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玄幻小说 > 幽国箭奴 > 六四章:北幽灭国无忠勇、大吴平添一百姓
  秦无衣幽国箭奴的身份,只有扬州将军府的几个人知道,便是让人查,也要费些功夫,太子杨君晟怎么知道的?

  好在他的身份不是什么罪过。

  天云中土连年争战,到处都是流民,各地豪强或招或抢,搞来做奴隶的数不胜数。

  除去佃农做下人,有的还会被编入家院做府兵,律法也允许,这没什么奇怪的。

  但能改奴为良的,就少之又少了。

  除非立了大功,主家去衙门交足税银,给自己府里添丁进口。

  所以,秦无衣再怎么,扬州将军府人的身份是摆脱不了的。

  但有一点,他们跟不良人(县衙府衙雇佣的临时差役)一样,不只自己不能有公身,其下几代也不能考取功名。

  这在天云中土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被允许的,尤其秦无衣这样有过从军经历的,忠诚度被判定为零。

  逃兵在任何时代都是个硬伤!

  所以,本来要将留江宁任职大理寺的皇上杨德威马上打消了念头。

  云浩初不敢这件事情上隐瞒吴国皇上。

  再就是,杨德威干这事本来就不地道,凭啥你看好了就抢人呀。

  之前抓捕栖霞山贼军,皇上杨德威就知道秦无衣,在扬州将军府的和江宁都护府的廷报里,都提到了这个人。

  而这一次假做阴司用计审案,更让杨德威觉得秦无衣聪慧过人,便也不顾规则,要将秦无衣留用大理寺。

  天云中土各大世家皆有府兵谋士,除非家族有意举荐入朝为官,或者本人自寻途径,别人未经主家允许,不可招募其府之人。

  此事虽未写进律法,但这是整个社会的潜规则,哪怕你是皇帝,也得委婉一些,找找主家问问。

  哪有这样的,招呼都不打,袁将军也不问,直接就要人。

  云浩初直接断了皇上的念想,便将秦无衣的身份说了。不说不行,不说到大理寺查录册籍的时候一样是问题。www.175book.com

  杨君晟得知江宁府大出风头的秦无衣竟然是这身份,直接就来聆言府,便想看看他会做何应对。

  这种改奴为良的“良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只比一等奴高一点,亦比上不良人。但行城路引拿出册籍,自己不说没人看得出来。

  所以,杨君晟给秦无衣的感觉就是:你是真他娘的欠抽!

  这种娘们唧唧的玩意,秦无衣没学武功之前都能打几个,何况现在。

  但秦无衣却什么也不能做,只是低着头,看着脚尖,一言不发。

  “太子殿下,秦无衣现在是我的人。”

  袁旖云站起来了,手还下意识地往腰上抓了一下,但她的短刀进宫前就被扣下了。

  她神色肃穆,直视杨君晟的双眼,毫无敬意。

  这在很失礼的冒犯行为!

  杨君晟只看她一眼,并不与其计较,倒是继续讥笑秦无衣:“世人不知,名扬天下的依无勤却是一个逃贼。世人更不知,北幽小国,竟无一忠勇之士。”

  秦无衣还是没说话,也没做任何动作,只安静的低头站着。

  “大兄,秦无衣现在是吴国百姓。”公主杨君筱也站起来了,挡在袁旖云身前。

  袁旖云已经身子紧绷,双拳紧握,一副要冲上来的架势,怒视着杨君晟!

  “那就好好做个百姓!”杨君晟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杨君筱微微摇摇头,回身看着袁旖云,笑着说:“大兄怕是听了哪些小人的话,云姊不要记挂此事,回头我看是谁,定要罚他。”

  袁旖云向前两步,抓着秦无衣的手给公主行礼,便称告辞。

  公主愣了一下,让宫女拿着赏给袁旖云的礼品,一直将二人送出府外。

  一出皇宫,袁旖云便仰脸看着秦无衣说道:“狗奴才,不要听那女人似的瞎说,你是一个顶天地的英雄,他们有眼无珠!”

  秦无衣把手抽了出来,平静地说了一句:“二小姐上轿吧。”

  说着他走向那匹公主赏给他的西夏骏马,一跃而上,随即呛啷一声抽出马鞍之前的宝剑,剑指上空,随着剑尖徐徐抬头看向天空。

  袁旖云赶紧让他把剑收了:“在皇宫附近,不可展露兵器,快快收起来。”

  秦无衣依旧举剑看着天空,悠悠问道:“二小姐,青柳村五百余口,难道不是吴国百姓吗?”

  袁旖云抓着他的小腿,举拳捶他:“狗奴才,偏要惹祸不是,让你把剑收了你没听见吗!”

  秦无衣把剑收了,人却依然看着天空,一言不发。

  莲花过来催促:“二小姐,快上轿吧,有事回去再说。”

  一路上秦无衣便是一直望着天空,一句话也不说,回到刑部驿舍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云浩初带着袁柏和兵部的人交接案犯和文书,袁旖云便叫来白娘姨,让她该赏的银子不能少了,送他们回来的宫内侍卫和公主太子派来、却一直被关押的太监。

  白娘姨一看二小姐脸色,就知道又出了什么事,赶紧小跑着去办事。

  云浩初忙完进来,见过二小姐,刚把茶端起来,袁旖云就问道:“今天去见皇上,你是不是说了什么?”

