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周九良]挚爱 > 挂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好好开车!你怎么考的驾照,不能分心,手不能离开方向盘知道吗!”山有景把那个小挂件自周九良手里又拿回来,教育他,“多危险,容易偏航。”

  “你太夸张了,我又没双手离开。我这也就是自动挡的车,要手动挡那我今天全程一个速度,不调了啊。”

  “听重点,不能分心知道吗!”

  “没分心,我的周太太在车上扮演睡公主我都没分心,一个挂件还能让我分心了?你这也太小看我的定力了。”周九良道,“拿过来我看看,我没看清,那是做的什么?小眼八叉的,我怎么看着那么像我。”

  “就是你。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一张你的照片,挺可爱的,我就存了下来。没事的时候照着做了几个,这个是3.0版,我最满意的一个。”山有景把挂件拿在手里,顺了顺上边的流苏,指着他车里挂着的挂件问他,“你这个挂件是谁给你的?”

  周九良随口道,“买车送的。”

  山有景伸手把他内后视镜上的挂件取下来放在手里摸了摸,又放在眼前对着光看了看,“这个手感和光泽度,我这个对玉一窍不通的人都能看出来不便宜,4S店怎么可能送这么好的挂件,你骗鬼呢。 ”

  周九良道,“不值什么钱。现在的东西,假的比真的看着还真呢,一般人看不出来。”

  “拉倒吧,信你的才有鬼。我给你放这里边儿,你自己收起来吧。”山有景打开她身前的储物盒,把挂件给他用纸巾抱起来,放进去放好,“我是你的周太太,那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是我的人那你的车也就是我的车了,既然是我的车那肯定要挂点我喜欢的东西,所以,无论这个挂件是谁送给你的你都得把它收起来。”

  “收吧收吧,你的车你做主。”周九良道,“怪模怪样的,你喜欢就行。”

  山有景切一声,把自己做的那个挂件挂上去,“要说亏,我才亏呢,这个挂件看着幼稚,可不便宜呢。除了我自己做的这个娃娃,其他的细链和这个圈都是铂金的好不好,我专门找人定制的,不比你一顿饭便宜。”

  “真厉害,要是那个铂金圈里的娃娃换个模样就更好看了。”

  “白得的礼物你还挑起来了,这个娃娃怎么了,多可爱。”

  周九良道,“就是太可爱了,回头我给你发张照片,你再给我做一个。”

  “不要,这个好看。我还记得那场铃铛谱呢。”山有景说着还比划了比划,“蛐蛐啊。”

  “行行行,好看好看。”周九良让山有景一遍又一遍的蛐蛐逗的笑的停不下来,“行了,别学了,我方向盘都快握不住了。”

  “你好好开车,别老看我。”山有景说他一句,又去看那个挂件,“本来是选了两个图片要做AB面的那种的来着,一个蛐蛐,一个小可爱捂脸,转来转去的也好看。可我老是做不好,这个蛐蛐有两个扇子,太影响另一面了,所以就做了个这样的。”

  “这个也是两面的,不好做吧?”

  “还行,这个两面一样,颜色也一样,就好做。”

  周九良道,“这是怎么做的,雕刻的还是泥塑?”

  山有景道,“用美甲的东西做的,给你说了你也不懂。”

  “手挺巧的。”周九良戳着那个娃娃上的扇骨让它转几个圈,“多做几个吧,我还缺个钥匙链。”

  “用不了,这个没那么硬,钥匙链甩来甩去的容易磕碎,挂着看个样子还行。”山有景道,“本来还有个手机壳来着,可做了几个都不行,上边的娃娃做的厚了不实用,薄了又没立体感,我就没再做了。”

  “那就做几个小摆件,做几个我们俩的小摆件放在车里。”

  “不行,不行,我不想让我的店成了你粉丝打卡的地方,也不想让人家知道我是你太太,对外你暂时隐婚吧。”

  “隐婚?”周九良道,“你不想公开么?”

  “不是我不公开,是你不公开!我肯定要告诉我的朋友们啊,结婚证我不仅要发条朋友圈,我还得发QQ,发微博,让我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结婚了。”

  “你结婚证上不一样有我。”

  山有景道,“把你P掉。”

  “......”周九良道,“那就没有婚礼了。”

  “有没有婚礼又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不就行了。”山有景从来不觉得婚礼有什么必要,她之前当了回伴娘都给她累出阴影来了,当新娘,算了吧,她没那个体力。

  “不觉得委屈吗?”

