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第六章:看病人郎中慎言、论人命妖道胡说
  秦无衣醒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白娘姨那张白嫩的小圆脸,一直挂在上面的笑容不见了,神情有着一点点疑虑和凝重。

  秦无衣第一反应就是往后躲。

  不躲不行啊,白娘姨摸胸挤出来的那一片白光太晃眼了,恰于此时,自己小腹下竟隐隐有一丝发热……

  要命的是,白娘姨又上手了,一只手掐着他的腕脉,另一只手正向他的脸上伸过来……

  “白娘姨,你……”秦无衣都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发抖。

  看他醒来,白娘姨的笑容瞬间就花一样绽开了,像春风里怒放的粉白色杏花,给人一种沐浴在阳光下的温暖。

  “你这小郎君,躲什么躲,娘姨帮你看看。”白娘姨浅浅娇笑,带着一点嗔怪,悄悄地瞪了他一眼。

  但她的手还是收回去了,人也站了起来。

  她一站起来,袁旖云袁旖霞围着的一帮小姐丫鬟也都退了回去。

  “回禀夫人,凤鸣断不得此奴之症,许是劳心疲力伤及神魂,身虚不支引发片刻昏厥。若须究竟,还得交由郎中。”

  将军夫人微微蹙眉,看了一眼女儿袁旖霞,语气中透着意犹未尽的遗憾:“既如此,就交由白娘姨,快快把他治好。此奴言谈规正,天资之舞,莫要怠慢了。”

  “遵命,夫人。”

  谷雨扶起秦无衣,拉起他的手臂架到自己肩上,要给将军夫人施礼道谢。

  将军夫人挥挥手中的罗扇,带着意兴阑珊的一丝不快:“免礼吧,好生照顾他,有事及时告知管家,快些下去吧。”

  秦无衣知道,乐极生悲的即视感没人会喜欢。这帮老娘们玩得正高兴呢,跳舞的却突然晕倒了,搁谁都得挺烦的。

  可为什么,明显有些不开心的将军夫人还会如此重视他呢?难道她和那个白娘姨一样,也想摸……

  这个世界,奴隶是就是猫狗,说宰就杀!

  一想到这,秦无衣心里直突突,对未知的将来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他和谷雨说到底还是奴隶,为什么会有如此超规格的待遇呢?

  吴国没有帅小伙了吗?

  再说自己穿山越岭造得像个小鬼似的,也根本看不出来哪帅呀。最重要的是,只要不瞎就能看出来,自己这身体质量,根本不堪大用呀。

  就因为会跳舞?

  这有什么稀奇的,哪个时代没有会跳舞的。培养几个会跳舞的男孩子,对于这样的将军府来说应该很简单吧。www.175book.com

  难道真和谷雨说的一样,吴国的女人都喜欢北方的汉子?

  怎么总感觉,将军府把自己和谷雨像养什么玩意儿一样养起来似的……

  秦无衣脑子里不知怎么蹦出几个词,金丝雀、小白脸、二乃、小三……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他的脑子就没闲着,最后终于恍然大悟!

  他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可谷雨及时制止了他下一步的动作,把要起来的秦无衣按倒在床上:“好好躺着,白娘姨去找郎中了,你现在就是好了也得病!不然,以后咱俩得天天跳舞。”

  谷雨说得对,难道以后真做舞男呀?!

  秦无衣无法接受这种职业,不说身体情况不允许,个人的价值认知上也有着本能的抗拒,好歹我也是……

  秦无衣突然陷入深深的迷惘——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我是什么人?要做什么事?

  正在他迷惑纠结的时候,白娘姨带着郎中来了。

  这位学究一样的老郎中一看就很郎中。

  他有着郎中标配的山羊胡,一小撮,傲娇地微微向上翘着,像似要勾起什么一样。

  他给秦无衣号了脉,问了一些日常的问题,有的秦无衣说了,有的谷雨抢着说了。

  反正就是在山里跑了一个月,让人抓住一顿打,现在刚来第二天,终于吃饱两顿饭……

  郎中转身,捏着自己山羊胡的胡须尖,沉吟片刻,跟白娘姨说:“如果说此人刚刚晕倒,应该脉相虚弱,可是……”

  白娘姨含笑答道:“刚刚情急,给他输了一点内力,但却石牛入海不知所踪,此为何故?”

  郎中微微颔首,如似自语:“那就是了,小郎君之前一路奔波,本以掏空余力,近两日……应该是伤势未愈……

  但有雨雾进空山,必守其中润心田。小郎君五行内室尽失,且有余力必护心脉,故此时,其丹田空空如也,早先已然耗尽……

  此番病情只需服药便可补缺,但其伤神失魂却非老朽愈症之责,故此……”

  郎中斟字酌句欲言又止的意思,秦无衣能听明白,想必白娘姨更能明白,也明白他为什么不能直说。

  秦无衣一路逃亡,身体已经透支了,被抓之后又挨了打,身上的伤还没好,又得为了活着强撑着表演,这就把人掏空了。

  郎中的意思:我了个擦!我可以给他开药方,能让他身体缓过来。但他身上还有邪病,那我可治不好,别到时候你们在说我这那的,我可不认!

  这是将军府,不管给谁看病,他是郎中也得谨言慎行,他知道这里面都有什么事呀。

  但还不能不说,不说怎么做医嘱。

  接下来的话,秦无衣就没心思听了,他的注意力已经被两个词勾走了。

  内力?

  白娘姨给他输了内力?这样个白嫩的娘们都有内里,自己岂不是白活了?

  岳江河临死之前交给他的心法就藏在身上,但他连看的时间都没有,那玩意能不能修炼出内力来呢?

