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卅八章:说刀剑正源通晓、改册籍良人无衣
  颜小玉在玉龙观没一会便走了。

  她是一个聪慧有眼色的人,老道玉璞盯着沈欢的目光充满戒意,言语间多是不满。

  不只老道玉璞,颜小玉听说秦无衣受伤,也对全须全尾活蹦乱跳的沈欢心怀不满。

  只是她够深沉,没表露出来罢了。

  现实生活中的颜小玉,就像她诗中描写的一样,孤独寂寞冷,醉卧低数几更声。这世间唯有秦无衣知她心思,但很可惜,他不但是奴籍,如今又受了重伤。

  当沈欢说秦无衣拒绝帮助,自己拖着一条瘸腿回玉龙观的时候,颜小玉眼泪便下来了。她仿佛看到黄昏中一个消瘦的背影,孤独的走在道观的山路上。

  他一个是奴隶,是将军府的私产。无论能写出什么样的诗文,无论有多高的武功,他的一切都不属于他自己。

  这个世界有严格的等级制度,统治者、权贵高官,上层阶级、地主士绅、甚至普通百姓都遵循着这个规则。

  奴隶,及奴隶的一切,都归主人所有。

  颜小玉能做的,便只是不顾矜持,匆匆看一眼这个身不由己的可怜人。可怜他和自己一样,是一个漂泊无依的孤苦灵魂。

  可颜小玉想不到是,她一走秦无衣便醒过来了,无奈地跟师父坏笑一下。

  玉璞赶紧近前说:“无衣,这女子心机颇深,可不像袁小二那般女郎君,如非不可,且不要招惹她。”

  “师父,我知道的。”

  玉璞赞许他聪明:“那便是好,一会自己擦下身子把衣服换了,师父去给你熬参汤。”

  老妖精玉真站了起来,“一会正源把茶给你端来,且不要出去见风,更不可运功使力。”

  说完,玉真也出去了。

  正衡把水都打好了,秦无衣脱掉衣服,小心把衬里的腰带收好,投了手巾把身上擦了一遍,只穿了一条裈裤,便坐下来喝茶。

  道童正源这次却没走,拎着托盘转圈看他身上的伤,边看还比划几下。

  此时伤口已经闭合,暗紫色的血痂还在,手臂和胸前的剑伤居多,主要伤重的还是腿上。

  “师叔,这好像是越女落英剑,巫属国闽越人练的。”

  秦无衣倒了一杯茶,递过去给他。

  正源赶紧摆手不喝:“师祖说我还小,日日溢香便以足够,再多不善。”

  “玉真师傅告诉你的吧?”秦无衣看他偷偷咽了口唾沫。

  “师叔怎么知道?”

  秦无衣一笑:“因为玉璞师父不会撒谎,你喝吧,我不告诉他们。”

  “不能说师祖坏话,小心我告诉师祖。”

  “是啊,我们互相保密,我不敢说的。”

  “师祖说你心眼多,不能上了你的当。”

  说着话,正源却把茶杯接了过去,嘴上还不忘强调一遍:“师叔不能说师祖坏话。”

  秦无衣很认真地说:“嗯,你替我保密。”

  正源先抿了一口,然后又喝了一大口,晃着脑袋陶醉地说道:“仙茶真好喝,师兄都是进阶之时才有三壶。”

  秦无衣笑着说:“那两人说的是中土话,才不是闽越人。”

  “哼!人的话不用信,剑的话才是真的,观里古籍便是我掌管,各门各派我一看便知。”

  “我才不信你这么厉害,你又没见过。”

  正源不服,稚声说道:“这种小门小派的剑法还用见?越女落英剑求精幻变,劈扫未犹,善于撩刺,看你身上的伤便清清楚楚。”

  “那长刀谁用得好?”秦无衣故作考校问他。

  “西蜀圣刀周博长,四阶惊空,善步战,但绝学却是马上拖刀斩,可惜没仗打,一代不如一代。”

  “嘿,让你说的,人家不会自己找仗打。”

  正源缓缓把茶杯放在木桌上,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哼了一声:“我才不信你,如无战事,刀法代消,这是师祖批注的。”

  “好像你都知道似的,那你说后院井房里有什么?”秦无衣突然问道。

  正源根本没上套,呲他一声:“师祖没说错,你心眼太多,不能跟你玩!”

  正源一跃而起,冲秦无衣做个鬼脸,出去时候一样没忘把房门关严。

  秦无衣大概知道这些人都是谁了,但玉璞师父告诉他,没有进入四阶,尤其杨铁枪,不要找他报仇。

  御龙剑在轻功没有大成之前,长兵便是克星,能躲就躲,打不得。

  玉璞以为徒弟是被杨铁枪耗尽内力的。

  但秦无衣知道,那是因为他控制不好雷霆斩,那一刀飞出去,差点连他一起带走。www.175book.com

  当时太乱,他顾不上许多。

  回来的路上,秦无衣再细细回忆那一刀,才感到深深的后怕。

  当时施用绝断生机的雷霆斩,自己明显感觉到气量不够,那柄刀射出去的同时,也带走了他丹田里的气机。

  雷霆斩太霸道了!

  怪不得沈欢他们一见便跑。

  它不像御龙剑,与自己浑然一体随意而行,就像亲密的战友,每到紧要关头,总会及时扑救。

  可他现在还不想让师父知道岳江河死了,更不想让江湖上那些人知道。

  这种事可不是说着玩的,随时都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可如何才能练好雷霆斩呢?

