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卌八章:桓学泠身投所愿、秦无衣大出风头
  即已秦无衣来看,苏子嫡的雪梅诗,也算作得好的。虽然格律并非严谨,但意境描述倒是传神,该评佳作。

  寒梅无雪并俗人,便是说,在没有雪的时候,人与梅花并立,也不过是俗世俗景罢了。

  且在晨昏时间天又下雪,成诗一首,顷刻这一切便活了起来,纷纷至至就如喜迎春天一般。

  至于别人夸赞天作,属实有些夸张,但是这雪却是来的及时。花花轿子么,毕竟那是太尉的儿子,大家抬抬也不为过。

  可现在看,大儒韩明诲的女儿韩玉峰,跟她传说中的爹脾气一样,论起学问分毫必较,但有一点不对,那便疵玉不玉。

  苏子嫡神态宽容,不徐不急,转身对着清冷的姑娘说道:“子嫡不才,谨听女郎君指教。”

  韩玉峰一声冷哼:“且先学学人家写的诗,一夜梅花、轻纱小园、北风吹尽、散落人家,其后的月光辉、向何处、梦里回,连绵层接,处处便是交代,再品品你之所作,也敢称天作,说贻笑大方便且是虚赞了!”

  这可真是人比人得死,便让韩玉峰将诗一解,当时高下立判。

  那慕容复真把桓学泠的笛声捧到了天上,再回味苏子嫡的诗,还真是差了一层境界。

  苏子嫡低着头沉吟片刻,便又红着脸说道:“既如此,且听女郎君也做一首,便让不才学学。”

  清冷的韩玉峰竟不接招,直言道:“我便是作不来,亦不会哗众取宠。”

  一听这话,秦无衣差点笑喷。

  人家没想出风头,明白告诉你,就是看你苏子嫡领着头在那叭叭叭的,招人膈应了,所以就怼你,咋的!

  这时,一直笑看热闹的聆言公主摇摇头,跟身边的袁旖云说道:“据我所知,那青年付荣穆,亦非吴国人。”

  袁旖云先笑了一下,便回道:“文人骚客的雪月风花,皆小道耳。其若不在吴国,便如那屈恒悟,籍籍小徒罢了。倒是这雪,无衣,像不像栖霞山那日?”

  秦无衣只好回话:“便倒是,却也零零落落,意境不休。”

  这便是话里机锋。

  杨君筱的意思,我对吴国人才凋零很在意,袁旖云你怎么看?

  袁旖云且不吃亏,直接就发牢骚,文人现在情况下都是宵小之徒罢了,也就在吴国还能得瑟得瑟,你该管管截道杀人的大事。

  同时袁旖云还给了秦无衣一个信号:干倒那个付荣穆!

  “倒是这雪”,说给秦无衣便是“道这雪”,要是秦无衣假装听不出来,可也能躲过去。

  偏这时,不止杨君筱微蹙眉头看向他,韩玉峰清冷的目光也追了上来。

  这些都是人精,什么话听不出来,风花雪月皆是小道,袁旖云是想用自己的下人来证明这一点。

  秦无衣避无可避,可不能躲,要还躲,就丢了将军府的脸。

  杨君筱展眉一笑:“此乃天公作美,若是理它便是景致,其不然,我们可以进亭子,也可以回大殿,且不是先看个热闹罢了。”

  公主的意思,只是还没管他,不用在意。

  这话韩玉峰肯定也能听出来,可这人偏和秦无衣来劲:“无衣?你便是那一片冰心在玉壶的秦无衣?”

  秦无衣还未回话,袁旖云便抢过去了:“玉姐姐,何时去过扬州?”

  “我便没去,是父亲派人查问,他更是关心且能说得风花雪月这等小道的吴国才子。”

  袁旖云忙笑着说:“玉姐姐说笑,要是喜欢,便送你罢了。”

  “哼!口是心非。你且让他比过付荣穆再说。”韩玉峰才不会怜香惜玉,就算你是妹妹,一样照怼不误!

  秦无衣宽和一笑,拱手施礼,请道:“二小姐,却不如请桓郎君奏笛一曲,以飨雅兴。”

  这也是秦无衣有意捧一下可怜的桓学泠,帮他在公主面前争一个露脸的机会。虽然苏子嫡和韩玉峰都提到他,但都是拿他做由头和说辞,便没有真心提携。

  这些官宦子弟,每做一件事都要思虑周全,权衡利弊,要不是杨君筱始终把袁旖云拉在身边,谁又会搭理一个平身的下人。

  哪怕你有才能,便也和桓学泠一样,学好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得人家花钱买你,不然一样啥也不是。