  还有邪病?

  自己招着什么玩意了?狐黄白柳?是不是梦里那个白衣人?

  这些他都不清楚,但他知道了,刚刚醒来的时候为什么小腹下会热了,当时给他可吓坏了,以为像每天早晨那样……

  可他知道,白娘姨的内力并没不是郎中说的那样,去护什么心脉,它就在自己身体里,一动都没动过。

  秦无衣感觉自己身体并没有那么糟,但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晕倒,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邪病吧,叫什么神伤失魂。

  白娘姨还是笑着,把郎中送了出去。然后秦无衣就听到她和袁旖云在门口的对话。

  “二小姐,你不能进去!这是奴仆住的地方……”白娘姨的声音有些急迫。

  “那个秦无衣怎么样了?……”

  “他已经好了……没那么严重,就是……”

  “我去找玉真道长……”

  “我会告诉夫人……好吧,我不会告诉夫人……”

  袁旖云?

  秦无衣还记得袁旖云让他今天去听云轩见她,可到现在,他连听云轩在哪都不知道,是府里府外也不知道。

  这就是秦无衣发现的问题,他,严重的与这个社会脱节了。

  之前原主的记忆中都是军营的生活,接下来的一个月,就是和谷雨一路逃亡,几乎就是跟这个社会脱节了。

  谷雨也只是听说吴国好,并不知道具体怎么好,跟他说的人都未必来过吴国。

  所以,要搞清楚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属性、意义和目标,才能知道自己要走什么路,要走去哪里。

  至于“舞男”,秦无衣是不会做的,这只是救命的手段,并不是生命的内容。

  很可惜,好像是冥冥中的安排,傍晚的时候,就有人来跟他探讨生命的内容了。

  一个老道,一个衣着还算整洁但却给人一种邋邋遢遢感觉的老道。一个看上去疯疯癫癫、但一坐下来就给人一种面对深渊薄雾的老道。

  秦无衣听了谷雨的,老老实实躺在床上。

  他也感觉自己还是休息一下好。

  现在,老道就坐在他床塌边上的圆凳上。

  秦无衣看着他走进卧房的。然后就坐了自己的面前。

  老道面容清瘦,三缕白须,道髻明显胡乱一把扎上去的。并不整齐的满头银发,倒让人看不出他真实的年纪,宽袍大袖的灰色道服,给人空荡荡的感觉。

  坐下之后,他就和秦无衣双目对视着,然后伸出白皙枯长的手掌现在秦无衣的脑袋上方虚抓了一把。

  思虑片刻开口言道:“果如袁小二所言,三魂六魄你缺其一。”

  秦无衣没说话,他听不懂老道所言,但他却觉得老道有些亲近更有些危险。

  老道微微皱眉,单手举在身前,其中拇指在手掌之中指指点点。

  稍候片刻,老道诡魅地嘿嘿一笑:“原来小郎君是行伍出身。”

  “我乃猎户!”

  “桀桀桀……”老道的笑声跟他的人一样阴森古怪,让秦无衣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小郎君不用怕,你的事我一句都不会说,我只是受人所托,来看看能不能就你一命。”

  “多谢,不过我并不需要你。”秦无衣马上拒绝道。

  “啧啧啧!桀桀桀……”老道轻浮地浑身抖动,像似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点没有刚刚坐下来那股冒着仙气的气势。

  “此言差矣,汝非本命,命非本身,身非所主,何言你之所需。此世间已然妖邪横行,皆非所己。你乃一魂缺失之主,已非完人,若非阴德福厚,此间何来命矣。故此,命非所命,救人非人。”

  秦无衣愤然直身而起,冲客室喊谷雨。

  可他叫了两声,并无人应。

  “妖道,谷雨呢?!”秦无衣厉声喝问。

  “桀桀……好玩好玩,你我未曾相识,竟然知我为妖。既如此,知己难觅,咱们何不多多亲近。哦,对啦对啦,那小子,让小白带出去了,你尽可放心。”

  “我跟你没什么说的!”秦无衣只好又躺下去,双眼直直上望,再不看他。

  老道那句汝非本命,命非所主太吓人了!好像他看出来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这要是让将军府里的人知道,舞男不舞男一点用也没有了,不死也得死。

  “夫治乱,运也、命也;夫贵贱,时也、利也。夫忠直则背于主,独立则负于俗,理势然也,故将以遂志而成名,求遂其志,而冒风波于险途,彼所以处之,盖有算矣。小郎君,你可知命矣?”

  老道摇头晃脑,长篇大论,似是而非的又搞了一点仙气出来。

  “你走吧,我不想听你说话。”

  老道摇摇头,竟微微俯身低声言道:“小郎君是不是很馋袁小二,心中暗念与之璧合。”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不想和你说话。”秦无衣干脆把眼睛闭上了,躲着他往床里挪了挪。

  “袁小二,你得叫二小姐,袁旖云。”

  秦无衣一听,一下又坐起来了,指着门口嚷道:“胡说!你胡说!你出去!”

  “桀桀……”老道笑着捉住秦无衣愤怒的目光与其对视——

  突然,老道身上一抖,那讨厌的笑声也鬼一般戛然而止。

  只见他双眉紧皱,嘴唇微颤,最后认输一样躲开秦无衣的目光,长身而起,往门外走去。

  可一走起来人就又开始嘚瑟了,摇头晃脑的边走边说:“上经初九,潜龙在渊,幽土不破,无以天云。汝之失魂,遗于山野,命之所主,已非己身……”

  PS:收藏、推荐票、评论、投资,全部留下!真的,我打人可疼可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