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周九良]挚爱 > 后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房子?!”山有景都被被惊着了,“北京?看房子?你也太有钱了吧,我是嫁了个富二代吗?!”她买车摇个号都摇了三年,好不容易摇到号了,她又差一点就破产了买不成。

  买房,她都没想过在北京买。

  “想什么呢!”周九良敲她脑门一记,“我现在的存款没准还没你多呢。”

  “那我就是嫁了个穷鬼。”山有景歪着脑袋在他肩上蹭蹭被敲疼的地方,“再想不到的事啊,就我这条件,不说嫁个家财万贯的也得嫁个有房有车的吧。唉,当初也是随手二十万就甩过来的人呢,没成想,竟是个穷鬼,可是走了眼了。”

  “你现在后悔也晚了,我人生的字典里没有离婚那俩字。”

  淡淡的玫瑰香气随着山有景的动作幽幽的传入鼻腔,肩膀上温热的触感更是不断挑战着周九良作为一个成熟男人的底线。

  他偏头看着山有景一脸坏笑的模样,有些无奈,又有点心酸。

  无奈自己不能持证上岗,心酸自己持证不能上岗。

  反正就是不能上岗。

  周九良道,“认命吧,你这一辈子只能栓我身上了。”

  “天哪,你穷就穷吧,字典怎么还缺页呢。”山有景往他身上蹭来蹭去的不消停,“九年义务教育没完成吧,你呀,但凡有点上进心也该借朋友的字典多认识几个字,唉,嫁个穷鬼就算了,竟还是个文盲。”

  “娶个厉害媳妇就行。”周九良按下自己燥热的心火,揉揉她已经滚到自己下巴的脑袋,“以后你就养着我吧,我不介意吃软饭。”

  “放心,姐姐虽然也没什么文化但胜在还有个手艺,今后你跟着我,有我一锅肉就有你一勺汤。”山有景挺胸抬头的拍拍胸脯,又用右手去捏周九良的下巴,“以后叫我老大,我养你。”

  “叫你老大?”小丫头再不治治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周九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上前两步把山有景逼到桌边,架着她的胳膊把她抱桌子上,弯腰逼过去,“后边就是床,咱俩上边儿打一架试试?”

  “我错了,你是老大!”山有景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她深信自己是个俊杰,所以很识时务。她松开左手的袋子,翘起两个手的大拇指zqsg(真情实感)的为周九良点赞,“你是咱家最棒哒!咱家,最!棒!哒!”

  “哦?”周九良两臂箍在她身体两侧,垂着眼睛扫她一眼,“谁是最棒哒?”

  “我先生!”山有景笑盈盈的对着周九良讨好,“周九良!”

  “合格,这个答案我还算满意。”周九良点点头肯定山有景的答案,之后眯着眼对她说了句,“你浴袍松了。”随即将她捞在怀里吻了下去。

  窗外一缕灿烂的阳光穿过冷冽呼啸的寒风,透过窗帘缝隙跃进静谧的房间里形成了一条温暖的浮光,映照在周九良透红的耳朵上。

  他紧贴着山有景,右手抚摸着她的耳垂,垂眼轻声道,“周太太,您的先生想持证上岗。”

  *

  那天的过程……

  周九良不想再提,反正最后房子没看,车子没取,他的肩膀疼了好几天。

  山有景十几天都没给他个好脸。

  周九良在广德楼的后台,感叹一句唯山有景与周太太难养也,拿起手机给她发条微信,“哪有你这样的,饭照吃,礼照收,还不给人说话。”

  山有景立马就回呛过来,“我这不给你说话了吗!你听的是鬼给你发的?!”

  周九良听她胡搅蛮缠都要气死了,“当面说才是说话,你这坐一块也发语音还行?”

  山有景又回他,“我在店里,你在家,现在是当面?你是不是看到我失散多年的姐妹认错人了?你这眼神可不咋好,赶紧去配个镜子是正经。”

  周九良,“我是说刚一起吃饭的时候。”

  山有景,“食不言寝不语,老祖宗的传下来的规矩。”

  周九良,“你也没少说对着手机说。”

  山有景,“有吗?女孩子家家娇弱的很,刚你捶我头把我捶失忆了。”换言之,我不记得了。

  周九良,“……”他捶了吗?!他都还没摸到她的头发丝呢,就吃了一记九阴白骨爪,英勇负伤了。

  周九良转手看看自己手腕上的划痕,回她,“以后不许做那么尖的指甲了,可乐都打不开,还挂着链子,勾到东西多危险。”

  山有景,“打得开我还要你做什么。我愿意做,好看又防身,专治你这种臭流氓。”

