冲到花婠身边跪下,双手捧着花婠的膝盖,“太太要替我妹子做主啊!说不在就不在么,当初可是我们奶奶说的交给了两位姑娘管理,怎么这位姑娘说不在就不在?”

  李茂楠早有准备了,“三姨奶奶不信么?你随处去问一问,看看杨穗这些日子是不是都待在院子里哪里也没去?出门也是同我一道,直到日薄西山才回来的,我倒还不知道杨穗学了什么分|身术,还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出去害人!”

  红梅说是说不过李茂楠的,只能撒泼打滚儿,便一面哭一面嘶吼,“那谁知道那丫头跟着爷出去,是真的出去,还是半道回来做手脚了,外面的市井花柳丫头,手脚能有多干净!”

  李茂楠给花婠磕完头,直立起身子,眼神在花婠身后的家人中逡巡一圈,冷冷地道:“我不至于任由我的人四处乱逛,并不知道她还能半道往回跑,三姨奶奶怎么知道?倒是比我清楚多了?别是三姨奶奶生了一双千里眼罢?”

  红梅吓得一怔,连抽泣都停了,全屋子的人都寂静无声。

  还是只有憨厚老实的重儿,爬过去捡起杨穗的剑,给递到了杨穗身边,“姑娘,你的剑。”

  杜潇荏喝住重儿,“你在这里多什么嘴!”她揣度着这气氛,语气里带着用人不善的失望,小声地问:“穗穗姑娘,没有去过望舒阁一日,当真的么?”

  杨穗也没站起来,这时候正好,想也不想地就地磕了一个响头,“穗穗知罪,穗穗该死,是穗穗辜负了奶奶的器重,我这些日子,的确没有过望舒阁那边去。”

  杨穗额头磕在地面上,余光看见自己身边的影子颤颤巍巍的,在发抖——是重儿拿着自己的剑,已经吓得快拿不稳剑了。

  “但穗穗和欣柔姑娘说好了的,欣柔姑娘管建园子的事,我管最后阁楼下池子底的事,并没有告诉一个小子兄弟们,所以奶奶们到如今才知道的。”

  杜潇荏不听,作势要打重儿,“你就是这么服侍两位主子共事的么?还有没有点眼力见儿了!”

  重儿吓得把剑给扔了,正好扔在杨穗脚下,自己便哭了起来,“姑娘们不要我往外说的,我……重儿再也不敢了,以后就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敢了,奶奶不要撵我出去。”

  杜潇荏气得七窍生烟,连话都不想说了,这倒给了红梅一个喘息的机会,仿佛抓住了杨穗的把柄,“我说呢,池子底的石头,早不铺晚不铺,偏偏在我们大家伙儿都在楼上的时候就铺起来了,这不就是事先谋划好了的么!”

  杨穗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三姨奶奶,我方才已经说过了,我和欣柔姑娘分开管事的,我只管池子底的事,我如何知道那围栏就那么不堪一击!”

  “嗬!”红梅从地上起来,几乎冲到杨穗面前,“瞧瞧,瞧瞧,此地无银三百两!把个望舒阁的责任推脱得干干净净,你的意思是,你全部心思都在池子底的事上了,在围栏上做手脚的事你根本没时间去做是罢?”

  “三姨奶奶!你非得血口喷人颠倒是非么?”李茂楠沉声道,“那我告诉你,穗穗一直陪着我,坐卧都在一处,我不准她离开我一步,所以……她的确没时间来做这些无趣的事。”

  这句话出来,只有花婠主仆三人和李擎霜,面不改色,其余人都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只能你望望我我看看你。

  至于跪在地上还额头触地的杨穗,背上那点血似乎一股脑儿地泉涌到面上似的,要不是自己的脸皮还算厚,那股躁动的悸动早就冲破脸皮,血流满面了……

  李茂楠准妹夫的形象在红梅的心目中轰然坍塌,但也不相信李茂楠这么厚颜无耻,冷笑道:“嗬,哈哈哈,想不到楠二爷这么怜香惜玉?您这么护短,可谁知道呢?您的两个大丫头知道么?太太知道么?”

  李擎霜在后面干着急,马上就想站出来了,“我知道!我知道楠二叔一直就对穗穗上心,他们就是一直在一处!”

  可不等她站出来,瘫在地上的重儿便开口了,将功补过:“楠二爷没说假话,穗穗姑娘的确一直跟在二爷身边,昨儿晚上我来这边,叫穗穗姑娘趁园子里没人,过去先看看池子,二爷也不舍得。”

  沉默。

  “哦?”红梅狞笑,“不舍得?那楠二爷到底是让没让姑娘过去啊?我可是听说,昨儿晚上二爷和自己的两个小子吩咐了一晚上的话,不知道这段时间里,穗穗姑娘去做什么了呢?”

  杨穗低着头,脸都快拧成麻花儿了,自己在做什么?在月洞窗前守着明月想李茂楠啊……

  红梅见自己占了上风,便越发狂了,“好你个杨穗,昨儿晚上在围栏上动了手脚,今儿白天看着我们欣柔站在边上,就装模作样地在下面铺石头,还在下面喊话,生怕我们上面一楼的人少摔下来一个是么?”

