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恩将宠报 > 第79章 第 79 章
  郭蔷的院子临着花园子,杨穗疾步走过去,被园子里的花木扑了一身的雪碴子。

  李茂楠早在门口迎着了,见远远地一个穿红的小人儿过来,连忙几步过去,颈下红绳一松,把一件毛氅子披到了杨穗身上。

  “快进屋,看冷成什么样了。”李茂楠皱着眉说。

  杨穗一边往手心里哈气一边往李茂楠怀里钻,“你们家吃是吃,穿是穿,都养尊处优的,我才待几天,都这么金贵了,以后可怎么着?”

  李茂楠把杨穗双手抢过来,塞进了自己袖子里,“以后谁还舍得让你这大雪天的出门?”

  杨穗心里偷着乐,嘴里还狡辩,“这不算冷,雪化时才冷。”

  进入房中,李茂楠把杨穗按到炕上坐了,自己拨了手炉里的灰,让杨穗踩在脚下去湿气,又在小炉子上燃起熏香来,最后出门倒了滚茶,拿了托盘送到杨穗口边,“喝点儿,暖暖身子。”

  杨穗接过,一边给热茶吹气,一边接着茶碗遮掩,悄悄地去看李茂楠。

  这人自从那次之后便“温顺”了许多,懂的体贴人了……杨穗心里这么想,想着想着又笑话自己,李茂楠一直都这么体贴,只是之前自己没名没分的,觉得李茂楠对自己再好,不过是雇主的善意情分,扯不到“举案齐眉”上来,不似如今,两人之间添了一份亲密。

  李茂楠被看得心里又甜又痒,终于忍不住抬头抓杨穗一个现行,“看我做什么?”

  杨穗吓得嘴边的茶扑到了唇上,烫得她满口喷火,愤愤道:“要不是时刻都怦然心动,我也懒得看。”

  李茂楠盯着杨穗看了好一会儿,倾过身子往杨穗身前靠,同时低声笑道:“我有时候怀疑你不是那个为了养家糊口城门耍枪弄棒的姑娘,是个风月场中作惯风情的小姐。”

  杨穗被李茂楠的气场逼得连连后仰,眼睛几乎对起来,看着李茂楠逼近自己的一张脸,微微张开的双唇,血红的唇色,杨穗咽了口唾沫,反客为主,往前在李茂楠唇上没轻没重地亲了一口,然后恶人先告状道:“这可是在人家椿大奶奶屋里,你敢白日宣淫?”

  李茂楠哭笑不得,伸出舌尖在嘴唇周围舔了一圈,把身子退回来,正色道:“嫂子在后院清理我买回来的山珍干货,几乎废寝忘食,我们这点小动作还惊动不了他。”

  杨穗看李茂楠恢复了平日的严肃神色,自己也严肃起来,想起来自己还搁在心里的疑问,便趁机问道:“我前两天出去,去了庄上一趟,大伙儿说都没见着你,如今葡萄庄这么好的收成,都堆在仓里预备着开年了到城里卖,你倒好,辛辛苦苦让人家种,不给人家开个小灶?”

  “不着急。如今只是预备着家宴,开年了,大哥官复原职,到时候还有好多达官贵人要到家里做客,那时再像庄上要,这时不好打草惊蛇。”

  “惊哪条蛇?”杨穗迅速捕捉了李茂楠话里的话。

  “唔……大哥当初远近闻名的青天,除暴安良都是顺应民心,包括打死那个贪官污吏,也是受人夹道欢迎的好事,怎么平白添了一桩暴戾的罪名?必定有人背后红眼大哥得民心,我如今大张旗鼓就扶持葡萄庄,我们兄弟俩被人一网打尽不说,还连累大家。”

  杨穗沉思片刻,问道:“那如今你找的哪个庄子?只害怕连累了葡萄庄,不怕连累了他们?”

