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廿三章:秦无衣道观出计,沈惊空笑对玉真
  秦无衣的鞭伤并未痊愈,走到玉龙观的时候,身上一些结痂的地方又裂开了,新伤流出来的血,粘他的后背和屁股上,痒的难受。

  在这个缺医少药的世界,受伤很容易得破伤风。上药的头三天,每次都如针扎火燎,秦无衣硬生生都挺过来了,但白娘姨给他的药丸他没吃,谷雨劝他也没吃。

  这不同于外用的金创药,这玩意是要吃到肚子里的,他实在不相信那个闻着一股腥味的东西能治病。

  还是道观西偏殿,还是那个房间,好像一直都给他留着,就知道他会回来一样。

  老道玉真没在,是玉璞把他接来的。

  秦无衣进屋就趴到了床上,路不长,但真的让他疲乏至极。

  老道玉璞把他带进来就摇摇头走了。

  秦无衣赶紧起来,把身上的东西藏到床下的角落里。

  在将军府,他只敢趴着的时候偷偷摸一摸。衣服一脱下来,腰带就得先藏好,天天做贼一样提心吊胆。

  他都想好了,得赶紧把小册子背下来,然后毁掉,否则这东西早晚是个祸害。

  刚藏好趴到床上,老妖精玉真来了,身后跟着撅着嘴的道童正源。

  正源捧着茶具,放到木桌上就走了。

  秦无衣眼珠子晃了晃,抽鼻子一闻,是第一次喝的好茶!

  “起来我看看。”

  秦无衣很听话,干脆衣服脱掉,只留一条裈裤。

  “不应该呀,白凤鸣那丫头有怯风丹,没给你吃?”

  老妖精捏着小胡子,边看边说:“还好,以你的身体情况来看,这算恢复的不错了。嗯,不耽误晚上做鸡。”

  “怯风丹?”项小虎把床上的衣服搜了一下,找出那个药丸拿在手里问:“是这个?”

  哪想到老妖精玉真一声冷哼:“我就知道玉璞会往外偷东西,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秦无衣不知道咋回事,有点愣。

  “你小子果然挺鸡贼,是不是害怕是毒药。放心吧,这是我炼制的怯风丹,你早吃就不会这样了。”

  秦无衣拿着干巴巴药丸闻了闻,问道:“这是用什么做的?”

  “药。”玉真回身坐到条凳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边喝边说:“听说你对上了颜家丫头的诗?”

  “出家人应该清心寡欲,且自修行。”秦无衣倒了茶,把药吃了,又倒一杯,还似牛饮一般喝下去。

  他坐不下,只能站着:“道仙爷爷,你信不信天赋这一说。”

  “我就信你个臭小子心眼多,来,把手伸过来。”老道玉真给秦无衣把了一会脉,放下之后说道:“白家那个丫头还是心疼你,用她的内力护住了你周身经脉,这个恩情你得记住。”

  “道仙爷爷,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会武,经脉只是本能运行。”老道看了一眼贪婪牛饮的秦无衣,声音里透着心疼和无奈:“这茶以后每天一壶,直到玉璞把你送过一阶潜羽。他说你做事认真,潜力天赋俱皆惊人,所以,贫道问你,除了做鸡,你还会什么?”

  “道仙爷爷,大鹅行不行?”

  “亦可。”老道玉真掩饰着激动,捏着自己的胡子微微颔首。

  此时的大鹅几乎家家都养,乃是娶亲必备的“奠雁之礼”。但吃法相对简单,由于体积大不好熟,除非有需要,几乎没人烤大鹅吃。

  烤大鹅要整只来做,不爱熟,秦无衣就想起了——㸆大鹅!

  这时候的糖还是很金贵的东西,不会有人想起用它来做㸆烧。

  但大鹅不好偷,动一只,整群鹅都嘎嘎叫起来没完。买是不可能了,很显然,道观里没什么钱,不然玉璞也不用去偷了。

  所以原料的来源又是个问题。

  秦无衣可不想再去偷了,上一次偷鸡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能搞点钱最好,直接去买。

  可怎么搞到钱呢?