  杨穗也不是吃素的,不管它三七二十一,猛地站起来,中气十足,“三姨奶奶,我敬重你是二爷的嫂子,所以低声下气地对你解释,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如果你觉得我在围栏上做手脚,最后又在池子里作妖,最后就是为了让自己背上多出来几个窟窿的话,我不敢苟同。

  “奶奶心疼妹妹,我理解,只是奶奶嫁到这里,怎么如今还不择手段想要让欣柔姑娘也嫁到这里,想必是奶奶觉得自己做了小,委屈。平日里又觉得孤单,想让妹子过来陪自己说说话儿?”

  此话一出,鸦雀无声。

  两府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红梅千方百计地想把妹子嫁给李茂楠,是为了借助妹子“诰命夫人儿媳妇儿”和“武状元弟媳”的名头巩固自己的地位?

  大家都畏惧,但余欣柔待人不刻薄,会处事,和李茂楠也门当户对,因此没人敢提出异议。

  只有杨穗这个不长眼睛的,敢拉到明面上说出来。

  红梅涨红了脸,还没想出什么话来应付,只听人群之外又颤颤巍巍的声音传来,“姐姐,你想差了。”hTTps://WWw.175book.com

  站着的坐着的跪着的,所有人都往外面去看,只见余欣柔面色惨白,被丫头扶着进来了。

  红梅赶紧迎上去,“欣柔,你怎么就起来了,身子这么虚,怎么还往这腌臜地方跑?”

  “三姨奶奶不必指桑骂槐,要是觉得楠二爷院里腌臜,穗穗这就搬出去,看欣柔姑娘今后住进来,还是这么腌臜不成?”杨穗面对着那姐妹俩人,气宇轩昂,教人不敢靠近。

  “穗穗,怎么在姑娘奶奶们跟前说话呢!”横水呵杨穗。

  余欣柔倒没有动气,慢慢地往杨穗那边走。

  “欣柔你做什么,她会害你性命!”红梅惊道。

  余欣柔推推红梅,还是义无反顾地往杨穗那边去。

  重儿跟着余欣柔做了一个月的事,知道余欣柔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见她现在虚弱,可走过来的步子却是有力的,自己倒替杨穗担心起来,便爬过去把自己吓掉的剑捡起来,硬塞到杨穗手中,“穗穗姑娘拿着罢。”

  杨穗也不忌讳,伸手接过,握在腰间,满脸的戾气。

  余欣柔见杨穗手里握着了剑,脸色没有变化,脚步没有变慢,还是坚定地往前走,笑脸盈盈。

  大家都不知道这两位姑娘是怎么回事儿,懒得上来阻拦,或者不敢上来阻拦,只有红梅被杨穗手里的剑吓破了胆,想狠命地拉住自己妹子,“你没看见她手上的剑么?”

  李茂楠还跪在花婠面前,现在换了个方向,对着红梅冷声道:“正好,三姨奶奶看看,看看人家市井女孩儿是怎么取人首级的,需不需要用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

  红梅吓得魂飞魄散,想扑过去抓住余欣柔,没想到余欣柔比她还快,已经腿一软,身子直扑进杨穗怀里。

  杨穗没想到会是这一出,赶紧把剑往外一扔,扔在重儿怀里,自己双手搂着余欣柔,“欣柔姑娘?”

  余欣柔气息微弱地一笑,“谢谢你。”

  杨穗不明所以,“不用谢。”

  余欣柔喘了一会子,从杨穗怀里站起来,转身过去对着满脸惊慌的红梅,“是妹妹不好,让姐姐和奶奶们替我担心了。”

  余欣柔弯腰向众人们陪礼道歉,“那块围栏,原是我之前定好了的,要加高些,再在上边刻上些山水字画。所以早早地卸下来,松松地架在上面,原想着带着大家看过之后,就做好的,我今儿上午一时没想起来,也没想到这么不牢靠,所以不防头,把自己给摔了。

  “重儿说的,也没错,我之前的确是和穗穗姑娘说好了的,分开管事,所以她也并不知道那块围栏的事,姐姐,你怎么也不等我醒了,说清楚道明白,就过来找穗穗姑娘的麻烦?”

  红梅脸色血红,又气又急,“那也是她不对!那么高的楼,在楼下瞎喊什么!”

  余欣柔对着姐姐一笑,又转过身来,对着杨穗抱歉道:“还多亏了穗穗姑娘了,不然我今儿……”

  余欣柔说起来,仿佛还心有余悸似的,牵着杨穗的手,有些发抖,连话都说不下去了。

  就在余欣柔说不出口时,旁边一个冷声道:“就算今儿穗穗姑娘在这里,你也必须得死!”

  杨穗耳尖,只觉得这语气从来没有听见过,连忙偏过头来看,只见一道明晃晃的剑光,不偏不倚地直往余欣柔胸前去。

  “重儿!”杨穗惊呼。

  重儿手里的剑,不是自己的那支秃头笔。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恩将宠报更新,第 40 章 第 40 章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