  在公主的允准下,桓学泠感激地看了秦无衣一眼,冲他点下头,表示了自己的敬意。

  随着桓学泠婉转灵韵的笛声响起,众人游行的脚步便止住了,细细品他这曲《梅花吟》。

  片刻之后,一曲吹完,笛声犹自空灵其间,回婉不止。

  聆言公主抚掌击节,连声喝好,便将桓学泠学问所长及其家世也都问了,岂不知为了吹笛练习吐气吸纳,他还学过剑术。

  得公主允许,又以笛为剑在雪地里舞了一回剑术。虽然但他的剑术太过花俏,并非实技,比起笛曲简直云壤之别。

  但公主依然大喜,唤来宫女和侍卫,赏其白银五百两,四套锦衣,并让侍卫待他换好衣裳后,带去宫内登记册籍。

  看来便等游园之后,就会安排的他官身职位,桓学泠终是一鸣而起,身投所愿。

  这时便有宫女前来提醒,午膳以备,且请公主用餐。

  “也好,我等且先回转。”说着,杨君筱却扫了一眼秦无衣。

  秦无衣忙躬身揖礼,说道:“小人偶有感发,拙诗一首,且请公主指教。”

  杨君筱看着袁旖云笑道:“便还是扬州将军府,我等也见识一番扬州才俊,快快道来。”

  秦无衣退后一步,遥望远处,朗声唱道:

  天公许知成君晓,一曲摇落两双花。

  疏影横斜云清浅,暗香浮动见午间。

  长天一色偷眼看,片片纷纷落花闲。

  幸有明识耽国意,共襄寰宇且并金。

  ——诗音一落,万籁俱寂。

  止住脚步的众人皆是惊呆的目光看向秦无衣,心中便是暗骂:臭不要脸!

  是个人都能听出来,这就是明着拍马屁!

  但人家拍的漂亮,拍的有水平,拍的逼格满满格调无双!

  第一句便是天公许知成君晓,这里的君晓可做知道讲,亦可做公主杨君筱。也就是说,第一句就把门封住,不让别人来挑毛病,看来就是防着某个人的。

  全诗没写一句雪,也没写一句梅,但整首诗读下来,却是雪梅纷纷,飘洒不止。

  且在第一句里就以雪花和梅花相喻,意思天公成全公主。一曲摇落两双花,这个臭不要脸的,夸桓学泠的时候,还不忘把自己也捎上。

  诗里妙处第一段便展开了,君晓可做君筱,见午可做剑舞。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把并不存在的梅园景致一下便铺展开来。

  接着便是长天一色,片片纷纷,意境精绝情致丰满,但你要仅以如此看,便落了下乘。

  根据第一句的延伸和后面的承接,这里也可理解成吴国人才济济的景象。

  后面幸有明识、共襄寰宇纯粹就是拍马屁,但人家最后用“且并金”承连片片纷纷落花闲的人才济济,喻作大吴众志成城君民一体,逼格满满,你还敢挑刺反驳?

  杨君筱更是喜得来不及回大殿,忙唤来跟在后面的书记,同秦无衣一起,便把这首诗写了下来。

  可以说,从胸襟气度,风格词律上来讲,这首诗前半段便完胜那个付荣穆。

  忧国忧民的公主杨君筱,她看问题的角度便与韩玉峰等人不同。她心里想的是,如若吴国士子皆是心向往之齐出此作,那吴国将是何等景象。

  所以,秦无衣要赏,大赏!

  回到大殿,杨君筱便吩咐下人出府传唱此诗。且赏秦无衣,白银千两,绢帛百匹,珠宝一箱,西夏骏马一骑。

  赏赐一出,始终装作宽容大气的苏子嫡脸色就挂不住了,看向袁旖云的眼神便多了起来。

  连稳重如山的澹台瑾明也不禁动容,把貂氅解下来交给仆从的时候,明显用了力。

  倒是令狐丞相家的几个青年,和苏子嫡的妹妹苏沐云,拿着抄写的诗看一眼远处的秦无衣,便又回头看一眼袁旖云,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接下来的酒宴,杨君筱让袁旖云与她并席用餐。袁旖云不好推辞,便坐在上首侧面,陪公主说话。

  并且,所有下人中,唯有秦无衣在公主的吩咐下于最末另设一席,跟这些贵胄子弟同在大殿用餐。

  这一安排,所有人都明白了,扬州将军府现在是吴国皇上的红人,便是摆给某些人看呢。www.175book.com

  秦无衣坐在最末席,只能看见二小姐和公主说话,却听不见说的什么,估计刑部和大理寺的眼药这回是上得足足的。

  这些人当中也有六部官员的子女,但公主在唱酒的时候,只赏了令狐、韩氏和苏氏三子女,其余人只是遥举一杯,看来有些人跟着刑部和大理寺遭了无妄之灾。

  席间公主还把自己的鹿肉和银饼(乳酪饼)赏给了秦无衣,还让宫女问他喜欢吃什么,公主可以赏给他。

  秦无衣不好说自己没有喜欢吃的,也不好说想吃增加功力的熊心豹胆,只说公主赏的鹿肉和银饼真是天下美味,尤其银饼,太好吃了。

  宫女还追问一句,且只这些?

  虽然宫女的眼神里写满了鼓励,但秦无衣还是不敢多说,只说这些便好。

  宫女不知道,出尽风头的秦无衣感觉自己被架在火上烤着呢,就是不知别人挥刀割肉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