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喵]的全部小说

你还野吗[豪门] 你还野吗[豪门]
作者:暴躁喵
简介:
    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不喜欢温柔绕道,杠精散退。 【微博@暴躁喵009】 预收文《再次沦陷[豪门]》求戳qwq 【脾气不好纨绔少爷x性感撩人暗夜妖精】 A市纨绔子弟最常聚集的夜场里,傅泽以嘴里叼着根烟。 “以哥,明儿你结婚,真不去?” 傅泽以皱了下眉,烟灰弹到说话那人酒杯里:“要去你去。” * 第二日,“傅家二少,婚礼逃婚”登上娱乐新闻头条。 且该娱乐版面,对傅泽以几个月内的私生活进行了持续报道。 “傅家二少,夜场激情蹦迪左拥右抱。” “傅家二少,拥吻辣妹,深夜酒店顶楼……” 当大家猜测傅泽以什么时候玩腻这个妹儿,换下一个的时候。 妹儿人间蒸发了。 * 三个月,傅泽以动了全部手段,挖地三尺也没找到她。 终有一日,他回了傅家,看到屋里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子把茶水放到他爸面前。 “爸,喝茶。” * 傅泽以唇角勾起一丝笑。 把那女子拉进卧室,抵在门上,唇齿缠绵。“三个月,骗老子好玩?” 女子掏出纸巾擦了下唇角。 “不是爱玩吗?滚。” 【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突然发现我养的情.人竟然是我老婆】 这大概是一个我绿我自己的故事。 食用指南——不喜欢点叉,放过彼此。 预收文《再次沦陷[豪门]》文案↓↓↓ 抛弃尊严做小伏低,装成一无所有纯情小白花妹妹爱了傅云哲三年后,宋希雅终于倦了。 区别于从前的任何一次,她走的利利落落,只留下一张“分手”的字条。    * 分手那天晚上,零安集团太子爷傅云哲包了整个S市最大的会所开party,酒池肉林,衣香鬓影,极尽奢靡。 所有人都说,他没爱过那个跟了他三年的小演员。      * 一别数月,再见俱是一愣。  一场酒局上,傅云哲是座上宾,亲眼看着她被别的男人言语折辱。 金尊玉贵的男人没忍住脾气,一杯酒兜头泼过去,将垂头不语的姑娘拉走。 到了车里,他俊颜森冷,恨恨捏着她的下巴问:“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离开了我,你这么落魄么?”    她却冷然嗤笑一声: “我跟你很熟么?”      * 后来他特意约她见面,居高临下地对她说: “回来我身边,我送你上张导的新电影。”    她摇摇头轻笑一声: “张导的新电影你投了多少钱?”    “九千万。足够让你演女主角了。”    “恐怕不太行,”她拿起包,边起身边皮笑肉不笑地,“我爸投了三个亿,我送你去演男主角好不好???”    * 后来的某个夜晚里,从来冷情冷面的男人将她按在怀里,动情地在唇上辗转厮磨。    末了,还软着声音说: “雅雅,只要你不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预收2号《假正经[豪门]↓↓↓求收~~】 【明冷暗骚假正经天之骄子vs假端庄小自卑少女】 北城沈家的少爷沈长风清俊矜贵,气度非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一个从小养在家里的未婚妻。    阮怜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不得已留在沈家,当沈长风的未婚妻。 她在沈家每日行止坐卧,毫不逾矩,像是最端庄得体的淑女。 可是他从不肯多看她一眼,甚至常年在外,久不归家。尽管沈家人再三催促,他也迟迟未定下婚期。 他的不情愿太明显了些。    旁人都说,阮怜不过是只养在沈家的雀儿,没人在意的。    一日被小姐妹拉着去夜场玩,阮怜难得回归本性,一身蕾丝小短裙,顺着小姐妹指着的高挑帅哥背影看去,似笑非笑点点头: “还不错。”    塑料姐妹花在旁边笑着起哄: “呦,阮怜你不是有未婚夫吗,还看别的帅哥?”    阮怜死要面子,只抬眸不屑道: “那又怎么,只要哥哥长得好,一句在吗我就倒。”    ***    夜幕降临,阮怜刚刚洗过澡,穿着一条睡裙倚在床边,就听“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外面是男人清冷微哑的声线: “在吗?” 本文又名《假正经夫妇虐狗手册》《在吗?我长得够好吗?》《我让你知道啥叫雪花不飘我不飘》 阮怜:歪?不在!睡了!
