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恩将宠报 > 第86章 第 86 章
  “还好,没有烧傻了。”杨穗心想,然后她爱怜地摸摸杨霞的额头,轻声问:“饿不饿?”

  杨霞可怜巴巴地点点头,“额。”

  柳絮早就在旁边备下了吃的,听人这么说赶紧送上来,一边给杨霞洗手一边对杨霞说:“就喝些稀粥垫一垫吧,先别乱吃别的。”

  对,先别乱吃别的。

  柳絮先看着杨霞喝粥,杨穗放心,便站起身来,扔掉手里还紧紧攥着的两截木棍,拍拍裙子上沾上的冰水渍,看了一圈旁边围观的人,心里一股无名火起,然后她趁着众人还没有作鸟兽散,马上蹲下问杨霞:“你怎么回事?”

  杨霞似乎还没有缓过来,嘴角沾了一点雪白的粥粒,懵懵懂懂道:“姐姐,小少爷呢?”

  “他没事。”

  “有人要害他,他的病永远不好,是因为有人要害他,有人要他长不大。”

  童言无忌。

  众人都这样想,只有杨穗点了点头,认真地问:“谁告诉你的?”

  杨霞想也没想:“小雨大奶奶。”

  此话一出,众人噤若寒蝉,好一会儿没人说话。

  半晌过去,柳絮才问道:“你这孩子,怎么空口白牙乱说话呢!小雨大奶奶是牙尖些,但不会说这些话。”

  “是真的!”杨霞看着杨穗,替自己辩解,“我和小少爷到厨房里寻东西吃,她也跟过来了,刘絮嫂子不在,她就叫丫头找了东西给小少爷吃,然后把我叫到一边,给我吃了更好吃的,然后……”

  “然后怎样?”杨穗跟着问,觉得真相呼之欲出。

  “然后我就听见小雨大奶奶在我旁边说这些话,我越听越生气,就……小少爷人那么好,我带他出去玩,差点要了他的命,他都没有怪我,反而还处处为我考虑,替我求情,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不想有人害他……”

  杨霞还在说,但杨穗仿佛已经听完了。

  杨霞再脾气大、再度量小,不会因为听说有个虚拟的人要迫害他的好友就发了疯似的要砍人杀人,如此控制不住自己,所以问题出在哪里……

  杨穗想了一会儿,问柳絮:“柳嫂子,你可知道小雨大奶奶给我弟弟吃了什么?”www.175book.com

  柳絮愧疚地摇摇头:“我方才正好往太太屋里送东西去了,没在厨房里。”

  杨穗直觉觉得问题出在那吃的身上。

  金维琴的性子,厨房里不给她一碗葡萄干吃她都能闹得鸡飞狗跳,还会对杨霞这么好,单独给杨霞开小灶?

  可是没有人看见,就是无凭无据,拿金维琴没有办法。

  正冥思苦想中,只见李执雪和李擎霜从厨房里走出来,“方才小雨大奶奶给你吃的,可是这个?”

  李执雪手里拎着一个小囊,看起来轻飘飘的,里面似乎没有装东西。

  杨霞一看那个小囊,身子不由自主地缩了缩,眼眶瞬间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嗯。”

  李执雪叹了口气,走近圈里,对着杨穗以及还没有散开的李府众人道:“我因今日想吃些酸东西,恐厨房里因为椿大叔叔的事,没人给我做,所以叫了霜儿和我一起来,没成想遇见扶霖在厨房里吃东西,一边吃一边往自己怀里塞,我还笑,又不是闹饥荒,还怕吃不饱不成?他说是给杨霞小兄弟拿的,怕小雨大奶奶不给小兄弟吃的,我不信,便绕到后面看,就看到小雨大奶奶再给杨霞小兄弟吃这个……”

  李执雪说了前因后果,最后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这是棋二奶奶专门从外面买回来的榴花饼,吃了能让人失去理智,狂躁发怒,原是为了给椿大叔叔接风,准备的猴戏,给戏上的猴子吃的。”

