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卅七章:甄玉环怀恨复仇、颜小玉道观留诗
  第二天一早,袁旖云第一件事不是去审海继德二人,而是弃轿骑马出城奔玉龙观。

  可是到了道观之前,要穿过那些苍虬老树的时候,袁旖云被挡住了。

  眼前没有任何实物阻拦,但是脚抬起来却迈不进去,用手去推,一样被挡住,就像前方有一堵透明的墙。

  袁柏倒是能往前走一段距离,但离观门还有段距离也走不动了,人就像被捆住了一样,抬手伸脚都很吃力。

  袁柏不得不退回来,回禀二小姐,道观布了阵法,咱们是进不去的。

  袁旖云气得抽出刀来一通乱砍,冲里面大叫:“玉真老道,再不出来我就放火把你这些树都烧了,把你道观都烧了,玉璞!你给我出来……”

  道观门开了,出来一个道士,揖了道礼之后说道:“二小姐,此时道观敬法,不接香客,您且回转,改日再来。”

  “典明,秦无衣呢,让他出来见我!”

  “不瞒二小姐,师叔伤重,且需静养,更是不便见客。”

  “嗬!师叔?你个混蛋典明,现如今本宫倒成了尔等的客人了,岂不知这玉龙观是将军府花银子养的!”

  “二小姐,此时师叔伤重,且需静养,望您多加体恤,莫要为难我等。”

  袁旖云知道,见不到玉真玉璞,典字辈以下谁也不敢把她放进去,再说他们也撤不掉阵法,只会同以前一样,便这样在观门之前僵持。

  别无办法,袁旖云又不能真在观门之前放火,只好上马折返。

  在路上的时候,她更担心了。

  除了老道玉真,其他道士不会撒谎。莲花只说秦无衣受伤,而典明却说他是重伤,说明回到道观之后,他的伤情加重了。www.175book.com

  这可不行,她不能失去秦无衣!那是到现在为止,她最看好、用心最多的一个人。

  回到将军府,袁旖云马上找到百娘姨,下令百娘姨把玉璞找来,不然放火烧了道观!

  “亲祖宗,此话可乱说不得,玉龙观若非必要,岂不是由你来去。再且说,玉璞一百多岁了,你好歹也说个原由,岂是说来就来。”

  袁旖云怒道:“秦无衣是我的人,何以进了道观我便看不得!”

  白娘姨愣了一下,只好商量:“好好好,这事我且去说,得信必回给你,万不可日日放火杀人,怕要吓死老奴了……”

  袁旖云怒哼一声,扭身去了将军府关押罪人的牢房。

  此时袁牧野正在提审海继德,跪在地上的海继德哭得涕泗横流,只说未曾想海家遭此大难,不知那贼人意欲为何。

  一肚子火的袁旖云便请父王回去歇息,此事由她处理。

  看到女儿面色不善,袁牧野怕她发起疯来没个遮拦,便留下大管家云浩初,自己去找夫人。

  云浩初明白袁牧野的意思,就是让他看住二小姐,别让她一发火真杀了两个犯人。

  云浩初也是头疼得很。

  当初就因为做徒弟要被师父管,袁旖云就没跟姐姐一起学武,从而二小姐便是云浩初越不过去的一个坎。

  管也管不得,说也说不得,但凡有事,便要小心哄着。

  可现在,二小姐脸色阴沉的就像黑云压城,看着心里就没底。

  “先砸烂他一根手指!”

  袁旖云也不问话,下令袁柏即刻施刑。

  十指连心,公子哥海继德什么时候遭过这个,可他哭喊求饶什么都没有用,生生让人用坚石砸烂一根小指。只待人疼昏过去,方才罢手。

  “给他止血,把甄氏也拖上来,砸烂一根手指!”

  甄氏早就被海继德的连连惨叫吓坏了,哭着求饶不说,还说全招。

  “我死了七个手下,重伤二人,你招什么能让他们活过来?!今天便从手指开始,一点点把你们砸烂!如此方泄心中之气!”

  说罢,也不管甄氏胡言乱语什么,也不听她要招,就令袁柏施刑。

  甄氏毕竟是女人,刚砸烂半截手指,人便昏了过去。

  一样止血,将人拖下去。

  把海继德泼醒,继续砸!

  恶人还须恶人磨,砸甄氏第二根手指的时候,她便要咬舌自尽,可有云浩初在,死都死不了。

  再要砸,人便真招了。

  海大户万万不会想到,自己竟会死在宠妾甄玉环手里,而下手的,竟然是他的亲生儿子!

  没有海棠喜欢身上趴着白花花的梨树,甄玉环也一样。

  嫁到海府之后,甄玉环没多久便知道了海大户设计父亲甄庭运的事。

  可以说海大户对甄玉环一见倾心,喜欢的不行。但他知道,自己冒然提亲,家庭不错的甄庭运和其女甄玉环必不好说,极难如愿。

  于是他便拉着本就好色的甄庭运日宿楼坊,流连花丛夜夜笙歌。果然不多久,甄庭运便堵不上豪奢**遗祸下来的窟窿。

  没奈何,甄庭运只好答应将女儿许给海大户为妾。便又回家跪着哭求女儿救了甄氏一家,且嫁给海大户。

  被阴谋算计的甄玉环知晓此事之后,便怀恨在心,日夜谋划抱负之事。

  以她的姿色,勾引海继德轻而易举手到擒来,没多久便叫他神魂颠倒,誓以此生。

  甄氏便骗他,只要海大户一去,此生此世便由海继德一人。但所行之事必不可走漏一丝风声,海府之内皆是隐患,无毒不丈夫,莫不如来个干脆利索!

