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恩将宠报>第 72 章 第 72 章
  两人鬼鬼祟祟,在几个庄子上都留下了数量不菲的“牛皮廯”,回程路上李茂楠实在觉得不妥,甚至想返回去都把那些纸张撕下来,杨穗没拦着。

  走了半道,李茂楠又自己走了回来。

  “这不是谣言。”杨穗说,“知道我为什么拜托你写么?因为你写出来的才像是书生的字,那位秀才先生如今不知道在哪里,说得不好听些,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梦境里的几百年之后么?官吏无所作为,有权有势便是大,百姓怎么办?只能游|行、示威,你不要心怀愧疚。”

  李茂楠深深叹了口气,“不要说拜托,这本来就是我家的事,把你牵扯进来……”

  “哦……”杨穗迎着月色往进城的方向走,“好吧,我不是你家的人。”

  李茂楠哭笑不得地跟上去,“揽上杨穗的肩膀,一抄膝弯就把人薅了起来,“早晚都得是。”

  两人连夜赶回百花洲,楼上楼下依然载歌载舞,姑娘们个个神采奕奕,琴棋书画也好、歌舞杂技也好,都把自己的看家绝活拿了出来,掌柜的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杨穗看着这场面,翻了个白眼,知道杨霞早就在夏海岚的照料下睡下了才放下心来,自己和李茂楠也找了间隔音些的房间,两人同卧一榻,衣裳都没脱,一夜酣眠。

  次日清晨,不等杨霞睡到日山三竿,又被他姐拉车醒,三人谢过掌柜的和夏海岚,依旧由李茂楠抱着那缸子丸药,赶着城郊的早市,出了城门,直奔红升堂。

  清晨的城门口人来人往,都忙着生计,此时药店无人问津,杨穗从李茂楠手里接过瓦缸,径直走进红升堂的大门。

  自从那事之后,黄蝴蝶带着齐书涵便扎根在了家里,不怎么出门,齐二石搬来了店里住,齐桂虎便两头跑,如今正好来开了门,给父亲预备下早茶饭食,自己去了柜上。

  “穗儿?”齐桂虎听见门口有脚步声,抬头便看见风尘仆仆的三人,齐桂虎忘性大,况且个中原因他也知道,他不怪任何人,便把三人迎了进去。

  “这么早,从哪里来?”杨穗接过齐桂虎递过来的茶水,挨个儿递给李茂楠和杨霞,“从庄上来,来给齐叔和桂虎哥认错的。”

  齐桂虎往楼上一努嘴,叹气说道:“认什么错?谁有错?要认真评论起来,我们不都是受害者么?”

  屋内顿时静谧无声,片刻之后,杨穗徐徐吐出一口气来,“齐叔如今是住到楼上了么?”

  “嗯……”家里二娘和书涵住着,父亲不怎么回去。

  杨穗给李茂楠递了个眼色,“我们上去罢,看看老人家。”

  齐桂虎便把杨霞留在了柜上,自己带着两人走上了小阁楼。

  阁楼年头久了,三人上去便吱吱呀呀地乱叫,把楼下的杨霞都吵得直吵嚷。

  齐桂虎敲敲齐二石的房门,无人回应,他便推了门进去,只见桌上一片狼藉,墨迹满桌,桌角上堆着一堆没晒干的草药……小几上齐桂虎送上来的早饭,只有茶碗略动了动。齐二石合衣躺在床上,呼吸绵长……

  “爹,穗儿回来了,给你带了一缸子好东西,都是穗儿自己在外面学着做的,想必你喜欢,就留在你房里了,醒了时,记得拿出来吃。”说完便带着两人退出来。

  三人回到楼下,杨穗开门见山,“桂虎哥,李家的荣和堂,如今当家人的品行,我不说你也知道,如今除了这件事,他们虽不说,但必定不敢和我们家有什么生意上的牵扯,前日里我拜托你的事,如今可能可能就要有所成效了。”

  齐桂虎拿得起放得下,知道自足常乐的道理,他看着一直跟在杨穗后面的李茂楠,一身布衣,反倒笑出声来,“楠二爷如今,还真是要大义灭亲了?我么,左右都是做生意,卖什么不要紧,只要能造福百姓就成。”

  李茂楠站起来对着齐桂虎拱手鞠躬,“多谢掌柜的,如此深明大义,日后郗州城内的医药世家,定有红升堂的一席之地。”

  ……

  拜别齐家,两人又带着杨霞去了饶家。

  饶家一口好窑,烧出上好的药玉来,圆的扁的,修长的敦实的,各种花样形状已经摆上了架,就等着往里面装东西。

  巡视完三处,太阳早已高高升起,眼看就是用午饭的时候了,李茂楠已经在花婠院里“跪了”一天半,纵是没人敢打扰,到底腿也该跪麻了……

  杨霞可怜见的,被留在了饶家打杂。两人走出饶家,李茂楠道:“回了庄上,别太劳累,凡要跑腿要说事,交给怀允,那小子成日家也没正经念书。得空了写一两封信,叫怀允送到海岚那里,我自然叫人去取,你别露面……”

  “行啦行啦,楠二爷,你如今话也忒多了,我要是想你,百忙之中都抽得出身来,我还要大大方方地来看,看谁敢拦我。”杨穗给李茂楠整理身上的粗布衣裳,末了又叹口气,“回家让两位姐姐烧水,你好好地沐浴洗头,虽然是熏香柜子里腌入味了,和我在外面待两天,也散了好多味道。”

  李茂楠不禁拉起自己的衣襟闻了闻,“有味儿了么?”

