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恩将宠报 > 第55章 第 55 章
  李茂楠被杨穗一扑,后背没个着落,栽倒在垒得半人高的柴草堆上。

  杨穗重心不稳,身体跟着李茂楠双唇的指引,直直地摔在李茂楠身上,牙齿打颤,给李茂楠的嘴唇磕掉一层皮……

  在柴草堆上安逸睡觉的猫儿被惊醒,“嗷呜”一声,爪子踩着干燥的柴草,带着一阵柴火想,不情不愿地挪了窝儿。

  杨穗死死压在李茂楠身上,霞光进来,映在李茂楠深深的眸子里,里面有沉静的爱怜和隐忍的愤怒。暖烘烘的百花香味灌入杨穗鼻腔,近在咫尺的呼吸之间,都是李茂楠身体天长日久熏出来的香味。

  杨穗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感觉到心跳加快,又从李茂楠的眼睛里看到自己,就把胸口往李茂楠胸前贴近了些——跳得热烈,是李茂楠秘不外宣的秘密。

  李茂楠身体明显地发烫,面上的愤怒在杨穗贴近他时转瞬即逝,取而代之是想要曲腿弓腰,压制身体里的不安分。

  杨穗双手拎着重物,不敢轻易放下,怕又弄出声响来,只能轻轻舔了舔李茂楠破皮的唇,偷偷吮吸一口李茂楠齿间的香气,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先别动。”

  万幸,黄蝴蝶往柴棚那边看了一眼,懒得逮着猫收拾一顿,手里捡起一块伏龙肝,朝着柴棚那边扔过去,“死猫,一天到晚耗子不逮,就只知道睡觉,家底儿都让耗子偷光了!”

  接着是一声意味深长的轻笑,那男人说:“婶子生我的气,何苦拿着猫儿出气?”

  李茂楠手长,一只手就可以把杨穗从左肩揽到右肩,两只手并着宽大的袖子正严严实实地裹住了杨穗的背,药块砸在李茂楠手臂上,疼得他一皱眉。

  杨穗也同时一皱眉——实在想不起来这人的声音。

  李茂楠不敢碰杨穗的背,只能把手移到杨穗腰上,隔着衣裳,一撇一捺,三横一竖两点。

  杨穗咬紧牙关,不敢相信。

  “金贤侄又同我说笑呢,哪里就生气了。只是我问你,你不是说杨穗这次必死无疑么?怎么我听得,这会子还安然无恙的?”

  金靡语气里有些遗憾,“我如何知道呢?奶奶叫她和三姨奶奶的妹子共事,谁知道二爷离不开她,日日带着出门去,硬是把罪名推脱了,她又不怕死,救了人家姑娘一命,谁还敢说她是罪魁祸首?”

  杨穗眼睛盯着李茂楠瓷白的脸庞,觉着脑内也是一片空白,之前说什么来着,蝶姨母女俩至少没想过要害自己的性命,然而……自视甚高啊。

  李茂楠微微勾着头,看进杨穗眼睛里,摇摇头,小声说:“不一定是她,金靡一样包藏祸心。”

  “那你不早告诉我,害得我昨儿兴高采烈去你家,书涵不防头碰上那扫把星,我只当她死了,还以为碰上鬼了,把我家书涵吓得不轻。”黄蝴蝶抱怨。

  金靡也不退步,“婶子不也没有告诉我,穗穗姑娘原是你家的姑娘么?我当初遣小子把穗穗姑娘安排到楠二爷身边,您可是一声都没吭呢?现在想来坐收渔利?”

  “你……”黄蝴蝶气结,沉默了片刻,又说:“这也就罢了,好侄儿,书涵昨儿同我说了,十分喜欢你们家状元府那边的书塾,想要进去和小姐爷们一起习学习学,我今晚就去和你们棋二奶奶说一声,只是棋二奶奶事务忙,只是知会她一声,其他的事,还要麻烦侄儿多照顾书涵了,别让她被人捉弄了,特别是杨穗那丫头。”

  金靡跟着金维琴过来,在李府住了这么些年,还不知道外人是怎么巴结李府的人的么?便假惺惺地恭维,“婶子说的什么话,书涵妹子到我们家来,奶奶肯定要安排妥帖的,不管是哪家,见了只有和她好的,便是楠二爷的人对她有什么不满,也不敢怎么样,婶子只管放心。”

  金靡和黄蝴蝶传完话,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便告辞,从后门走了。

  黄蝴蝶怕齐桂虎回来得早,也装模作样在院子里捡了一筐的药,到铺子里去了。

  柴棚里的两人终于敢大口喘气,杨穗愣愣地坐起来,直坐到李茂楠大腿根儿。

  李茂楠也立起上半身,兜着杨穗的腰,“你那妹子的动作真够麻利的?”

  “她动作麻利,可脑子转得不够快——她去你们家,很单纯,就是想给我下马威。你听方才蝶姨的话说得残忍,其实她也只敢隔岸观火,我死了是锦上添花,我不死,她也不敢放冷箭。”

  杨穗说着,一个哆嗦,“金靡不也是自由进出李府大门么?他如果要带两个人进去,是不是就不用同棋二奶奶说?”

