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五三章:楚云鸿追踪贼众、云浩初雷霆一击
  秦无衣没敢留宿流江园,也没敢去春阳闺房,却是老老实实在宵禁之前回了驿舍。

  一进正堂,便看到一筹莫展的云浩初和白凤鸣,两人显然在等他。

  今天他们去了大理寺,验了那个蒙面绿衣人的尸身。

  闽越人,三十多岁,善剑,武功应该在三阶涅槃。身上两处剑伤,致命便是秦无衣那穿喉一剑。

  白凤鸣到底是女人,幽恨问道:“那个死玉璞是不是把御龙剑教你了!”

  据传,御龙剑功法乃初始人皇集众部落之后,专心研习的第一部武功。

  最早时候,人皇便以此剑法荡妖除魔平定八方,方使聚集起来的人类能够安居乐业生息繁衍,及至之后的成邦建国。

  御龙剑蕴含天地道法,若非悟性灵通,修习此功法,便会遭其反噬,毁损寿元。

  因此,御龙剑一直由道家传承,用以除邪怯祟,近三百年未曾出世,更别提展露江湖。

  也就是说,这世上知道御龙剑的也没几个。白凤鸣和玉璞常时双修,余韵之时便是说起,白凤鸣缠了好多次,求玉璞将功法教与袁旖霞,玉璞以袁旖霞不具天资推诿敷衍,便是不应。

  刚进三阶的秦无衣能用木剑杀死阶高的武者,必有取巧之处,白凤鸣便想到了御龙剑。

  她且不知,秦无衣听得心惊肉跳。

  这些话玉璞从来没告诉过他,但两次施用御龙剑,都能清晰感知最后那一剑,真有带走自己生机的感觉。

  遭其反噬,损毁寿元。

  怪不得两个老头教自己龟息功,如是不然,施用此剑法,没几次便会要了亲命。

  难不成御龙剑杀人就等于杀自己?这事可要回去问清楚,太么吓人了。

  但秦无衣却没说自己练的便是御龙剑,只说师父教的,并未言明剑法出处。

  “那你便要小心些,那两个老不死的,心心念念只有他们的道观和银子,且不得让他们算计了。”

  “师父待我亲如父母。”

  “嗬!”白凤鸣冷冷呲笑一声:“莫说你只是帮他赚些银子,且便是……哎,算了!你自多留心吧。”

  且便是两人睡在一起都不行!

  可见那玉璞憨厚的外表下多少算计的心眼,白凤鸣怎么跟小辈说这些,那得多臊人。

  便这时,穿着艳红便装的袁旖云,拎着刀冲了下来,看到秦无衣轮起就打!

  “你这孬人,且一天不去青楼便活不起怎的!”

  秦无衣跳着躲开,慌急叫道:“我去查案,且不是你想的。”

  “我想什么了,你说!查什么要一天。”

  “且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便这一天也是不够,就怕你要打要杀,不然……”

  “不然你且把赏春阁仙女都写了诗睡一遍,岂不爽快!”

  越说越气,袁旖云狠声追着人打。

  “白娘姨,你快拦着她呀,我有重要事情没说呢!”

  白娘姨一跃而起,却是帮着抓住秦无衣,让袁旖云结结实实抽了几刀泄愤,才哄着二小姐,先让他说,说不出事,便一刀杀了痛快。

  袁旖云奇怪的看了看白娘姨,又瞪了一眼秦无衣:“你且说说,都查到了什么。”

  秦无衣赶紧将自己的查案思路和叶小开发现的情况说了。

  犹豫一下,将大理寺推丞吴季学的叶事说了。

  袁旖云立时便叫道:“那吴家背后必是另有其人,几个读书人吃熊心豹胆敢挑衅将军府。”

  白娘姨赶紧拦她:“小祖宗,可小点声,这不是在家里。”

  云浩初皱着眉头问秦无衣:“可是安排追踪贼人?”

  “已做安排,便有消息,且去围捕。”

  “请用此人要多少银子?”

  秦无衣摇摇头:“此是欠他人情,以后且要还他。”

  云浩初看了一眼白娘姨,认真说道:“这帮贼众且要剿灭干净,不然必是后日之患。”

  白凤鸣点头说道:“不知都护府此时查到哪里,就怕他们具备不周,打草惊蛇。”

  “明日看看再说,不然上禀太子,以其定夺。”

  说完此事,几人便各自回房休息。

  岂不知,第二天一早,江宁都护府的将军刘戎效便上门求见。

  今天是皇上要求的最后期限,如若再找不到栖霞山贼众,他便可以回家养老了。

  但他翻遍了江宁府东边的栖霞山周围,只见几处贼众落脚的地点,其他一无所获。

  都城就近,贼众持械截杀官差,就算有再多缘由,他这个都护府将军都难辞其咎。

  杨德威没有马上治他的罪,倒是给了机会,且又给了最后三天,再找不到人,刘戎效不用别人说,自己也没脸留在江宁了。

  今天最后一天,无计可施的刘戎效被主薄提醒,那些人要杀的便是扬州将军府的人,他们对这件事更重视,且看看他们从什么方向追查。

  袁牧野与刘戎效同为带兵将军,自然早有接触,但在杨德威称帝之后,两人为避嫌,便不多来往。

  刘戎效自是认识云浩初,见到人之后,这位黑脸将军第一件事就先说,来之前已经禀明太子,与扬州将军府交集情报,望云将军(云浩初虽是管家,在朝其职为副将,称将军便是恭敬)多多帮助。

