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恩将宠报>第 67 章 第 67 章
  经过齐桂虎提醒,李茂楠终于想起来,葡萄庄张灯结彩迎他那次,有庄上的人看见杨穗从某座山那边下来,站在村口看了好久……

  没有月色,李茂楠凭借着零零星星的记忆,好不容易摸到那座山旁的山路,可这山路实在算不上什么路,难走得很,他手上也没个手杖棍棒,几乎寸步难行,被荆棘泥泞绊着到了半山腰,已经听到了山脚下鸡鸣过一次。

  李茂楠用手别开挡在脸前的一根树枝,仰头看了看,估计还有一个时辰才能登顶,可是这路上实在不像有人走过的痕迹,会不会是竹篮打水?

  他定了定神,留意着周边草木翕动,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说话。

  李茂楠立马提高警惕,把身子往岩壁上贴近了些。

  人声越来越近,隔着东方既白的雾气,“一个老东西还不够,再加上一个小东西,这路还让不让人走了。”

  李茂楠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

  “操!迷路了?”

  隔了一会儿,又传出更近的一句话,带着一些气愤。

  “操?”什么意思?

  李茂楠来不及细想,因为他已经听出来了,是杨穗的声音。

  李茂楠心中欣喜若狂,却还克制得住,背靠着岩石,轻轻唤了一声,“穗穗?”

  不远处“穿林打叶”的声音停了,“谁?”

  “我。”李茂楠听了这句,心中更加确定是杨穗了,可又怕杨穗还在生气,自己猛地出现在杨穗面前,惹杨穗生气,便小心翼翼地撒谎,“过路的,樵夫。”

  杨穗在朦胧的雾气中莞尔一笑,顺着声音把自己的手杖掷了过去,疾言厉色道:“敢问这位樵夫是家里药卖不出去了还是状元府的名声不好用了,赶敢来我的山上撒野?”

  李茂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听声音不像在生气,可杨穗就是这样,就算生气,也能一板一眼地跟你讲道理,说清楚生气的缘故,说清楚道明白,不使人犯疑,然后说完就走,毫不留恋。

  李茂楠屏着气,缓缓挪着脚,转出石壁来。

  山里雾气重,天又还没亮开,看不清杨穗的表情,李茂楠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穗穗?”

  半个多月了吧。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杨穗电光火石间算了算,她已经又至少几十年的时间没有见过李茂楠了。

  “李茂楠!”杨穗看到熟悉的身形,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

  杨穗的气息猛地扑过来,好歹没把李茂楠吓个半死,本就没站稳脚,被杨穗这么一扑,他下意识地接住,脚往后一撤,却踩了个空,整个人往下跌。

  跟着一起放下的,还有刚刚还在嗓子眼蹦跶的心。

  杨穗反应快,但是色令智昏,她好不容易盼到的人,好不容易抱到手,才不会这么容易放手,于是两人就这么抱着,咕噜噜往下掉。

  “操!”

  “呃……”

  “你怎么样?摔疼了没?”杨穗稳稳当当落在李茂楠身上,没磕碰到一星半点。

  李茂楠摇摇头,“没事,下面是草泥地……你一直说,什么操,什么意思?”

  “没什么要紧的污言秽语。”杨穗敷衍,连忙爬起来查看形势。

  是个土坑,从透进来的昏暗天光来看,坑不浅。

  “喂!”杨穗朝着上面喊了一声,回音在四壁回荡。

  杨穗目测了一下深度,又四处一看,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清,她泄了气,“杨霞,等我上去了有你好看的。”M.175boOk.com

  她干脆原地盘腿坐下,看着李茂楠的轮廓出神。

  借着坑口微弱的光线,李茂楠也看着杨穗,从微光勾勒出的线条来看,又瘦了。

  “大清早的,天都还没亮,你一个人在山上做什么,还迷了路?”李茂楠愣了好一会儿,才调整好语气。

  “谁想这么早出门,只是晚些,杨霞那小子醒了,又不让我下山了。”

  李茂楠听得又心疼又生气,“庄上的事你都打理交代清楚了,还下山做什么?”

  杨穗在昏暗中白了李茂楠一眼,“我进城,去红升堂。”

  心又被揪起来,李茂楠问:“你要回……红升堂?”

  “我就是回去传个话。”杨穗说着,往李茂楠身边挪了点,“之前我在饶家、红升堂和葡萄庄之间牵的那根线,都牵得畏首畏尾的,我这次是回去告诉他们,放开手脚干,没什么要顾虑的了。”

  李茂楠瞪大了眼睛,震惊之余有些不知所措,好一会儿才开口,“你……知道?”

  杨穗佯装生气,“我知不知道重要么?我只是你雇的人,替你打理庄上的事,往城里去牵线,是我自己答应了的,自然要做到。”

  李茂楠心放下一大半,又有些惆怅,“我夜里去了庄上一趟,见了刘婶子一家,你跟交代后事似的,差点没把我吓死。”

  杨穗无声地笑了笑,“我其实生气得很,交代完‘后事’我就打算再也不见你了,反正你也找不到我。可是上山路远,我走得好了,坐下来歇息,静静一想,你们家再是老字号的药铺,才十来天而已,应该也诊不出是喜是病吧?”

