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周九良]挚爱 > 谢媒宴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饶是他们五个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也没想到周九良能砸这么个大新闻下来啊。

  “有景,跟大家打个招呼。”周九良拉着山有景的手走进来,看着她道,“都见过,也不是外人。”

  山有景看一眼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周九良,也学着他傻笑一个,抬手跟大家打招呼,“饼哥,嫂子,四哥,嫂子,孟哥。”

  “小景?你不是吧。”这称呼都变了,以前都是文华姐姐夫,现在都四哥嫂子了?!李文华把手机放餐桌上走过来,惊道,“周太太?我没听错吧?”

  “没。”山有景道,“合法夫妻。”

  “合法?夫妻?”林静站起来,把手扶在桌子上道,“你别骗我啊,咱们上次喝茶你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有景,拿出来给他们看看。”周九良站在山有景的旁边,提醒她,“把证拿出来。”

  “我都忘了。”山有景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伸到大衣的口袋里把结婚证掏出来给李文华看,“今天下午领的。”

  李文华伸手接过,打开看了看,“是真的!你这也太速度了!我的天呐!”李文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当初给这俩人介绍还谁都不乐意谁呢。

  第一次见面,一个说没注意,一个说老先生做派像是看到了小时候令她闻风丧胆的数学老师。

  这会儿这俩人竟然悄不唧的去领证了。

  苍天啊,他们这个媒做得也太不合格了吧。

  “我看看,我看看,我来看一看。”林静听到李文华说结婚证是真的,也忙走了过来,拿着证仔细端详了端详,转头对孟鹤堂道,“小孟儿可以瞑目了,以后不用担心这个仔了。”

  “我也来看一下。”烧饼听到林静的话也跟着走了过来,“呦,这大钢印,这笑的这个没眼劲儿,是真的啊。小孟去吧,这个仔长大了。”

  “让开让开,让我先看,我先看。”孟鹤堂挤开跟他抢结婚证要看的曹鹤阳,把周九良的结婚证拿在手里,狂掬一把辛酸泪,“仔啊仔,爸爸终于把你交代出去了,没砸我手里。”

  “去!”周九良接过山有景的大衣,给她挂衣架上,又走回来把结婚证收起来,“口水滴答上去了,别给我弄脏了。”

  “你可拉到吧。”孟鹤堂道,“说的跟谁没有似的,我结婚证领多少年了。”

  周九良道,“领多少年那是你的,这个是我的。”

  “行行行行,你的你的!”孟鹤堂不理他,转头去问被林静和李文华一左一右包起来的山有景,“小眼八叉的,你怎么会嫁给他。哎呀呀~可了惜啦~”

  当初还摆那矜持劲儿,让他主动多联系人家姑娘他都不,这会儿领证怎么这么积极了呢。

  今儿个非得给他搅和搅和。

  不想人家姑娘却很护着九良。

  “一个人的长相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爱我,呵护我,在意我,而且...他长的也很可爱啊。他眼小,我眼也不大,他胖一点,我也不算瘦,他白,我也不黑,我俩呀,再合拍不过了。”山有景说这话的时候还抬头看了周九良一眼,两个人相视一笑,默契十足。

  “天造地设。”周九良接道。

  “我的妈呀,九良,你快别说这种话了,我都不认识你了。”孟鹤堂看着周九良惊道,“四哥,快,快打我一巴掌,快打醒我,这是九良吗?!”

  妈的,台上把我怼到自闭症都要犯了的人在这儿说这种话合适吗!

  B站的老娘们儿们都要为我鸣不平了知道吗!

  我把你带大的知道吗!

  十七岁就跟了我了知道吗!

  老父亲孟鹤堂别说享受了,他还没感受过九良的温柔呢,就娶媳妇了。

  老父亲一点儿也不欣慰了。

  “不过,我和九良的合拍只是在台下生活里,他平时和孟哥待的时间更长些。”山有景说完前边的话,又笑盈盈的回孟鹤堂道,“在台上他还得靠孟哥。”

  山有景这话一出口,孟鹤堂瞬间就舒心了,“听听,听听,这多会说话。”

  “这不是会说话,这是实话。”山有景道,“我虽然不懂相声,也知道于相声演员来说一个好的平台,个人的天赋,后期的努力固然重要,可一个默契的好搭档也是不可或缺的,他能有现在的成功得感谢孟哥这些年的支持与帮助。”

  “哎呦哎呦,这话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孟鹤堂捂着脸靠曹鹤阳身上,一副此生无憾的模样感叹,“你听听,你听听,我这些年在台上受的撅,挨的打,操的心,有这句话就值了。”

  山有景笑眯眯的,“九良他只是不善言辞罢了,他心里是感激孟哥的。”

  孟鹤堂听着舒心,大手一挥,“再多说两句!”

