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五六章:案交扬州将军府、无衣一审小桃红
  虽然没下雪,但江宁的空气中,有着一种潮湿的清冽。

  秦无衣感觉从后脚到脊背,至下而上,传来阵阵凉意。

  扬州将军府怕是要大祸临头了!

  他赶紧推门进去,告诉袁旖云,不能把甄庭运送去刑部。

  袁旖云紧握手中刀柄,却是平静的开始吩咐:

  袁柏马上联系莲花,并通知云浩初将甄庭运接到刑部驿舍。

  通知门口的太监,让他即刻上请,自己要见公主。

  袁旖云去找白娘姨,让她集合驿舍所有在值官民,一个都不能少,日落之前谁也不许离开!

  最后拿出来一把长剑交给秦无衣:驿舍所有人,凡违令离开者,不论是谁,追上去杀了!

  毒杀扬州府兵引发的反应非常严重,很快赶回来的云浩初说,江宁府城已经封上城门,刘戎效进宫请旨去了。

  扬州府兵进城之后,依例随同守城军兵去了江宁军营。但人未卸甲马不卸鞍,也不与都护府交接案犯甄庭运,而是尊副将军云浩初令,等候皇旨。

  很快莲花回来了,袁旖云让她带领霞影卫警戒刑部驿舍,发现可疑之人,马上抓捕,拒不从者当场格杀,随后带着云浩初匆匆而去。

  冷静下来的袁旖云颇有大将风度,处理事情雷厉风行条理分明,章法不乱且冷酷无情。

  但是刑部驿舍负责礼客的人员可吓坏了,白娘姨连烧火的小孩都没放过,连公主派来的太监一起,全给赶到厢房里等候消息。

  不许说话,甚至不许眼神交流,头都要低下去,否则马上杀死!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秦无衣始料未及。

  他不知袁旖云是怎么做到的,当日刑部驿舍就被扬州将军府接管了,除了扬州府兵,又抽调了都护府一队士兵押送案犯

  海继德、甄玉环、范吉明、张从柬,全都送了过来,刑部驿舍变成了刑部大堂。

  再加上甄庭运和晚上送来的小桃红,海大户案的所有嫌犯尽数到案。

  不仅如此,就连驿舍礼客的官民和公主派的太监,一个都不让走,全扣了起来!

  也许,皇上杨德威也急了!

  见了云浩初之后,他便下令扬州将军府全面负责此案,并下旨指令三司及都护府,无条件配合扬州将军府查案。

  好像杨德威对太子杀民的事也不赞同,在摆脸色给他看。

  最关键的是,这时候大理寺和刑部不能信任已经摆到桌面上了。贼人栖霞山截杀只是对付一些差役,现在军队都敢下手,这还了得!

  对于袁旖云把这么大的事招到将军府身上,秦无衣只能无语。

  他明白袁旖云的意思,与其在不是人的太子手下混,不如直接找皇上。扬州府兵被人毒杀一事,正好给了她这个契机。

  再就是,二小姐真的怒了!

  当夜就对范吉明和张从柬用了刑。

  干活交给了袁柏,不问案子,就是用刑。

  问都不问你,更不能答你了,反正就是折磨你,只要不死就行,随便折腾,这谁受得了!

  两个人开始还吵着要见人,叫这个叫那个,后来又骂人,袁柏听着烦,干脆让人把嘴堵上,继续施刑。

  而这时袁旖云找来秦无衣,让他审甄庭运和小桃红。

  事情是秦无衣提出来的,自然由他来办。

  秦无衣让人带着吓得半死的小桃红,去参观用刑的张从柬和范吉明,然后再回大堂。

  蓬头垢面面无血色的小桃红是被莲花拖回来的,人已经吓软了,裙裾和鞋子上还有尿渍。

  秦无衣让莲花给她换套衣服,整理一下,吃点热茶再带来。

  事情由他主办,袁旖云也只有忍着,耐心等待。

  再来的时候,小桃红上堂就哭了,请大人饶命。

  “你没有罪,但要不把你带来,早晚会有人要了你的命。”

  秦无衣看着这个狐媚的女子,心中暗讨,也不怨甄庭运。此时此刻,站在他的角度看这人,都忍不住心疼,可见她好的时候,勾人的那股浪劲有多狠。

  “大人,贱妾不知,究竟因为什么?”

  秦无衣沉着脸说道:“这里岂是你问话的地方,救你,就是要听你的真话。我且问你,甄庭运曾言替你赎身,此事前前后后你仔细学来。”

  小桃红不像司坊阁楼里的大家,茶酒诗花琴棋书画必有一技。小桃红练的就是用身子把客人迷住,然后尽数往外掏银子。

  开始时候,小桃红是成功的,甄庭运在她身上真是没少花银子,几次信誓旦旦说要给她赎身。

  老鸨也看出来了,就狠咬一口,说小桃红最少要五千两银子。

  可没想到甄庭运突然不来了,一打听才知道,市舶使海大户案把他牵连进去,人被抓了。

  后来案子消了,甄庭运也来过几次,但不再谈及给她赎身的事了。

  就这些。

  可这些不是秦无衣想知道的,他让小桃红回忆一下,五千两可不是小数目,当时甄庭运怎么跟你承诺的。

  “当时……”小桃红跪累了,不知不觉偏坐在地,认真回忆起来。

  “对了,那时他总说就这几天便有银子!我知他是粮商,便以为是要做什么大生意。大人,您知道,做我们这行不便多问客人的私事,那样会让人讨厌的……”

  “此事离他被抓多久?”