  李茂楠知道金靡对李擎霜的心思,也知道李擎霜对杨穗很好,这人虽然坏,但绝对不会做让李擎霜难过的事,至少不会主动去做,比如,冷眼看着重儿诬陷杨穗,一言不发。

  “金靡没有理由这么做,况且我查过了,他平时只用自己身边的那几个人,没和重儿接触过。”

  那又是谁呢?既想置余欣柔于死地,又想让自己脱不了干系。

  杨穗想不明白,坐在李茂楠身上发愣。

  李茂楠拉过杨穗的手,在掌心里亲了一下。杨穗常年握剑,掌心有些薄茧,被李茂楠薄薄的嘴唇蹭过,炽热被清凉拂过,杨穗慢慢地梳理着心里的乱麻。

  杨穗想得心烦意乱,没注意到李茂楠坦然神色下的紧绷,忽地想起什么来,“方才蝶姨说,晚上要去李府?”

  “嗯。”李茂楠艰难地应了一声,心里矛盾,想让杨穗下来,又不想让她下来。

  幸好杨穗理出一点头绪,终于站起身来,拉起李茂楠,及时扑灭了李茂楠身上刚刚冒头的情愫,“我们也去!”

  两人拍拍身上的草屑,追了出去,把米豆红糖留给了好吃懒做的猫儿。

  城内的中秋月夜更加热闹,几乎灯火同名,行人摩肩接踵,李茂楠个子高,在人群里早早看到了走在前面的金靡,低头和杨穗说话,“不着急,金靡和你那个蝶姨,叫什么来着,蜻蜓还是蝴蝶?他们肯定会岔开时间到李府,我们晚些回去,就说在外面看花灯罢了。”

  杨穗几乎是被人群推着走的,要不是李茂楠伸出一只手揽着她的肩膀,她早被人流冲散了,淹没在人声鼎沸中,就算被人在背后捅一刀,转过身来,全是无辜的人脸,找不到凶手。www.175book.com

  “二爷,你怎么出来了?”杨穗问。

  “什么?”李茂楠扭脸,稍稍低头,月色和灯火辉映,给李茂楠的脸笼上了一层温柔的光晕。

  “我说,”杨穗提高声音,“你怎么出来了?家里摆宴席,你又不在!”

  李茂楠轻轻一笑,将光晕破开一条小口,缓缓的柔情流淌出来,“我知道你不会善罢甘休,担心你,所以出来看看,顺路接你回去看月亮。

  “然后看到金靡也奔着红升堂过来。”柔情戛然而止,被车水马龙冲散。

  杨穗心一紧,把李茂楠的手从肩头拉下来,紧紧攥在自己手里,把手指插进了李茂楠的指间,狠狠地按紧,“你下次不要这么冲动了。”

  低眉是人间烟火,抬头是天穹月色,两人在人群里看了一晚上的灯火,随便在小摊上吃了些东西,估摸着家里筵席散尽,才慢慢地踱回去。

  “我现在去见棋二奶奶,会不会又遇上三姨奶奶?”杨穗问。

  “我提前下了席出来,先去给棋二爷赔礼去。”李茂楠说,破天荒地兄友弟恭。

  李棋的院子里依然烟火寥寥,李茂楠带着杨穗走近院门,轻轻叩门,却许久没有人应声,连个开门的丫头都没有。

  “哎!”杨穗注意到李茂楠就要破门而入,连忙拉住,“你是来赔礼的,别擅闯,不然罪加一等了。”

  李茂楠摇摇头,没有说话,自顾自地推门进去。

  李棋正站在那棵大杨树下,弓着腰,衣带有些散乱,气喘吁吁。

  “棋二哥,这是怎么了,又不喝茶,又不看书,黑漆漆的,站在树下做什么?”李茂楠问。

  李棋艰难地直起身,扶着腰,“唉……树下凉快么,方才晚间席上吃了些烈酒,觉得身上热,出来吹一吹。”

  杨穗大着胆子去看李棋,面色潮红,果然喝多了酒。

  “二哥也该注意些身体,虽然吃了酒,身上热,如今也入秋了,晚上凉下来,宁愿待在屋子里,叫丫头们打打扇,不要叫冷风吹了。”

  李棋嘿嘿一笑,“楠兄弟是个体贴人儿,不过这棵树生得好,夏日里乘凉,秋日里挡风,倒不觉着冷。”

  李茂楠恭恭敬敬地笑着,“二哥身体无碍就好,晚间那会子,我也是吃多了酒,身上不受用,就擅自下了席,出去逛了一回,如今才回来,特地来给二哥赔礼的,还望二哥体谅做兄弟的。”

  李棋摆摆手,“楠兄弟这是什么话,身体不爽快,要逛就逛去,又跑来赔什么礼?快回去歇着罢。”

  李茂楠赖着不走,“还有一件事,我听得嫂子说,家塾里近来要进来一位外面的姑娘,想是奶奶的故交之女。我想着家塾在我们那边,顺路的事,要不就在我们那边安排一间客房罢,免得姑娘家每日来回地跑。”

  杨穗猛地抬头,盯着李茂楠在李棋面前有些微躬的脊背,心说:“你什么时候听棋二奶奶说了,难道不是听黄蝴蝶说的么?”