  “委屈啥,我又不是因为你才不办婚礼的,我要嫁给别人我也不办。”山有景把遮阳板上的镜子打开,照了照镜子,欣赏欣赏自己的盛世美颜,“倒是你更难一点,天天被人当大熊猫围观,还要因为自己太太嫌烦而选择隐瞒婚姻状况,不能办婚礼收份子钱,啧啧,委屈死了。”

  周九良,“......”

  “哎,你这是往哪儿走呢,不是要送我回店里吗。”山有景收遮阳板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儿,这怎么还越走越远了呢。

  “去买戒指。”

  “不买不买,我真不买,我不爱戴那玩意儿。不早了,先送我回店里吧,晚上不是约了饭局吗,我要收拾下。”

  “收拾什么,这样挺好的。”

  山有景道,“这次身份不一样了么,总得收拾收拾。”

  周九良听她重视这次饭局心里也高兴,道,“不买戒指也得先吃点饭,你不饿吗?”

  “我不饿,也不需要提前垫肚子,我又不是没见过饼哥他们,我不认生,好意思的很。”山有景笑着道,“我第一次见你那会儿也没委屈我的胃,吃饭的时候琳琳一个劲儿的踩我脚,让我淑女点,把我脚都踩肿了。”

  “奥,对了,你给那个琳琳打个电话,让她也过来。”周九良差点把她忘了,说来她也算半个媒人。

  “嗯,我一会儿给她打电话。”山有景道,“先送我回去。你别磨蹭了,都是夫妻了,我不会给你瞎客气的,我是真觉得这东西没必要,也不喜欢这种所谓的仪式感。”

  “下个路口掉头。”她不喜欢,周九良也不勉强,什么时候想买了再去看也一样。周九良道,“你要不要回家收拾,店里方便吗?”

  “方便,琳琳不常回来,我也就很少回家。”

  “行。”周九良把车拐到左侧掉头往回走,“最近这几天有没有时间?”

  “没有,都约满了。”山有景说完又解释,“这可不是我爱钱啊,是这个不能推,到时候影响自己声誉不说,最主要的是会影响人家的工作。”

  “我知道,服务行业就是这样,不能随便毁约的。”周九良又不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自然知道这个社会的规则有多么的残酷,他道,“工作约到了几号?”

  “今天几号来着,十八号,那我大概到二十几号差不多,我也忘了,你等我查一下啊。”山有景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翻了翻助理发给她的工作表,“哦,到月底呢,三十一号下午没约。我靠!尔雅这个死丫头是疯了么!花旦,人鱼,六个水晶新娘甲,二十三、二十八号还给我安排三个极致单色!!快点,开快点!看我不抡起我二十斤的沙包扣她头上打得哭爹喊娘跪下来求饶我反手给她个耳刮自让她滚下楼梯磕了大牙!”

  “你那么激动干嘛。”周九良看她那激动的样子都怕她一着急打开天窗飞回去,“工作多还不好,你不想多赚钱吗。”

  山有景哀嚎,“赚钱也不能拼着命上啊。你知道做花旦要多久吗,六个小时。我一天下来都能升天了!”

  周九良道,“这么长时间?”他对这个行业还真是一点儿不了解。

  “这还是往少了说的。”山有景道,“这个死丫头是想用我半条命把前两个月店里亏的钱填回来么,她怎么不直接拿绳子勒死我。”

  “你不是每天接两个顾客么,怎么忙的过来?”周九良道,“你早上几点上班?有时间吃中午饭吗?”

  山有景道,“谁跟你说的我每天接两个顾客?”

  周九良道,“你店里员工告诉我的。”

  “听她瞎扯,她看你脸生给你瞎说八道呢。”

  周九良,“......”

  “来店里找我的都是提前约好或者熟人带过来的,你这样儿大喇喇的找过来还打听我情况的,不多。”

  店里基本的工作模式和安全问题还是很重要的。

  周九良想了想也是,要有个眼生的去了德云社剧场的后台,还上来就打听德云社的事情,他们也得跟人胡扯。

  “那你平时怎么安排的?”