  “就是被抓之前的事,也就……三四天的事……吧,对!海大人家失火的前三天。”小桃红确定的点点头。

  “有个丹师岑过你知道吗?去没去过桃花园。”

  “哎呦,大人,丹师哎~,要去也是流风坊,怎么会来我们这种小地方。”小桃红不知不觉就活过来了,说话娇声柔气带着勾。

  “啪!”袁旖云一拍桌子,怒喝道:“跪好了!好好回话!”

  小桃红一下惊醒过来,赶紧跪好,颤抖着把头低下去,嘴里一直求饶:“贱妾知错,求大人饶过这一次,不要计较……”

  秦无衣无奈地看了一眼袁旖云,又问她:“甄庭运有没有提过海大户和岑过?”

  “没有,奴婢不记得了,我不知道……”

  “好好,不要急,还有个人,你也不要急着回答我,回去好好想想,想起来再告诉我,那个人是个胡商,叫拓跋沁。”

  秦无衣让莲花将人带下去,不再问了。

  袁旖云很奇怪:“你为什么让她回去想,现在问不好吗?”

  秦无衣霍然怒起,狠狠瞪着袁旖云问道:“刚才她都说什么你还记得吗?”

  袁旖云吓了一跳,急退一步,本能的去抓腰上的刀柄,怒骂道:“狗奴才!吓我做甚?”

  秦无衣又坐回去,端起案上的茶喝了一口,缓缓说道:“你也知道啊,她刚刚都陷入回忆的情境当中了,不就是让你这么一吓吓没的,我问什么她还能想起来?二小姐,事情都快半年了,她能想起这些已经很不简单了。”

  “哼!你怕是被她那股狐媚妖气勾住了吧,问案何来柔声细语,一番用刑,看她能不能想起!”

  秦无衣真是服了她的脑回路,气得直接说道:“要不你问,明日我便不管了!”

  “狗奴才!我才想起,还没打你一顿解气,你又跟我顶嘴不听说!”

  说着袁旖云抡起刀来,又把秦无衣撵得鸡飞狗跳……www.175book.com

  此时已是二更,白娘姨将两个人拦住,叫他们吃饭。

  吃饭时候云浩初给秦无衣倒了一杯酒,问他是不是连夜再审甄庭运。

  秦无衣摇头:“刑部的卷宗上看,甄庭运的三次问话皆无出入,俱是海大户唤他陪酒,之后人便离开,与岑过供词一般无二。如海大户案与其无关,问了也没价值。如海大户案与其有关,这个甄庭运便一定心机深沉,若是找不到切入点,怕会和海继德与他女儿一样,问不出真相。”

  “你是说海继德和甄氏所说的并非真相?”白娘姨问道。

  “当然不是,他们的供述虽然一直如是,但没有证据支持他们的供词。”

  “什么证据?”

  “毒药和那两个替身的来源。他们给出的供述太模糊了,听着好像没什么不对,但缺少证据支持。从犯罪心理而言,他们应该对这两件事的印象极其深刻。”

  秦无衣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比如他们在哪里搞来的毒药,卷宗上说,去药店每次少买一点,慢慢累积,这种供词没有各个药店的核对,便不可取信。比如那对年轻夫妇,海继德只说酒楼相识,因他是市舶使的郎君便时常主动请他喝酒,可到现在,刑部也未确定这二人的户籍。所以,这也是疑点。”

  云浩初和白娘姨都不说话了。

  他们都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因为海继德和甄玉环铁定问不出什么了,现在两个人就求着自己快点死了算了,用刑也用不了,再用刑怕人直接就死了。

  如果这两个人死了,案子基本就停了。所有相关案犯,什么都不说便是没有任何关系!

  可袁旖云又生气了,竹箸一拍,喝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些事,为什么一直都不说!”

  秦无衣不慌不忙将嘴里的菜咽了,又端起酒喝了一口,缓缓说道:“海大户案非同小可,之前便想着,跟将军府没有关系便算了。此次来江宁,牵扯更深,躲都躲不及,再说,审案是大理寺和刑部的事,哪想到太子插进来一脚。”

  云浩初一愣,急问道:“你是说,太子……”

  “我没说,我只是感觉。”秦无衣将话截住,不让他说下去。

  袁旖云气得一下扑上去,也不骂人了,话也不说,抓住人便掐。

  白娘姨赶紧又去劝架……

  秦无衣的话太吓人了,这要是太子在其中有阴谋,那还有扬州将军府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