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恩将宠报 > 第51章 第 51 章
  杨穗不理,只是问:“你一个人?你娘呢?”

  “你管我是不是一个人?你不是也一个人么?”齐书涵道,不断地拿眼去瞧李茂楠。

  李茂楠从头到尾没去看齐书涵,还是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听那语气,来者又不善,便问杨穗,“你们认识?她是我们家的丫头?”www.175book.com

  “李公子!”齐书涵玻璃心碎了一地,“我是前儿替你包扎伤口的书涵啊,你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李茂楠作好作歹去看了一眼齐书涵,马上又移开眼,模模糊糊觉得是有些眼熟,和百花洲的姑娘有些相似,便别过身去,手臂和杨穗的肩膀撞在一起。

  “好!好!”齐书涵见李茂楠不记得她,反而和杨穗那么亲近,自己差点气哭了,“杨穗!你虽然有娘生没娘养,我娘好歹教导过你,出门在外这么贴在爷们身上,你不嫌丢脸我还嫌丢脸呢!”

  杨穗方才还担心齐书涵夜不归宿,怎么一个人跑到状元府来了,是不是也被金靡那些人弄进来的,现在看来不用操这个心,别人根本没想领情。

  “书涵说得好对,我是有娘生没娘养,所以才没学到怎么和公子爷们搭讪的本领,怎么书涵从小耳濡目染的,学得也不精明。”

  “哼!杨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没读过书,不知道这句话我也不怪你。”齐书涵伸手往前一划,划了个天穹轮廓出来,“我娘教给我的,都是大家闺秀必须的礼教,能和大家闺秀般配的,也就只有这状元府内的李茂楠楠二爷,你以为是你随随便便在路边捡一个鼠狼之辈就能拿来比的?别脏了我家铺子的地!”

  “鼠狼之辈?”杨穗听见齐书涵侮辱她男人,顿时血气上涌,就想把今儿没落在夏怀允脸上的那巴掌赏给齐书涵。

  刚想倾身,李茂楠和她贴在一起的手臂横过来,拦在杨穗胸前,手心握住杨穗的肩头轻轻捏了捏。

  两人同时扭头,杨穗心想:“走了个坦坦荡荡的余欣柔,又来了个针锋相对的齐书涵,李茂楠你是西天的经文么?娶你还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李茂楠对着杨穗会心一笑,贴着杨穗耳朵,“别恼,我知道我很好,你别为我出头,我心疼。”

  齐书涵其实也没认真把面前风度翩翩的男人当成鼠狼之辈,就是为了让杨穗不好受,故意这么说的,如今见那男人把杨穗按下,还在她面前耳鬓厮磨起来,气得捏着帕子乱指,“我说呢,我哥死活不告诉我你死哪里去了,只说你去大户人家做粗使丫头去了。我呸!如今还没出阁呢,就做出这些伤风败俗的事来,还把杨霞那吃闲饭的支走,怎么?汉子偷得还可以么?”

  这回李茂楠也忍不了了,转过身来,换了一只手,从杨穗后脖子那边横过去搭在杨穗肩头,看着齐书涵,冷笑一声,“在下早就知道我等不堪入流的鼠狼之辈会脏了姑娘家的地,因此只去了那一次便再也没造访过了,不知道姑娘今儿造访我家鼠窝,用意为何呢?是甘愿猫鼠同眠?还是要消除鼠患?”

  齐书涵怔了一瞬,随即嗤地一声冷笑,“你?长得好些的奴才就能滥竽充数?还是赶着中秋就来打秋风?”齐书涵说着,越来越没有底气——姓李,身量这么高,穿得这样好,能在状元府的园子里自由出入……

  不会真的是李茂楠罢?

  “姑娘既这么说,我是狗仗人势的奴才也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也好,天儿也晚了,我也要出去,姑娘看看,我顺道儿送姑娘出门呢?”

  齐书涵往后一跌,险些往后躺倒,这是在下逐客令了,自己心内后悔起来,但不肯服软,便壮着胆子,“杨穗、你们!别叫我抓着你们的把柄!”

  说完,自己心虚,朝李府花园子那边跑了。

  杨穗注视着李茂楠,显然完全没有想到那种把自己往泥污里推的话能从李茂楠嘴里说出来,他真的,没有富家公子的精神洁癖么?

