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第四章:为活命无衣起舞、见娘姨心惊肉跳
  秦无衣知道,这是他和谷雨争取活下来的大好机会,务必尽心尽力。

  他把刚才喝水的两只破碗捡了起来,又在柴房门口找了两根小木棍,用木棍敲击碗沿,当作音乐。

  他先敲了一遍四分四的拍子,找到感觉之后又熟悉了一遍,然后指导着谷雨跟着学。

  箭奴凝神专注的能力比一般人要强很多,自然学东西也比一般人要快。谷雨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玩意,但他知道现在必须听秦无衣的,不然三年苦役,不死半条命也没了。

  谷雨也不问,在秦无衣的指导下认真专注的学习敲碗。

  他不懂什么叫节奏,但他练了两遍之后,找到了掌握规律的方法,敲出来的声音已经和秦无衣相差不大。

  一帮女孩叽叽喳喳就没停过,她们从来没见过这些,好奇探讨议论秦无衣和谷雨搞两只碗敲什么。

  “他们是不是要过饭?敲碗干嘛?”

  “是不是杂耍,像大街上敲鼓的那样。”

  “两个碗少点吧,要不要给他们再拿两个过来?”

  “有点好听哎………”

  袁旖霞也没催他们,她注意到了,秦无衣正借着这个机会调整自己的呼吸和虚弱的身体。

  她也怀疑,秦无衣受了内伤,不然这么年轻不会如此虚弱。

  终于,秦无衣回禀将军,说可以开始了。

  “那快点呀,我都……快点快点!”坐在胡椅上袁旖云急得直跺脚。

  谷雨的节奏敲得很粗糙,但他规律掌握得很好,哪里快哪里慢跟秦无衣教的一点不差。但没有音乐的那种感觉,更谈不上触及艺术的灵魂。

  秦无衣跟着谷雨的节拍先慢慢的自己找感觉,他回忆着自己曾经过往的青春、校园里充满了荷尔蒙气息……

  那时候的自己也像今天一样,跳舞的时候身边围着一群漂亮的女孩,那时候的他,像汪洋中的一叶孤帆,像风一样,自由飞扬……

  叮叮当当,叮叮呛呛……

  秦无衣扭腰提胯,耸肩缩骨,骨节分成一段段,如波逐浪依次涌动……动作和身体忽如顿挫刀劈,又一瞬间幻化如蛇……

  引起女孩们一声声惊呼……

  “哇~,这是跳舞吗?……

  “快看,他在抽筋唉……”

  “看他胳膊,腿腿腿,腿……”

  “咯咯咯……他在擦什么呢……”

  “我天,他在地上飘着呢……”

  “他在走吗……”

  “不!他没走……”

  这些女孩子无法理解太空步的神奇,更不知道机械舞是个什么玩意。但秦无衣的小动作街舞完美诠释了人类身体的神奇,并表达出来一种魔幻般的艺术律动。

  有些东西是共通的,不论古代还是现代,艺术的灵魂就是人类思想和精神上的共鸣。

  女孩们看得如醉如痴,笑得花枝招展,啧啧称奇,笑闹着连连拍手叫好。

  秦无衣知道适可而止,跳了一段他就停下来了,气喘吁吁地说:“将军,我没力气了……”

  袁旖霞看得正好玩,秦无衣竟然停了!

  一愣之后,顺手抓起马鞭一下就抽了过去——

  “啪!”

  秦无衣的脖子上立时多出一道红色的凛子。

  “为什么不跳了?!”

  秦无衣躺倒在地,仰望天空,努力喘着粗气,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看着倒在地上虚弱无力的秦无衣,又看看手里的马鞭,袁旖霞一声怒喝:“袁槐!”

  “大小姐,我给他饭吃了。”袁槐收回看向秦无衣的目光,急忙辩解。

  袁旖霞又看了看手里的马鞭,狠狠瞪了袁槐一眼,但没有抽他。

  “袁旖霞,这两个人给我吧。”二小姐笑着从胡椅上跳了起来。

  “我再告诉你一遍,我是你姐!他俩不能给你,这是我的俘虏。”

  “哼!我告诉父王你私自带兵……”

  “去吧!”

  袁旖霞一下变得更像一个将军了,果断干脆的叫来好几个仆人和士兵。

  她安排人带秦无衣和谷雨去洗澡、换衣服吃饭。吃完饭之后去府衙登记入册,纳为袁府奴籍。然后带人去见管家,分到近侍家奴,妥善安置。

  这些安排她都没用袁槐,甚至急步而去之前都没看袁槐一眼,看样子,是生气了。

  她刚走,刚才气冲冲离开的二小姐袁旖云,又带着丫鬟探头探脑跑回来了。

  “叫秦无衣是吧?”

  “是,二小姐。”秦无衣挣扎着站起来。

  “刚才是我救了你。”

  “二小姐救命之恩没齿不忘。”

  “哼!知道就好,明天去听云轩见我。”

  “遵命。”

  嘻嘻笑着的二小姐带人一走,秦无衣就势坐到地上,垂头不语。

  身体上的折磨还能挺住,但精神上的摧残已经让他痛不欲生。

  时逢乱世,命如草芥。

  袁旖霞把他二人收为家奴,连一句商量都没有,仅仅是给口饭吃,就好比赏了天大的恩赐。

  秦无衣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恨!

