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恩将宠报 > 第81章 第 81 章
  “杨霞!杨霞——”

  “扶霖!”

  两人的声音在城外往小井盖的方向那条路上此起彼伏,一开始还中气十足,到了后来便渐渐弱了下来。

  大雪在傍晚时彻底停了,剩下一片暗得彻底的天。

  气温在夜色四合后开始转暖,踩在脚底的雪碴子开始融化,冷意从脚底往身上钻,又冷又热,凑成一个冷战。

  杨穗冻得直打哆嗦,早就被李茂楠裹在怀里。

  “如果这次杨霞出什么事的话……”杨穗牙齿打着颤想,“那自己就太对不起杨焰了。”

  她慢慢回忆李茂楠对她说的话,还有自从杨霞来到李家之后李家人的反应,郭蔷的视若珍宝,金维琴的避之不及却又隐隐地拉拢,红梅的爱理不理……那些人的或冷或暖,都像是一场暴风雪之前的平静。www.175book.com

  于是杨穗咬着牙出声:“杨霞要是出事,我就不管你们李家的事了,我要眼看着你们家腐化堕落……”

  李茂楠没吭声,只是抓紧了杨穗的手。

  就这片刻的安静,有声音飘进杨穗的耳朵,隐隐约约的,像是啜泣。

  “姐、姐姐,你在哪里呀?我好冷……”

  杨穗耳朵尖,立马提高嗓门儿,“杨霞!是你么?在哪里?”

  杨霞的耳朵显然是在安乐山练出来了的,前面不远处很快传来声音,“姐!穗儿姐姐!我在这边啊!我快冷死了!”

  这一声嗓门儿不小,李茂楠背着风也听到了,他拉着杨穗迈开步子往小井盖走近,一边问:“杨霞!我是楠哥哥,扶霖和你在一起么?”

  杨霞似乎懂得保存体力的道理,当然也可能是冷的,可能是怕的,声音陡降,“小少爷、他晕过去了,好像身体都硬了……”

  扶霖本就是一个药罐子,出来受了这一晚上的冷,身体僵硬了,可能并不是杨霞的一惊一乍……

  夜色中不远处的两人步子同时一个趔趄,李茂楠率先反应过来,继续拉着杨穗疾步往前走,几乎跑起来,留下几道凌乱的及踝脚印。

  杨穗许久不曾在夜里奔波,何况还是寒风彻骨的冬夜,堪堪几次跌在雪地里,都被李茂楠及时拉住,最后杨穗几乎是倚在李茂楠身上挪过去的。

  小井盖名不副实,是个大井盖。

  潭面上结着一层薄冰,反射出杨霞苍白惊惶的一张小脸。

  “姐!楠哥哥!我在这里!”杨霞在明处,眼睛看得远一些,他脸上终于有些喜色。

  两人循声望去,小井盖正中央,杨霞一条腿小腿往下被一个冰窟窿箍住,也不是不能□□,只是轻轻一动,哪怕是方才杨霞放声大喊这么一个小动作,都惊得杨霞腿变的冰面炸开了两条痕迹。

  同样让两人心急如焚地还有就在旁边躺着的李扶霖,一只手被杨霞拽在手里,两人隔着几步距离手牵着手。

  不同的是,杨霞掉了一条腿下去,李扶霖全须全尾的,安安静静得趴在那处冰面上,看起来没有一点活人气息……

  杨穗大喊:“你趴下,像扶霖那样!”

  杨穗本就沙哑的声音被风刮碎了,只送了一半到杨霞耳边,听起来稀薄、绝望,活生生把杨霞给听哭了,“可是……好冷啊姐姐。”

  杨霞恨铁不成钢,骂了一声,“还想过六岁生日就听话!照做!”

  李茂楠不知道还有这物理受力的讲究,但是个办实事的人,他已经试探着,抬脚踏上了小井盖的冰面。

  杨穗跟在后面,小声提醒:“茂楠,趴下,我们爬过去。”

  李茂楠问都没有问一声,也没有回头,依着杨穗的话照做。

  两人热胸口贴着冰面,互相扶持着往潭中心爬。

  李茂楠手长,眼看着就要抓住杨霞另一条还露在冰面上的小腿,许是自己腰上用了些力气,自己手肘处的冰面“呲”一声,裂开了一条小缝。

  杨穗一皱眉,扭头去看李茂楠,只见李茂楠耳朵通红,伸出去去拉杨霞的手也通红……这位公子哥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冷?杨穗又想起方才自己扬言要让李家完蛋,李茂楠一句话都没说……那份默认和笃定,总像是在背负着些什么……

  杨穗就看了这么一眼,心中却闪过了许多念头,最后斩钉截铁道:“你去拉扶霖!”

  李茂楠摇头,“杨霞那里的冰快破了。”

  “破不了!”杨焰见李茂楠在生死安危面前,始终还是选择了“六亲不认”,鬼使神差道:“就我们两个人,不得一人一个才能救起来?扶霖虽然瘦弱些,毕竟八九岁了,我能搂的动?”

