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恩将宠报>第 74 章 第 74 章
  “吁——”杨穗停住马,一个翻身跃下,拍拍自己身上的雪花,把身后一车货交给了百花洲的伙计,风风火火进门去,“掌柜的,来新货了,看看柜上有没有陈货。”

  正是午后,冬日里人们觉少,又临近过年,人人手里都有些银子,便都出来寻欢作乐,掌柜的忙得不可开交,“哪还有什么陈货,都缺货一两日了!”

  杨穗随便捡了条板凳坐下,翘起二郎腿,端起茶壶对着壶嘴就往嘴里灌热茶,“既这么着,你过来点点货,我还去城里呢!”

  掌柜的好一会儿不答话,好不容易抽出身来。他之前被杨穗拿着剑威胁过,如今仍然心有余悸,只敢远远地对着杨杨穗喊话:“杨姑娘,楼下冷,人又多又杂,你且上楼歇会儿,就转过楼道最里面一间房,我忙完就来。”

  杨穗一扔茶壶,扯着大嗓门儿,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上楼:“麻利点点完货就完事儿了,还歇什么歇,谁知道你那房间里,那些人在里面做过多少好事,你只怕楼下冷,不怕屋子里味道难闻?”

  嘴上这么说着,杨穗已经走到了那间房间门口,刚刚推开一道门缝便觉甜香袭人,这香味熟悉至极,她正在疑惑,忽然眼前一闪,眼睛被一团白色糊住,腰上被两只大手紧紧握住,整个人转了一圈,后背落进一人怀中。

  “穗穗……”那人在背后、在她耳边喃喃。

  杨穗本没有想起来这味道到底熟悉在哪一处,倒是那满眼的白色让自己想了起来—这是她做的衣裳,这是她的李茂楠,这是李茂楠身上的味道。

  “二爷房里换熏香了?”杨穗后背抵着李茂楠的胸膛,甚至能感觉到李茂楠的心跳,她脸不红心不跳地问。

  “没换,只是我最近想你得紧,一腔思念堵在心口出不来,在心里翻江倒海地闹腾,叫嚣着我身上容不下它们,久而久之,不得释放,便变味儿了。”

  杨穗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句调情的话带些颜色,便费劲地转过身来,把双手摸进李茂楠怀里渥着,把头埋进了李茂楠的新衣裳里,嘟嘟囔囔:“如今可容得下了?”

  “嗯……”李茂楠徐徐地吸气。

  杨穗带着一身风雪,如今身上还是带着麦穗儿味儿,不同的是,那麦穗儿从晶莹的雪珠中抬头,更显清新。

  “不过你方才说怕这间房里有味道,之前男人们在这房里做过好些好事,是什么好事?”

  杨穗虽然留恋,但隔着厚厚的衣裳她也感受到了李茂楠身体和往日心平气和的他不一样,便马上弹开,“没什么,我说笑的。”

  李茂楠不疾不徐地跟上去,直把杨穗逼到了床头,“杨穗,你怎么这么首鼠两端。我在时你是怎样?我不在时,你便风流任性,把百花洲当成自己家了?”

  杨穗一听便知道是自己方才在楼下一串毫不拘束的姿态被李茂楠瞧见了,立马服了软,“我错了,你要我当牛做马都行,别不要我,我改,要多温柔多淑女都行。”

  李茂楠笑岔了气,倒在床上,双腿垂在床边,“你看这像不像我们俩第一次见面那天,你也是这么一副可怜样儿,我也是这么压在你身上……”

  李茂楠突然不说了,内心有种冲动在萌芽,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冷不冷?”

  杨穗也躺倒,和李茂楠一起横着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拿我要不要拿匕首再割你一刀?”

  李茂楠一笑,正色道:“不说这些玩笑话了,我有正经事问你。”

  杨穗来了兴致,稍微立起身,扭过去扑到李茂楠胸前,瞪着大眼睛,“什么事?”

  “你上次和我说的,几百年后的郗州城,男女只要情投意合便可自由结合,那万一有了孩子怎么办?”

  这是什么正经事?