  “说多两句也说的出来,可话还是这些心里话,车轱辘来来回回听着也假。”山有景道,“孟哥只需看着就知道了,九良他心里有你。”

  孟鹤堂仰头大笑几句,摆摆手道,“有我可不行啊,有我你就不是唯一了。”

  “我从来不是他的唯一,也不会要求我是他的唯一。”山有景坐在椅子上看九良一眼,笑道,“人生在世不断成长,会走过、见过、经历过很多人和事,那他心里就会不断存下很多东西,他的家人,事业,朋友,对手,甚至是敌人,所以他是独立的,也是自由的。就像两位嫂子知道在四哥和饼哥的心里都给彼此留了一个位置,是无关情爱的另一种情谊。”

  听听这话,说的多呢漂亮。

  几句话把一屋子人都夸进去了。

  “九良呢,九良快快快,快把你媳妇的嘴捂上,再多说几句小孟就带着我们飘起来了知道吗?!”曹鹤阳让山有景这几句话说的都心热,他先把李文华拉来自己身边坐下,之后赶紧去摁桌子中间那个按钮叫服务生进来,“看菜单点菜,先吃,这话听着上头,发晕,再听几句握就吃不上饭了。”

  “先吃先吃,别还没吃呢人就醉了。”烧饼跟着把林静抻过来坐下,又招呼孟鹤堂,“小孟过来挨着我。”

  “孟哥在主位吧。”烧饼说完话,一直盯着山有景没挪开眼的周九良突然道,“嫂子今天没来,孟哥坐上边儿吧。”

  “开什么玩笑。”老父亲热泪盈眶,“上边主位,当然你们新人坐了,赶紧的我饿啦!”

  周九良看着孟鹤堂道,“我们都一对一对的,扎眼,你坐下边不好看。”

  “你们一对一对的,我也不是单身啊!说的就你们有结婚证似的。”孟鹤堂知道周九良什么意思,可今天算是谢媒宴了,又不是认爹席,所以他根本不理会他的提议,而是跟曹鹤阳和烧饼商量道,“让两位嫂子坐上边吧,这俩嫂子是媒人,要不他还得且单着呢。”

  烧饼曹鹤阳也没推辞,直接对各自媳妇道,“快上去快上去,一会儿记得收谢媒礼。”

  林静起身就往主位走,“哎呀可赚啦!”

  李文华跟着道,“吃顿饭还有礼物收,这好事儿不多碰见,以后可得多做几回媒。”

  “小孟过来我这。”烧饼看她媳妇坐下,又对孟鹤堂道,“挨着我,咱俩喝酒。”

  周九良见孟鹤堂坐下,走过去对山有景道,“你就坐这儿吧,挨着孟哥,我跟四哥坐。”

  山有景点点头,跟着过去坐下。

  他们五个本来胡乱坐的座位,因着周九良刚才那句话重新排了一下。

  餐桌的主位变成了,林静右手边是烧饼曹鹤阳,李文华左手边孟鹤堂,周九良,最后两个半圆相合,中间位置坐了山有景。

  早就在门口等着的服务生这才走过来点单。

  几个人对着菜单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商量菜品,周九良这才抽出空来跟山有景说话。

  “喜欢吃什么?”

  山有景道,“酸甜苦辣咸,除了苦都吃。”

  周九良道,“那来盘清炒苦瓜。”

  山有景斜他一眼,“这菜人家都没有。”

  “有钱,没有也得有。”

  “昂,你是大财主,有钱人。”山有景把菜单翻开低声对他道,“菜不挑,这个得有,我饭前好喝碗汤。”

  周九良凑过去看一眼,对着图片上那道奶油南瓜汤呷了呷嘴,道,“嘴都这么甜了还喝甜汤,不好,容易上头。”

  山有景今天的话说的一点没错,他虽含蓄,却也是把孟鹤堂放在了心里。

  孟哥于他,是不一样的,不可替代的。

  尤其今天这个场合,她说的这些话。

  周九良很高兴,她懂自己。

  山有景慢悠悠的看着菜单,“又没对你说你上什么头?”

  “没对我说,人却是我的,那几句话真真是让人甜到心里去了。”周九良目光炙热的看着她道,“以后多说些,我爱听。”

  “你爱听我不爱说。”

  周九良道,“那以后我多请师哥们吃饭,我捡漏听。”

  “以后一起吃饭我估计也没有了。”山有景推推他都要贴自己脸上的钢丝球,“这些话都是临出门在网上搜的,除非有人建帖子更新怎么夸搭档,要不我以后只能跟孟鹤堂叫爸爸了。”

  周九良,“......”

  作者有话要说:  闷骚内敛的小周再次报道。

  记得好评么么哒^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