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五一章:秦无衣未立不徒、叶小开得巧查知
  事实上,按照这个世界的道德审美,薛诗音这样的大家如是出阁,少不得也是达官显贵受宠侍娇的妾室,寻常普通却是迎娶不起的。

  但薛诗音偏看上了秦无衣的人才,便想着试探一下秦无衣。但很显然,这个呆瓜跟本没有这个念头。

  她能看出来,秦无衣正是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时候,以她的能力,很难使其收心。

  将军府那个二小姐怎么样,气势汹汹的拿着刀,一样挡不住他逛青楼。

  但是,且不能就这么让他过关。

  “老实人便不说了,这兵荒马乱的世道,没几分本事早晚得饿死。奴家便是看中你了,今天也不用你把我们主仆都收了,但那贼小子我怕管不了,以后就跟着你吧。”

  秦无衣摇头说道:“我且寄人篱下,将来不知该往何处,如何带他,不妥不妥。”

  薛诗音急了,抓起床上的木枕就扔了过来:“你这没良心的,让小开找人便是掉脑袋的事,今日是帮了你,以后还有命活!今天是小开,明日那人来杀我,你不收也得收了!”

  秦无衣知道事情严重了!

  叶小开一定是发现了重要的情况,不然薛诗音不能如此这般谈条件,看来不答应是不行了。

  “你先把他叫来,我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薛诗音冲外面喊了一声玲珑,边掀开被子穿衣裳。

  看秦无衣故意扭过头去看别处,便又笑着说:“你躲什么,奴家早晚是你的,就算不如春阳白嫩,你也脱不开的。”

  “薛大家,我就是一个……”

  “你就是一个色胚子!”薛诗音边穿衣裳边说:“这人呐,在我眼前一走一过我就知道都有什么花花肠子。说到底,你的游戏人生,也就是糊弄糊弄不谙世事的春阳,要不是小开,我还不确定你是什么人呢……”

  薛诗音系着貂绒披肩走过来挨着秦无衣坐下,先喝了两杯漱口茶,接着一双玉臂就攀了上来,嫩红的嘴唇对着秦无衣的耳朵吹气……

  “郎君,我看中了一门生意,现在咱们棉袍用的白叠花布(棉花加工的棉布)都是回鹘的高昌和土蕃浮图城运来的,现在普通百姓还穿不上,要是能弄到种子,便再买些土地和奴隶,你说要不要得。”

  秦无衣红着脸看了她一眼,心里寻思,这干嘛?怎么过日子都想好了?儿子名字是不是也算过了?

  秦无衣要挣钱那还不简单,但世道这么乱,没有自己的地盘和队伍,有钱未必就是好事,说不上哪支队伍就给你抢了。

  这风险担不起!

  于是他便敷衍道:“且等眼前的事情过去再说。”

  薛诗音摸了一把秦无衣的脸,笑着说道:“奴家给你看过气运,紫气东来,错不了的。”

  “呵呵,是吗?可我怎么感觉自己始终处在九死一生的境地。”

  “那是郎君还没成家,根基不稳。”

  “别,我没钱。”

  “奴家这里倒是攒了一些……”

  好在这时玲珑带着叶小开进来了,不然薛诗音连生几个孩子都能计划出来。

  秦无衣这才见到,十几岁的叶小开仔细看倒是很入眼,眉目俊朗的,像一个书生。

  只见他看了一眼秦无衣就跪下了,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就实实在在磕了三个响头,郑重称道:“师父在上,徒弟叶小开给您磕头了。”

  磕完头,跪着倒了一杯茶举过头顶,敬给秦无衣。

  “我、这、我这……我能教你什么。”秦无衣让这一幕造懵了。

  “武功,楚云鸿说师父的呼吸吐纳如薄云浅雾,便是绝顶神功。”叶小开举着茶说道。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便是真有,亦为天生,如何传你。”

  “跟师父学习作诗亦可。”

  “我还是个学生,却又如何教你,不若我们就以兄弟相称,此后相互照看,如此便好。”

  这时薛诗音叹了口气,幽幽言道:“我薛诗音以性命担保叶小开的人品,秦无衣,你且教教他罢。”

  秦无衣不干,坚持说道:“要说带着叶小开,可以,有我饭吃就饿不死他。但我自己未成未立,如是收徒便为逆行之事,无论如何也做不得。”

  秦无衣这话一说,早就做了安排的薛诗音也不好勉强了。

  古时候的人,说自己未成未立就是上面有老人,不论从文习武,不管这个老人是爹娘还是师父,没允许他自己顶门立户,如果他在自己门下收下一辈的人,那便是倒逆天维。

  认兄弟说小妾还是好说,要收徒弟、认干儿,那是万万不行的!

