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周九良]挚爱 > 酒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太太速来报道!’

  ‘报道!’

  ‘让开让开,都让开,周太太在这!’

  ‘橘猫真的恋爱了?不能相信!’

  ‘不曾想到第六杀来自正主!’

  ‘正主来了!恋情是真的!激吻也是真的!’

  ‘恭喜先生二十七岁结束单身!’

  ‘我是先道声恭喜还是先自己失恋哭一哭?’

  ‘我的恋爱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脱粉!拜拜!’

  ‘两年光阴,再见我的先生。’

  ‘我不行!我不同意!’

  ‘啊啊啊!别的不管,我只想问车里的那个姑娘,啾啾的怀抱暖不暖!’

  ‘楼上+1!我想知道九良的肚子弹不弹!’

  ‘楼上,不必这么含蓄!!大声喊出来!我想知道橘猫接吻之前有没有抽烟!淡淡的烟草味实在让人着迷!’

  周九良发完微博不过三分钟,粉丝网友的各色言论就陆续被顶上了热评。

  七队晚场攒底演员的翻场也迎来第一波现挂!

  本来最后一个翻场已经结束,人也已经掀帘下场的孙九芳和郭霄汉再听到刘筱亭那句‘恭喜队副脱单,今晚去喝庆功酒。’后,硬是回身把主持人赶了下去。

  破天荒的第一次,主持人被演员轰了下去。

  郭霄汉站在桌子里,很遗憾的鼓鼓掌,“这个“滚!”啊,终于掉了个个啊,恭喜孙九芳站起来啦!”

  孙九芳道,“在这历史性的时刻,请你们记住我,记住我孙九芳为我们相声界所有的演职人员带来一个崭新的开始!以后我们相声演员想翻场就翻场,哎~不需要你们主持人拦。”

  郭霄汉,“嗨!硬着大头上吧。”

  “大头怎么了,大头我上来了!”孙九芳把话筒往自己这边儿调一调,“大头上热搜知道吗!”

  郭霄汉,“怎么还大头上热搜呢,不是副驾驶吗?”

  “什么副驾驶副驾驶,你知道什么副驾驶!”孙九芳道,“哎呀,说起这个副驾驶啊,前两天我们七队约着出去玩儿来着,去京郊的一个马场。”

  郭霄汉,“就我们师娘于谦于老师的那个天精地华宠物乐园。”

  孙九芳,“昂,当时我们自驾游。”

  郭霄汉,“京郊这么段距离还自驾游,呵呵。”

  孙九芳斜郭霄汉一眼,“哎,开车去。”

  “哎呦,蒲公英开车,不多见不多见。”郭霄汉拍拍孙九芳的肩膀,“得多注意,不能开着车窗,头容易吹掉下来。”

  孙九芳又斜郭霄汉一眼,又把话筒往自己这边儿掰掰,“当时我呢,跟我们队长夫人周九良一台车。啊,暴发户的大宝马,X3,我坐在副驾驶。”

  郭霄汉,“你还敢坐X3的副驾驶呢,你不怕上热搜啊。”

  “上什么热搜,怎么就热搜了!我坐副驾驶我上什么热搜啊。”孙九芳一脸无辜的继续道,“我们队长夫人开车,我坐他旁边副驾。”

  郭霄汉伸出两根手指,“奥,那就是两个热搜。钢丝球,蒲公英球。”

  几句话下来场子瞬间就炸了。

  第二天,这段视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横扫了国内两大弹幕网站。

  七队捧哏不做人和老汉喜迎封箱系列弹幕刷爆了每位UP主的视频。

  微博上几位关注德云社砸挂的知名博主也整理了昨晚砸挂的几位先锋。

  标题:先心疼一波儿堂主。配图是几位老师微博图片。

  “德云社栾云平:钢丝球自带热搜。周九良回复‘云雷造型安排!’”

  “李九春:有奖征集——钢丝球的使用方法。周九良回复‘多大奖,豹纹秋裤?’。”

  “烧饼DYS:酸了。周九良回复‘吃糖!’。”

  “我是老四曹鹤阳:甜了。周九良回复‘注意血糖!’。”

  “孟鹤堂:老父亲欣慰。下边一溜儿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父亲不配拥有回复。

  孟周不熟实锤!

  叛逆期的小先生,不行打一顿吧。

  为老父亲掬一把辛酸泪。”

  山有景捧着手机看到因为一个视频而引发的这一连串蝴蝶效应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掀开被子翻身下床,拿着手机开门出去,哐哐哐的去砸隔壁房门。

  随即门里边传出了回答,“谁?”

  山有景,“我!开门!”