  “尔雅给我安排,我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安排的。”山有景道,“一般情况下单色的话一天约两个,款式无论简繁就约一个,然后每隔三天空一天,方便有客人过来修补或者我接个急单。”当然一般的修补店员也就搞定了,她主要是为了可以接急单,价格翻几倍,做一个顶三个那种。

  “不累吗?基本都没有休息。”

  “趁着年轻,多赚点是点。我本来打算到了四十岁就退居二线的,可现在不行了,现在起码还得再往后推五年,这个跟头栽的可太大了,五年的青春啊,又要赔在我的事业上了。”山有景看完自己的工作表又恨恨的打开了尔雅的看了看,这一看瞬间就乐了,“爱岗敬业的好孩子,真不愧是我带出来的。一会儿回店里我得追她屁股后边给她吹上半个小时的彩虹屁,再送她一个么么哒。”

  周九良本来想细问一下她店里发生的事,顺便劝她要多注意保养身体的,可他一听么么哒这三个字,就跟着跑了题了。

  “怎么了?”

  山有景晃晃自己的手机,自己把话题拉了回来,“这丫头对自己更狠,极单那天的安排是四个,客户也已经约到了下个月五号。”

  “劳逸结合才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嗯,忙完这批预约好了的客人就不约了。等回店里我就把尔雅的名字撤了,我给她放半个月的假,让她半个月没钱赚她就知道老实了。”

  “......”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周九良道,“你呢?怎么安排?”

  “你有事吗?”

  “......”

  结婚了好嘛!要过日子好嘛!总要见见亲戚朋友的好嘛!什么叫我有什么事儿?!

  周九良道,“带你见见朋友家人。”

  “奥,是哦,你不提我都忘了。”山有景道,“那我下个月先不安排工作了,你先安排一下,等你那边儿安排好了再告诉我。”

  周九良道,“我这儿可能会麻烦一点儿,暂时也定不下来。公司下个月专场挺多的,我和孟哥就有三个,七队跑助演的也多,我可能要跑几场小园子。”

  “没事,我正好也给自己放个假。忙了这三月,我做老板的也该轻松轻松了。”

  “行,等我跟孟哥商量一下,定下来了我再告诉你?”周九良说完又问山有景,“店里之前出了什么事?”

  那会儿还是饼哥问他,他才知道她店里出事了。

  后来他打电话给山有景,她也没说什么事,只是说都过去了,破了点财。他又去问饼哥,饼哥才告诉他说山有景好像在卖房子,但是具体出了什么事儿他也不太清楚。

  山有景道,“没啥。就店里走了几个员工,违约了不少,客户信息也漏了。”

  “你店里不签用人合同吗?”

  “有签,怎么可能不签合同。”

  周九良道,“官司下来没有?”

  “什么官司?”

  “客户信息泄露对于店里来说是大事,而且合同未满离职也属于违约。你没起诉吗?”

  “没,不想闹的太难看。”山有景道,“她跟我好多年了,走就走吧,她能超过我是她的本事。”

  周九良不知道山有景口中的这个‘她’说的是谁,不过他看她兴致不高的样子也没在问她,伸手摸摸她的头顶,“别太心软。”

  “猫儿狗儿的养几年还有感情呢,她跟了我八年,也值得我心软这一次。”山有景道,“只这一次。”

  “嗯,就这一次。”周九良心道以后有我护着你。

  山有景道,“嗯,就一次。”

  两人说着话也到了山有景的‘芳华殿’,周九良把车停他店门口,“我在门口等你,你去收拾吧。”

  “不用等我,我且收拾呢。”

  周九良道,“不急,慢慢收拾。”

  “不是急不急,你不收拾收拾吗?你就穿这身去啊?”山有景道,“谢媒宴哎,不得隆重点么。”

  “这身也挺好的,为了见你专门打开衣柜搭的。”周九良也知道网上对于他的一些评论的,他的钢丝球、他万年不变的绿褂子、他那条灰不拉几的运动裤和那条都能算文物的波点裤。不过他不在意就对了,衣在洁不贵华。

  山有景上下打量他一眼,“有点太休闲了,去换一身吧。”

  “行,听你的。”周九良道,“那我一会儿来接你。”

  “不用,现在就不早了,你收拾好了就先过去迎着。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自己开车过去,我车就在前边儿停着呢。”山有景解开安全带,“接来接去的也麻烦,晚上我还回店里呢。”开门就要下车。

  周九良忙伸手去拽她,“你今晚回店里?”

  山有景一条腿都勾到了地上,闻言道,“对啊,怎么?”

  周九良道,“新婚之夜,洞房花烛。”

  “你不是跟人合租吗,我没那么饥.渴。”山有景都无奈了,这人真是正经不了一会儿。

  周九良看着山有景挑了挑眉,“我不介意在酒店。”

  山有景,“呸!”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周末有点忙。

  么么哒^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