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六二章:甄庭运竟是没死、海大户案件真相
  此时的甄庭运已经确认,自己死了!

  这阴森大殿中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未曾经历和见识过的。

  冰凉的身体几近失去知觉,声音也传不出去。偶尔动一下,就有莫名的力量压制他。脖子上沉重的铁索,更让他无法抬头。

  除了一丝鬼火的光亮,弥散的氤氲烟气,眼看出去,全是漆黑一片。

  一想到自己将被送往地狱,跟女儿一样沦为畜生道,甄庭运便感到冤屈。

  如果女儿杀了海大户一家是真的,那她是罪孽难逃,可自己却从来没杀过人呀!

  此时世界,人们信奉的是天道。

  天云中土祸乱之前,当时女皇武氏淫宠僧人,至使僧众成风,天下庙宇遍处,占地万千,僧不礼佛欺秽百姓。

  武亡之后,世人终不忍其乱,几次毁庙杀僧,将好勇斗狠与世争利祸乱人间的作死和尚几欲杀净!史称中土灭佛。

  此时世人方才醒悟,乱世救人、盛世清修的道教才是天道正统。

  至此,道家的死后论道,便被世人认可。

  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刑祸随之,吉庆避之,恶星灾之,算尽则死。

  而下地狱最惨的就是畜生道,油炸刀劈尝遍,最后还要被野牛踩踏角顶,烂糊之后,方始托生来世做一个畜生,一样不得好死。

  甄庭运大呼冤枉,也不管声音能不能传出去,便开始说自己这辈子没做过坏事,连找仙女都是尽力打赏从不亏欠,不信大人可问小桃红……

  “本官岂会冤你,海大户一家三十余口惨死,岂是与你无关!”

  “冤枉啊~,海大户私售盐铁早晚祸事,与我无关呀大人,此事小女亦可作证,小人只是逼不得已帮他运送罢了,害人之事想都没想过呀,大人!”

  “海大户一介小吏,岂敢私卖盐铁,如不是尔等贼众,何以惨死。”

  甄庭运急道:“大人,此事海大户必有计较,小人岂能知晓,不若问问甄玉环,想必她还清楚些。”

  “如非证无,便为尔过,岂容此等狡辩!”

  话音刚落,凭空突然多出一根铁鞭,劈头盖脸抽在佝偻着跪倒在地、甄庭运的身上!

  甄庭运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鞭子抽在僵冷的身体上,多数只能感到鞭子的力道,并不疼。但偶尔一鞭,却让他火烧火燎痛入骨髓!

  人死了真遭罪!

  甄庭运被一股力量压制着麻木的身子,避无可避,只能挺着,直至昏迷。

  迷迷糊糊中,甄庭运听到有人禀告说,小桃红阳寿未尽,如是带来词证甄庭运,时间仅可一刻。

  “便是一刻,且去带来!”那个沉重的声音吩咐道。

  突然,一张黄裱纸飘落到甄庭运面前,笔墨和朱砂沁泥(印泥)亦跟着凭空而落。

  “签字画押!”沉声怒喝由上空震响。

  虽然根本看不清上面的字,但甄庭运知道,那是自己的供词,也顾不上纳闷自己手臂怎么就松快了,他赶紧借着微弱的鬼火签名画押,就怕那铁鞭再次抽下来。

  刚不知道怎么把东西交给谁,他突然看到自己身边飘着两只脚,脚上是一双绣花的小棉靴。

  接着他就听到了小桃红的嘤嘤泣哭,抽抽咽咽哆嗦着:“此是哪里,我便是死了吗……”

  甄庭运急叫:“小桃红,你看到我了吗?”

  哪知小桃红并不理他,好似根本看不见人,却飘于身侧,找人问话。

  甄庭运还要说话,突然铁鞭凭空而下,狠狠抽在他身上!

  “贼鬼作乱,其欲串供乎,将他带下去!”

  甄庭运感觉自己竟被铁鞭卷起,然后让人在空中接住,拎着在空中疾飞。

  片刻之后,晕头转向的甄庭运被人摔倒在地,几欲昏死。

  待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仍在拘押的房中,四周一片寂静,竟无一丝声响。

  突然借着外面的光能看到屋里的一切,甄庭运感觉刚刚的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梦。

  竟是没死?

  身子渐渐缓过来,能够自由活动了,他第一次发现,活着,竟是如此美好!

  钻进绒草被窝里,无比的幸福温暖拥裹着他,很快便香甜的睡着了。

  他不知道,正是此时,秦无衣趁热打铁,便于当场,重审甄玉环。

  甄玉环看着装神弄鬼的秦无衣,只是求死便算,再问不答。

  秦无衣也不让人去掉周围蒙着的黑布,只在刑部正堂多点了几盏灯。

  也不多问,而是转向身边的颜沐风,“你来分析一下甄庭运的证词。”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事情很清楚了,甄玉环隐瞒真相就是为了保护他爹,可他爹却出卖女儿以求自保。至于定罪,区别只在是否五马分尸而已。”