  “我怎么就臭流氓了,你赶紧把我备注改回来。”周九良都冤死了,他就亲了亲她,又没动手动脚的,怎么就成臭流氓了。

  他要真做了什么流氓也就流氓了,挨两句骂受两天冷脸自己也不掉肉,可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啊,真是,窦娥都没自己冤。

  山有景懒洋洋的,“你有事吗你?没事不说了,我忙着呢。”

  “你别胡扯了,说谎话可长长鼻子。”周九良问她,“搬家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山有景,“房子挺好,就是我不太想搬。”

  周九良抓抓自己的钢丝球,“你真是我祖宗,我腿都跑断了你给还给我说这种话,你有良心吗你?!咱俩都结婚了还分着住像话吗?!一会儿我去接你,今天就搬。”

  没良心的山有景回他,“先适应适应不行吗?突然住一块也太奇怪了吧。”

  周九良,“十八号领证,今天都三十一号了,还突然?再说了,婚后不住一起才奇怪吧。我又不是现在就让你跟我住一个房间,我不是搬次卧了吗。”

  山有景,“防人之心不可无,流氓住次卧也是流氓。”

  周九良都让他怼的没话说了,“你少听点儿相声,我都说不过你了。你是不是怕我知道你脚臭?”

  山有景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你才脚臭,你脚臭!”

  这回轮到周九良懒洋洋的回她微信了,“是不是怕我知道了嫌弃你。”

  山有景,“我能上你当?呸~”

  周九良窝角落里小声笑两句,回她,“上不上当今天都得搬。你下午没事先回家收拾收拾,一会儿我直接去你家。放心,我不嫌弃你脚臭。”

  “谁脚臭啊,你这春风满面的样子这是跟谁聊呢?”秦霄贤一下场就看见周九良窝个犄角旮旯的位置对着手机聊的正欢,他和孙九香走他身边站了半天都没反应,“你这不正常啊,老实交代,是不是跟小嫂子聊呢!你这可不对啊,你得带出来给我们见见啊。”上手去抢周九良的手机。

  “不是见过了吗。”周九良淡定的把手机锁上,任由秦霄贤把手机抢了过去。

  “谁见过了,就孟哥见过。”秦霄贤试着解了解他的手机密码,“你这太厚此薄彼了啊,我们就看见个侧脸,你可是请孟哥吃了顿饭!”

  孙九香站在一旁帮腔,“队长队副明目张胆的排斥队员。”

  秦霄贤附和,“找师父告状去了啊。赶紧带出来给我们见见。”

  周九良看秦霄贤解不开他的手机就开始打开相机疯狂拍照,忙去抢自己的手机,“你去吧,你看师父向着谁。”

  “拿你砸挂了啊!你再不带出来见见我明天就砸挂了啊!”秦霄贤把手机扔给孙九香,抱着周九良的大腿不撒手,还不忘扯着嗓子叫刘筱亭,“二哥快来,快来一套少林拳法让他老实下来。”

  “你少砸了吗!你少砸了吗!就你砸的欢!”周九良三两下甩开秦霄贤,把他摁在地上一顿咯吱,“一场论捧逗翻来覆去砸了四回,你干脆写个‘宝马之谜’的新活得了,你说什么论捧逗!”

  “哎,来微信了来微信了!”孙九香正拿着周九良的手机拍照拍的正欢呢,手机屏幕上突然弹出来条信息,他把手机扬起来叫郭霄汉,“老汉儿呢,快过来快过来,把他手机解开。”

  “老汉儿台上呢,傻了吗你。来,让我来试试,我来试试!”张九泰甩着还在滴水的手冲到孙九香面前把手机拿过来一阵输入,五次错误,十五分钟以后再试。

  孙九香,“……”

  一脸期待的二哥,“……”

  张九泰,“什么破手机,系统肯定有问题。”

  “你们是不是比我还傻!有点脑子行不行!”被周九良辣手无情摁在地下的秦霄贤捶地大喊,为队友的智商操碎了心,“拿着手机照啊!人脸解锁不知道吗!指纹解锁不知道吗!把他拉开呀,我都快被压成肉饼了。”

  “拉倒吧,有你这么素的肉饼么,你这是欺诈。”刘筱亭蹦到周九良的背上去勒他的脖子,“快过来人,人脸识别了。”

  “你脑子是不是被脸糊住了,十五分钟以后才行!”秦霄贤爬地上绝望的翻了个白眼,“把九良拉走啊!我粑粑都快被挤出来你你还往上蹦,我这小身子骨受得住吗!”

  “都合照了谁管你啊。二哥看这儿!”孙九香夺过张九泰手机的手机,把前置摄像头打开,找个合适的角度把几个人都拍进去,“来,一二三,茄子!”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来晚了。

  闷骚小周再次上线,

  调皮的七队前来报道!

  好评收藏么么哒^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