  秦无衣赤着肋骨清晰可见、瘦弱但不嶙峋的小身板在屋里转来转去。

  突然他感到自己身生清气,体若升仙,身体由内而外生出丝丝密布涤霾荡秽的感觉。

  好舒服~

  “道仙爷爷,这、这……怯风丹竟然如此神奇?”

  “吃了怯风丹,再饮仙茶便会如此。”老道玉真转回头看了他一眼,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片刻之后,玉真松开秦无衣,皱着眉回身坐下去,若有所思。

  “道仙爷爷,怎么了?”

  老道玉真没看他,而是看向门外,自顾言道:“难不成是我看错了?”

  玉真没说,秦无衣也没追问。要是能说人家就说了,一直追问会让人讨厌的。

  不一会秦无衣感觉身上粘叽叽的,好像毛孔里钻出来好多脏东西一样,糊了他一身。

  老道玉真没让秦无衣自己去打水,说他现在不宜见风,而是喊来了玉衡,让他服侍秦无衣。

  “道仙爷爷,我想起一件事,或可让咱们道观时有进项,用度宽余。”

  秦无衣有点紧张,人家这么帮自己,要是拿不出什么回报来,这人情太压身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反正玉龙观几乎就没什么人来上香,可能用钱也都是将军府或者哪个大香客支持,不然这从老到小都吃啥呀。

  老妖精玉真第一句话竟然是:“我就感觉你小子有古怪!”

  随即问道:“说吧,你又想起来什么事了?”

  做买卖肯定得先有本钱呀,秦无衣第一件事就问资金情况。

  结果令他大失所望,整个玉龙观除了囤了一些粮食,根本没有钱。看这意思,从老到小别饿死,才是第一等大事。

  没钱那还干个鸡!

  一老一小大眼瞪小眼,异口同声说起一个人:不过秦无衣叫“白娘姨”,玉真老道叫“白家丫头”。

  刚说完玉璞进来了,他看到秦无衣也一愣,但随即便露出果然如是的表情拎起了茶壶……

  “茶呢?!”

  “你们这么快就喝没了?!”

  玉璞的胡子都急得撅起来了。

  老妖精玉真尴尬地咳了一声:“秦无衣有经商之术,可进项一些银两宽余道观,你且听听。”

  说完玉真起身离去。

  这时候玉衡打水回来了,秦无衣道谢之后,拒绝了玉衡的帮助,自己用手巾擦身子。

  玉璞忍着气问他:“臭小子,先说你的经商之术,再收拾自己!”

  “道仙爷爷,你去跟白娘姨借些银两,多买一些胡椒籽回来,再买一些糖。”

  “胡闹!我怎么能跟白凤鸣借钱,此事不妥,如此这般枉为出家人……”

  “玉真爷爷说晚上吃鸡!”

  玉璞一愣,明显的咽了一下口水,最后愤慨决然地说道:“如你换不得钱来,咱们之前约定便不做数,你也别想学武了!”

  老道玉璞霍然起身,气哼哼走了。

  老妖精玉真,奸!就等着舔包。

  秦无衣咋说?

  咋说事实也是:大伙一起吃鸡,全靠没头没甲的玉璞出去趟雷。

  要是正经好好说,他更不能干。

  搁谁也不干呀!

