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恩将宠报 > 第68章 第 68 章
  杨穗想起李府里婆子们平时长舌,知道李繁椿是个难得的人才,武状元出身,诗词歌赋和八股文章也不错,怎么到了李茂楠这里,十分之一都不及。

  “你小时候到底犯了什么事?闹得上面一辈的人对你猫嫌狗不待见的,这也不给学那也不给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跟养闺女似的。”

  李茂楠去觑杨穗的神色,硬是从昏暗的光线中看到一丝丝不平,心内高兴,也顾不上身上疼了,打趣道:“心疼了?”

  杨穗把脸贴近李茂楠胸口,双手攀上李茂楠的后背,细细地去抚那些伤口,摸到一条,便把嘴凑上去吹一吹,好歹能缓点。www.175book.com

  “没有心疼。”杨穗嘴唇碾过一条伤口,嗅着李茂楠身上的味道,不像之前那么香了,这一两日奔波劳累,估计去了很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你不期而遇,你身上总要带些伤才好。”

  与其说杨穗是在给李茂楠吹伤口,不如说是在李茂楠心上扔了一个蚂蚁窝,直咬得他如坐针毡,冰凉的珍珠耳坠在后背双肩扫来扫去,仿佛又在安抚这些焦躁,典型的打一棒子给颗枣。

  李茂楠身上发热,全身被杨穗轻轻一口气牵着,又动弹不得,好不容易听清杨穗在说什么,他定神细细一想,似乎是这么回事,但反观杨穗,杨穗受过的伤也不在少数。

  “那你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你亲近些,你身上总要添些伤来给我看。”李茂楠以牙还牙,“是纪念?还是修炼?”

  杨穗手上嘴上都停了动作,细细地去理解李茂楠的话,静谧之中几乎听得见李茂楠的心跳,以及身上不易察觉的发烫和颤抖,想了片刻,她问:“李茂楠,你为什么咒我?”

  李茂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稍微扭过头,“嗯?什么?”

  杨穗仰起头,迎上李茂楠的气息,挑衅地问:“我身上是不是又该添新伤了?楠二爷?”

  (省略)

  李茂楠觉得自己脸上痒,睁开眼便清清楚楚看见杨穗白皙干净的脸,他觉得有些不对经,稍微仰脸一看,日光有些刺眼——天光大亮,从坑口|射下来,明晃晃地扎眼。

  “醒了?”杨穗见李茂楠抬头,活动了一下肩膀,笑道:“是不是昨夜一夜都在路上,都没合过眼?”

  所以往温柔乡里一陷,便昏昏沉沉睡死过去。

  李茂楠笑笑,默认。

  他发现杨穗已经帮自己把衣裳穿好,便站起来,递给杨穗一只手,“起来站会儿。”

  杨穗应声,把手递给李茂楠。

  李茂楠握到杨穗的手心时顿了顿,随即迅速把杨穗拉了起来,自己连忙撒了手,低下头整理衣带。

  杨穗不揭穿他,走到四周沿壁看了起来,随便揪住一把草,摇下一捧露水,把手心的黏腻洗了洗。

  一捧水洗不干净,杨穗又去揪另外一株草,却死活揪不下来,她倒不生气,反而笑起来,“杨霞,好小子,这下被杨霞找到出路了。”

  李茂楠这时候活像个被人占了便宜的黄花闺女,半晌才抬起头,“不必等到弟弟来救我们了?”

  “那得猴年马月。”杨穗往上一指,“这种草,草根深深扎在泥里,不是力拔山河,并拔不出来,茎秆又韧,长了满壁,牵起来搓成草绳,做成一架软梯就好。”

  李茂楠眼中一亮,嘴角勾出一个浅笑,不过他如今舍不得杨穗一双手拿来做这些脏的累的,便去把杨穗拉了过来,“你坐着,眯眼歇会儿,我来做这架软梯,等会子叫醒你验货。”

  杨穗了的轻松,便坐回原处,不过并没有闭眼睡觉,随便扯下身边一捆草,做起手工来。

  要说少爷还是少爷,男人力气大些是没错,不过终究没经验,做好一架歪歪扭扭的软梯,李茂楠“飞檐走壁”往泥地上一跃,像杨穗邀功,“好了,回家吧。”

  杨穗抬起头,露出一个明媚的笑,站起来走近李茂楠,往李茂楠手腕上栓了个草环,绕了两圈,打了个死结。把另一头和自己右手手腕递给李茂楠,“给我系上。”

  李茂楠一边给杨穗手腕绑绳打结,问:“这是什么?”

  “我的生命结,交一半在你手上了,待会拉紧,别落下我。”

  李茂楠打结的动作猛地一掷,抬起眼皮,眼中流露出一丝坏笑,“为什么拧九根绳?”

  “结实呗。”杨穗不在意地回答。

  “不是……”李茂楠摇摇头,拉起杨穗的手,吻了吻杨穗手腕处的草结,“这是结羊肠,结的就是你想和我天长地久。”

  “想和你天长地久是不假。”杨穗毫不避讳,可她是文盲,“结羊肠是什么?”

  李茂楠拉着杨穗,踩上最低的一环软草,“上去了再告诉你。”

  可惜楠二爷的干活的技术实在不怎么好,两人几乎在泥壁上悬了半日,才终于重见光明。

  杨穗不亏粗枝大叶,早把结羊肠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可怜楠二爷一心赤城想讲给杨穗听,杨穗却迟迟不起这个头。

  “元宵初过犹自忙,家家女儿结羊肠。含情暗思心中语:何时得似双鸳鸯①。”李茂楠在心中默念,“你已经得了,什么时候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