  “五马分尸,好惨,会不会把人撕成碎块?”秦无衣有些扭曲的表情真不是装的,这个世界的残忍暴戾完全颠覆了他前世的认知。

  “这还不是最惨的,有可能这些碎块会被喂狗,据说这样人死后便不会超生,阴魂在地狱受永世煎熬。”

  颜沐风气质卓然,一身书卷气,再加上才十四五岁,他边说边点头,更让人信以为真。

  秦无衣转回头看着甄玉环连道:可惜可惜……

  虽然此人早已失去美女的泽润,枯瘦得已经脱相,但甄玉环从被抓起来就没照过铜镜,在她心里,自己必然还是早先娇美诱人的面容。

  “甄小姐,我实话跟你说吧,为带你父亲来江宁审案,扬州军兵半路被毒死一百五十多人,这种情况,甄掌柜很难被宽宥,最多皇上开恩,仅治他人不知之罪。”

  秦无衣摇摇头,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了谁还在隐瞒真相,但目前来看,如若你依然执迷不悟,那么接下来,便又害死甄氏满门。”

  说罢,秦无衣让袁柏把甄庭运签字画押的供词拿给她看,并让他站在甄玉环身边给她念了一遍。

  甄玉环听到自己爹话里隐藏的意思,竟是把自己往外推,眼泪便下来了,瘫坐在地,痛哭不止。

  最后,她提了一个秦无衣不能答应的要求:五马分尸不怕,能不能救我弟弟一命?

  “你的五马分尸我可能会求下来,至于你弟弟……”秦无衣摇头拒绝道:“就算朝廷不杀他,那些用毒的人能放过他嘛?我只能尽力,今天便通知扬州将军府去带人,将他保护起来。此案之后,若得饶恕,便是为奴,我也会将他送到大户人家,但我不能给你任何保证。”

  甄玉环听罢,说着说:“在江镇,我看大人便是英雄,有你这话,我也是放心了。”

  甄玉环果然隐瞒着令人震惊的真相!

  海大户完全低估了女人,更不知道女人内心仇恨的力量足以毁灭一切!

  如从情感角度来说,海大户对甄玉环真是一心珍爱,从他偷卖盐铁的钱全由甄玉环一人保管,就能看出来,他对甄玉环何其为重。

  海大户自己当然不敢私售盐铁,但他舍得银子,打通了大理寺的关系。

  他很谨慎,事先安排了退路,一旦将来有事,便会有人帮他隐瞒罪证。

  当然,户部上司也都不缺孝敬,不然他也不敢肆意妄为。

  盐铁是卖给胡商拓跋沁了,但接收的却是巫国人。这一点拓跋沁不能隐瞒,因为这事不好瞒不说,一旦海大户有了怀疑,很可能马上终止交易。

  再说,也没隐瞒的必要。

  毒药是拓跋沁带给海大户,海大户交给甄玉环保管的。为的是关键时候杀人灭口,却没想最后自己用上了。

  至于替死人选和后来江镇保护他们的江湖人士,都是拓跋沁在甄玉环授意下帮着办的。

  因为甄玉环偷着给他写了条子,告诉他海大户马上就要暴露了,你把我救下来,我把那些盐铁收入的银子全都给你!

  至于杀死海大户一家,却真的是甄玉环心生恨意所为!

  没有其他原因,甄玉环知道海大户设计她爹,把自己搞到一个混乱不堪的臭淫窝、的真相之后,便时时日日想杀了这个、让她不上不下备受煎熬的阴险小人!

  甄玉环知道,海大户一家被杀,大理寺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平息此事。

  事发之后,她以为只要大理寺离开扬州,就是安全了,至少不会有人怀疑她。

  接下来,她便可以寻到机会让海继德取银子,交给拓跋沁一份,剩下的足够自己远走高飞,另寻生活。

  她甚至都想好了,一旦稳定下来,她第一件事便是毒死海继德,让海家断种绝根!

  只是很可惜,出来个识破假死的妖孽,将她的一切都破坏了。

  但她知道,自己一旦把这些全招了,那甄家一门、尤其帮助拓跋沁偷运盐铁从中牟利的父亲,必死无疑!

  反正她是百死不活了,干脆不说。

  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不说,就真的全得死。所以,她要争取,给甄家留个后。

  秦无衣听完这一切,脑子嗡嗡的,这事已经大到皇上杨德威都不好处理了!

  海大户私卖盐铁这几个钱,倒是小事,重要的是:

  海大户之上的大理寺和户部,知不知道盐铁是卖给巫国人?大理寺和户部之上的人,知不知道这件事?!

  从巫国人现在的反应来看,其背后必然会有另外的阴谋!

  秦无衣让甄玉环签字画押,并当她的面交代袁柏,立刻书信扬州将军府,将甄玉环的弟弟甄义钊带回保护。

  这件事,秦无衣并不想晃点甄玉环。

  因为甄玉环提出的要求已是降到最低了。www.175book.com

  甄玉环有两个哥哥,都已成家,且都有了后,并且她的母亲依然健在,但她只要求保一个最有可能保住的弟弟。

  因为,只有她的弟弟可能会被留活,做一个一辈子都难翻身的下等奴。

  其他人,必死无疑!

  以甄庭运的罪过,和他现在的暴露,就算朝廷不杀,拓跋沁和巫国人也会一个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