  他不恨这个残酷的世界,也不恨袁旖霞带给他的欺辱。任何一个世界都由强者来制定法则,这一点无可厚非。

  他恨自己!

  恨自己不够强!只能由人欺辱!

  恨自己不够狠!没有勇气保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为了活下去,要放弃所有的自尊,跟一个十六七的小屁孩卑躬屈膝奴颜婢色。

  还有一个二十岁装模作样的的小丫头,就那么随随便便的决定了他的命运。

  卫青亦人奴,也曾偏裨下。

  秦无衣暗暗发誓,自己也要玩出一个从奴隶到将军的人生。

  早晚有一天,我把把她们两个……哼哼!……

  谷雨被秦无衣阴沉的脸色吓着了,以为他的内伤又加重了,洗澡走路都扶着他,照顾他吃饭喝水,不停的陪他说话。

  “秦无衣,你受伤了吧?一会我请他们给你找个郎中……”

  “秦无衣,你可别死,我可不会埋人,你要死了只能扔出去喂野狗……”

  “秦无衣,你整那玩意真玄乎,还怪好玩的……”

  “秦无衣,你、你不会是哑巴了吧……”

  “闭嘴!”秦无衣小声斥喝。示意他前面有将军府的仆人,不要多嘴。

  “好吧,秦无衣,你昏过去的时候可吓死我了……”

  谷雨很快就闭嘴了。

  袁府的管家是个四十多岁很严肃的老人,一身青色的武将锦袍,气质刚毅锋利。

  黑面孔,上面围着一圈灰白色稀疏的胡须。左边眼角到儿尖有一道明显的刀疤,可能时间久了,看上去不那么狰狞。

  目光阴寒,像一只凶猛的鹰。

  秦无衣和谷雨两只小鸡仔只看了此人一眼,便急忙把头低下去,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规矩会有人告诉你们,在我这没什么要求,只一点,惹了小姐,你们就等死吧!”

  管家好像对这两个新人还算满意,只说了这一句话,便挥手让人带他们去后府。

  带着秦无衣和谷雨的家仆,是个穿长衫的中年人,他和别人一样,除了办事,并不多话,也不打听秦无衣和谷雨的情况,好像有点鄙夷、看不起的意思,不屑于搭理他们。

  他把秦无衣和谷雨交给一个“白娘姨”,人就走了。走的很快,像似躲什么脏东西怕沾到他一样。

  白娘姨个不高,白胖,但不是又白又胖,是那种丰腴熟妇,有一双勾人的媚眼,面相喜庆,给人一种舒服随和的亲近感觉。

  墨绿色广袖纱衣,白锦抹胸,在夕阳下那晃眼的一团,有着无法形容的违和,可比作妖艳的质朴。

  她眉眼含笑的围着秦无衣和谷雨先看了一圈,随后问道:“见过大管家了?”

  秦无衣和谷雨对她施礼,回话见过了。

  白娘姨扭腰晃臀走在前面,带他们去安排住处:“大管家在军中任主簿的时候,救过两位小姐,他脸上的伤疤就是那场战争中留下来的。”

  谷雨赶紧说:“多谢娘姨教诲。”

  秦无衣心想,这婆娘倒会做人,她故意说大管家的事,就是让不知内情的自己和谷雨对她信任和亲近。

  住处到了。秦无衣真没想到,自己和谷雨竟然会有一个单独的套房。

  套房分卧室和客室,还都不小。里面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还都是新的。

  这完全超出了一般仆人的待遇。

  为什么?

  秦无衣和谷雨都有点手足无措。

  白娘姨告诉他们一些规矩,不外乎就是不准私自做什么,未经允许不准做什么,见到什么人该做什么。

  边说边细细打量秦无衣二人。

  两个人都换了干净的衣服,虽然青衣短打让两个五尺身高的小伙子看上去更显得单薄,但还是精神了一些。www.175book.com

  秦无衣生得剑眉星目,棱角分明,要不是脸色苍白加深了他气质的忧郁,应该是一个俊朗的少年。

  谷雨圆脸,眉清目秀,透着一股招人喜欢的机灵。可是一夜一天的折腾,让他的神色有一种摇摇欲坠的颓废。

  白娘姨讲完规矩,又围着两个人看了一圈。看得秦无衣心惊肉跳,就怕她的小胖手伸向自己紧张的屁股。

  因为白娘姨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那笑有点像……酒足饭饱之后,看着眼前的烤乳猪,依然垂涎欲滴举箸不舍。

  “啧啧!难得咱们将军府也有了外宠文舞,真得小心宝贝。”说着,到底抓住秦无衣的胳膊喜溺的捏了捏。

  然后抬起头,如琢如磨看着秦无衣的脸说:“饿了吧,晚饭就让下人送过来吧,用完饭早点睡,好好休息一下,把精神养好,明天带你们去见夫人。”

  秦无衣赶紧退步抱拳施礼:“多谢娘姨。”

  “咯咯咯……”白娘姨掩嘴而笑,挑着柳叶弯眉柔声说道:“谢什么,只要心里记得娘姨对你们好就行……算了,今天早点歇下吧,明天娘姨再来看你们。”

  白娘姨终于扭着可爱的小肥臀走了,秦无衣和谷雨对视一眼,均长出一口气,捋着胸口暗道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