  李茂楠兴许是脑子被冻得有些不善思考,兴许是吃了没学过物理的亏,竟然信了杨穗哄他的鬼话,便开始挪过去一点,费劲地去拉李扶霖。

  李扶霖身体还有些温热,李茂楠用手指触触鼻息,心里放心——杨霞只是吓到了,自己身体冷透了,手里握着什么都像是冰冷僵硬的。

  李扶霖完全没有了意识,李茂楠只得把李扶霖完完全全抱了起来。

  李茂楠其实早就发现了趴着往前爬有些好处,只是自己没办法解释,也没心思解释,反正杨穗叫他怎么做他就做了……所以他现在心里非常清楚,杨穗面对的是什么危险。

  李茂楠抱着李扶霖,举过头顶,忧心忡忡地去看杨穗,他打算自己靠膝盖和手肘把李扶霖送回冰厚的地方,然后马上去救不老实的杨霞。

  然而回暖的黑夜不等他。

  杨穗抓住杨霞的小腿往上一提,杨霞整个小人往上抛了抛,落在杨穗身上的同时,猛地一声炸裂,杨穗身下的那片薄冰由一条小口子拉成了一条大口子,转瞬间就豁出了一个比人还宽的缝。

  “穗穗!”李茂楠一只手举起李扶霖,伸出手去抓杨穗,可兴许是风大,李茂楠没看清,只抓到一个小人——杨穗双腿没有支撑处,跪着往下栽,在最后一秒把杨霞往李茂楠的方向抛了过去……

  李茂楠一手抱着一个冰块似的孩子,鼻子冻得通红,仿佛有刀子割在脸上,把眼睛也给逼红了。

  他转过身,命令杨霞:“抱着扶霖,滚过去!”

  不是骂人的话,李茂楠是叫他们真的“滚”,冰面光滑,杨霞眼看着自己的姐姐坠入冰窟,早哭得涕泗横流,这个时候紧紧地裹住李扶霖,抱不到一个满怀,但依旧有些安全感似的,把头一埋,没冻伤的那只脚用力一蹬,蹬出潭中心一段距离……

  李茂楠则是一鼓作气,解开了自己的笨重袍子,膝盖一顶,顶破了自己膝下的冰块,一个纵身,毫不犹豫地跃如潭中。

  冷到极致便觉得痛,李茂楠其实还是细皮嫩肉,受不了这种痛,不过正是因为痛,神智更加清晰,他想:如果自己都受不了的,凭什么让杨穗去受?

  杨穗也才十几岁而已……不是因为自己救了她一命,不是因为她爱自己,就能因为这份恩情、这份爱而轻贱自己一条命……

  不过换口气的时间,李茂楠仿佛把杨穗从三四岁到如今十五岁的光景都过了一遍,最终在起身的一个猛子里把杨穗那块冰拉到了自己近前。

  李茂楠从来不显山不露水,从冰潭里拉个人上来并不算难事,难的是,他即便再多的山水,也没生出几双手来……

  杨霞一边蹬一边划拉,把自己和李扶霖运到了小潭边上,正在那里干瞪着眼不知如何是好。

  李茂楠把湿淋淋的自己和杨穗搬到冰厚处,抽出空来看了一眼潭边,然后叹了一口气,带着冰碴子。

  他问道:“霞哥儿,你把扶霖扶回去,扶得动么?”

  当然扶不动,扶霖好歹是个小大人了,况且浑身湿了水,又冻一回,就像铁块结了冰。

  但杨霞张着冰亮亮的眼睛,一眨,透过带着冰屑的睫毛看见自己奄奄一息的姐姐,忙忙点头:“我可以!我把小少爷扶回去!”

  当然了,李茂楠毕竟不放心,他抱着杨穗,走一段便要放下,再往回走,把李扶霖从杨霞肩上接过来,再一路小跑到杨穗身边……

  杨霞使了真劲儿,直出汗,浑身的衣服都快被烤干了,一边烤着,一边打着哆嗦,好不容易看到李茂楠折返回来帮自己,马上就想躺倒,然而一声怒喝打断了他:“起来!你姐姐还在前面,她救你,你不救她?”

  杨霞不懂道德绑架是什么,纯粹是被李茂楠的横眉怒目给吓的,只得战战兢兢地,继续往前爬。

  李茂楠认识这条路,他算着自己的脚程,可是兴许是往返太多次,脚程也估计不清楚了,总觉得已经走出了十里八里,却还见不到郗州城的影子。

  杨穗双唇紧闭,只能用鼻子急促地喘着气,她似乎是被李茂楠体温烘干的衣裳暖到一些,偶然睁开眼,看见李茂楠模模糊糊的面部表情,还有和自己一样急急的喘气声。

  “茂楠……”她轻轻呼唤,声音有些发颤。

  杨穗一直怕冷,当初大夏天的,她里三层外三层地裹了一身黑衣赏都不嫌热,何况如今……

  李茂楠听得心疼,眼眶内瞬间汪了一泉水,眼前便看不清了,绊着脚下不平的地面,跪了下去。

  “对不起……”李茂楠抓起杨穗一只手,放在唇边哈着热气,“自从你爱我,我还没有让你过上一天好日子……”

  杨穗艰难地摇头,她觉得,爱人是一种能力,李茂楠这么个不知深浅的人,自己都敢去爱,说明自己能力不菲,这是件好事。

  “扶霖……怎么样了?”

  “没死。”李茂楠复站起,没好气地回答,一边往前跑——杨穗的身子越来越冷,自己怎么捂也捂不暖。

  “那就好……”杨穗吸着气,“那我就不怕了……好冷啊,你颠得我睡不着,你把我……放平,我想……睡一觉。”

  李茂楠看着路的眼睛转移到杨穗脸上,面露鲜有的惊慌,“不睡,我们不睡好不好?我们马上到红升堂了,我们到家了再睡?嗯?你听我的话啊……”

  杨穗扯着嘴角,心想:“你忘了,我不会对你言听计从。”

  然后她手指一蜷,轻轻地闭上了眼。

  李茂楠脚步一顿,膝盖有些钻心地疼,没忍住一声嚎啕:“穗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