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周九良]挚爱 > 合法夫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民政局大厅里走出来的时候,山有景晃晃悠悠的都快不会走路了。

  她低着头,把那本写着结婚证三个大字的小红本本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差点撞到民政局擦的锃亮的玻璃门上。

  跟在她的身后的周九良忙拽了她一把,“好好走路,晃什么。”

  周九良看了眼离他们不远的自动门,晕头转向的,他怎么也跟着走偏了。

  “我真的把你搞到手了?”山有景那些结婚证站在当地问周九良。

  “政府部门的钢印,还能有假?”周九良把她手里的结婚证拿过来和自己的放在一起打开,指着两人照片上的钢印对她道,“婚书钢印,珠联璧合,白头永偕,桂馥兰馨。”

  “竟然真的领了,简直不敢相信。”

  “有什么不敢相信的,你看你笑的多开心。”周九良把手指移到山有景的照片上,指给她看,“牙多白。”

  “没你牙白。”山有景把自己的结婚证夺过来,把它拿近了仔细瞧了瞧,又把照片贴他面前,指着他的照片道,“眼挺大,我差点都以为你没有呢。”

  周九良点点头,“也还行吧,反正挺美。”慢悠悠的语调,听得出来的好心情。

  山有景白他一眼,把自己那张结婚证收起来放包里,“我夸你呐。”

  “感谢夸奖,感谢夸奖。”周九良也把自己的结婚证收起来,拉着山有景的手往外走,“以后多夸夸,我爱听。”

  “你爱听我不爱说!”

  “不爱说就不说。”周九良拉着山有景出了民政局的大门,一路走到车前把车门打开,把她塞进去,又给她系上安全带,关好车门,自己才上车,“恭喜你周太太。”

  山有景对着他拱拱手,“同喜同喜。”

  周九良笑着把安全带系上,抬手就去摸了摸山有景的脑瓜儿,“合法夫妻,这回正经了吧。”

  “......”山有景都无语了,这还带记仇的吗?摸个头发而已,什么了不起的事儿吗?!山有景侧身过去把脑袋凑他跟前,“哎呀,周先生真是老正经了呢,那怎么说来着简直当代柳下惠。哎,你别看我啊,你还摸不摸?你看我发质多好,不烫不染不焗油,羡慕不羡慕?”

  周九良坐在那里看着山有景毛茸茸的小脑袋,没忍住又把手放了上去,“发质是挺好的,只是......”

  “只是什么?”

  周九良揉揉她的发顶,“我并不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山有景抬起头来,拧眉看着周九良道,“啥玩意儿?”

  周九良看她一脸懵逼求解的样子好笑,“为庆新婚之喜,周太太,亲一个如何?”右手扣住她的后脑,倾身吻了上去。

  清淡又熟悉的皂角气息迎面扑来,微凉软糯的双唇在她的唇角轻轻贴了一下,随即离开,山有景闭着眼呆在了那里。

  听他在自己的耳边说了句,“有景,新婚快乐。”

  山有景一时都没回过神来,她盯着周九良盯了一会儿,木愣愣的回了句,“快乐。”就坐正了回去,又把座椅往下调了调,半躺在上边看着窗外开始后移的各色建筑半天没说话。

  她到这会儿才真正的反应过来她是结婚,不是在过家家,之前装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现在怎么办。

  一个朋友介绍的,只见了四次面的一个男人,她跟他领证了。

  两个人唯一一次的单独相处是九个月前,九个月前!!!

  她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对什么感兴趣,她也不知道他家里有什么人、在哪里,好不好相处,她就跟她领证了,领证了!

  她是疯了吗?九个月前逛了条小吃街而已啊。

  她肯定是疯了。明明三个月前就没再想着跟他发展了。

  山有景靠在座椅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干脆把眼闭上了。

  周九良也没叫她。

  一路红灯绿灯的走走停停,他趁着等灯的时候给家人群里发了领证的消息,又把蓝牙耳机带上给自己的两位恩师郭德纲郭先生和胡子义胡先生打了个电话。

  电话内容也简短,只说领了结婚证,然后介绍了一下山有景,就挂断了。

  之后他拨了孟哥的电话,拨了两次才有人接听。

  “喂,九良?”孟鹤堂的声音有些沙哑,一听就知道是被吵醒的。

  “孟哥,我定了餐厅,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晚上你带着嫂子来啊。”

  “今晚啊?我这刚下飞机,还没到家呢。你是早到家睡好了,我得睡会儿补补觉。”孟鹤堂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昨晚吃的现在还没消化完呢,明天吧,我还撑着呢。”

  周九良道,“就今天晚上,饼哥四哥也来。”

  “啊?”电话那旁的孟鹤堂明显愣了一下,迟疑道,“四哥?你给四哥打电话了?”