  李茂楠伸出手去捋杨穗的额头,安慰道:“就知道你要担心这个。我托任先生帮我办的,‘那边要问要查’,不过是个他们摸不到门路的山野村夫,便翻不出什么水花来。”

  “嗯……”杨穗终于有些放心,忽又紧张起来,“这老头儿什么时候也这么世俗了?还是你……你答应他什么了?他不会无缘无故替你涉这个险!”

  李茂楠别开脸,表情漠然半晌,开口道:“我和先生说,我如今是替他的宝贝学生接风洗尘,他还有什么不答应的?”

  杨穗点点头,慢条斯理地“哦”了一声,忽然变了调,又问道:“我一直没问过你,当初你那么小,怎么就阴差阳错地找到了葡萄庄?不要和我说是因为为了还当初二老爷的债,这份债你还给大老爷就够了,没必要还给葡萄庄。”

  李茂楠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杨穗给打了回去,哭笑不得道:“我没和你说过赶儿住儿的来历?”

  “他们的来历谁不知道?我是问,他们当初要打杂,哪个铺子不好找?偏偏找到了饶家?人家一家那个时候两位姑娘待字闺中,一个姑娘还未成人,连房子都没得住的,不是给人家添堵?”

  李茂楠语塞,喉头有些蠕动,不知该不该开口。

  杨穗却不管不顾,一语中的,“还是说,你之前和我语焉不详的‘太太的故友’是真的?”

  李茂楠身子侧了侧,表情惊愕,“怎么突然这么问?”

  杨穗连忙去拉李茂楠的手,“你怎么这么敏感?我只是问,不是拷打。怀允跟着我进来,夏叔托我给厨房里柳嫂子送葡萄干。我隐隐听得太太喜欢这东西,所以起疑,多问你一句。”

  “哦……”李茂楠故作轻松,解释道:“我并没有故意瞒你,夏叔是黎边人,当初在黎边时就认识太太和柳嫂子。”

  杨穗若有所思,“那夏叔……呃,太太这么多年不曾提起过,你也没告诉过太太你在葡萄庄的事……”

  “没这回事。”李茂楠笑着打断杨穗,“你还疑夏叔对刘婶子的钟情?这就譬如……老爷从黎边回来,把盈眉许了饶叔一样的道理。”

  杨穗这才弄明白了,坐在那里慢慢捋着。

  李茂楠看向她,不禁问道:“你为什么总这么关心我?连自己也不在意?”

  杨穗刚想反驳,被李茂楠抢了先,“你不在意你自己便罢了,怎么连自己的兄弟也不在意?”

  被李茂楠这么一问,杨穗才想起来自己走这一趟的幌子,立马就想溜出去找郭蔷问问杨霞这小子跑哪里玩去了,活活被李茂楠一把拉了回来,“我已经问过了,在雨儿园子里,和他们家彩哥儿玩呢。”

  杨穗松了口气,口气轻松道:“他虽然还小,彩哥儿更小,爱幼的道理他还懂,在雨二爷那里便不用我操心。”

  “你不操心?前儿小雨大奶奶因为怀允为难你的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姑且当我不知道,就说之前欣柔在时,他明里暗里坐山观虎斗,你不知道?金靡又是怎么暗算你的,你不知道?”

  杨穗天生粗枝大叶,弯弯绕绕还没李茂楠一个大老爷们儿多,不在意地道:“这也不关金小爷的事,他也只是维护他姐姐而已,没多大的恶意。况且小雨大奶奶她如今那么大的肚子,就是有这个心思,也没这个精力。”

  “穗穗……”李茂楠轻轻喊了一声,然后暗暗叹了一口气,问道:“不必他们府里下人嘁嘁喳喳,想必你也看得出来,雨二爷和小雨大奶奶并没什么感情,小雨大奶奶已经有了个彩哥儿,怎么如今还愿意给雨二爷生孩子生个像霜儿这样的罗唣她?”