  李茂楠软硬皆施地把齐书涵吓跑,看明白了杨穗的眼神,便安慰道:“我随便说的,我不承认,你别当真,别嫌弃我。”

  杨穗被逗得笑了,为了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不嫌弃李茂楠,踮起脚,在李茂楠唇尖亲了一口,是安慰也是道歉:“我跟着去看看,你先回去。”

  “别去!”李茂楠被杨穗的偷袭吓得擦点没回过神来,幸好吻得短促,李茂楠好险反应过来,便把杨穗拉回来,“你去做什么?我们回去了。”

  杨穗看着齐书涵跑远,心里着急,尽力耐心地同李茂楠解释,“我看看她是不是一个人。我不是担心她,只是她如果出些事,齐叔,还有桂虎哥,他们心里也难受,我去看一眼,把她安全送出去。”

  “穗穗!她朝那边府里去了,她知道路!”

  李茂楠瞅着杨穗冷静下来,二话不说,拉着人就走,担心再犹豫一刻,杨穗就要追上去了。

  李茂楠把杨穗带回院子里,没惊动横水聚山两人,拉入房里掩了门,把杨穗按在熏笼上,妄图用暖融融的床铺把杨穗尖锐的表情融化。

  杨穗想了一路,“对啊,不对啊,我记得红升堂向来独来独往,从来没和任何一个药铺子来往过,更别说你家、不,他们家大名鼎鼎的荣和堂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据我所知,你们家,红升堂,是齐桂虎在管事?齐书涵和我们家来往,还会让她哥知道?”

  “可是……”

  “可是,齐书涵和我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对不对?好了,话是这么说,可李府的大门没那么好进来的,不论什么人,只要不是你我这种凭脸就能自由进出的,哪怕是天上的乌鸦,进门都得通报给棋二奶奶。”

  “二奶奶?”杨穗叹气,“她怎么和书涵,会不会是蝶姨……”杨穗自言自语。

  “我们来继续方才提到的,”李茂楠悄声道,“所以棋二奶奶和你提到的蝶姨,也就是齐书涵的娘,她们是遇人不淑,还是同流合污?”

  杨穗没注意到李茂楠已经把问题换个了壳儿,但本质没变,下意识地觉得答案都是后者。

  “可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杨穗想不明白,“可她们怎么会同到一块儿去?为了什么啊?”

  “明儿中秋了。”李茂楠突然说。

  杨穗去看外面的月色,“二爷,明天把马给我用罢,我……”

  “嗯?”李茂楠也隔着门窗,注视着那一轮冷冰冰的玉盘,情不自禁握紧了杨穗的手,小声问:“要回去看弟弟么?记着找海岚,别走城门口过,晚间入了夜再回来?要不要我叫个人跟着你?”

  杨穗眼神有些躲闪,摇摇头,“不好,杨霞那里,收养的老人家不喜欢外人打扰……”

  “杨霞?”李茂楠听到这个名字,瞬间紧绷起来,“弟弟叫杨霞?”

  “嗯?”李茂楠的反应比前儿郭蔷打听杨霞名字时还要大,杨穗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郭蔷给她的寄名符还没有转交给杨霞,还没有把杨霞带进来认郭蔷做干娘。

  这个干娘认不得,只能认做姐姐,不然辈分就乱了。

  “没什么。”李茂楠“我还说我明儿一整日不得闲,不能和你一起回去看看弟弟,看来我也不能去了?”

  杨穗还是看着齐书涵落荒而逃的方向,心不在焉地哄,“你现在不算是外人了。”

  李茂楠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采,和窗外的月色相得益彰,柔和地洒在杨穗身上,他扳过杨穗的肩膀,“内外有什么区别你知道么?你就敢乱说?”

  李茂楠料事如神,料到了一只乌鸦进门都得经过杜潇荏的示下,却没料到,这只乌鸦是跟着识途的老乌鸦进来的,她本身并不识路,误入了状元府的迷宫花园,中了猎人的拳套。

  至于一对鸳鸯怎么会遇上小乌鸦,还得从方才的事情说起……

  方才大丫头扶着杜潇荏走出李府大厅,本打算回房歇下的,却又被小丫头拦在半路。

  “奶奶,外面的黄夫人送礼品来了。”

  杜潇荏累了一天,再也摆不出笑脸了,“道谢,就说我身子不好,已经歇息了,把人打发走。”

  小丫头才刚收了别人给的小费,有些为难,“黄夫人还带了她家的姑娘,说是来给奶奶请安。”

  “黄蝴蝶的姑娘?”杜潇荏思忖一阵,终于想起来这么个人,“是了,襁褓中就来过我们家,如今……也快十四了罢?都成大姑娘了?”