  云浩初看看刘戎效带的人,言说自己亦是焦头烂额,不知所从,还指望刘将军尽早除掉贼匪,以解心头之患。

  能坐到将军这个位置,脑袋自然不空,刘戎效马上就明白了,朝中竟有内鬼!

  但他表面上并没表露出震惊,而是拉着云浩初说:“即是如此,便与将军叙叙旧日,你们先下去吧。”

  看众人退到外面,云浩初急快说道:“即已派人追踪,且这两日便有消息。”

  刘戎效说话也快:“此事便是都护府欠袁将军一个人情,他日必报。”

  “你留一亲信在刑部,待太子集兵抓捕之时,万万封闭消息,可出不得纰漏!”

  “云将军请吩咐。”刘戎效姿态放得很低。

  “你可以密报太子,已经进行围捕,为能一网打尽,且待其余贼众集结。”

  “多谢!”

  就几句话,说完刘戎效便请自己的副将主薄等人进入大堂,将这几日查来的消息说与云浩初。

  倒是秦无衣,将事情交代清楚,必得去赏春阁等候消息,袁旖云也不好再拦,只能放人。

  本来秦无衣欢天喜地去的,想着试试薛诗音的真假。这在流江云欢颜畅饮,却不到天黑,楚云鸿就来找他,让他抓紧干活。

  贼人带头的是个剑客,闽越人,刚进四阶,惊空振翅。除七十余名弓弩手之外,还有两个二阶武者,同样闽越人,亦是用剑。

  楚云鸿让秦无衣快点,是因为他追踪到这支军队已经派人探路,就要拔寨离营,北上而去。

  贼人在江宁城西五十里的青柳村,村后近十里有一个鹰嘴山,穿过一条小路进山之后,在一处泉眼旁扎了十余个营房,设有箭楼,一望便知。

  “方圆多大?”秦无衣问。

  “想围山呀,怕得三千人。”

  “你能不能帮我截堵漏网之鱼?”

  楚云鸿一笑,回问道:“你觉得我会给官府当差?”

  “你是帮我。”秦无衣知道,那个四阶惊空如是逃跑,没人拦得住。

  “你不也是给吴国当差,且不说这小小的吴国,便是梁国又如何?这天云中土上,你是唯一一个让盗圣为之效劳的人。不是我怕你,也不是非与你合作不可,是我欣赏你的才学,想交你做朋友,但这不是你得寸进尺的理由。”

  秦无衣知道这事勉强不得,便赶紧告辞楚云鸿,急忙回驿舍将情况告诉云浩初。

  云浩初连夜通知刘戎效,立刻向太子请旨,要求发兵。

  秦无衣没想到江宁军事效率会这么高,没到二更天,他已经和一千禁卫飞骑,三千都护守军来到西门城外。

  云浩初也没客气,直接从刘戎效手里要下来指挥权,与什长和旗手核对旗语和号令之后,命令将战马包蹄衔环,士兵脱掉甲胄,悄悄行军,必要在天亮之前围满鹰嘴山。

  为了做到悄无声息,云浩初将行军队伍拉的很长,并找了十人监军,严令队伍不可出声,凡交头接耳者马上射杀!

  秦无衣这时才知道,为什么袁牧野那么重视云浩初。

  一掌军权,云浩初马上就换了一个人,沉静得像一块石头,每一句话都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最厉害的是,四千人的队伍,几乎每一伍兵,他都有细求分毫的安排,且一丝不错。

  四千人的队伍拉得十五里长,还要无声无息到达目的地,随后进行集结和分兵,制定擒贼方案,交代何人主攻,何人主防,何人围堵,骑步兵如何配合,并且还要让所有人能一丝不乱的执行!……

  秦无衣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清晨刚刚鱼肚白的时候,都护府的禁卫军突然发起进攻,几乎只是一刻间,战斗就结束了。连喊杀声都没想起来,就像雷霆一击,大地上的一株小草被烧死了。

  顺利到秦无衣不敢想象。

  贼众也没想到会有大军从天而降,刚准备反抗就被打败了。www.175book.com

  毫无悬念。

  百十人刚刚训练的队伍,面对四千正规军,一点反抗的浪花都没激起来,便如泡沫一般破碎了。

  只活了十几个人,其余人便是一瞬间就被杀死了。

  这些活口是事先布置的任务,但这里不包括那两个二阶武者,他们是重点击杀对象,让弓弩手射得刺猬一样。

  那个高手还是跑了,杀了几个人抢一匹马向北飞奔而去。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秦无衣始料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