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恩将宠报 > 第89章 第 89 章
  屋外的雪依然纷纷扬扬,李茂楠城里城外奔波一天,虽然见到李繁椿回家,心内欢喜,但上眼皮还是和下眼皮打起架来。

  杨穗和金维琴杨霞斗智斗勇一天,也乏了,横水端上水来两人洗漱完毕,便双双躺倒,“一蹶不振”了。

  李茂楠翻了个身,抬起眼皮虚虚地看了一眼平躺着的杨穗,能听见低低的气息吐纳。他往杨穗身边凑了凑,把鼻子嘴巴凑到了杨穗脖颈间,嗅着暖暖的穗子味儿。

  谁知杨穗没睡着,不给他这个机会,也翻了个身,和李茂楠面对面,鼻尖抵着鼻尖,手上不老实,去解李茂楠的腰带。

  李茂楠闭着眼睛笑:“你真的不害臊。”

  杨穗刚刚给李茂楠带着见了家长,恃宠而骄:“你敢说你不想要?”

  李茂楠被杨穗一语道穿,浑身瞬间绷紧了,紧张地呼吸着:“想……不过我今晚还可以再忍忍。”

  杨穗知道他在等什么,便不再去撩拨,把手搭在李茂楠腰间,手指卷着李茂楠的腰带玩,想话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外面庄上的事怎么样了?是因为上次你出去采买的缘故?”

  “嗯……不过不要紧,我都找人打点好了,你别担心。”

  杨穗点点头,心内有些犹豫,最后还是问了出来:“那……明天的接风宴,还是照常办么?”

  李茂楠知道她是在说杜潇荏的事,他慢慢睁开眼,发现杨穗也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他嘴角擎着笑意,道:“办,不管你送棋二奶奶什么礼物,不管她喜不喜欢,都得办,她不办,我来给大哥办!”

  杨穗离得太近,眼睛都快看成对眼了,可还是觉得李茂楠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面有光在闪烁,不知道是星星还是泪光,于是她着迷,好死不死地问了一句:“老爷打你的时候,你哭了么?”

  李茂楠一怔,没想到杨穗话题突然转到这上面来,实话实说:“哭了。”

  杨穗心被人揪了一下,连忙问:“有多疼?”

  李茂楠沉默了好一会儿,“每次有人要明里暗里陷害你时的累加。”

  “那我爱你,和你爱我是对等的。”杨穗心想,然后匍匐着上去,把头靠在李茂楠胸前,感受着李茂楠的心跳,悄声道:“还好我没死,只是错过你八年,不然……就要错过你一辈子了。”

  李茂楠一只手抚摸着杨穗的头发,稍微抬起头去亲了一口,嘴角的笑意却消失了,他心道:“我当然不会让你死,八年前不会,八年后的今天更不会。”

  正想着,外面突然吵嚷起来,外面突然吵嚷起来,横水在外面敲门道:“二爷?姑娘?睡了么?”

  李茂楠预感到杨穗的大礼送进门了,便在昏黄烛光中对着杨穗一笑,向外问道:“什么事?”

  “去那边府里看看罢,听说那边闹鬼了,把棋二奶奶给吓着了,如今正没个能拿主意的人呢!”

  李棋,是个只会宠着丫头小妾给他打扇嗑瓜子的人,间或兴致好,出来走个当家人的过场。李繁椿才到家,和郭蔷两人干柴烈火,何况如今可能还在花婠院子里说话呢。李执雪虽然说话有分量,然而养着胎,如今已经睡下了……细细数来,现在李家唯一能够管事的人,竟然只剩下李茂楠一个,那个当初一事无成,只在家里写诗描画的李茂楠。

  李茂楠仗着这点,如今在家胆大得很,牵着杨穗的手穿行两府之间,不过没走多远,他这份大胆还是遭到了非语……

  两人走到桥间,和两个过路的婆子打了个照面,两个婆子问了好,和杨穗问了好,转眼就闪进了桥边的小亭子里,亭子临着水,话音儿便顺着风过去。

  “看见那杨姑娘没?当初楠二爷亲自给撵出去的,如今怎么着?还不是进来了,还这么嚣张跋扈的。”

  “我看她这么嚣张,怕不是因为楠二爷。”另一个婆子显然压低了声音,“你没器瞧见?她那日在厨房外对着他弟弟大打出手,那几招功夫,像不像咱们家椿大爷在家时?”

  另一个婆子恍然大悟,“你这么一说,似乎是有些像!还有她那弟弟,虽然还不大会功夫,但你看他在小雨大奶奶院子里疯玩,活脱脱的就是椿大爷小时候的模子。”www.175book.com

  “啧啧,要不是咱们家朝儿少爷早没了,我都以为那小子是椿大爷的种。”

  “哎你还朝儿少爷长少爷短的,你忘了当初的事了!”

  两个婆子突然噤声,仿佛给了杨穗一些回忆的时间。

  她记得李茂楠曾经说过,金维琴还年轻些的时候,盛气凌人,连逝世的二老爷的头盖骨都敢碰,硬是凭一己之力证实了朝儿不是李家的血脉这件事……

  所以……杨穗都不敢往下想。

  “你也听说了吧,朝儿少爷都不是他们家的少爷了,不是椿大奶奶不守妇道是什么?为什么二太太还护着她这么多年,二太太那么养尊处优的人,就这么不嫌弃?”

