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六三章:将军府推拒审案、秦无衣随行入宫
  审完甄玉环天已大亮,秦无衣第一件事便请白娘姨赶紧送沈欢和颜沐风出城,速回扬州。

  事情太大了,云浩初紧锁眉头在正堂里来回踱步,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的袁旖云更加沉默了。

  不一会沈欢来辞行,颜沐风嘴里嚼着,怀里抱着,手里掐着鹿肉干,估计把公主赏给秦无衣的银饼什么的全打包了。

  沈欢低声让秦无衣借一步说话。

  秦无衣避开一下,便冲他一伸手。

  看沈欢把怀里的大锭的银子划拉划拉全掏出来,颜沐风不干了,“那是我的!”

  沈欢俏脸微微一红:“嚷什么,回去还给你。”

  “加一百两!”

  “好说好说,且不要嚷了。”

  秦无衣也没心思,草草写了两首诗,塞给沈欢,一再叮嘱他路上小心。

  沈欢二人随着白娘姨走了,一下变得沉静的驿舍正堂,让秦无衣有些不适应。

  “二小姐,我饿了……”

  袁旖云斜了他一眼,不耐烦的说:“等着,娘姨回来再吃饭。”

  云浩初也看了一眼秦无衣,然后说道:“二小姐,此案不能再审了。”

  袁旖云站起来,走到正中,望着刑部驿舍正堂关上的门,像似自言自语:“不能再审……现在请教父王是来不及了,但因此案,将军府损失太大了……”

  海大户案,目前为止,各督府衙门,扬州将军府损失最大。

  不算一百五十多军兵,将军府苦心经营的云影卫霞影卫都有损伤,尤其机灵忠心的云影卫,已经死了十几个人。

  几个人都没说这话,但谁心里都清楚,随着海大户案真相被揭露,已经不难猜到,此次调袁旖运和秦无衣来江宁,事实上只有一个目的:杀掉他们!

  袁旖云城门拔刀,将他们震住了。

  还有范吉明,秦无衣真有可能把他杀了。

  再后来,对方也许感觉到扬州将军府已经警觉,便几次催促他们去刑部复核。但他们没想到,袁旖云去了一次聆言府之后,事情便超出了他们的掌握。

  案子走到现在,已经不是扬州将军府能负责的了,涉及到朝堂大臣,再审就踰制了。

  现在也不用设计张从柬了,他有两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就算他并未参与海大户案。

  还有范吉明,只要现在抓起来的,没一个能活着出去。

  由此亦可看出,吴国贪腐已经是烂透了,各三百斤的盐铁,或许只是表面,背后不知多大私售数量,亦不知多大的利益链条。

  而查破此案的扬州将军府,此时已是这些人的众矢之的!

  今天且还罢了,明天以后,扬州将军府怕是没好日子过了。

  这才是最大的损失!

  白娘姨回来了,赶紧安排众人吃饭。

  虽然审案一夜没睡,吃完饭之后袁旖云还是安排云浩初去见皇上,并令他务必推拒继续查办海大户案。

  而袁旖云自己,则去见公主。

  见皇上,说的都是真切落实的事,不能有一点主观意思。

  而见公主,说的都是背后的遐测,表面的事倒显得不那么重要。

  可是这一次,袁旖云让秦无衣跟他一起去。

  “我不去,我困,我要睡觉。”

  袁旖云踢了他一脚,抓着他凶狠地说:“你不去试试,那颜沐风将银饼和鹿肉干一扫而空,你不去再让公主赏一些,我吃什么!”

  秦无衣也急了:“还真是……岂有此理,那是公主给我的,还有珠宝和银子,你什么时候还给我。”

  “嗬!还你的,你是谁的!”

  “我是我自己的,我是谁的,我!……”秦无衣说不下去了。

  袁旖云眼里含着一汪汪水,咬着牙又去握她那柄短刀的刀把。

  白娘姨借着推他的机会偷偷掐了他一把,“竟然反了天了,你是将军府的,做事就要有始有终,且跟二小姐去,一起说服公主,海大户的案子,咱们将军府不能再管了。”

  袁旖云咬牙说道:“哼!早知他如此得意忘形,就不该给他良籍!可算得便,糊弄点银子,天天就想着青楼那些事,杀了你都不解恨!”

  这帐秦无衣可不能认,急忙争辩:“我何时想什么……,要不是用了赏春阁的人,这案子何时破得?!”

  “你就那般无用,没有别人自己做不了事了?”

  “你倒说得真轻松,那怎么不找……算了算了,跟你真是讲不出理。”秦无衣郑重说道:“这次案子结了,我还得有自己的事,不对!我没自己的事也别找我搞这些,真是……”

  “你还不让管了,你想上天呀!”

  “我上天,我还入地呢……”

  ……

  说着说着,秦无衣便想起答应楚云鸿的事,盗墓!