  周九良这才关了视频,起身去开门,“怎么醒这么早?不多睡会儿?”周九良把山有景拉进房间里,看她一身睡袍光脚散发的模样,不由的打趣道,“你再这样衣衫不整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可真就兽性大发了啊。”

  昨晚送孟哥到家都十一点多了,他就没再让山有景回去,而是提议去酒店先休息一晚,明天再回。

  山有景当时那个眼神,简直就是在看一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道德败坏的小淫贼。

  一点儿也不夸张,她当时那个反应真就是那意思。

  一直到她看着他拿着俩人的身份证开了两间房,她才收回她外放的鄙视与戒心。

  “你管我呢!我爱怎么穿怎么穿!你看我穿个睡袍就大发兽性那说明你的品德不好,你人有问题!你要知道,我穿什么事我的自由,不是你臭流氓的借口!”山有景把手机贴他脸上,让他去看上边的消息,“这是不是你发的!”

  周九良拿过她的手机翻了翻,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山有景把自己的手机抢回来,生气道,“你说怎么了,你答应我的不公开。”

  周九良道,“我没公开啊?”他又没说他结婚了,只发了条棱模两可的微博罢了。

  “你这跟公开有什么区别,都一样。”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承认恋情而已。”周九良拉着她让她坐在椅子上,把其中的事说给她听,“要没那个视频,就不会有太多的人去关注我的生活,我尚且可以自在的过着我的生活。但现在不行,我必须承认那个人是我,要不有好奇心比较大的粉丝来跟踪调查我到底有没有恋爱怎么办?我现在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公众人物,但也有了一定的粉丝基础,一言一行都被人看在眼皮底下,所以必须谨慎,所以栾哥直接就砸了。”

  “这我也不知道。”山有景道,“可你承认了又怎么样?该好奇还是会好奇,好奇你有没有恋爱的人也会好奇跟你谈恋爱的是谁,该查还是查。”

  “这样的总归是少数。”周九良道,“我要是不认,这事就按不下去,时间一长各种言论都会出来。我要认了,就只是周九良恋爱接吻而已。”

  山有景叹口气,“相声演员可真不容易。”

  “我们还好些,毕竟受众群体没那么大,影视演员更难。”

  “唉,难死了!”山有景道,“以后可怎么办,后悔死了。”

  周九良看她一脸烦躁都想笑,“后悔什么?后悔嫁给我。”

  “后悔没漏出我的脸来!”山有景拍拍面前的桌子,狠狠的道,“早知道就应该把脸漏出来,哼!”

  周九良道,“你现在漏也不晚。”

  “那不成,那不就是蹭你热度了吗!我‘芳华殿’还想开门呢。”被人无意发现和主动凑上去的后果可不一样,她才不傻呢。

  要不他怎么没直接公开她的照片呢。

  周九良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你倒是不傻。”

  “要配的上你嘛,聪明点才好。”

  “晚睡晚起会让人嘴甜么?!充足的睡眠果然很重要!”周九良揉揉她乱糟糟的头发,笑道,“还有没有夸我的话,没有的话就再去睡一会儿,我等你。”

  “呸,美得你,别摸了还没洗头。”山有景躲开他的手,站起来道,“我走了,收拾收拾回去店里了。”

  “等等。”周九良道,“你的衣服。”

  “什么衣服?我衣服不都在我房间吗?”

  “行了,我没偷人衣服的癖好,快把你眼里的鄙视收起来。”周九良打开自己房间的柜子,从里边拿了个袋子给她,“我早上去了趟你店里,让人取了套你的衣服给我,今天你不是休息吗,咱俩去玩会儿。”

  山有景接过袋子打开大致的瞅了一眼,“你让谁拿的?”

  “尔雅。”

  “叛变的真快,我就让她看了看结婚证,她也不怕你把我卖了。”

  “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还能把你卖给谁?人家又不傻。”周九良道,“多贴心的小助理啊,我开着你的车停店门口还正想怎么找她呢,她自己就找过来了。”他在她的店门口总共停了都没五分钟,可见这个尔雅是将她放在心上的。

  山有景纠正他,“她不是小助理,她是店长。”

  “店长就店长。”周九良道,“挺聪明一姑娘。”

  “那肯定聪明啦!要不我怎么会给她看我结婚证呢。”山有景道,“我店里的事全是她打理的,我天天就是坐着收钱。”

  “你不提我还忘问了了,你昨天发朋友圈的结婚证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儿,收份子钱呗,我送出去那么多,不往回捞捞啊!”

  “我不是说那个,我是说照片,怎么还把我P掉了。”P也就P了,随便打个马赛克也行啊,怎么还放了张那样的图片。

  “图片怎么了,图片不是你啊,多可爱。”山有景把自己眉毛扒成个八字,问他,“可爱吗?”

  周九良点头,“可爱。”

  “又可爱又公开,我简直太聪明了。”

  周九良,“……”

  “不跟你说了,我先去换衣服,一会儿去哪儿?”

  “去看房子。”周九良道,“以后我只要在北京就会去店里接你下班,你不准再住店里了。”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

  亲们点点收藏多评论呀。

  不要嫌弃女主态度进展太慢呀,毕竟只是个四次面的人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