  李茂楠自己不读书,还管上别人读书的事情了。

  李棋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耐着性子没有赶李茂楠出门,“呃,这事啊,是是是,这个也不消楠兄弟管,凡事有你嫂子呢,你操这个心做什么?将养自己的身子要紧。”

  李茂楠便不再说了,慢慢地退出院子,退到院门口,突然回头,叫住正着急忙慌往房里去的李棋,“二哥,你这院子里也太黑了,好歹点上两盏灯,安排一两个丫头婆子守夜,不该劳动你亲自出来开门。”

  李棋不在意地摆手,“丫头婆子是有的,今儿都去园子里吃酒偷闲儿去了,也放她们松散松散。”

  好一个体恤下人的主子,李茂楠面上带着笑,退出来,把院门给李棋掩上,回过身去,看见杨穗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做什么?”李茂楠问。

  杨穗伸手压住李茂楠的肩膀,然而自己还是够不着。

  “下来点。”杨穗气急败坏。

  李茂楠无可奈何,只当是杨穗在撒娇,便稍稍一屈膝,眼睛和杨穗平视。

  杨穗毫不害臊,把脸凑过去,捧着李茂楠的脖颈,在李茂楠嘴里尝了一圈出来,“你没吃酒。”

  李茂楠耍赖,“胡说,棋二爷替我作证,我在席上,和棋二爷一桌,可是吃了不少的酒。”

  杨穗眼睛珠子一转,“棋二爷压根没有一直在席上,他……也和你一样,吃醉了,所以回来乘凉?”

  李茂楠嘴角轻轻上扬,眉梢也跟着上扬了一个明媚的弧度,“看来棋二爷的确是吃多了,都这会子了,脸上的酒气都还没消下去。”

  正说着,那边有说话声过来,李茂楠连忙站直,杨穗向日葵似的,眼睛从平视变成仰视,想起方才李棋着急忙慌的样子,心内琢磨,“怪不得有三个老婆,棋二爷这么大的岁数了,还这么会玩儿?”

  是李棋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们结伴回来了,见李茂楠在院门口,打住请安。

  “嬷嬷姐姐们今儿吃得可还好?”李茂楠问。

  一个婆子擦擦手,在年轻俊美的李茂楠面前竟然有些局促,“好么,都是二爷安排得好。”

  李茂楠礼貌地一笑,“都是你们二奶奶的功劳,我哪里帮上了什么忙。”

  婆子笑得骄矜,“那也是,我们奶奶也的确能干,这会子大家都散了,她还在园子里张罗呢?”

  “那也是你们左膀右臂协助得好,若不是嬷嬷姐姐们,还有二姨奶奶和三姨奶奶助着二奶奶,鞠躬尽瘁,不到最后一刻不回家的,我这个做爷们的,也没这么受用。”

  那几个婆子丫头一听,都有些羞愧起来。

  这些人在李府都是看人的脸色长大的,李茂楠拐着弯儿骂她们懒,主人家都还没有忙活完歇下来,自己倒先跑回家图受用来了。

  领头的婆子连忙一拍手,“二爷瞧瞧,我这记性,奶奶们觉着夜里风冷,叫我们回来取衣裳的,怎么说这着话,就给忘了。”

  李茂楠听了,连忙给让路,婆子领着小跟班儿们,忙忙地溜了,不知道是真的取衣裳,还是换个地方插科打诨……

  杨穗知道富贵人家的规矩,李茂楠在她面前和别人说话时,便默默地听,站在李茂楠身后,感受这个男人人前老虎人后猫的一面。

  等李茂楠从老虎的形象中脱离出来,在自己面前化身成猫时,自己才赶上去,“三位奶奶都不在家。”

  杨穗在问李茂楠,语气却是肯定。

  “嗯。”李茂楠扭头看了一脸惊恐的杨穗,绷着脸。

  “啊?”杨穗遗憾地摇摇头,“棋二爷这是婚内出轨啊……”

  李茂楠不知道“婚内出轨”是个什么意思,闻所未问,但综合眼下的境况,他知道杨穗什么意思,脸终于绷不住,笑了,“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说话这么口无遮拦。”

  杨穗强词夺理,“你又不是外人。”

  李茂楠想起傍晚那会来,杨穗大模大样地坐在自己身上,面不改色地皱眉,脑子里想的全是什么蝴蝶蜻蜓,没放一根神经在自己身上……

  这会子又提起外人内人的事来,李茂楠越发委屈了,伸出猫爪子去抓杨穗的衣裳,放到自己腰间抓抓挠挠,“我既然不是外人,你怎么老是对我的……视而不见?”

  杨穗心里也委屈,“我若是对你有求必应,便一心一意在你身上了,有人蒙着面在背后捅我一刀,误伤你怎么办?”

  杨穗这么想,却不愿意说出来,定定地仰头看着李茂楠,勾着人脖颈往下,再次狠狠嗑在了李茂楠唇上,“先这么补着罢,看大补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