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第二章:小蟊贼谷雨被抓、秦无衣束手投降
  秦无衣突然感到很害怕。

  虽然他是箭奴,原主在战场上也杀过人,路上还埋了很多尸骨,可他从来没见过站着死的人。

  好不容易平复心里的恐惧,秦无衣躲着岳江河死不瞑目的双眼,先把他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

  三寸三的小刀一共有七柄,看不出什么材质,很特别,摸上去并不锋利,却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感觉。

  七星古玉天璇巨门在夜色中泛着荧光,隐隐约约能看到它身上布满有规则的纹理,摇曳摆动,像活着一样。

  一本古籍小册,有图有字,看不清楚。

  秦无衣把那张心法贴身藏好,没把它和小册子放到一起。

  客服着心里的恐惧,秦无衣就在大树下用木棍挖坑。虽然他没少干这个活,但也忙活到夜色消尽,才把已经僵硬的岳江河埋好。

  为了防止野兽把坟头扒开,他还用木棍在四周扎扎实实围了一圈。

  累得快要虚脱的秦无衣擦了几把头上的汗,第一次给自己埋的死人磕头:“便宜师父,我就这么大劲,全使出来了,祝你羽化飞升早登极乐。别的事,再说吧,啊~”

  这个世界对死后入土非常在乎。

  天云中土万万千里,合久必分,如今十几个国家连年争战,不知多少人埋骨他乡。

  也许就是因为战争,人们更在乎身死后事吧。

  谷雨都说,等战争结束了,一定回家,死了要埋到祖坟里去……

  谷雨……

  “咦~,不对!谷雨怎么还没回来?”秦无衣猛然惊醒。

  刚出来的时候,要是山里打不到吃的,两个人就一起去偷吃的。

  时间长了就发现根本没必要。

  他俩都是行伍出身,又跟刺马学了一些本领,虽然说不上武功高强,但悄无声息去村庄偷点东西还是太简单了。

  于是两个人开始轮班,昨天是谷雨。

  有大点的村庄是需要多潜藏一段时间再动手,可也用不着等到天亮呀。

  秦无衣第一件事就是把东西藏了起来,然后背起自己的弓,还有十几根用木棍削了尖做成的箭。

  轻手轻脚下了山。

  秦无衣知道,谷雨肯定是出事了,就是不知道人啥样。

  走到山下天已经亮了,秦无衣暗暗在心里决定,如果人死了,一定要把他的尸体找到,先找个地方埋了,有机会再把他的骨头带回家。

  但谷雨让他失望了……

  秦无衣趟过山脚下的河沟,刚摸到沟沿的时候就看到了谷雨。

  谷雨耷拉着脑袋,让人像狗一样拴着脖子,挂在一匹马后面,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身上还背着个包裹,一看就是赃物。

  马上是一位少见的女将,黑色盔甲里衬着红色的绯边,看上去有点威武,给她的英姿飒爽没少加分。

  在她前面二十多个士兵走在山路上,有刀手和枪兵。看气势,战力不俗。

  秦无衣离他们不到十丈,中间是一片荒草,没有障碍物。

  看清地形,秦无衣迅速退了回来,躺在沟沿下,又慢慢挪到草丛里。

  在腰上的革袋里捏出一点盐抹到嘴唇上,慢慢抽出一支尖头磨扁的木箭,扣到弓弦上。

  这么近的距离,他有把握一箭射穿那个女将的喉咙!

  可他不敢这么做。

  杀了主将和没杀主将面临的形势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那样,谷雨马上会被杀死,而这么近的距离,自己根本逃不过二十多人的追杀。

  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射断拴着谷雨的那根绳子,然后两个人往两个方向跑,他相信谷雨会有这种默契。

  刺马教过他们这样的逃跑方式。

  至于能不能成功逃脱,那就和自己射出去的箭一样,看运气!

  拿定主意,秦无衣把嘴边的盐咽了下去。

  军里的老卒说,这样会让射手更有力量。

  秦无衣知道,这是简单的心理暗示,但他愿意信服这种方式。

  虽然这种暗示并不比打麻将之前别去找小姐姐的迷信更客观,但在这个充满战争的世界,盐比小姐姐好找多了。

  这队人马正从山路上由西向东,已经过了他和谷雨的上山脚点。

  “你的同伙在哪里?”

  马上的女将可能觉得距离不对了。

  “将军,我没有同伙,昨晚不这么说不行啊,他们总打我。”谷雨的声音透着无力的干涩。

  秦无衣匍匐着爬上沟沿,找了个利于逃跑的位置,调整自己的呼吸,使它和谷雨达到同步。

  “他叫什么来着?”女将继续问道。

  “将军,我忘了,那都是我编的。”

  “秦什么,无衣?”

  “将军,我说自己无依无靠……”

  “住口!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停军!”

  女将生气了,翻身下马,挽起马鞭向谷雨走去。

  就~是~现在!

  “咻!~”

  秦无衣的箭带着哨声疾射而出!

  ——运气很好,成功了!

  木箭射穿绳子,落到更远处的草丛中,惊起两只飞鸟。

  “跑!”秦无衣大喊一声,随即转身斜穿河沟,迅速隐没在山边的一片灌木丛中。

  这时山路上乱作一团。

  “有刺客!”

  “有人射箭,在那边!”

