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五四章:刘戎效围村抓人、秦无衣大吵驿舍
  剿贼之后,云浩初刚刚将俘虏收解羁押,刘戎效便拿出太子手谕,宣布其下任务由他完成。

  大军指挥权又回到了刘戎效手上,他先派副将带二百禁军飞骑去追寻那个逃跑的高手,又令人带兵一千押护人犯。

  其余人全部由他亲自带领,前往十里外的青柳村。

  此时太阳刚刚冒头,百几十户的村庄里,只有几户人家升起炊烟,看来一到冬季,很多人家便不再吃早饭了。

  进村没看到人,除了村街上几条出来找屎吃的瘦狗,一切都很安静。

  但这份安静随即便被打破了,刘戎效命人将村庄包围,毋宁老幼,一个人不许放过,全部缉拿!

  军令一下,士兵便持械踹开院门冲进各个农家,顷刻间整个村庄便地动山摇鸡飞狗跳,哭骂叫喊声乱成一片。

  虽然原主记忆中有很多经历厮杀的印象,且刚刚也发生了流血的战争。但那都是双方对战,战场厮杀。

  而现在却是,如狼似虎的战争机器面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进行无情残酷的镇压。

  没有原由,没有解释,见人就抓!

  其中一个富户的壮年男子上前论理,还提及了江宁府衙相识,可话未说完,便被带队什长一刀砍下了脑袋!

  “都护府拿人,违疑者格杀勿论!”

  都护府军兵不是江宁府衙和大理寺的差役,更不是县尉的不良人。军兵出来抓人,不会给出任何解释,反抗者必杀!

  上到颤颤巍巍的老人,下到嗷嗷待哺的婴儿,扶携搂抱,连扯带拽,无一遗漏。

  百姓五百余口,在士兵的押送下,寒风中簇拥急走,逶迤不绝竟有两里多远。

  本来不爱管闲事的秦无衣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驱马上前叫了一声刘将军。

  看是秦无衣,刘戎效冷酷的黑脸马上露出春风一般的笑容:“秦郎君且有何事?”

  “请问将军,这些人……要如何处置?”

  “此事不瞒秦郎君,太子疑其间或有贼人同伙,不然贼人岂会于鹰嘴山落脚。故此,这些人要带回去排查审讯。”

  “叨扰将军了。”秦无衣拱拱手,勒马退回,继续与云浩初同行。

  刘戎效的话,秦无衣不信。

  且不说贼人不可能和青柳村村民来往,便是疑其有贼,也不该全村带走,连孩童和老人都不放过。

  可刘戎效显然不想就此事跟他解释。

  他已经很给面子了,也就是将军府的秦无衣,云浩初也郑重对待的人。换做另一个小白身,近身便不可能,岂能答你问题!

  “大管家,这些百姓太子会怎么处置?”秦无衣又去问云浩初。

  云浩初皱眉答道:“要么削民为奴,要么全部杀了。无衣,此事与咱们没有关系,还是不管为好。”

  秦无衣惊问:“这是五百余人,杀了?为什么!?”

  “可能为了斩草除根,也可能是,太子不想让人知道江宁府附近出现过贼人。”

  “五百余人啊,他们也是吴国属民,岂能如此草率!”

  “无衣,此事不要去管。”云浩初劝道。

  秦无衣说了一声我去找小姐,便驱马先行,疾驰而去。

  虽然他对这个世界没什么感情,也从没想过做什么救民于水火的好人,但真真切切五百余人便要死在眼前,却是深深触动了他的良知。

  这个世界的科技和物资都很落后,虽然吴国是富庶的国家,但这些老百姓也只有极少数才穿得起棉袍,大多都是绒絮填充臃肿的麻布衣裳,寒风一吹便会打透,人就佝偻起来,像一只只无处能躲、可怜的小兽。

  做为一个人,一个知道尊重生命的人,秦无衣不能坐视不理。

  一下审问五百人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五百人一起抓进牢房,突然如此,没有谁能一下承受这么大的负担,除非这些人露宿在外,那跟杀了他们有什么区别!

  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经过甄别之后,或奴或杀!

  秦无衣没有官身,不能在城内骑马,他将坐骑交给城门差役,即刻便向刑部驿舍飞奔!

  袁旖云看秦无衣飞奔而至,照实吓了一跳,一把抓起刀就问:“出了什么事?!”

  “二小姐,且要救人!……”

  秦无衣茶都没喝,极快的几句话便把事情说了,请二小姐去见公主或者太子,阻止这件事情发生。

  “你是说那些贼众已然剿灭,还活捉了十几个人?”

  “是的二小姐,但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你和大管家都没受伤吧?”

  “没有,二小姐,请你救救那五百人。”

  袁旖云嗔怪地看他一眼,把刀放到桌上,不屑的冷声说道:“这些人的生死与你我无关,你慌急个什么!”

  “我慌急?二小姐,那是五百条人命啊!”