  李茂楠也浅浅一笑,心想,“是啊,这个招数,也就骗骗齐书涵这种心急的小姑娘。”

  “况且……”杨穗又说,语气里有些嘲讽,“我想你们李家那么大个药房,要多好多精的大夫找不到?怎么这么轻易地就诊出喜脉来?所以肯定是你李茂楠伪造的!”

  李茂楠笑出了声,“你就这么想通了?”

  “没有。你为什么要伪造出这个喜脉来,还不是迫不及待要和齐书涵成婚,我歇够了,继续往山上走。”

  “后来是怎么想明白了?”

  “你得感谢一位老人家。”

  李茂楠想了一会儿,“弟弟寄养的那位老人家么?”

  “嗯。”杨穗点头,“老人虽然耳背,幸好年轻时见识得多了,见多了男盗女娼,只是轻易不抨击而已,见我失魂落魄地上山,问起来,我便说了,他便劝我。”

  李茂楠只听到了“失魂落魄上山”这一句,心疼得不行,摸出去去拉杨穗的手,“对不起。我只想着我能够一己之力做好的事,我做了便是了,并不想让你知晓这些脏事一星半点,眼光还是太短浅,只考虑到你可能会恼,没考虑到你就算恼了,都还条分缕析地为我开脱。”

  “谁为你开脱?”李茂楠未免太自信,弄得杨穗哭笑不得,“你为我闹这么一出,太太怎么看?前儿她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说要看好你,你叫我怎么交代?”

  杨穗说完,猛地又反应过来,想起自己出门那天,横水聚山在门口听见的那话。

  “还是说……”杨穗一时有些惊愕。

  “你当横水聚山当真就是在我房里端茶洒水的?太太信得过你,你是明处的眼睛,不过太太还高明,在暗处更有眼睛耳朵。”

  杨穗都气笑了,“所以这出戏,是你、你房里的小子丫头,并着太太一起,演给棋二爷和棋二奶奶看的么?该不会……还有大小姐罢?”

  李茂楠笑笑,“你怎么这么爱操心,这场戏也还不止我们家的人,你不担心你的书涵妹妹了?”

  “唉……”杨穗长叹一口气,眼神暗淡下来,“我今儿下山也是为这事,你把红升堂搞得人仰马翻,我替你跪去,跪个三天三夜。至于书涵……我并不喜欢她的品行,随她去吧。”

  “跪肯定要跪,我和你一起跪,只是你的桂虎哥,恐怕舍不得你跪。”李茂楠阴阳怪气地说。

  杨穗这时云开雾散,心内爽快许多,抬起胳臂往李茂楠身上一抡,“你演戏演傻了?尽说风凉话。”

  “嘶!”李茂楠不妨头,被杨穗没轻没重一抡,没忍住哼了哼。

  杨穗眼中神色立马布满了不安,“刚刚是不是擦伤了?”

  她又凑近些,隐约闻到些血腥气,心里已经感觉不好,便大着胆子去扒李茂楠的衣裳,直接把外衣扒了下来,李茂楠也不阻拦。

  退到里衣,便有些艰难,布料粘着血肉,往下拉时便不像平时脱衣裳那么轻松……很明显有伤口,而且伤口已经结了薄薄一层血痂了,衣裳几乎黏紧了后背双肩,可见伤口不少,杨穗的眼泪水不由自主地便往下滚。

  李茂楠怕杨穗下不了这个狠手,便自己伸手,把里衣退到了腰间,露出上半身来。伤口被地下深处的穴风一吹,有些生疼,李茂楠嘶着气,连忙安慰,“不妨事,都是小口子,况且都结痂了,待会儿上去随便敷点药,三五两日就愈合了,我不在你身边十来日,眼泪怎么变多了?”

  杨穗就着袖子把眼泪一揩,哑着声音问:“这又是怎么回事?山上荆棘也不至于这么多。”

  “我提前替你做了件事。”李茂楠说,声音里还带着些小小的得意,“你回去红升堂,便不用跪三天三夜那么长了。”

  杨穗瞬间瞪大了眼睛,“齐叔?还是桂虎哥?”

  “你哥。”李茂楠没好气地答道,“我辜负了你,又伤了他亲妹子,他气得不行。”

  “那他也该气。”杨穗无奈地说,还是有些心疼,“只是你不会躲么?他要打,你就挨着?”

  李茂楠叹口气,“我倒是希望自己能多受些伤,如今还是像以往那样在家里边,文不能用,武不能使,有什么意思?”

  文?杨穗没见李茂楠用过,估计都用在和金靡一干人的明争暗斗上去了。武?李茂楠的院子就那么大,况且杨穗之前看李茂楠舞剑,也就只是三脚猫功夫……杨穗猛然间又想起来那次在城门口的石墙旁,李茂楠出奇地大力,不知道这力气是从哪里来的。

  再往李茂楠身上一瞧,看不清楚,有微微隆起的肌肉线条,很匀称,不是花拳绣腿的功夫养出来的。

  “你这身功夫,怎么学来的。”杨穗疑惑地问。

  李茂楠有些微迟疑,“小时候跟着大哥学过一些,只是一知半解,都不精通。”

  又是李繁椿。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恩将宠报更新,第 67 章 第 67 章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