你还野吗[豪门](主角:陆晚傅泽以) 你还野吗[豪门](主角:陆晚傅泽以)
作者:暴躁喵
简介:
    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不喜欢温柔绕道,杠精散退。 【微博@暴躁喵009】 预收文《再次沦陷[豪门]》求戳qwq 【脾气不好纨绔少爷x性感撩人暗夜妖精】 A市纨绔子弟最常聚集的夜场里,傅泽以嘴里叼着根烟。 “以哥,明儿你结婚,真不去?” 傅泽以皱了下眉,烟灰弹到说话那人酒杯里:“要去你去。” * 第二日,“傅家二少,婚礼逃婚”登上娱乐新闻头条。 且该娱乐版面,对傅泽以几个月内的私生活进行了持续报道。 “傅家二少,夜场激情蹦迪左拥右抱。” “傅家二少,拥吻辣妹,深夜酒店顶楼……” 当大家猜测傅泽以什么时候玩腻这个妹儿,换下一个的时候。 妹儿人间蒸发了。 * 三个月,傅泽以动了全部手段,挖地三尺也没找到她。 终有一日,他回了傅家,看到屋里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子把茶水放到他爸面前。 “爸,喝茶。” * 傅泽以唇角勾起一丝笑。 把那女子拉进卧室,抵在门上,唇齿缠绵。“三个月,骗老子好玩?” 女子掏出纸巾擦了下唇角。 “不是爱玩吗?滚。” 【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突然发现我养的情.人竟然是我老婆】 这大概是一个我绿我自己的故事。 食用指南——不喜欢点叉,放过彼此。 预收文《再次沦陷[豪门]》文案↓↓↓ 抛弃尊严做小伏低,装成一无所有纯情小白花妹妹爱了傅云哲三年后,宋希雅终于倦了。 区别于从前的任何一次,她走的利利落落,只留下一张“分手”的字条。    * 分手那天晚上,零安集团太子爷傅云哲包了整个S市最大的会所开party,酒池肉林,衣香鬓影,极尽奢靡。 所有人都说,他没爱过那个跟了他三年的小演员。      * 一别数月,再见俱是一愣。  一场酒局上,傅云哲是座上宾,亲眼看着她被别的男人言语折辱。 金尊玉贵的男人没忍住脾气,一杯酒兜头泼过去,将垂头不语的姑娘拉走。 到了车里,他俊颜森冷,恨恨捏着她的下巴问:“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离开了我,你这么落魄么?”    她却冷然嗤笑一声: “我跟你很熟么?”      * 后来他特意约她见面,居高临下地对她说: “回来我身边,我送你上张导的新电影。”    她摇摇头轻笑一声: “张导的新电影你投了多少钱?”    “九千万。足够让你演女主角了。”    “恐怕不太行,”她拿起包,边起身边皮笑肉不笑地,“我爸投了三个亿,我送你去演男主角好不好???”    * 后来的某个夜晚里,从来冷情冷面的男人将她按在怀里,动情地在唇上辗转厮磨。    末了,还软着声音说: “雅雅,只要你不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预收2号《假正经[豪门]↓↓↓求收~~】 【明冷暗骚假正经天之骄子vs假端庄小自卑少女】 北城沈家的少爷沈长风清俊矜贵,气度非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一个从小养在家里的未婚妻。    阮怜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不得已留在沈家,当沈长风的未婚妻。 她在沈家每日行止坐卧,毫不逾矩,像是最端庄得体的淑女。 可是他从不肯多看她一眼,甚至常年在外,久不归家。尽管沈家人再三催促,他也迟迟未定下婚期。 他的不情愿太明显了些。    旁人都说,阮怜不过是只养在沈家的雀儿,没人在意的。    一日被小姐妹拉着去夜场玩,阮怜难得回归本性,一身蕾丝小短裙,顺着小姐妹指着的高挑帅哥背影看去,似笑非笑点点头: “还不错。”    塑料姐妹花在旁边笑着起哄: “呦,阮怜你不是有未婚夫吗,还看别的帅哥?”    阮怜死要面子,只抬眸不屑道: “那又怎么,只要哥哥长得好,一句在吗我就倒。”    ***    夜幕降临,阮怜刚刚洗过澡,穿着一条睡裙倚在床边,就听“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外面是男人清冷微哑的声线: “在吗?” 本文又名《假正经夫妇虐狗手册》《在吗?我长得够好吗?》《我让你知道啥叫雪花不飘我不飘》 阮怜:歪?不在!睡了!