  这个嘛……清宫剧演得多了,于是杨穗信誓旦旦答道:“母凭子贵,跟金小爷接管荣和堂是一个道理。”

  李茂楠一笑,拿手去捋杨穗鬓边的碎发,“所以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小雨大奶奶对于她今后李家当家人的地位虎视眈眈不是一年两年了,她是嫡长子媳妇,可依然可能当得不安稳,不过扶霖还小,况且身子弱,从小药罐子里腌大的,我不中用,只剩下大哥。

  “所幸大哥不久久被贬至黎边,没有个四五年不得回来,就只剩下大嫂……还有大嫂肚中的孩子……”

  杨穗越听越诡异,忙打断问道:“什么意思?你是说奶奶的孩子……”

  “大嫂怎么和你说的?”

  杨穗顿了顿,眼睛朝门口看了一眼,才轻声道:“说是一岁不到,因病夭折。”

  “因为什么病?”李茂楠追问。

  杨穗摇头。

  “你知道大嫂为什么这么喜欢杨霞,连人也没见到就忙着要给这孩子做寄名符?”

  “因为……”杨穗在回忆里搜寻,断断续续答道:“奶奶说过,因为他和椿大爷的孩子,小名也唤作霞哥儿……还有,也是这般差不多大。”

  “她还有一点瞒着你,因为杨霞和她的霞儿有几分相似。”李茂楠补充道:“我已经听下人们说了,阖府皆知的事。”

  杨穗眉头紧锁,开始有些不安。

  “家丑不可外扬,但你不是外人,所以告诉你也无妨。当初我们家的霞哥儿是患上了不治之症,不过他夭折,并不是因为病,而是因为小雨大奶奶一张嘴。”

  恕杨穗直言,说到嘴皮子,杨穗觉得金维琴的嘴还不至于胜过刀子,她不信。

  “……大嫂这些年寡言少语,并不全是因为独守空闺,还有一项罪名戴在她头上,这些年虽然没人提起,但足够压得她喘不上气。我们家的霞哥儿……并不是我们家的根。”

  这句话把杨穗给震慑住了,凭郭蔷的言谈举止,绝对不是不守妇道之人,她还是不信。

  “当初霞哥儿有些病症,请了大夫诊治,说是要验血,被小雨大奶奶空口白牙说霞哥儿的血不干净,没人信,她便大逆不道,进了祠堂削了老爷的头盖骨,拿来一验,还真被她说中了……”

  杨穗听得呆若木鸡,不管是头盖骨验亲的荒谬,还是人死了留着头盖骨的奇葩,更或者是金维琴灵验的乌鸦嘴……

  “所以……小雨大奶奶,想必当初我和欣柔姑娘不对付,她心里也应该高兴罢。”

  “对!凡是和大哥、和我有关的人,她都不待见。杨霞是你弟弟,现在府上虽然不知道我们俩的事,但椿大奶奶认了杨霞做义子,这件事她是知道的。更何况,这个她不待见的人,还长得那么像当初的霞儿……”

  “怪不得……”杨穗心想,怪不得金维琴前几日,挺着个大肚子都要来和自己因为一袋葡萄干的事过不去,自己自己把杨霞带进来,见过众人之后,金维琴便不作幺蛾子了……

  两人静默无语片刻,杨穗开口问道:“任先生知道这事么?”

  “他离开我们家时,大哥还没娶亲,无从得知。”

  杨穗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被李茂楠用嘴唇拭去。

  两个人离得近,只听杨穗艰难地道:“我平时对他凶,他并不往心里去。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捡来的,我和桂虎哥之前对他好,他还委屈,问,是不是因为他是捡来的,跟别人不一样,怕他伤心,所以哥哥姐姐才对他这么好……我爹说了,他是育婴堂抱来的……”www.175book.com

  李茂楠眼眶也红了,他忍痛去扒开杨穗的伤口,“你父亲离家这么久,去做什么了?对你可有只言片语?他若决定了要做什么事?要隐藏什么人的身份,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李茂楠说完,杨穗抬起血红的眼睛看着他,眼神不善。

  李茂楠立马改口,“我只是猜测。”

  杨穗不等李茂楠说完,马上站了起来,“我去问齐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