  “不要乱!保护大小姐!”

  “袁槐,不用管我,抓住那个小蟊贼!”

  ……

  最后那句是女将喊的,此时秦无衣已经穿过灌木丛进了山林里。

  他是逃脱了,一进山林,再来二十个人也不好抓住自己。

  躲到一棵大树后面,秦无衣让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尽快平静下来,仔细倾听山路上的动静。

  一片慌乱的叫喊声结束,秦无衣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谷雨又被抓回去了。

  其实一般情况下,在押的罪犯都很难逃跑,体力根本不行,更别说一直逃亡让他们的身体情况非常糟糕。

  片刻之后,传来了趟水过河的声音。

  开始有人喊话:“贼人出来,你跑不掉的!”

  “再不出来就放火,把你烧死在里面,快出来投降!”

  “你已经被发现了,快快出来投降!”

  几个士兵冲着秦无衣相反的方向喊叫着。

  “秦无衣,快跑,别忘了回家帮我看一眼……”谷雨突然大声喊起来,也是冲着相反的方向。

  只听“啪!”一声鞭响,女将厉喝:“让他闭嘴!”接下来她好像吩咐了什么。

  “秦无衣,再不出来,袁将军就杀了你的同伙!”

  怎么办?

  秦无衣有把握利用林子里的地形杀人之后逃脱,可那样谷雨必死无疑!

  这个世界有着让人无法理解的暴戾,杀戮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直接手段。www.175book.com

  救人是救不了了,自己跑?

  像刚才想的那样,让谷雨听天由命?

  “秦无衣,他是给你偷衣服被抓的,难道你见死不救吗!”

  “现在你们罪不至死,如果畏罪潜逃,将军一定为民除害!”

  “我们已经发现你了,快快放下手里的弓箭,束手待缚!”

  扯你妹!

  秦无衣在他们身后,对方正沿着自己故意留下的痕迹反向而去。

  “秦无衣,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出来马上杀了你的同伙!”女将尖厉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可能她发现追错了方向,恼羞成怒了。

  “让他说句话!”秦无衣喊完之后,猫着腰迅速转换位置。

  他不能不管谷雨,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秦无衣,你跑吧,不用管我!”谷雨的喊声传了过来。

  秦无衣能听出来,对方站在原地没动。

  “你为什么要进城?”秦无衣喊完又跑。

  谷雨和他配合刺马查探军情,都经过严格的训练,在没有内援的情况下,黑夜进城是大忌!

  “别说了,你快跑!”谷雨的声音里带着懊悔和羞愧。

  “快快出来受降,饶你不死!”女将不耐的声音传了过来。

  秦无衣确定对方不是使诈。

  他又换了一个地方高声喊道:“我会在路上受降,即刻便到。”

  对方如果答应自己这个要求,会把士兵全都撤出去,也说明女将没有杀心。

  听她的声音年纪不大,希望戾气不要太重。

  接下来的事情还算顺利,女将带兵回到了山路上,捆着的谷雨被押在前面。

  看到这种情况,秦无衣双手举弓,走到路中间,跪下投降。

  士兵过来把他的弓和箭壶拿走了。

  女将催马来到近前,扬起马鞭劈头盖脸抽了下来:“小蟊贼!贱奴婢!让你放箭!……”

  虽然脑袋肩头和后背立时肿起来一道道凛子,火辣灼烧。但秦无衣从女将的得意和兴奋中,感觉到自己和谷雨暂时安全了。

  “绑起来,回城!”

  秦无衣双手反剪被绑,跟谷雨一样,让人拴上脖子,挂在女将的战马后面,拖拽着往城里而去。

  谷雨没和秦无衣说话,只是做了一个口型:猎户。

  被抓之后,绷紧的神经一下放松了,疲惫和饥饿像两只凶猛的野兽扑了上来,秦无衣几次险些昏晕过去,都被脖子上的绳索拉回到痛苦的现实。

  这种痛苦一直持续到进城,持续到两个人被拉进一个府里。

  进府之后,年轻的女将翻身下马,嘴里喊着爹,兴奋的飞奔而去。

  秦无衣和谷雨被带到一个后院的柴房门前,让那个可能是府兵什长的,一人一脚踹倒,骂了几句老实点,留下两个士兵看守他们,带着其他人也走了。

  秦无衣昏昏沉沉看了一眼谷雨。

  谷雨摇头表示不知。

  为什么没送去衙门?

  这又是哪里?

  秦无衣感觉眼前一片白光,然后变成灰色,越来越暗……

  谷雨顾涌着把身上的包裹褪下来,挣扎着垫在他的脑袋下面。

  “秦无衣!醒醒,你别睡!醒醒……”

  “兵爷,求求你给他一点水吧……”

  秦无衣昏迷之前,听到谷雨哀求着……

  ……

  虚脱无力的秦无衣感觉有个穿着白色衣服的挺拔男人,负手站在自己面前,好似带着怒其不争的神情看着自己。

  此人竟然有点像岳江河……

  这是梦吗?是幻觉?

  但感觉又是如此的真实。

  那人离自己不远不近,秦无衣清晰地感知着他的存在,但却触不可及……

  秦无衣想跟他说话,可自己却发不出声音。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想要跟他走,但又发现,自己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PS:求收藏、推荐票、求评论、投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