你还野吗[豪门](主角:陆晚傅泽以)(作者:暴躁喵) 你还野吗[豪门](主角:陆晚傅泽以)(作者:暴躁喵)
作者:暴躁喵
简介:
    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不喜欢温柔绕道,杠精散退。 【微博@暴躁喵009】 预收文《再次沦陷[豪门]》求戳qwq 【脾气不好纨绔少爷x性感撩人暗夜妖精】 A市纨绔子弟最常聚集的夜场里,傅泽以嘴里叼着根烟。 “以哥,明儿你结婚,真不去?” 傅泽以皱了下眉,烟灰弹到说话那人酒杯里:“要去你去。” * 第二日,“傅家二少,婚礼逃婚”登上娱乐新闻头条。 且该娱乐版面,对傅泽以几个月内的私生活进行了持续报道。 “傅家二少,夜场激情蹦迪左拥右抱。” “傅家二少,拥吻辣妹,深夜酒店顶楼……” 当大家猜测傅泽以什么时候玩腻这个妹儿,换下一个的时候。 妹儿人间蒸发了。 * 三个月,傅泽以动了全部手段,挖地三尺也没找到她。 终有一日,他回了傅家,看到屋里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子把茶水放到他爸面前。 “爸,喝茶。” * 傅泽以唇角勾起一丝笑。 把那女子拉进卧室,抵在门上,唇齿缠绵。“三个月,骗老子好玩?” 女子掏出纸巾擦了下唇角。 “不是爱玩吗?滚。” 【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突然发现我养的情.人竟然是我老婆】 这大概是一个我绿我自己的故事。 食用指南——不喜欢点叉,放过彼此。 预收文《再次沦陷[豪门]》文案↓↓↓ 抛弃尊严做小伏低,装成一无所有纯情小白花妹妹爱了傅云哲三年后,宋希雅终于倦了。 区别于从前的任何一次,她走的利利落落,只留下一张“分手”的字条。    * 分手那天晚上,零安集团太子爷傅云哲包了整个S市最大的会所开party,酒池肉林,衣香鬓影,极尽奢靡。 所有人都说,他没爱过那个跟了他三年的小演员。      * 一别数月,再见俱是一愣。  一场酒局上,傅云哲是座上宾,亲眼看着她被别的男人言语折辱。 金尊玉贵的男人没忍住脾气,一杯酒兜头泼过去,将垂头不语的姑娘拉走。 到了车里,他俊颜森冷,恨恨捏着她的下巴问:“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离开了我,你这么落魄么?”    她却冷然嗤笑一声: “我跟你很熟么?”      * 后来他特意约她见面,居高临下地对她说: “回来我身边,我送你上张导的新电影。”    她摇摇头轻笑一声: “张导的新电影你投了多少钱?”    “九千万。足够让你演女主角了。”    “恐怕不太行,”她拿起包,边起身边皮笑肉不笑地,“我爸投了三个亿,我送你去演男主角好不好???”    * 后来的某个夜晚里,从来冷情冷面的男人将她按在怀里,动情地在唇上辗转厮磨。    末了,还软着声音说: “雅雅,只要你不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预收2号《假正经[豪门]↓↓↓求收~~】 【明冷暗骚假正经天之骄子vs假端庄小自卑少女】 北城沈家的少爷沈长风清俊矜贵,气度非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一个从小养在家里的未婚妻。    阮怜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不得已留在沈家,当沈长风的未婚妻。 她在沈家每日行止坐卧,毫不逾矩,像是最端庄得体的淑女。 可是他从不肯多看她一眼,甚至常年在外,久不归家。尽管沈家人再三催促,他也迟迟未定下婚期。 他的不情愿太明显了些。    旁人都说,阮怜不过是只养在沈家的雀儿,没人在意的。    一日被小姐妹拉着去夜场玩,阮怜难得回归本性,一身蕾丝小短裙,顺着小姐妹指着的高挑帅哥背影看去,似笑非笑点点头: “还不错。”    塑料姐妹花在旁边笑着起哄: “呦,阮怜你不是有未婚夫吗,还看别的帅哥?”    阮怜死要面子,只抬眸不屑道: “那又怎么,只要哥哥长得好,一句在吗我就倒。”    ***    夜幕降临,阮怜刚刚洗过澡,穿着一条睡裙倚在床边,就听“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外面是男人清冷微哑的声线: “在吗?” 本文又名《假正经夫妇虐狗手册》《在吗?我长得够好吗?》《我让你知道啥叫雪花不飘我不飘》 阮怜:歪?不在!睡了!