  “他便是五千人命又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再说,这其中万一有那贼人同伙,你可担得起责任?”

  “二小姐,怎么可能,别说青柳村的人便不可能做此等事,就算有与贼同,女人孩子和老人又做了什么。并且,这五百人明明就是要一杀了之,这是草菅人命啊。”

  袁旖云冷哼一声,道:“便不关你事,太子之意岂可随便质疑,你且不得胡闹!”

  “你!……”

  看袁旖云竟然跟他装起大人,秦无衣感到荒唐至极!

  “天公地道!豺狼亦知同类相惜,何以无缘无故就随随便便要杀五百人,此举简直禽兽不如!那是五百条人命呀,同为吴国属民,你难道没有一点恻隐之心吗!”

  袁旖云用刀一敲桌子,厉声道:“狗奴才!你吼什么!怕别人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吗!这些事且是你管的?这个世上每天都在死人,你知连年征战死了多少人,顾得过来吗?”

  说着人站了起来,瞪着秦无衣问道:“那是上千万人!你觉得谁死的不冤?你去一个一个问问,他冤不冤。不止之前,只要天下如此,每天都要死很多人,幽国被灭,十几万人,岐国被灭,又是十几万人,抛尸荒野,一把火随便烧了,谁人能管?你的书都读哪去了,是不是去了几天青楼,你的心就变成女人了!”www.175book.com

  “那些事我管不了,但这些人就在眼前,妇孺和老人有什么错!一帮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们已经很苦了,何必赶尽杀绝?!”

  秦无衣继续吼道:“便这些人,由我甄别,但有过错,我一力承担!”

  袁旖云嗤笑一声:“你还真幼稚,何以此事由你摆布?且也不看看自己是何身份!”

  听到这话,秦无衣突然哈哈大笑,随即怒道:“我是何身份?是呀,我也是真他吗贱!栖霞山截杀案是谁追索到的?那帮端坐大堂围着火炉的废物吗!如非如此,此五百人何有此劫!既然这样,以后海大户案便不要找我!”

  说罢,秦无衣转身就要走。

  “不许走!”袁旖云一下跳了过来:“你要去哪?”

  “我去哪?你管得着吗!你又是什么身份?凭什么处处且要求着你!”

  “你忘了自己的誓言吗?!”袁旖云的眼里涌出还未掉落的泪水。

  “誓言?”秦无衣真想说那是你逼迫的。

  “我是效忠,不是卖命!回去看看书,只要未曾背叛你,我就算没有违背誓言!”

  “你是不是忘了,之前你只是个奴隶!”袁旖云又追着说道。

  “我没忘!但我是用命换回来了!二十七处剑伤,好几处枪伤,我几乎让人剐了,你觉得我这个良人不值吗!”

  袁旖云咬牙恨道:“秦无衣,你要怎样!”

  “我要怎样?我不是将军府的人,便与你无关!明白告诉你,如果谷雨有个三长两短,便是逼我为敌,彼时可以刀剑论是非!”

  “你个没良心的,我杀了你!”

  袁旖云抽刀便刺!

  岂知她做这些,在秦无衣眼里就像慢动作一样,随手一挥便将短刀打落,两个纵身,人便出了驿舍。

  袁旖云追不上,气得捡起刀来乱砍一通!

  ……

  秦无衣走出驿舍来到大街上,故意迎着冷风向前而去。

  大吵一架,他需要冷静冷静。

  事实上,没有袁旖云,他什么也做不了,公主和太子不可能见他一个小白身。

  其实袁旖云说得没错,做为吴国太子,他所考虑和他所做的,扬州将军府不便干涉。

  如今天下战乱不休,却实每天都在死人,谁冤,谁不冤?

  那些士兵死一个,几乎就是毁了一个家。

  所以,很多孩童和少年就成了奴隶,且因为太多,便分出来了等级。

  就像司坊阁楼里的仙女,连颜小玉和薛诗音这样的才女且是沦落青楼,更别说那些普通妓姬,她们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场无法逃出的悲剧。

  而他秦无衣又能做什么?

  像岳江河那样浪迹江湖?

  突然,秦无衣想到岳江河临终说的话:“集齐七星天下无争!”

  这个“天下无争”是天下无敌,还是四海平定?

  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况,秦无衣依然无法判断。

  要说岳江河想平定天下,秦无衣在他的言行中并没有感觉到。

  但他确给秦无衣一种悲悯世人的凄伤感觉。

  “你这一声师父叫得晚了。”

  我早叫了,他又会说什么?

  秦无衣思来想去,觉得岳江河的意思应该是:集齐七个七星古玉,天下便会太平无事。

  可去哪才能找齐七个古玉呢?

  就算找到了,又该如何让天下就太平了呢?

  天太冷了,秦无衣也饿了,就随便进了个酒楼,要了酒菜边吃边想。

  直到他看到叶小开,便把他叫来一起吃饭,最后,秦无衣喝得酩酊大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