  这事不做是不行的。

  以楚云鸿的能耐,霍霍死他就跟玩一样。

  这个混乱的世界,好像人命最不值钱。

  一想到袁旖云杀人不眨眼那股狠劲,再看到现在她的眼泪汪汪,这种违和真让人感到别扭,秦无衣也真是烦。

  但他还不得不顺着二小姐的心思,屁颠屁颠跟着去公主府。

  秦无衣真的不喜欢去什么公主的什么聆言府,原因就是规矩太多!

  他是下人,要跟公主保持距离,还不能抬头到处看,还得能听到人家叫自己,然后赶紧回话,且回话还要保持距离。

  简直别扭死!

  虽然能得到一些赏赐,但秦无衣宁可不要,也不想学一副奴才样。

  同样是人,真特么的!

  凭什么分出三六九等?

  秦无衣想不到,后来的许多年之后,他便深深理解了那句话:在魔鬼还未成为魔鬼之前,他也天天批判厌恶的魔鬼。待一日成为魔鬼,便如那魔鬼一般,且以此沾沾自喜!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绝对是真理。

  很多人,如果失去了奴才的本性,他的生命就失去了意义和价值。

  其实,现代人尤甚!

  看看那些跟在领导屁股后面察言观色拍马溜须的,恨不得日日跪着,连句自己的真话都不敢说,他又是什么呢?

  虽然现在的秦无衣还没有说服自己,但他依然是一名优秀的演员。

  很有分寸的跟在二小姐身后,及时回答问题,补充二小姐没有完成的深刻。

  “公主殿下,海大户案中,甄氏的供词如何采信,其中有很深的余地,将军府无法掌握,尤为涉及朝堂臣属,微妙间关乎公事行职的运转,所以,二小姐的意思,将军府实非推却,却乃力所不及。”

  公主殿中除了一个执笔太监做书记,再就是袁旖云和秦无衣。其他人,都远远躲在角落里,低着头等待吩咐。

  秦无衣不了解杨君筱,但听袁旖云说,公主聪颖善谋,忧国哀民,皇上杨德威对她很器重。

  估计杨德威撤掉太子掌理海大户案,便有杨君筱的原因。

  杨君筱满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秦无衣,淡笑说道:“虽未追回军资,但案子走到现在,将军府功不可没,我当禀明皇父,为你们加赏。”

  “公主殿下,此乃吴国臣属分内之事,赏赐便是罢了,只是不能继续为公主分忧,旖云心里倒有些愧疚难泯。”

  杨君筱伸手拉着袁旖云,笑着说:“便都是亏了妹妹,然否,这案子不知拖到几时。且看朝中那些吃闲饭的,终不如自家人,临到关头,却是做不得什么事。”

  接着又说道:“已近年关,妹妹也该回去与叔母一起除岁。案子往下追的事,还是叫他们惹出祸的自己好生办理。且放心,皇父那里由我去说,这一冬,可苦了我妹妹。”

  “前几日宫里做了一件红狐裘披,我这里已有一件白色的,看妹妹偶喜红妆,便送与你罢,切不可与我推辞。”

  杨君筱也不管袁旖云客气,叫来宫女,不但红狐裘披,还找了很多珍贵首饰拿过来,一样一样挑着给了袁旖云一小箱子。www.175book.com

  当然,银饼和鹿肉也让宫女去备好,一会给将军府装到轿子里去。

  “秦无衣,听说你前几日又写了一首诗,私坊之间倒是喜得很,好似争抢着都想见你。”

  一听这话,秦无衣赶紧站起来回道:“公主殿下,小人一时放浪,仅是拼凑之言,算不得诗。”

  开什么玩笑,这也能传到宫里来?

  公主的话问得轻松,但意思却有责备。

  公主一笑,接着说道:“也倒是,你现在不具官身,才学便无去处,我看,不如回头知会一下扬州将军府,给你找个事做。”

  “公主殿下,小人资质愚直性情散怠,能跟着二小姐指使,已是勉尽为之,却真的做不了什么事。”

  袁旖云也说:“谢谢公主美意,这次回去,且让云将军计较,落实妥当,便会书信上禀殿下。”

  袁旖云这一说,秦无衣就不好说什么了,只想着回去就跑,还去什么将军府,可落不得她们的手里。

  刚说到这里,突然外面宫女传唱,太子杨君晟又来了!

  进到大殿之后,齿白唇红竟如妖艳的太子殿下谁也没看,倒先站到秦无衣身边,围着他转了一圈。

  然后问公主:“君筱,你们在说什么呢?”

  杨君筱一笑,回道:“大兄,刚才说呢,秦无衣还是平身,便先在扬州将军府给他找个事做。”

  “哦,想给他找什么事做?”

  “还在说呢,秦无衣却不自荐,倒称自己资质愚直性情散怠,还要推辞。”

  太子杨君晟冷冷一笑,看着秦无衣说道:“他自己当然知道,故此……其必要推辞,因吴国从不用外邦为官,更别说一个幽国的箭奴!”

  声音一落,公主大殿立时寂静下来,似乎空气更冷了几分。

  (这一章有些潦草,明日还要再改一遍,不好意思,给看官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