陆晚傅泽以你还野吗[豪门] 陆晚傅泽以你还野吗[豪门]
作者:暴躁喵
简介:
    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不喜欢温柔绕道,杠精散退。 【微博@暴躁喵009】 预收文《再次沦陷[豪门]》求戳qwq 【脾气不好纨绔少爷x性感撩人暗夜妖精】 A市纨绔子弟最常聚集的夜场里,傅泽以嘴里叼着根烟。 “以哥,明儿你结婚,真不去?” 傅泽以皱了下眉,烟灰弹到说话那人酒杯里:“要去你去。” * 第二日,“傅家二少,婚礼逃婚”登上娱乐新闻头条。 且该娱乐版面,对傅泽以几个月内的私生活进行了持续报道。 “傅家二少,夜场激情蹦迪左拥右抱。” “傅家二少,拥吻辣妹,深夜酒店顶楼……” 当大家猜测傅泽以什么时候玩腻这个妹儿,换下一个的时候。 妹儿人间蒸发了。 * 三个月,傅泽以动了全部手段,挖地三尺也没找到她。 终有一日,他回了傅家,看到屋里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子把茶水放到他爸面前。 “爸,喝茶。” * 傅泽以唇角勾起一丝笑。 把那女子拉进卧室,抵在门上,唇齿缠绵。“三个月,骗老子好玩?” 女子掏出纸巾擦了下唇角。 “不是爱玩吗?滚。” 【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突然发现我养的情.人竟然是我老婆】 这大概是一个我绿我自己的故事。 食用指南——不喜欢点叉,放过彼此。 预收文《再次沦陷[豪门]》文案↓↓↓ 抛弃尊严做小伏低,装成一无所有纯情小白花妹妹爱了傅云哲三年后,宋希雅终于倦了。 区别于从前的任何一次,她走的利利落落,只留下一张“分手”的字条。    * 分手那天晚上,零安集团太子爷傅云哲包了整个S市最大的会所开party,酒池肉林,衣香鬓影,极尽奢靡。 所有人都说,他没爱过那个跟了他三年的小演员。      * 一别数月,再见俱是一愣。  一场酒局上,傅云哲是座上宾,亲眼看着她被别的男人言语折辱。 金尊玉贵的男人没忍住脾气,一杯酒兜头泼过去,将垂头不语的姑娘拉走。 到了车里,他俊颜森冷,恨恨捏着她的下巴问:“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离开了我,你这么落魄么?”    她却冷然嗤笑一声: “我跟你很熟么?”      * 后来他特意约她见面,居高临下地对她说: “回来我身边,我送你上张导的新电影。”    她摇摇头轻笑一声: “张导的新电影你投了多少钱?”    “九千万。足够让你演女主角了。”    “恐怕不太行,”她拿起包,边起身边皮笑肉不笑地,“我爸投了三个亿,我送你去演男主角好不好???”    * 后来的某个夜晚里,从来冷情冷面的男人将她按在怀里,动情地在唇上辗转厮磨。    末了,还软着声音说: “雅雅,只要你不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预收2号《假正经[豪门]↓↓↓求收~~】 【明冷暗骚假正经天之骄子vs假端庄小自卑少女】 北城沈家的少爷沈长风清俊矜贵,气度非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一个从小养在家里的未婚妻。    阮怜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不得已留在沈家,当沈长风的未婚妻。 她在沈家每日行止坐卧,毫不逾矩,像是最端庄得体的淑女。 可是他从不肯多看她一眼,甚至常年在外,久不归家。尽管沈家人再三催促,他也迟迟未定下婚期。 他的不情愿太明显了些。    旁人都说,阮怜不过是只养在沈家的雀儿,没人在意的。    一日被小姐妹拉着去夜场玩,阮怜难得回归本性,一身蕾丝小短裙,顺着小姐妹指着的高挑帅哥背影看去,似笑非笑点点头: “还不错。”    塑料姐妹花在旁边笑着起哄: “呦,阮怜你不是有未婚夫吗,还看别的帅哥?”    阮怜死要面子,只抬眸不屑道: “那又怎么,只要哥哥长得好,一句在吗我就倒。”    ***    夜幕降临,阮怜刚刚洗过澡,穿着一条睡裙倚在床边,就听“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外面是男人清冷微哑的声线: “在吗?” 本文又名《假正经夫妇虐狗手册》《在吗?我长得够好吗?》《我让你知道啥叫雪花不飘我不飘》 阮怜:歪?不在!睡了!