  海继德禁不住甄氏花言巧语设想的美好来日,迷迷糊糊之下就答应了。

  接下来便是苦等时机!

  且到岑过来至海府,海大户高兴,全府赏酒,甄氏便借机让海继德下毒。然后又叫来一对早就物色好的年轻夫妻,一并毒死,随即将早先备好的起火之物遍于各处,点火之后二人逃至江镇,花重金请人护院。且等着此案了结,便更名改姓重做籍册,逍遥天下遨游四海。

  甄玉环一招,袁旖云便不再吓次次喊招的海继德,让他也说。

  海继德与甄玉环所说一般无二,但其直言,选择答应甄玉环是受够了海府的肮脏污秽寡廉鲜耻!

  原来海府正房夫人与所养外宠私通。

  虽未实证,但海大户的另一妾室崔氏亦可能与他人有染。一直读书的海继德认为,家风如此,不若全死了干净!

  虽然两人已然招供,但袁旖云还是不顾云浩初的阻拦,亲自在两个人一只胳膊和一条大腿上各刺一刀,以泄心头之恨,给莲花和秦无衣报仇!

  走出牢房,以近二更,袁旖云还是去找了百娘姨,问及秦无衣的伤势。

  白娘姨小心告诉亲祖宗,真是再闹不得了,不然秦无衣反倒会记恨于你。

  老道玉真没想到下山还好好的秦无衣,回来的时候几乎遍体鳞伤,面如白纸摇摇欲坠。

  把人抬进观里,掌灯细看,身上大大小小伤口竟有二十余处。

  尤其大腿上上面那一枪,不但撕开了皮肉,且已经伤及腿骨。

  最要命的是,秦无衣的内力几乎耗尽仅余一丝,丹田之内早已空空如也。

  玉璞心疼得手忙脚乱,平时积攒的小零碎在师兄诧异的目光下全抖搂出来了,吐蕃最好的红花金创药、南海的龙精金液还原丹、北荒七叶野参籽、巴蜀的透明精细肠衣线……

  上药喂药缝伤之后,又用内力温养秦无衣的全身经脉。直到秦无衣面色如常沉沉睡去,玉璞才恨声说道:“要还在一百岁之内,我便去洛城龙门山杀了杨铁枪全家!”

  “玉璞,你已出家,须养心修道,不可生怀戾气。”

  “师兄,无衣不是你徒弟吗?杨铁枪早先说过不事权势,如何跑到扬州地界来保护罪犯,难道不该杀?”

  “无量上尊。”老道玉真阖目不语。显然是不想跟玉璞争嘴。

  其实他很理解师弟。

  开始时候,玉真看秦无衣习武已晚,资质平平,再没对他抱什么想法。

  可玉璞跟他偷一次鸡之后,坚持认为秦无衣极具潜力,是不可多的习武奇才。

  事实证明,玉璞没看错,一日千里的秦无衣聪明灵慧,一百天便达到了他人三十年的武学阶境,简直堪比沈欢,让人叹为观止!

  在玉璞那里,秦无衣就成了他最后的老儿子,喜欢的不行疼的不行也惯的不行。

  玉龙观固本修元的秘制仙茶,平时他都不舍得喝,秦无衣来了就天天一壶,馋得他每日非要跟着喝一杯,心里才舒服。

  尤其《龟息功》,那是内门弟子甲子之后方可习传的内门功法。可为了秦无衣吸收进阶丹,玉璞老脸都不要了,一百多岁跟他在大殿里撒泼打滚,不教琴无衣就不起来。

  现在那个杨铁枪的传人把人伤成这样,真要是玉璞再年轻点,杀他全家许是夸张,但伤了秦无衣的人必然得死。

  除了这些,秦无衣研制的焖鸡烧鹅也给观内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两个老道不会做生意,帐也稀里糊涂,反正平均下来每天领大概一百五十两银子。再花去一些钱买原料,还能剩六七十两。

  有了钱,人就不一样了,鸡鹅想吃就吃,道观里的粮食已经存够五年之用。

  如若以往,几时敢想这样的日子。

  以此,对秦无衣更宝贝的不行。

  哪想到宝贝出去才几天,回来人就这样了,能给袁旖云好脸色那才怪了!

  所以第二天袁旖云再来,一样不见。

  未曾想,袁小二竟老实了,不再喊叫着杀人放火,留下鹿心鹿血,人便回去了。

  又才过了一会,沈欢竟带着颜小玉来了!

  这就得让进来了,面子给的足呀,人家出手便是善银千两!

  能花飞贼沈一鹤的钱,那便是为民除害。最关键的是,从此他且懂了规矩,知道拿钱开门。

  有才华的女孩子就是心细,颜小玉不但给秦无衣带来了百年雪参,还从里到外买来了两套衣服。

  可惜的是,秦无衣依然沉睡不醒,颜小玉黯然泣泪,留诗一首:

  秋霜承露已冰清,扬城小令别流萤。

  玉壶倾酒涯无尽,醉卧低数几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