  杨穗不想解释避孕套这种东西。四个月的时间只是一瞬,可热恋中的人一瞬也等不了。

  于是她说:“对,这是个没办法避免的问题,所以……要么你就麻利娶我回家,要么就憋着。”

  李茂楠猛地翻身,把杨穗还冰凉的双手握在胸前,“我可以憋着忍着,你呢?要不要嫁我?”

  杨穗是谁?二十一世纪的情场老手,看过不同种类的猪跑,她支起脖颈,在李茂楠唇上亲了一口,“嫁,我现在就敢嫁。”

  (省略)

  杨穗扭过头一看,李茂楠嘴角挂着笑,闭着眼装睡。

  “大冬天的,还睡中觉么?”杨穗问,嘴唇几乎就贴在李茂楠耳边。

  李茂楠耳朵颤了一颤,没睁眼,牛头不对马嘴、半带撒娇地问:“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家?”175BoOK.com

  杨穗也不答反问:“你家那些牛鬼神蛇都解决了?”

  李茂楠突然睁开眼,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儿出来要办的正经事,“唔……被美色一搅和,倒把正经事耽搁了。我这次出来从李府过,金靡我也见过了,你说要让荣和堂难堪,如今看来,你的手段,竟然真不是金靡能够对付的。”

  杨穗想说:那不是什么厉害手段,不过是利用世人“仇富”的心理罢了。

  “金靡什么反应?”

  “惊惶不已。估摸着就这两天,你就得进我家家门了。”李茂楠笑得狡黠,看着头顶的床帐都像是喜床。

  杨穗却正色起来,“我既然愿意和你好,什么时候进你家家门我都乐意,我自己说过的要人请,我也可以食言,但你知道我进你家家门,最怕的是什么么?”

  李茂楠微微侧身,将杨穗整个人揽进怀里,安慰道:“我知道,那日任先生和我说过了,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觉着,可能父亲和棋二奶奶之间……有些过节,不然,任先生也不会说到这上面便闭口不提。”

  杨穗一|丝|不|挂,明明睡着热炕头,被热乎乎的一个大男人抱着,还是觉着冷,她不禁缩了缩身子,“我也忘了告诉你,前日里我在红升堂门前卖东西,有一位姑子来照顾生意,她竟然知道我姓甚名谁,连连赞我,明里暗里想让李家落魄下来,还说我幸好没有留在李家,一片赤诚,反倒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李茂楠皱着眉,想不出个头绪来,“你认识什么出家之人么?”

  出家之人,杨穗只认识一个育婴堂的姑子,可那位已经圆寂好几年了,还是齐桂虎亲自出的殡,别的……杨穗猛地想起来,“我倒想起一位姑子来,不过并不是我认识,况且我也不知道最后她到底剃了头发做姑子去了没。”

  “嗯?谁?”

  “当初欣柔姑娘不待见我,但我并不厌她,因为她手里曾经救下过这个姑子一命。”杨穗把中秋那会子,自己在园子里目睹余欣柔瞒着红梅救下的名叫“小鸿”的丫头的事说了一遍。

  “可那祸害是三姨奶奶种下的,和棋二奶奶不相干,况且如今三姨奶奶整日在家教导扶霖,其余诸事不管,想必她也不屑和棋二奶奶同流合污。”李茂楠越想越不明白。

  “二爷……”杨穗突然出声,打断了李茂楠的思绪,“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欣柔姑娘既然要保下小鸿一命,为什么不像你一样,让我自己找个乡屯过活,偏偏要去剃了头发做姑子?好好的青春年华,为什么要糟蹋在尼姑庵?”

  做尼姑没什么不好的,看看花婠就知道了,花婠充其量就是个带发修行的姑子。

  “二爷,你再想想我,要是你今天要了我,赶明儿就说不愿娶我进门了,我在你这里没了清白,嫁不出去,又爱你爱得死去活来,我又受了齐家恩惠,不敢把自己小命糟蹋了,那我能走哪条路?”

  李茂楠双唇有些发抖,“剃度、出家……斩断情丝?”

  杨穗点点头,“……你还记得重儿么?”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恩将宠报更新,第 74 章 第 74 章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