  周九良面不红心不跳的随口就道,“刚打过了,四哥说来。”

  孟鹤堂道,“那行,你把地址发给我,我一会儿过去。”

  周九良道,“行,我发你手机上,记得带上嫂子。”

  孟鹤堂道,“行行行,先挂了啊,我先眯一会儿,忘不了。”直接把电话挂了。

  周九良把地址给孟鹤堂发过去又拨了烧饼和曹鹤阳的电话,电话内容跟孟鹤堂的一样,就说了下今晚聚餐的事,两人也都同意了。

  周九良松口气,又拨通下午定的那家餐厅的电话把位置取消,又在另一家餐厅里定了个大包间。

  一通的忙活,说的他嘴都干了,山有景却始终没说话。

  周九良偏着头看一眼抱臂半躺着的她,刚要跟她说话,旁边传来了滴滴滴滴滴的喇叭声。

  他把头偏过来一看,就见着李九春正爬旁边那辆车的副驾驶车窗上对着他狂打手势。他忙把车窗降下来,“师哥。”

  “我就说我不能记错车牌呢,还真是你。”李九春爬车窗上,大声道,“在你车后边追你两个路口了,你干嘛呢,起个步慢悠悠的,后边儿车都要骂街了。”

  周九良道,“接了个电话。”

  “开车不要打电话。”李九春一脸严肃的模样教育他,“罚款事小,安全是大。”

  周九良道,“嗯,知道了师哥。你这是干嘛去?”

  李九春道,“今天的晚场。你这是干嘛去?”李九春看周九良车里似是有人,就探出大半个头往周九良车里瞅了眼,不料还真看到个人,“你昨天的专场,回来不休息就出去玩儿啊?你这是有情况啊你!”

  周九良笑着往座椅上靠了靠,漏出山有景半张侧脸,“我太太,山有景。”

  “可以啊!你小子!瞒的够严实的,什么时候的事?”

  周九良没多说,只道,“刚领了证。”说完又伸手去拍山有景的胳膊,“有景?有景?”

  “哎哎哎,别叫了别叫了。睡着了就别叫了,这等灯的功夫也聊不成,以后有的是时间见面。”

  周九良顺着李九春的话收回手,满脸无奈的道,“她昨晚熬了个通宵,没睡一会儿就被我薅了出来,这不睡了一路了。”

  山有景,“......”

  她早在周九良叫师哥的时候就把眼睛睁开了,她睁着眼半躺在座椅上就等着周九良叫她,然后她再装作一幅神思倦怠睁不开眼的样子起来给李九春打招呼了。

  毕竟刚才人家师兄弟聊了半天她都半躺在座椅上没出声,现在要是冷不丁的坐起来给人家打招呼,多少有点尴尬。

  可她万万没想到,周九良只是轻轻拍了她两下,就顺着李九春的话把手缩了回去,还给她扯了个国际通用的困倦说辞。

  她翻个白眼,干脆又把眼闭上扮演睡公主去了。

  周九良胡扯的时候回头看了山有景一眼,正看见她翻个白眼把眼闭上,他有点想笑,可这会儿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扯开话题问李九春,“师哥去做什么了?”

  “有朋友过来非让我去玩儿会儿,我就过去待了会儿。哎呀呀,要走了,拐弯了,不跟你说了,等着什么时候组个局把弟妹带来见见啊。”

  “行,等我安排一下,到时候给师哥打电话。”周九良笑着应是,看着李九春的车拐弯走了,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忙道,“师哥......”

  前边儿车里,李九春的手伸出窗外摆了两下,“知道,保密。”

  “谢师哥。”周九良扬声回一句,见绿灯了,也升起车窗起步也走了。

  “我没熬夜通宵,也没睡着。”半躺着的睡公主山有景见周九良升了车窗这才又坐起来,问他,“你干嘛说谎。”

  “你不说话,我总得扯个话圆场。”周九良听她给自己说话,笑眯眯的打趣她,“我还以为你不准备理我了呢。”

  “不理你也没影响你安排饭局。”这一大通电话打下来,她想插话都插不进去,听着都嘴干。山有景呷呷嘴,问他“现在去哪儿?”

  周九良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她道,“喜欢那个品牌的珠宝?”

  “干嘛?买戒指?!”

  周九良点点头,“不是想要个戒指吗,我带你去买。”

  “我不喜欢那种东西。买了也是浪费钱。”

  周九良道,“不喜欢?我看你手机壳折腾的亮晶晶的。”

  “肯定亮晶晶啦,我自己做的,我就喜欢这些闪的blingbling的东西。不过我是没闲心喜欢那些名牌奢侈品的。”山有景道,“以前参加活动的时候我为了给自己撑场子也买过几次名牌首饰,可实在是太烦了,费钱不说,品种还那么多,又有什么新旧经典纪念款,我哪儿有时间去研究它啊,我又不是什么上流社会的高档人士。”

  周九良道,“这不是一回事,结婚怎么也要买个戒指。”

  “没必要,什么山盟海誓无棱地绝,到最后该离还得离。”刚她躺座椅上都想清楚了,反正都领证了,好不好的,先过呗,大不了就离。

  总不能现在去离了吧,先磨合磨合过一下,以后再说吧。

  “我不喜欢这些东西,买了也是落灰。”

  周九良,“......”这半天下来他都快被她搞到神经衰弱了。

  她脑子里好像有好几种人格一样,这一会儿兴奋一会蔫巴的,说话也颠三倒四的,也不知道俩人谁有点毛病。

  他道,“大喜的日子,别说这话。”

  “不说这话,也不买这个东西。你送我回店里吧,我回去收拾收拾。还有...这个,这个本来是今天给你的礼物。”山有景说着话打开自己的小包拿出来个挂件给周九良看,“我自己做的,好看吧。”

  周九良斜眼瞟一眼,伸手接过来,“幸亏没先请你吃饭,要不我真亏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来啦!!!

  比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