  比如薛诗音让秦无衣收了她,那便一定是妾室,真要娶媳妇,那得有上一辈人给你做主才行。

  人生大事,除非上一辈都死没了,方才可以自己做主,这便是人伦孝道。

  薛诗音只好让叶小开站起来敬茶,叫了秦无衣大兄。明明白白说好,以后谨从大兄吩咐,便算是认了这个人。

  有些事好像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

  当时薛诗音问起,什么人大量采购胡饼的时候,叶小开马上就想到了一个人。

  这人一下买好多胡饼,身上一定银两足备,他盯着好几次了,但武功仅是筑基阶的叶小开,最后还是没敢下手。

  那是个中年人,中等身材但很矫健,至少武功要比叶小开高。

  刀条脸,肤色黑,左边眼角有个不大伤疤,不苟言笑,行事谨慎小心。

  叶小开得到薛诗音的交待后,极小心的跟了他两次。两次这人都是买了大量的胡饼,然后推着轮车将胡饼送到江宁城西南角的“独孤城”。

  “独孤城”算是都城江宁的贫民窟,那里生活着很多贫寒孤苦之人,不是乞丐暗门,便是江湖窃贼,叶小开不敢跟进去。www.175book.com

  但他留在附近很有耐心地蹲守观察。

  那个刀条脸把胡饼送进去独孤城之后,人便会很快走出来,在江宁府城转几圈,然后从西门离去。

  后来这次,叶小开发现独孤城里出来几个脚力,他们推着装垃圾或者粮食的轮车,也从西城门出去了。

  叶小开便联想到前段时间闹哄哄的栖霞山截路杀人的事,一下便明白秦无衣想查什么了,这可把他吓坏了。

  这是杀人要命的事!

  朝廷命官都敢杀,他一个小蟊贼算什么。

  但薛诗音告诉他,我们不能一辈子都活在这赏春阁,早晚要出去,且要找个靠山,那个秦无衣心胸智慧皆算上层,他要是收了咱们,以后便也有了活路。

  叶小开能同意薛诗音的主意,跟秦无衣给人的第一印象关系很大。

  虽然他来赏春阁仅是一身布衣,但人才一等,出口成章,气质言行一看就非常人。

  再就是,有钱,出手阔绰。这样人一般待人不亏。

  还是扬州将军府的,那个二小姐还要亲自来青楼拿人,更说明这人在将军府很受重视。

  再有,主子薛诗音是都知,便算给他做了妾室,也不会受了冷落。于是,他和玲珑也就答应了。

  但今天看,这人竟没答应娶主人,且还要等着看,这便不是他能管的了,听话就是。

  秦无衣听完叶小开的描述也害怕,这种情况他也不敢去跟人,真被人发现,那还有命活。

  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沈欢,只有这种轻功绝佳的人才能做好此事。

  可沈欢不能离开扬州,颜小玉也不能回江宁,便是指望不上。

  那还有谁呢?……

  盗圣楚云鸿!这人倒是可以。

  但秦无衣知道,这种祖宗级的,花钱请不起,人家就不缺钱。更别提朝廷,人家认不认你吴国是国都两回事呢,还能给你效命。

  要不先见见人?

  秦无衣皱眉沉思,久久不语。

  便这一刻,薛诗音且是痴了,呆呆望着这个沉静深邃的郎君,一时魂失神迷。

  这人有一种出尘离世的气质,沉渊层雾月色笼纱,让人越来越看不透,快把人的心拉过去似的。

  倒是玲珑过来换茶,才把她唤醒。

  “去跟夫人说,郎君在我这里,快些准备酒菜过来。”

  秦无衣也没拦她,倒是问道:“那个楚云鸿你知道多少?”

  “有钱!”雪诗音脱口而出:“挥金如土,据说是天云中土最厉害的贼,他到哪里,便是皇上也要小心着。”

  “常来赏春阁?”

  “多在教坊司,也是最近偶来赏春阁,听曲不狎妓,好像这里没有他喜欢的仙女。”

  “如何才能找到他?”

  “前几日便是天天在的,许是在街上看准了叶小开,找来好多次要收他为徒。但我感觉,此人怕是要做什么事。”

  “怎么看出来的?”

  “其人行走坐卧,神态举止便不如郎君镇静,眼角总是藏着一丝算计,必是心里有事挂着,一望即知。”

  秦无衣看向门口,喃喃道:“一望即知……”

  这时玲珑带着莫如夫人进来了,莲花碎步颠颠过来,几欲扑到秦无衣怀里,眉眼花开地笑着说:“郎君呀,倒是让人担心,且以为你来不得了,这是怎么,夫人便不得你先看一眼嘛~”

  这几天,赏春阁的收入以比前些日多一倍之余。单单春阳,一天只陪两场酒,一餐酒便是一百两银子。

  春花秋月其他姐妹也是跟着水涨船高,一餐酒便也涨到二十两银子,且来晚了还分不到人。

  余下的歌姬倒没涨价,但整日里却再没有闲着的人。

  天下美人如美酒,不负少年胜白头。

  只这一句便让赏春阁叫响江宁,风头力压教坊司。不但青年士子盛愿拳拳,连老儒生也不服了,便有人说:万古雄峰擎天立,千载冰封雪压城。

  白头怎么了?

  雄风依旧!

  冰雪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