  云浩初来回一看,没见到秦无衣就猜得大概差不多,便将杨德威要留任秦无衣去大理寺的事跟二小姐学了。

  袁旖云沉思片刻,叹口气说道:“都怨那狗奴才四处张扬,得罪了小人且不不自知,今天太子去公主府,便以他身世为由,冷嘲热讽说了好些难听话,他便急了,一直到现在都没说话,也不知心里在算计些什么。”

  云浩初看看二小姐,又看看进来的白凤鸣,也是叹口气:“好在案子已经交了,大家吃些东西早点休息,明日城门一开便走,我已经派校尉带着都护府的军兵前去探路,便是有什么,也要回去再说。”

  “他不会跟我们进城的。”白凤鸣看了一眼二小姐,撇了一下嘴,继续说道:“秦无衣应了薛都知,要带那个少年跟着他。”

  袁旖云愤然道:“怎么又出来个少年,没说娶了她嘛!”

  “二小姐,秦无衣为了这个案子,欠了不少人情,那少年帮了忙,留在江宁怕不安全。这件事,最后还得玉真玉璞做主。”

  袁旖云气得大骂:“江宁府倒是没有人了,偏是有事都叫别人忙,那女人似的……”

  白凤鸣赶紧跳起来将她的嘴堵住,小声苦求:“小祖宗,这不是家里,说话可要小心着。”

  袁旖云气得抽出短刀在正堂一通乱砍,吓得白凤鸣一边拦人一边让人盯着外面。

  很显然,这是那薛都知耍的心机。

  有了那个少年跟着秦无衣,便是去道观探路,让玉真玉璞知道秦无衣在外有了可心人。

  玉璞那么疼徒弟,说不上就应了纳薛诗音给秦无衣做妾,便早些给他生个小徒孙。

  到时候秦无衣就是自立门户了,还怎么是将军府的人!

  但这种事还不好管,说也行骂也行,真要干出挟恩图报的事,那便将人推出去了,秦无衣以后不可能再和将军府一心。

  说到底,这个薛诗音倒是要防着些,此人心机太深了!

  袁旖云胡说胡闹看似没有分寸,但真有事,心思密着呢。

  第二天一早启程的时候,还吩咐莲花照看着些丢人堆里就找不着的叶小开,别冷着饿着,跟他说说话。

  只可惜,叶小开太贼,一路上莲花一点有用的没套出来,倒搭进去了一些零钱、银饼、还有鹿肉干。

  这一次路上急军慎行,两日便到了扬州。

  秦无衣果然不进城,带着叶小开直去玉龙观。

  但他万万没想到,进到玉龙观的九宫八卦阵当中,便发现惊门被破。

  惊门兑,属金,主肃杀,百木凋蔽。

  此时严冬,惊门却是旺秋休冬之处,凌锋利刃乃是表像,望之惊人,却杀伐力止,居兑宫伏吟,守护坐山。

  惊门一破,三奇缺一,六仪丧纪,阵中便困不住人了!

  秦无衣下马持剑,交待叶小开一步也别跟错,快快跟他进观。

  但到观门之前,秦无衣发现师父在生门艮位设的白虎局还是好好的,便长吁一口气,解了脚下的机关,拍门喊正源。

  正源叫着把门开了,“师叔祖就说你今天回来……咦~,这小郎君是谁?”

  “叶小开,以后他跟你玩。”

  秦无衣把叶小开交给正源,便往东殿跑。

  快到门口的时候,在离门口有段距离,他便屏住呼吸,蹑手蹑脚挪过去,然后突然把门推开!

  师父玉真师父玉璞焚香阖目,礼手敬道,正襟危坐,口念经词,稳如座山。

  秦无衣也不说话,跪下磕了头,突然向前一窜,一下扑到玉璞床上,一把掀开草絮的被子,便看到里面一堆整整碎碎的银子,上面躺着一杆小称。

  “嘿嘿,我就知道快过年了,你们在算钱,观外阵形都破了也不修。”

  秦无衣刚要跑去掀玉真的被子,让人拂尘一摆缠住脚,立时拉倒在地,便然后,又让人好顿扇屁股!

  “老财迷,这么多银子也不说买棉被,多生几盆炭火。”秦无衣抱着师父玉璞就往身上趴……

  “滚滚滚……你不回来观里还是消停,寻真求道岂是安逸所为。”

  “师父,我想起一种好吃法,便孝敬出来,咱们要不要试试。”

  玉真的深沉一下就装不住了,转过身来一把抓住:“此言当真!”

  “当然,不过得准备两天,明日我便安排。师父,先尝尝这个……”

  秦无衣把怀里的银饼掏出来分给师父。

  两个老妖精倒是知道,但未吃过,喜的又说近些日子倒是真想这个祸害了……

  秦无衣趁机问师父,观门前的阵是谁破的?

  结果和他想的一样,两位师父都不告诉他,还让他以后少管这些闲事,把自己武功练好再说。

  PS:求票!

  (现在每日更章有些忙不及,或于第二日重审更改,告知诸位看官大佬一声,并在此表示深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