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周九良]挚爱 > 生活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情浪漫。

  周九良觉得这四个字大概一辈子也不会跟山有景有任何关联。

  他想他一辈子也忘不了他说完那句‘有景贤妻,可否升级良母’时,山有景回他的那句,“你现在也可以管我叫妈。”

  周九良拽拽身上的外套,觉得这早起的冷风都比他自诩贤妻的话要暖。

  唉……

  暄软的媳妇不开窍,自己每天付出的热情与主动全部都呈现给一个瞎子,真是愁死人了。

  右手一大一小两个保温桶因着他走路的动作磕在一起当当当的直响,周九良真恨不得一脚踢飞了它,自家老公的风情不解,倒是去操心外人的早餐,他现在对山有景意见很大!特别大!

  周九良踢着个碎石子踢踢踏踏的走到小区大门,在经过保安室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里边秦霄贤那倒霉的俊脸。

  “你磨磨蹭蹭干嘛呢,打电话也不回,语音视频也不接,还说不认识我,你家我去不得啊。”秦霄贤把头自保安室的小窗里伸出来,挥泪控诉,“冷知不知道!鼻涕都冻上了。”

  周九良也做了回瞎子,眼都没斜一下,淡定的走出了大门。

  “哎!你怎么不理人!哎,叔您看见了吧,他就这个性子,您下回直接放我进去就行了。那个我先走了啊,下回来我在给您聊啊。”秦霄贤把头缩回去跟保安大叔说几句,赶紧去追周九良,“家里藏着人呢昂还不让上去,哎,跟你说话呢,聋了啊。”

  周九良没搭理他,一路领着个叭叭叭叭嘴不停的小尾巴走到一辆卡宴前边,把背包扔给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小尾巴秦霄贤抱着背包站在外边拍拍车窗,“哎!”

  周九良把车窗降下来,指指腿上的放着的两个保温桶,“副座,给你带了早饭。”

  “不早说,这就来。”秦霄贤把周九良的包抱在怀里,颠颠的跑去副驾驶坐下,“你家有早饭不让我上去,我正饿呢。”

  周九良把两个保温桶给他,“这不给你吃了么,再废话就别吃了。”

  “你这情况可大了去了啊,偷偷搬家,还做早饭,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跟小嫂子同居了。”秦霄贤把保温桶接过来,把小的放在脚下,先把大的那个打开看了看,一脸嫌弃,“我还以为什么好东西呢,这是不是你吃剩下的,这一坨这是什么?驴打滚夹油炸糕?这半截小油条又怎么回事?这坨包子都吐了馅儿了,是被装在里边儿恶心吐的么?”

  “是,你现在吃的就是包子的呕吐物。你慢点吃,掉我包上了,你别垫我包上吃。”周九良把自己包拿过来,从里边拿出个小盒递给秦霄贤,“筷子勺子,你别光吃上边这层,下边儿还有那,早知道你这么不挑食我吃剩那个煎饼也该给你塞里。”

  “你不早说!这一坨坨的差点噎死我!”秦霄贤抬着脑袋使劲儿把那坨黏嗓子的驴打滚咽下去,随手就把保温桶第一格放在了仪表板上,“煎蛋,哇喔,下边还有八宝粥。”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一百多万的车给你放装呕吐物的饭格子。别拿手捏,筷子筷子!!那个小一点的桶里边还有水煮蛋,玉米,地瓜。”周九良看秦霄贤腾不出手,干脆把勺子拿出来放在仪表板上的饭格里,“我包里还有热牛奶和面包你要吗?”

  秦霄贤看都不看,“不要,干干巴巴的,我不爱吃。”

  “他不要我要。”刘筱亭手扒着两个椅座从后边探出头来,“我也没吃早饭呢。”

  “靠!你怎么也在。”刘筱亭突然的一嗓子吓得周九良都弹起来了,什么玩意儿啊,今天该拜拜么,一早上吓他三次,今天这是不宜早起么。周九良随手缕缕自己差点被吓直的钢丝球,又从背包里掏出盒草莓放到摆的满满当当的仪表板上,“什么玩意儿啊你,吓我一跳,你今天不请假了么。”

  “什么什么玩意儿,我说了我也没吃早饭呢,你怎么还都摆前边去了。”刘筱亭从后边伸出半个身子去拿东西,“他一个人能吃这么多吗!你看他那小体格子他也就能吃下个蛋。把那个玉米棒子拿过来给我,他不吃。”

  “谁说我不吃了?!”秦霄贤看刘筱亭去拿忙挤开他,把几个切成小段的玉米都拿过来咬一口,先占上,“你吃这个,这个香,有油。”把一坨一坨粘一块的那格给刘筱亭。

  “我不吃,那是你刚吃的那个包子排出来的油。”转手去拿了个地瓜塞嘴里。

  “你不请假吗?你跟他在一块你不说话,你说话我就不带早餐了。”周九良拿罐热牛奶给刘筱亭,“他喝粥你喝牛奶吧。”

  “什么意思啊你,我不配吃你家早饭啊!”刘筱亭瞪周九良一眼,“我俩一样黑,你怎么就看见他了。”

  “就看不见你。”他要知道刘筱亭跟秦霄贤在一块他就不出来了,这大早上的,在家搂着媳妇看电视多好。周九良道,“俩人直接去店里吃了,我还带什么早餐!你还有脸说!”