  杨穗听完,早就已经攥紧了拳头,有人利用杨霞,好让杨霞犯下谋财害命的罪。

  也许别人会想,杨霞年纪尚小,就算杀了人,官府不一定会判,小小年纪就这么会算计,一定是背后有人指使……有人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可杨穗不这么想,那个人就是想置杨霞于死地,而不是自己。

  杨穗不等李茂楠回来了,只身一人赶到了金维琴院子里。

  院子里寂静无声,然而当杨穗闯进来,以及后面跟着的一群人,或为了看金维琴的笑话,或为了看杨穗的本事的人一齐涌进来时,院子里顿时沸反盈天。

  金维琴慌慌张张地从屋里出来,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厨房外面发生的事了——她拉着萎靡不振的李拄雨,仿佛是在给自己找垫背的。

  李拄雨一个大男人,弓腰驼背,面黄肌瘦,看起来个子还没有金维琴高,气场还没有杨穗足,把在场的杜潇荏气得半死,骂道:“混账东西,不换衣裳就敢出来见人?”

  杨穗不管人家的家长里短,抢上去,开门见山:“小雨大奶奶,我弟弟并没有碍着你哪只眼睛,你给他吃这个做什么?”说着,她还拎起了那个装着榴花饼的小囊。

  金维琴依然嘴硬:“杨姑娘又来血口喷人了,我只是去了厨房一趟,怎么就断定我给你弟弟吃这个了?你撒谎也不打草稿,不怕哽着么?”

  杨穗失望地点点头,她是法治社会穿过来的,认定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但看金维琴目前的样子,就算姗姗来迟的目击者李执雪把小囊扔到她的脸上,她也不会认的……

  杨穗认输,她望着天,笑了笑,说道:“哦……既然这样,小雨大奶奶不妨说说为什么撺掇我弟弟带扶霖小少爷去‘小井盖’”

  金维琴刚想开口,被杨穗先发制人地打断:“小雨大奶奶可千万别说没这回事,我们当时在三姨奶奶院子里,可不止我一人听见了?”

  金维琴没想到杨穗还有马后炮这一招,她沉不住气,又见李茂楠不在,胆子便大了起来,仗着自己挺着个大肚子,便一叉腰,“是,我是跟杨霞那小子说过‘小井盖’,可我也只是说说,没叫他带扶霖出去啊!我只是试一下他而已,谁知他这么容易就上了钩。”

  众人本在厨房外听见李执雪一番话,已经认定了金维琴没有道理可讲,谁知道如今又冒出来“上钩”这一说。

  大家都好奇,上什么钩。

  只听金维琴气焰嚣张道:“谁不知道当初椿大奶奶那孩子,本就不是椿大爷的种,是我!”

  金维琴指了指自己,看了一眼杜潇荏,“是我发现了这个问题,把李家的歪瓜裂枣除了。太太好心,把郭明梨那破鞋留下来,她不好好安分守己的伺候太太就算了,还搞什么认义子的把戏。

  “认谁不好,偏偏认杨霞这小子,谁知道这小子什么来历,不过是有个会邪术的姐姐,把我们家楠二叔的魂儿都给勾走了,又不知道哪里弄来个弟弟,才第一次进府,就莫名其妙地成了椿大奶奶的义子,大家就不奇怪么?”

  众人一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杨霞古灵精怪是不错,惹人喜欢也不是什么怪事,怪的是没有几个人知道杨穗有个弟弟,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弟弟,还正好在椿大爷回家的这个节骨眼上……

  杨穗把金维琴恨得咬牙切齿,道:“可是小雨大奶奶,这又与你何干呢?椿大奶奶认我弟弟做义子,始终是义子,不会和你们家彩哥儿……还有您肚子里的那位争家产。”

  这段话把金维琴堵了个无言以对,她一捅旁边李拄雨的胳臂肘,恨恨道:“你也说两句啊,就这么看着我被人压一头!”