  秦无衣擦完身子,好好睡了一觉,积攒精力,晚上好跟俩老头抢鸡吃。

  到了晚上做鸡的时候,秦无衣便开始认认真真教玉璞。

  怎么用水,怎么用火,第一遍鸡肉要几分熟,怎么识辨。

  然后各种调料起什么作用,第二遍怎么才能让鸡块既有嚼口越吃越香,怎么才能让汤汁似胶如凝,既能入口鲜香,又可用于泡饭。

  配菜和主料之间的关系和作用……

  秦无衣讲的很认真,这些技巧不交代明白,看多少遍也做不出来好吃的黄焖鸡。

  秦无衣知道,自己必须得拿点真东西出来,不然玉璞教他的时候也藏着掖着,那可完了。

  不过这一次秦无衣先跟两个老小孩说好,鸡好起锅谁也不许抢,他只要一陶碗,绝不多占鸡肉,剩下都是他俩的。

  两个老头答应的好好的,可等陶鼎放到木桌上,刚一打开盖子,两双筷子就飞一样窜了进去……

  坐不下去的秦无衣悲催了,本来准备好的大吃一顿,结果第三碗稻米饭的时候,陶鼎里边已经被刷得锃亮了……

  “我是个病人。”秦无衣捧着干巴巴的饭碗低吼道。

  老道玉真用柳枝剔着牙呲了一声:“你那点小伤再有三天就好了。”

  玉璞还是讲理的,他跟秦无衣谈起了生命的长度:“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吃。”

  秦无衣气哼哼把稻米饭倒回铜釜,不吃了!

  突然玉树亭上面传来“扑哧”一声笑,随即笑声便肆无顾忌大了起来。

  秦无衣感觉那人在亭子上面打着滚笑。

  可让他奇怪的是,玉真玉璞装没听见一样,坐在那打嗝放屁的打嗝放屁、揉着肚子剔牙的还在剔牙,根本混不在意。

  这特喵的,大晚上突然多出一个人来,不吓人嘛?

  “道仙爷爷,你们认识?”秦无衣往后退,努力望亭子上面看。www.175book.com

  “两个老不要脸的居然欺负一个孩子。”一道白影跃了下来。

  一身白衣,负手而立。

  但他手里拿着两根柳枝。

  老道玉真一边挥手让师弟收拾器具,一边从牙缝往外呲风:“小不要脸的半步惊空就到处窜来窜去,小心老了有寒腿。”

  沈欢嬉笑着凑过来:“老妖精,要不然你也别守着了,什么寻真方能正道,不如开个戒,打我一顿出出气。”

  玉真扔掉手里剔牙的柳条,斜楞他一眼,平静地说道:“孺子真是狂妄至极,你之天才与刀神可比?”

  “你看你看,又严肃了不是,我是比不上刀神岳江河,可我怀疑他已经死了。”

  沈欢笑着坐到了条凳上:“前几日楚国的海鹞子胡启带出消息说,南海蛟龙在楚国到处追杀百毒夫人的徒弟玉面娇娘丁敏,要是岳江河还在,巫国没人敢踏进中土一步。”

  “无量福生”,老道玉真起手于胸道了一声天尊:“刀神一陨,半步惊空便可肆意妄为了。”

  “嘿嘿嘿……老妖精说笑了,沈欢承家父之诺,于扬州守护颜氏,非不得已不问江湖。只是过于烦闷,偶尔出来走走。”

  “儒子可还记得,天下刀兵止于玉龙观。”

  沈欢看了一眼秦无衣,把手里摆弄的柳枝扔了,嘿嘿笑着说道:“我就是出来玩玩,认认“一片冰心在玉壶”的小屁孩。”

  沈欢实在闲得很,很快就查出来将军府新进两个外宠。扬州城这些人他大概都知道,要是能对上颜小玉的诗,人早蹦出来了。所以,他怀疑这两个外宠不定是北方哪个大家之后,逃亡至此的。

  没想到今天有一个出来了,还到了玉龙观。这玉龙观非贵客极少开门,他当然得来看看。

  这一来可真好找,闻着味来的,到了就看到两个老小孩欺负一个小小孩。

  “儒子回去把脖子练练再来,那是将军府的人!”

  玉真既没说就是他,也没说不是他,但秦无衣是将军府的人没错,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