  玉璞师父亲自拎着参汤回来了,还有不情愿的老妖精玉真。

  “这百年雪参保存得很好,灵气充裕。昨天你吃了还原丹,已经有了内力。再喝了它之后,师父会一起帮你调理真元,到时候你不要运气引导丹田里的气息。”

  “师父,是不是补的有点多了,早上刚喝鹿血吃鹿心的,我现在身上有力气了。”

  玉璞用拂尘敲了他一下:“你这劣徒,师父还能害你不成,快喝!”

  秦无衣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玉真,不情愿的把参汤喝了。

  然后听玉璞的话盘坐到床上,刚坐下便感觉身体内像似燃烧着烈火,心血一浪又一浪冲向脑海,撕魂了裂魄一般。

  偏又运不得功,秦无衣立时就陷入迷沌当中,昏昏沉沉只感觉自己被托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醒来的时候玉璞正在挑亮油灯,而玉真师父则盘坐在条凳上呼吸吐纳。和玉璞师父一样,他的道袍也已被汗溻透,向外散发着薄薄的雾气。

  “无衣,万万不可运气!是否身上又热又轻,快快下来练剑,今晚不能停。”

  “啊?”

  秦无衣感觉丹田沉甸甸的,身子却轻巧欲飞。虽然五脏欲焚的感觉没有了,但身上温呼呼黏黏的,还有隐隐的臭味,他很想洗一遍。

  可玉璞让他几天都沾不得一点凉的,催促他快点练剑。

  半晌玉真调息过来,看了一会徒弟练剑,许是感觉没事,人便走了。

  玉璞则直接睡到他床上,看着他练剑,开始还不时跳起来训几句哪里练得不精,踹他两脚,后来直接躺在床上沉沉睡去了。

  秦无衣越练越有感觉,体内的气机随着练剑开始,从丹田一丝丝跑出来,遍游全身经脉随后又归于丹田,周而复始源源不绝……

  一直练到第二天午后,二小姐袁旖云跳着跑进了他的房间。

  “哎呀~,你这里好臭。”

  屋里一股臭男人浓浓的咸臭味,忙去扇着鼻子的袁旖云看身后的玉璞竟把门又关严了,更是大叫:“干嘛呀,人都馊了,还不放放风。”

  “二小姐,没几日便要落雪了,无衣伤还未好,见不得凉。”

  “便是说,你也在这不走了?”

  “贫道一并与二小姐下山。”

  “凤鸣美食等你送料呢。”

  “那二小姐且要快些。”

  袁旖云急了,左右一看自己没带刀,便抓起木桌上的茶壶,怒喝道:“我偏不叫你听我说话,你信不信我把这里砸了!”

  “别别,此壶是师兄的宝贝,可砸不得。”

  “那你走是不走!”

  老道玉璞经不得她闹,便说自己在门口等,到底出去了。

  秦无衣把茶壶要下来,倒了一杯茶喝,随后坐了下来:“二小姐,以是临冬,外面好冷的。”

  袁旖云脸色一沉:“他们才不怕冷,你又急什么,真冻死才是奇怪!”

  秦无衣摇头不语。

  “你还记不记得效忠我?”袁旖云又让秦无衣复述他的誓言。

  “二小姐,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哼!你还不是良人呢,就这般不听话,以后那还了得!”

  秦无衣急问道:“二小姐帮我改了册籍?”

  在这个奴隶可以买卖、姬妾可以当作礼物送人的社会,一个可以走遍天下的良籍身份,对于想要自由的人而言,珍贵无比!

  有了良籍,出门便可带刀剑,便可选择在将军府的去留,便可去楼坊勾栏,风花雪月,便有了自由!

  而袁旖云却想用他效忠的誓言,继续限制他的自由!

  无奈的秦无衣真想一剑做个了结!

  袁旖云偏偏又不说了,而是把海继德和甄氏招供的事讲给他听,还问他是不是没想到。

  对这种漏洞百出的供词,秦无衣什么也没说,因为说了也没用。

  人已经被刑部带走了。

  虽然将功补过,带兵抗拒大理寺的袁牧野,还是领了罚俸三个月的惩诫。

  府衙和都尉衙门把关押的人都放了,让丹师岑过带着,在将军府门前感激涕零的磕了头,狠狠捧了袁牧野一回。

  凤鸣美食也重新开张了,这一天已经不知道卖了多少钱,仅预定的银子就收了四五百两。

  袁旖云就是趁这机会抓住老道玉璞的,跟着上山来看秦无衣。

  最后袁旖云竟是带着失落说道:“你立了大功,应你的承诺我不会食言,但你的誓言也要遵行。”

  秦无衣很认真地说:“二小姐,效忠不是卖命,将军府规矩甚多,再说我现在伤势未愈,且要在观内调养时日。往后二小姐但有吩咐,无衣定然在所不辞!”

  “那个颜小玉来看你了?”

  “当时无衣因伤沉睡,醒来听师父说了。”

  袁旖云捉着秦无衣的目光:“你没看见她人?”

  秦无衣坦荡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没有,当时我很疲乏,正在睡觉。”

  袁旖云冷笑一声:“她身材高挑,满腹诗书气质绝伦,很招男人喜欢。”

  “二小姐,出去便知江湖高手的厉害,无衣现在只想好好习武,怕不得那歹人何日便来寻仇。”

  “你知道便好!”

  袁旖云还是把秦无衣的册籍给了他。

  “你以后便是良人,但我希望你伤好之后常回将军府,哪怕看看谷雨也好。”

  面对这种赤果果的威胁,秦无衣只好应了。

  PS:忘了要票了,又回来一趟,收藏、推荐票、投资、评论、谢谢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