  “他不让说话我能怎么办,人家是师叔,我敢说话吗!”刘筱亭喝着牛奶释放师传的浪·贱小奶音,“他说我说话你就不出来了,还说我要说话就把我扔下去,我能怎么办!你以为我想啊!我早上出门要去西站,他非要送我,这一送把我送你家小区来了知道吗!火车都开了知道吗!”

  “开了也没见你着急,改签了吗?”

  刘筱亭把牛奶放下,接过秦霄贤递到他嘴边的水煮蛋,“改了,九点二十。”

  “九点二十?这会儿都八点了你还不着急,你在磨蹭会儿就别走了,直接午场上班吧。我先送你去西站。”周九良把车启动,问秦霄贤,“你又怎么了?让你相亲你别去不就行了,要不就跟以前一样带个灯泡去。”

  真是没想到啊,有一天他也会步入四哥的后尘,成了七队的生活管家,操心队里这些私生活上的事。

  刘筱亭两口把鸡蛋塞嘴里,一手拿个面包另一只手又把牛奶拿起来,把头钻两个座椅中间等着看戏。

  秦霄贤吭哧吭哧的啃半截玉米,“我爸来北京了。”

  妈呀,这是要压着相了啊!

  刚秦霄贤给周九良打电话的时候他就知道又是因为相亲这事让秦霄贤一反常态的暴躁坑人了,要不他不早跳车下去自己打车去西站了么。

  果不其然。

  刘筱亭伸长耳朵听周九良道,“约的几点?”

  “十点半,在锦绣楼。”

  “忍到十二点,午场结束我带你回家吃饭。”周九良侧头看一眼一句话没说完就泛红了眼眶的秦霄贤,道,“下午你嫂子在家,你爱吃什么,我让她给你准备。”

  秦霄贤因为相亲的事跟家里吵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平时打电话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秦霄贤肯定要尥蹶子犯犟,死硬着不低头。

  “你上哪儿雇的嫂子?给我介绍个行么?”秦霄贤虽然一直拿‘周九良车内激吻’的事儿砸挂,可他其实是不信周九良有女朋友的。

  即便栾哥都亲自下场砸了,正主也在七队群聊里发了视频了,他也不信。

  还有他爸来北京的事他为什么要找周九良不找别人呢,就是因为周九良家里也给他安排过相亲,他也跟家里吵过,有这方面的经验。

  “我上哪儿给你租个嫂子,整天不着个四六。”周九良瞪秦霄贤一眼,“你爸说的没错,你就该找个门当户对的结婚,管着你。”

  “你就别催我结婚了,你比我还大呢我也没见你结婚。”

  “不结婚你那儿来的嫂子,你当我给你开玩乐啊。”他是一直想找个时间把山有景正式的介绍给七队的队员的认识的,可山有景一直没个时间,他们七队也不容易把人聚齐人,所以就耽误了下来。

  周九良道,“我本想着等寻个合适的时间大家一起聚的,但是太难调了,现在随缘吧,有机会就见见,没机会就等年下聚餐的时候吧。”

  秦霄贤不想他说真的,问他,“什么时候的事,真的假的?人见不着怎么消息也没漏一漏?”

  “漏了啊,我不是承认谈恋爱了吗。”周九良搂一眼后视镜里把手机拿出来的刘筱亭,道,“结婚这事儿不想张扬,也不想有人关注她,对她评头论足的。”

  刘筱亭当下就把要发往七队群聊的字删了,把手机收了起来。

  团体搭档这种工作业务上还有毒唯整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清醒你们朝夕相处八.九年当局者迷不如我一个外人看的清醒你不配我们爱豆我们角儿的人呢。

  更何况生活。

  秦霄贤道,“什么时候的事儿啊?你这也太突然了!”

  “也不突然啊,我们认识一年多了。”

  “一年多你都没说带出来见见?”秦霄贤道,“人姑娘没怀疑你已婚婚外恋啊?”认识一年多都不带着见见朋友同事什么的,人家不怀疑么?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我们只是认识一年多而已,又不是确认恋爱关系一年多。”周九良笑道,“还有你俩肯定想不到我俩是相亲认识的。”

  “相亲?”刘筱亭道,“你去相亲?谁给你介绍的?”

  周九良道,“饼哥嫂子。”

  “什么时候?你这瞒的太紧了。”秦霄贤道,“悄么几的谈恋爱也太衰了吧,人姑娘也跟你。”

  “没谈恋爱,直接扯的证。”周九良现在想想他领证那天办的事也有点想笑,“其实我俩认识一年多也就见过四次面,单独约过两次,最后一次就是上个月十八号,约会,求婚,领证,谢媒宴。”

  秦霄贤都惊了,“你怎么办到的?你是不是跟粉丝结婚了!”这速度太不可思议了。

  “胡说什么!再瞎说八道一脚把你踹车底下去。”

  “你这跟胡说八道也差不多。”秦霄贤回头看刘筱亭一眼,对着他伸出油乎乎的右手,“四次面嫁给你?那是戴了八百度滤镜的瞎子。”

  刘筱亭伸手,俩人对掌一击,“同意。”

  周九良,“……”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来啦!

  流水的我来啦!

  收藏评论么么哒^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