陆晚傅泽以 陆晚傅泽以
作者:暴躁喵
简介:
    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不喜欢温柔绕道,杠精散退。 【微博@暴躁喵009】 预收文《再次沦陷[豪门]》求戳qwq 【脾气不好纨绔少爷x性感撩人暗夜妖精】 A市纨绔子弟最常聚集的夜场里,傅泽以嘴里叼着根烟。 “以哥,明儿你结婚,真不去?” 傅泽以皱了下眉,烟灰弹到说话那人酒杯里:“要去你去。” * 第二日,“傅家二少,婚礼逃婚”登上娱乐新闻头条。 且该娱乐版面,对傅泽以几个月内的私生活进行了持续报道。 “傅家二少,夜场激情蹦迪左拥右抱。” “傅家二少,拥吻辣妹,深夜酒店顶楼……” 当大家猜测傅泽以什么时候玩腻这个妹儿,换下一个的时候。 妹儿人间蒸发了。 * 三个月,傅泽以动了全部手段,挖地三尺也没找到她。 终有一日,他回了傅家,看到屋里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子把茶水放到他爸面前。 “爸,喝茶。” * 傅泽以唇角勾起一丝笑。 把那女子拉进卧室,抵在门上,唇齿缠绵。“三个月,骗老子好玩?” 女子掏出纸巾擦了下唇角。 “不是爱玩吗?滚。” 【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突然发现我养的情.人竟然是我老婆】 这大概是一个我绿我自己的故事。 食用指南——不喜欢点叉,放过彼此。 预收文《再次沦陷[豪门]》文案↓↓↓ 抛弃尊严做小伏低,装成一无所有纯情小白花妹妹爱了傅云哲三年后,宋希雅终于倦了。 区别于从前的任何一次,她走的利利落落,只留下一张“分手”的字条。    * 分手那天晚上,零安集团太子爷傅云哲包了整个S市最大的会所开party,酒池肉林,衣香鬓影,极尽奢靡。 所有人都说,他没爱过那个跟了他三年的小演员。      * 一别数月,再见俱是一愣。  一场酒局上,傅云哲是座上宾,亲眼看着她被别的男人言语折辱。 金尊玉贵的男人没忍住脾气,一杯酒兜头泼过去,将垂头不语的姑娘拉走。 到了车里,他俊颜森冷,恨恨捏着她的下巴问:“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离开了我,你这么落魄么?”    她却冷然嗤笑一声: “我跟你很熟么?”      * 后来他特意约她见面,居高临下地对她说: “回来我身边,我送你上张导的新电影。”    她摇摇头轻笑一声: “张导的新电影你投了多少钱?”    “九千万。足够让你演女主角了。”    “恐怕不太行,”她拿起包,边起身边皮笑肉不笑地,“我爸投了三个亿,我送你去演男主角好不好???”    * 后来的某个夜晚里,从来冷情冷面的男人将她按在怀里,动情地在唇上辗转厮磨。    末了,还软着声音说: “雅雅,只要你不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预收2号《假正经[豪门]↓↓↓求收~~】 【明冷暗骚假正经天之骄子vs假端庄小自卑少女】 北城沈家的少爷沈长风清俊矜贵,气度非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一个从小养在家里的未婚妻。    阮怜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不得已留在沈家,当沈长风的未婚妻。 她在沈家每日行止坐卧,毫不逾矩,像是最端庄得体的淑女。 可是他从不肯多看她一眼,甚至常年在外,久不归家。尽管沈家人再三催促,他也迟迟未定下婚期。 他的不情愿太明显了些。    旁人都说,阮怜不过是只养在沈家的雀儿,没人在意的。    一日被小姐妹拉着去夜场玩,阮怜难得回归本性,一身蕾丝小短裙,顺着小姐妹指着的高挑帅哥背影看去,似笑非笑点点头: “还不错。”    塑料姐妹花在旁边笑着起哄: “呦,阮怜你不是有未婚夫吗,还看别的帅哥?”    阮怜死要面子,只抬眸不屑道: “那又怎么,只要哥哥长得好,一句在吗我就倒。”    ***    夜幕降临,阮怜刚刚洗过澡,穿着一条睡裙倚在床边,就听“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外面是男人清冷微哑的声线: “在吗?” 本文又名《假正经夫妇虐狗手册》《在吗?我长得够好吗?》《我让你知道啥叫雪花不飘我不飘》 阮怜:歪?不在!睡了!