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五九章:霍惊雷降巫往事、秦无衣二审桃红
  都护府派守刑部驿舍的校尉叫赵勇,看着贼人翻墙越院疾驰而去,气得哇哇大叫,一边吩咐士兵沿街追赶,放箭射杀,一边派人通知禁军派飞骑抓人。

  吴国近年来没有战争,立功出头的机会本来就没多少,这是他与亲近刘戎效的副将关系好,派了这么一个出外勤营的机会。

  谁也没想到贼人会闯刑部驿舍,盔甲未及,赵勇披上棉袍就跑出来了,可扬州人却不让入院擒贼,这可急死个人!

  黑夜之中双方在屋顶厮杀,他又不能让弓手放箭,只能命令士兵围住关键路口等待截擒。

  但贼人都是本领高强之人,竟是趁着夜色飞檐越院而去。

  从发现贼人到结束,只有短短两刻钟,对方留下五具尸体仓皇逃去。

  霞影卫死一人,八人受伤,其中六人是毒伤,亏得白凤鸣及时将人拦住,躲开毒雾,才使他们中毒不深,否则,后果不敢预料。

  亏得扬州将军府重金交好岑过,有解毒丹。

  不然,就算中毒不深,六名霞影卫也要疗养时日,成为此时的累赘。

  云浩初检查敌贼之后,确定杀死的五个都是巫国人。三男两女,全是二十多岁,一看就是从小培养的死士。

  其中二人伤不至死,皆是咬破嘴里的毒药自尽。

  秦无衣没想到白娘姨也说:“大管家,岳江河不是前些时日现身栖霞山,巫国人竟敢跑来吴国,这是怎么回事?”

  云浩初当然不知原由,也问白娘姨究竟为何?

  白娘姨也仅知大概,据说当年天下大乱,各国纷争,南方巫国趁乱起兵中土。

  巫国兵少,举国之兵号称十万人,且不善对阵。善于用毒,刀箭上阵皆是涂上毒液。www.175book.com

  其时楚国避其锋芒不与交战,连撤两城,急告中土各地,同忾其敌,若是楚地不保,巫毒将散布于世,无可收拾。

  当时战乱不休,各地不舍派兵,便应召不参于战的江湖侠士前往楚国。

  岳江河的师父霍惊雷便是游侠共举之领军盟主,其众不过百人。

  到了楚国之后,霍惊雷让楚王不分昼夜引兵对阵,只扰不攻,敌进便退,敌退便扰,如是一旬。

  最后巫国将军气急败坏,开始攻城。霍惊雷命游侠协同守城,一次便使巫国损兵逾万。

  攻城三日,后方巫国国主便令退兵。

  事后众人方才知晓,霍惊雷带徒弟岳江河绑了巫国国主和星月教教主母长青,不退兵就血洗吴国王宫。

  退兵之后,霍惊雷带着徒弟随往而去,在巫国呆了三年。

  据说其间霍惊雷在巫国印书办学教化百姓,并以轻功功法交换,令母长青解散星月教,设迷魂八卦阵封了巫国的百毒山。

  便此以后,巫国未曾踏入中土一步。

  如今巫国人出现在竟然出现在吴国,便让人非常疑惑。

  虽然霍惊雷没给出承诺,岳江河也没说过巫国人不许进入中土之地,但这已经是江湖侠士默认的共识了:只要岳江河在,巫国人便不敢踏进中土一步。

  “上次在江镇不是也有岳江河?”袁旖云问秦无衣。

  秦无衣不认账,回道:“我哪知道,我都是听沈欢说才知道有此一人,这次又是大管家说的。”

  白娘姨也摇头说道:“无衣年少,又是北方幽国人,对这些不明白很正常。”

  “玉真玉璞不会告诉他?”

  白娘姨冷哼一声:“那两个老不死的,便是天天急着数银子买粮食,每每结账那玉璞便时时盯着,一日不拉。”

  袁旖云惊奇地看着秦无衣问他:“那谁教你武功?”

  “师父教我呀,给我功法剑谱,偶尔指点,典慧每日与我对剑一两个时辰,其余便是自己研练。”

  这下不只袁旖云惊奇了,云浩初和白娘姨也都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

  “看我做什么,不是这样吗?”秦无衣也纳闷了。

  云浩初摇着头摆摆手,示意大家终止这个话题,让白娘姨增加用水和食物的试毒次数,又命袁柏去和军营校尉重新制定驿舍的巡查预警,准备增设两个箭楼。

  袁旖云刚要抓住秦无衣问话,云浩初却招呼二小姐,让她准备一下去见公主,禀告此事。

  而他本人还要去找刘戎效,请示增设箭楼和增派弓手的事。

  最后,云浩初告诉秦无衣,人犯都在驿舍,有什么想法,最好抓紧一些。

  此时已是卯时旭日,天已大亮,云浩初刚刚交代完,赵勇便来求见。

  云浩初让他进来,但只他一人,连队正都不让进驿舍。

  赵勇进来便问:“云将军,敌人来袭,何以不让我进府攻箭?”

  云浩初沉声问道:“贼敌可擒?”

  赵勇尴尬回道:“其贼轻功了得,未曾擒获。”

  “即如此,但有不明,且去问刘将军,本将诸事繁多,便不留你了。”

  魁梧的大个子赵勇,来时虎虎生风,两句话就让云浩初压得不敢抬头,最后还得报歉离去。

  别说他一个校尉,就是宫里的太监也都关着不让出门,就是为了引蛇出洞。

  再问,他赵勇也得抓起来!

  现在情况已经复杂到什么程度了,海大户案背后竟然出现了巫国人,谁再惹上来,云浩初就敢马上抓人!

  虽然不清楚巫国人的具体目的,但极有可能是来灭口的,不然不会如此用毒。

  那玩意不比岑过的仙丹便宜!

  秦无衣也想到了这一点,但他提醒自己,现在更要沉住气,绝不能露出着急的意思。

  因为,好像有人比他们还着急。

  秦无衣带着莲花来到关押小桃红的房间,给她松了绑,还冲了一壶热茶。

  “四更时候把你惊到了吧?”秦无衣语气带着忧虑。

  “大人,是发生了什么事?”小桃红一夜之间竟有点形销骨立之态,面色苍白,娇声无力。

  “事情倒不严重,将军府的人还很安全。”

  小桃红一听这话,人便软了,茶也顾不上喝,扑通跪下,连声叫道:“大人救我,我只一风尘女子,结教刚一年,我还不想死呀……”

  11:47了,今天这掌真写不完了,明天继续,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