  杜潇荏也不想让人家大姑娘第一次来做客就受主人家冷落,但是自己实在疲于应付,便叹口气,给大丫头使了个眼色,“留母女俩坐坐,吃点点心再去罢,叫人带着姑娘在园子里逛逛,只是嘱咐她,不能到那边园子里逛去,景色是好的,前儿才差点有了血光之灾,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别去那边惹上晦气。”

  大丫头过来,递给小丫头一串钱,杜潇荏接着说:“我今儿实在是乏了,让黄夫人体谅罢,这钱你拿着,到时候叫个车子,送人家母女俩家去,别怠慢了。”

  小丫头今儿赚了不少的小费,千恩万谢地去了。

  不过黄蝴蝶哪有那个吃点心的心思?听得杜潇荏困乏,不得出来接待她,自己便支使丫头把节礼送到杜潇荏房里去,自己得了空子,撇下齐书涵,自己在李府找人叙旧去了。

  齐书涵从没来过李府,以前黄蝴蝶老是往荣和堂跑,说是去打听城内时兴药的消息,齐书涵早就对大户人家的药铺虎视眈眈,想要一饱眼福了,今儿聪明了一回,跟在母亲后面出门,却发现母亲并不是去荣和堂,而是直接打入了敌人内部,进了李府家门来打听消息。

  “不让我逛去?我偏要去!”齐书涵挥着手帕子,愤愤地想,“早就听说李府挨着的状元府,府内建了一处赏月的亭子,他们家中还有位一表人才的公子,叫李茂楠的。不许我逛去,是怕我见了他们家的亭子?还是怕我勾走了他们家的公子?”

  齐书涵不服气,便趁着没人管她,四处瞎碰,竟阴差阳错碰到了望舒阁……然后就如愿以偿,见到了那位公子,以及公子身边的杨穗。

  齐书涵大动肝火,竟然一时半会儿没找着回去的路,好不容易绕回去,黄蝴蝶已经在李府大门等着她了。

  黄蝴蝶一脸春色,嗔怪都没有力气,“叫你不要四处跑,去和小雨大奶奶说话儿,却人影儿也不见。”

  齐书涵方才一路跑出来,不巧听得丫头们谈论,“听见了么?三姨奶奶在奶奶面前哭了一日,奶奶佛爷似的,没说三姨奶奶一句,楠二爷带着穗穗姑娘回来,两句话就把三姨奶奶堵得哑口无言了。”

  另一个丫头幸灾乐祸,“依我说,三姨奶奶也太无理取闹了,重儿要害她,要害欣柔姑娘,关穗穗姑娘什么事?穗穗姑娘为了救下欣柔姑娘,伤口还没好,又添了惊吓,如今伤还没好,又跟着二爷出去应酬,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

  “所以二爷体恤她啊,你瞧见穗穗姑娘那身衣裳没,那布料那样式,比新嫁娘还穿得好看,别是天上的神仙罢?”

  “嗬,之前三姨奶奶总说,自己的妹子就像神仙托生的么?如今看来,早被穗穗姑娘比下去了。”

  “嘘,我们悄声些,别叫三姨奶奶院里的人听见了……”

  这些话没被红梅的人听见,却被齐书涵全听见了,她不知道什么重儿,不知道什么欣柔,可把“穗穗姑娘”和“楠二爷”这两位听得清清楚楚……

  看来方才在园子里碰上的,是李茂楠本尊了。

  齐书涵被气了个半死,更看不惯她母亲洋洋得意的样子了,也不同她母亲说话,钻进了李府给备下的车子。

  黄蝴蝶和送出来的丫头们殷勤地道过别,也钻进车子,看着余怒未消的齐书涵,“我说姑娘,又是谁惹你生气了?早跟你说了不要来不要来,你非要来。你以为我是来玩的?我是来窃取人家的内部消息的,还要看人家脸色,你还来给我捣乱。”

  齐书涵快气哭了,气李茂楠不识货,更气杨穗好像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在车子里呜呜咽咽,“什么小雨大奶奶,我不认识,我为什么要去和她说话!”

  黄蝴蝶恨铁不成钢,连忙捂住齐书涵的嘴,“往车帘看了一眼,小声些。我的好姑娘,你不知道吧,小雨大奶奶的兄弟,叫金靡,生的好样貌,人又能干,年岁又比你大不多……”

  齐书涵渐知人事,知道黄蝴蝶的小算盘,便闹起来,“什么金迷银迷,我通通看不上,娘你怎么就只盯着李府的人不放,状元府里有个比金靡还生得好的李茂楠,你怎么不叫我去那边!”

  黄蝴蝶一听,吓得笑容僵在了脸上,似乎是没想到从女儿口里听到这么不知羞的话,顿了半天,才支支吾吾道:“那边楠二爷,你也不想想,人家是什么身份地位,父亲虽然没了,母亲还是诰命夫人,哥哥虽然贬了官,但皇爷对他们家的情分还在,早晚要为官做宰的,我们这种人家也高攀得起么?”

  齐书涵哭得更伤心了,“我高攀不起?那杨穗就高攀得起?”

  黄蝴蝶仿佛被当头一棒,“什么?杨穗?你见着杨穗了?那贱人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