  “这……椿大奶奶的确奇怪,可是你说她……这几年不也挺安分的么,连和自家兄弟楠二爷都避嫌。”

  “咳!你知道个什么!那叫养精蓄锐,如今你没看那个杨姑娘,前脚刚进来,后脚就进来了个杨霞,椿大奶奶前脚刚认了那个杨霞做义子,椿大爷后脚就回来了……”

  “椿大奶奶该不会是……”

  “反正当初铁证如山的事,我才不信椿大奶奶真是个良家女……说不定和那杨姑娘,啧啧,不过都一起和椿大爷睡过罢了。”

  ……

  两人都没说话,听着两个婆子的墙根,李茂楠听到这里,气得浑身打颤,他李茂楠可以被人背后戳脊梁骨,可以被诋毁,被诬陷,不管被怎么对待,他这些年都多多少少经历过了,所以流言蜚语再怎么蜂拥而至,他扛得住。

  但他爱的人不行。

  大哥勤恳一生,无论于家于国都是忠臣义子,为何因为大嫂的一个无心之过就被人背后这么诋毁。

  杨穗更是无辜,不过是爱一个身陷是非的人,就被人这么污言秽语诬陷。

  杨穗牙齿紧咬着,她不比李茂楠气得轻,只是她懂得克制,懂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如今这么一晚上。

  她紧紧攥着李茂楠的衣服袖子生怕他窜出去拿那两个婆子。

  两个婆子以为万无一失,还自顾自地咬着耳朵,“唉……这世道,你说那杨姑娘才多大,椿大爷也……忒胡闹了。”

  “他是爷们,胡闹点也无可厚非,不过是女人么,睡谁不是睡呢!只是可怜了我们家二太太和楠二爷了,你瞧着二老爷还在时,二太太对楠二爷是怎么样好?自从二老爷一没了,椿大爷也被贬了,二太太都被逼得每天吃斋念经了,楠二爷也几年来不敢出门,唉……造孽哟……”

  杨穗感觉到自己快要攥不住李茂楠的衣袖,可是就这么冲出去并不是办法,可是应该怎么办呢?怎么堵住悠悠之口?

  她忧李茂楠之忧,不想让李繁椿好不容易回家,面对的却是对他的无端诽谤……

  “茂楠!”杨穗用气声喝住李茂楠,“别出去,我们去那边!”

  “你听见她们怎么说你和大哥了么?”

  “听见了,又怎么样?你现在出去,难道不正好是恼羞成怒么?”

  李茂楠轻笑一声,“我恼羞成怒?我并没有,我只是替你和大哥感到不值!”

  杨穗一听这话音不对,自己变了脸色,但手里还是攥着李茂楠的衣裳没有放开,“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替我和大哥感到不值?谁的大哥?什么就我和大哥了?”

  李茂楠表情有些扭曲,他反问道:“难道不是么?”

  杨穗气得快跳脚,她拉起李茂楠的手腕,拉到两人身体之间,恶狠狠地问:“现在什么时候了?你不找证据,证明大哥大嫂,还有我的清白,还在这里耍少爷脾气,你怎么想的?你这些年的运筹帷幄都是在做梦么?”

  李茂楠的眼眶在不明朗的夜色中泛着红,几乎要喷出火来,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然而最终没有说,甩开杨穗的手,自己快步走了。

  杨穗还没反应过来,那边两个婆子听见动静,吓得作鸟兽散,杨穗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哪里触到李茂楠的逆鳞了。

  这不是恶人先告状么?

  杨穗越想越气,最后跟着李茂楠走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李茂楠并没有走远,借着河两岸微微的烛光,杨穗远远地看见李茂楠坐在祠堂门口,两条腿无力地耷拉着,手肘撑着额头,垂着脸,一语不发。

  杨穗几步走上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怎么?我还没有闹脾气,你倒先跑了?我哪里说得不对,李茂楠,我有时怀疑,你总是这样,到底是深藏不露还是纯粹想逃避!”

  李茂楠听到“逃避”两个字,懒懒散散蜷在一起的身体轻微地动了一下,然后他抬起眼睛看着杨穗。

  杨穗看着那一双血红的眼睛,突然后悔自己说的话。

  那是李茂楠啊,那个为了救自己,差点丢掉小命,把自己关在家里八年没有出过门的李茂楠啊……那个她喜欢得没有道理的李茂楠啊。

  她刚想道声对不住,还没开口,李茂楠突然开口,声音喑哑,“对不起。”

  杨穗的心仿佛疼得在滴血,她两步抢上去,搂住李茂楠的肩膀,把这个平时看起来五笔风光伟岸的少爷搂在自己单薄的肩膀内,嗔怪道:“你和我说什么对不起,你真正对不起的,是你大哥大嫂啊!”

  李茂楠却并没有表这个态,他把脸凑近杨穗胸前,感受着属于活人的温暖的心跳,最后双手环过杨穗腰间,把杨穗整个搂住了,也把自己紧紧贴着杨穗,缓缓开始说话:“可是,如果大哥和大嫂就是不清不白呢?”

  杨穗一怔。

  “我该去找什么证据,证明我爱你,只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