  李拄雨唯唯诺诺:“杨姑娘,你……你还是小心为妙。”

  杨穗:“……”

  果然不中用,连绣花枕头都算不上。

  杨穗继续押金维琴一头,道:“哦对了,还有一点,奶奶想错了,我有弟弟这回事,我刚进府时就说了,只是因为罗唣贵宅,所以没有带进来,至于椿大奶奶认他做义子,这事也是早就有了,我弟弟脖子上挂的那个椿大奶奶亲手一针一线做出来的寄名符就是证据,何来莫名其妙一说?

  “再说了,椿大奶奶也不是逮个人就认义子,是因为我弟弟和当初的朝儿小少爷实在是像,所以才认的,无可厚非。”

  杨穗这么说,众人才开始回想起杨霞来——的确是和夭折的朝儿少爷有七分相似。

  “还是说……”杨穗添油加醋,“小雨大奶奶这么看不惯我弟弟,是把当初对朝儿少爷的狠转移到了我弟弟身上?”

  金维琴脸色瞬时煞白,声音大了一度:“你胡说什么!我恨朝儿做什么?我没有!”

  众人唏嘘,方才那个洋洋得意给自己邀功——说除掉了歪瓜裂枣的小雨大奶奶不见了。

  不过当初金维琴的确证实了朝儿不是李繁椿的亲生儿子,她这样说也没错,所以众人虽然心里发笑,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杨穗就没有那些下人那么小心翼翼了,她一针见血:“也是,我弟弟和朝儿少爷长得再像,终究不是椿大爷的亲儿子,小雨大奶奶不必为彩哥儿忧心!”

  金维琴的小九九被人直接拆穿,面红耳赤,着急起来,大叫道:“朝儿也不是椿大爷亲儿子!你别信口开河!”

  “哦……”杨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不是就不是,小雨大奶奶这么激动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朝儿少爷做了什么呢!”

  这话意有所指,把金维琴的脸色说得铁青,杜潇荏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打圆场道:“好了,小雨大奶奶别激动,杨姑娘也少说两句。眼看着椿兄弟就回来了,大喜的日子,扶霖和杨霞小兄弟也没事,我们和善之家,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好了。”

  杨穗不是吃素了,她把矛头指向杜潇荏:“棋二奶奶这是什么话?那到底是谁给我弟弟吃的榴花饼?这件事就不追究么了?我弟弟不说是椿大奶奶的义子,他就说是我的弟弟,我是你们请进来的,你们也该照料些,出了这档事,您当家做主的,就这么一了百了了?今天是榴花饼,谁知道明天又会是什么?□□还是鹤顶红?”

  杜潇荏脸色不太好看,“这个,杨姑娘,小雨大奶奶怀着孩子呢,你也知道,孕中的人情绪都有些不稳定,你不要介意,杨霞小兄弟的事我一定给你个交代,不会让弟弟委屈。”

  杨穗不是死缠烂打的人,没有实打实的证据,还没有李茂楠在身边,金维琴和杜潇荏她一个都对付不了,她累了,于是咬咬牙道:“棋二奶奶,你最好是。”

  杜潇荏估计也是想息事宁人,她带头,甚至给杨穗让出路来。

  目送杨穗的背影到了金维琴的院门口之后,她突然开口:“杨姑娘!”

  杨穗没有回头,只是住了脚步。

  “方才你好好的功夫,是哪里学来的?”

  杨穗回过头看着杜潇荏,笑容可掬的杜潇荏。她没有回答,因为不知道杜潇荏问这个做什么。

  杜潇荏看着杨穗,突然嗤的一声笑了,她仿佛能听见杨穗的心音,“杨姑娘不要多想,我只是看着和椿兄弟在家时常习的功夫相似,觉得眼熟,白问一句罢了,你不要多心。”

  杨穗没有多心,扭身便走。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不过有心的不是杨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