  “没有。”杨穗把李茂楠往街上推,“你什么味我都喜欢。”

  李茂楠走进状元府,把看门的小子吓出一身汗,大家都说二爷在太太院里面壁思过,没想到今儿却这般模样回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位爷在哪里带发修行回来……

  自那晚黄蝴蝶母女俩在李琪院子里大脑一场之后,虽李家人多口杂,不免嘁嘁喳喳,但涉及到整个家族的生死存亡,倒没人真个敢往外说。

  一切照常——金靡忙着整顿荣合堂,李琪和杜潇荏夫妻两人相看两厌,同在一个屋檐下,却不怎么说话。

  自余欣柔的事之后,红梅也收敛了许多,便每日在家照顾李扶霖的饮食起居。

  梁小枝本来就不管家事,加上今日李执雪肚子越来越大,更多时候只敢在自己院里溜达,不怎么出门,做母亲的自然事事照料,不敢怠慢。

  金维琴因为金靡经管荣合堂不周的事,又见识了李茂楠金蝉脱壳的手段,自己身子也越来越重,便不怎么作威作福了,只保养身子为重。

  家塾也终于作兴起来,李擎霜和李扶霖,并李家其他几个子侄,日日上家书念书去,少了好多是非。

  最闲的还是李茂楠,他又不去家塾读书,有时去花婠院里,替母亲打理那些花草;有时去那边看望大侄女儿,读一读三字经,给那即将出生的娃做个胎教;有时陪着李擎霜读几卷书,说说外面的世界,妄图重新点亮小侄女儿眼中曾经灼灼的火焰……更多的时候是在自己院中写文章读书,他想,日后不管是在李家还是在葡萄庄,终究得混上个一官半职,才能够站得住脚,最重要的是:才有那个资格兑现杨穗跟他说过的那个梦——婚姻自由。

  光阴似箭,转眼就到了年底,眼看着还有一月就过年了,家里终于收到李繁椿的信,说挨着过年也就回来了,状元府上下无不欢喜非常,连花婠都惊动了,走出院门到祠堂上了一炷香。

  北方下雪早,这已经接连下了好几天的鹅毛大雪,路上的雪堆得严严实实,家塾里先生不胜寒冷,告了假,学生们乐得在家里玩。

  李茂楠吩咐给横水聚山,让他们取银子给大哥做几身保暖衣裳鞋袜,都要最好的棉花。又吩咐给厨房柳嫂子,偷偷地备下初雪酿出来的好酒,又吩咐赶儿住儿出去,到百花洲接应夏怀允送进城的乡间野味……李茂楠这次还要给大哥回家办宴席,列出了单子,这日正拿着单子,穿了自己最厚的袄子,往李棋院子里支银子去。

  李茂楠节俭,并没有打算办什么山珍海味,不过比平时饭食丰盛些,再加上郗州本地的一些风味饭菜,给大哥接风洗尘。

  不过李棋看了依然为难,倒不是他不满李繁椿挨着过年回来,而是这时候要付家里上下并荣和堂里所有伙计回家过年的工钱赏钱,还有一些生意上的朋友需要在年前拜访送礼,哪里不要花钱?如今杜潇荏把银子管得紧,李棋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体己钱,因此便不好办了……hTtPs://M.175BOok.com

  正说着,金靡突然冒着风雪走了进来,没人通报。

  “二爷……”金靡犹犹豫豫的,当着李茂楠的面,不知道怎么开口。

  “有事就说,楠兄弟又不是外人。”

  金靡于是便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李棋手上去看,自己在一边说道:“这几月铺子中生意实在不好,连那么多伙计也使不上了,如今都闹着要发了工钱回家务农,明年开年也不来了。”

  李棋一皱眉,他知道这事,近来城外有个叫红升堂的药铺,就是黄蝴蝶他们家,做得一手好生意,还提供药品到了什么百花洲这种眠花宿柳之地售卖,还卖到了城里饶家买陶瓷罐的那里去,城里城外的百姓如今都一传十十传百,城里的荣和堂仗势欺人,欺负穷人,如今便只认红升堂一家是好的……果然,黄蝴蝶开始报复李家了么?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恩将宠报更新,第 72 章 第 72 章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