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终极狂兵萧辰萧馨完整版 > 第94章 狱中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热水浇上去只听刺啦一声,胖墩儿嗷的惨叫出来。水花溅到萧辰手臂上都烫的他一个激灵,可想而知这水究竟有多烫。

  胖墩儿的皮肤被烫的一片通红,捂着身子带着哭腔道:“苗爷,这水太烫了,洗不了澡啊!”

  苗泽骂骂咧咧道:“娇生惯养的小崽子,你当这澡堂吗?!赶紧他妈自己洗,不然的话,老子帮你们!”

  众人无奈,只得各找一个喷头,强咬牙关让滚烫的热水浇在身上。倒吸凉气的声音接二连三传来,但谁也不敢惨叫出声。

  只要萧辰若无其事,拿上衣当毛巾清洗起来。想当初在米国的时候,萧辰曾为暗杀一个人,不惜放火烧了整个森林,然后硬是在熊熊大火中完成任务。这点烫根本不算什么。

  大约五分钟过后,苗爷才允许他们关掉喷头。所有人都被烫的浑身通红,唯独萧辰神清气爽,跟没事人似的。

  “你们的衣服都扔在这里吧,去仓库那边拿劳改服穿。”苗泽看着萧辰的眼神有些怪异,带着众人离开澡堂。

  这所谓的劳改服,就是一堆堆成小山、臭气冲天的黑白条粗布衣裳。衣裳上面飞着无数苍蝇,其中不少还沾满了秽物,指不定有多少犯人曾经穿过了。

  胖墩儿明显娇宠惯了,紧紧皱起眉头,试探性问道:“苗爷,这……可惜洗一下吗?”

  苗泽破口大骂道:“洗什么洗?人家都能穿,就你们这帮小崽子不能穿?谁不想穿就拉倒,光着腚出去跑操,看你们丢不丢得起这个人!”

  众人无奈,只得在臭气熏天的小山里,挑选着相对来说干净些的衣服。萧辰对气味倒是不大介意,只随意挑了件没有沾上屎尿的衣服穿好。反正就这几天而已,一咬牙一闭眼就过去了。

  “好,去吃饭吧。”苗泽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领着众人往食堂而去。

  食堂还算比较规矩,一个大厅中摆满了桌子,犯人们三五成群聚集起来吃着饭。午饭是糟糠混合杂粮捏的馒头,以及没什么味道的开水煮白菜。萧辰盛了一份,挑了个安静地方默默吃着。

  萧辰正囫囵吞咽饭菜的功夫,苗泽托着一只盘子坐到他对面。他的餐盘中菜品相当丰盛,还有一只的冒油的螃蟹,和犯人们的伙食简直是一天一地。

  萧辰随眼一瞥,根本不理会苗泽,依旧自顾自啃着馒头。苗泽却满脸堆笑,将那只螃蟹夹到萧辰的餐盘里:“吃点这个。”

  萧辰皱了皱眉头,警惕地看向苗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鬼知道这老家伙又憋了什么坏心眼:“干嘛?”

  苗泽嘴角一抽,似乎并不习惯犯人用这种态度对自己说话,但还是强颜笑道:“你会功夫,对吧?”

  萧辰警惕地点了点头。苗泽道:“我想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你直说,需要我做什么,我能得到什么?”

  “那我就直说了。我需要你帮我打一个人。”苗泽眼里露出几分精光,“如果打赢那个人,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钱、地位,甚至是女人,只要还在南山监狱里,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搞到!”

  “哦?”萧辰不由来了兴趣。在这监狱里别的都能忍,唯独没有烟抽是件比较难受的事情。若是能让这家伙帮忙带些烟,也不失是一件好事。

  “行,我答应你。”萧辰放下筷子站起身来:“说吧,打谁?”

  “爽快!”苗泽咧嘴一笑,也放下筷子不吃了,“跟我来。”

  苗泽带着萧辰穿过食堂和犯人们聚集的大厅,打开了另一扇更厚些的铁门,缓缓走了进去。

  铁门后面,是一座高高的擂台,周围聚满了狂热的狱警们,典狱长吕能也在其中。

  而擂台上面,两个男子正在搏命缠斗,只不过一个始终咄咄逼人压着对方,另一个则遍体凌伤,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

  萧辰微微皱了皱眉头。怎么又是打黑拳这种勾当?

  地下拳场擂台这种事,萧辰已经经历过两次了。第一次是在红梦酒吧,撂倒了那个什么金牌拳王威尔逊,第二次则是帮白芳华的帮,干倒了蔑视东方武学的狂妄黑人科特。

  说实话,萧辰本心上是很讨厌这种东西的。学武,一来是为了以武会友,二来是为了保护对于自己来说重要的人。像这种单纯为了满足观众们观赏的欲望,而与毫不相干的人搏命缠斗的擂台赛,是对武术极大的不尊重。

  恰逢擂台上其中一个人直接撞碎栏杆被打飞出去。剩下那个高大壮硕、只穿着条紧身内裤,浑身肌肉隆起的男子冷冰冰用手指着台下:“下一个。”

  “诶,下一个在这呢!”苗泽急忙招了招手,重重推了推萧辰的肩膀:“去吧,干掉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弄来!”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过来,此时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萧辰只得纵身冲上擂台,与这男子对峙在一起。

  苗泽坐到一张空椅子上。吕能饶有兴味道:“老苗,怎么把这小子给推上来了?你想弄死他啊?”

  “哼哼,老吕,你可别小看这小子,我刚刚测试过了,他很有两下子。”苗泽抱臂冷哼道,却惹来了吕能一阵嘲笑。

  “哈哈哈哈哈哈,再厉害,还能厉害得过我的狱中龙不可?算啦,反正孟书记说过两天也会派人来弄死这小子,死在他的人手里和死在狱中龙手里,都差不多么。”

  底下的观众们也无一例外对萧辰发起嘘声。相比于那肌肉精壮的男子,没有看老细胳膊细腿的萧辰。他能坚持不被打死,就算是不错了。

  狱中龙眯着眼睛:“兄弟,怎么称呼?”

  “萧辰。”

  “哦?”狱中龙微微一愣,明显来了兴趣:“你就是那个将盛凌云搞进监狱里的萧辰?”

  “不错,你和盛凌云很熟?”

  “熟是熟,但我和他只能算是仇人,不至于为他报仇什么的。”狱中龙咧嘴一笑,忽然拳风对准萧辰的鼻梁砸来,“不过,就算我很佩服你,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